第49章 新队长上任(3)

尹剑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撤吧。”

    赵铖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退出了屋外,尹剑则在他空出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铁窗内的韩灏一言不发地看着尹剑,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韩队……”尹剑踌躇着,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韩灏“哧”地冷笑了一声:“还叫我韩队干什么?你现在应该叫我犯罪嫌疑人韩灏!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在气势上输给对方,你的审讯就输了一半!”

    “韩……韩队……”尹剑努力了片刻,仍然无法改口。他索性彻底放下了身段,用三分恳求的语气说道,“你就别为难我们了,是什么情况就照实说吧!”

    他这样的态度反而让韩灏愣住了,后者怔了半晌之后,这才反问:“你怎么才来?”

    “局里有些安排。”尹剑略一犹豫,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是人事调动方面的事情……罗飞会成为市刑警队的代理大队长。”

    韩灏只觉得心口一阵气血翻涌,抑郁难当。要知道人的境遇就怕对比。短短一两天之前,这个罗飞还是自己眼中的犯罪嫌疑人,可现在双方的处境却完全调了个。骤然得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是令人难以承受。

    良久之后韩灏才缓过劲来,苦笑着问道:“他什么时候上任?”

    “调令已经发下去了,应该明天就会正式上任。”

    “好啊。”韩灏闭起眼睛轻叹一声,“正好可以赶上对我的审讯,这下他可有机会出一口恶气了。”

    尹剑显然不认为罗飞会如韩灏般睚眦必报,不过他还是劝解道:“韩队,你就别拖到他来了。有什么情况就跟我们说了吧,大家毕竟都是你的弟兄,怎么也不能给你难堪……”

    尹剑语气诚恳,韩灏也不免有些动容。不过沉默片刻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今天说不了……我太累了,我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好吧。”在这样的气氛下,尹剑也乐于给自己先找个台阶。他看看身边的两个干警,“你们先把韩队长带下去休息吧。”

    “这个……”一个小干警似乎有些糊涂,浑浑然问了句,“怎么带?”

    尹剑咬了咬嘴唇,把一副手铐重重地扔在桌子上:“什么怎么带?按制度来。”

    “是!”小干警干脆地答应了一声。不过当他捡起手铐来到韩灏面前的时候却又变成了畏畏缩缩的样子,“韩队长,我……”

    韩灏倒也不至于为难对方,他主动把双手伸出来:“铐吧。”

    小干警一边给韩灏戴上手铐,一边说道:“你身上的东西……还得清一下。”

    韩灏抬起胳膊,让小干警从他口袋里把钥匙、证件、钱包、手机等物件全都清了出来。当这一切完成之后,小干警的目光又盯在了韩灏的脖子上。

    那里戴着一个金属质地的挂坠,按照规定,这也是必须取下来的。

    韩灏明白对方的意思,便淡淡地说了句:“这里面是我儿子的照片。”

    小干警求助地看向了尹剑。

    尹剑略一犹豫:“你把那个坠子检查一下吧。”

    坠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那其实是一个可以翻盖的铜制镜框,将翻盖打开之后,有机玻璃的扣面下的确压着一张照片。照片上那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露着胖乎乎的笑脸,惹人喜爱。

    这样的坠子唯一的安全隐患是可能会被用于吞咽自杀,但尹剑相信韩灏决不会这么做,所以他最终允许韩灏将坠子佩戴在身上。

    韩灏的心血沸腾了一下,不过这个变化丝毫没有在他的脸上显现出来。

    他早已猜到干警绝不会把扣面拆下,再揭开那张照片。所以没人会发现藏在照片背面的那一段铁丝。

    对于一个身怀绝技的前刑警队长来说,这一小段不起眼的铁丝却能承载住太多的期望……

    晚九点零三分。

    每次任务之后,他都要找个地方美餐一顿。最近他爱上了淮扬菜。

    绿阳春餐厅,全市最好的淮扬菜餐馆。这里装修高档,环境优雅,往来的宾客多是些举止得体的社会上流人士。

    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穿着打扮像极了一个年轻的时尚白领。他总是坐在最角落的那张小桌。这是一个能观控全局的位置,不管他到什么场合,找到并占据这样一个位置都是他首先要做的事情。

    他知道这样的餐厅一定会有监控系统,所以他戴上了一顶新款的棒球帽。帽檐也压得很低——他可不愿把自己的影像留在任何地方。

    四周的灯光柔和舒适,桌上的餐具古朴典雅,两侧墙面的壁纸上绘着淡雅的青竹……这样的环境让他感到非常满意。

    在这里他的心可以安静下来。

    当然,更加令他满意的还是那些餐具中盛放的菜品。

    一盅清蒸狮子头,肉质细嫩,汤汁鲜而不腻;一盘烫干丝,刀功精湛,口感爽滑;还有鱼。

    就像川菜少不了辣子一样,淮扬菜里也不能缺了河鲜。现在正是鳜鱼肥美的季节,所以桌上的主菜正是一道红烧鳜鱼。扁嘴阔身的鳜鱼静卧在浓稠的芡汤中,周围则点缀着一圈碧绿鲜嫩的菜心,整盘菜散发出一种蛊人心魄的香气。

    他夹起一棵菜心送入口中,然后放下筷子,端起面前的一只高脚酒杯。杯中的葡萄酒闪着暗红的光泽,显然是上好的佳酿。不过他并没有急着饮酒,而是慢慢地咀嚼着那棵菜心,随着每一下咀嚼,鳜鱼的鲜香便从菜心的纤维中弥散开来,在齿颊之间悠然绵转。等这一口香味渐渐散去之后,他才把举了良久的高脚杯凑到唇边,轻轻地啜了一口。

    非常小的一口。

    佳肴需要配以美酒,但他知道酒精会降低自己的思维能力,同时还会放纵本可以压抑住的情绪,这个道理老师早就教导过他,而且他也切身体验过其中的危害。

    所以他从不多饮。

    还好此刻能用以佐肴的并不只有美酒,还有一样美好的东西他是可以尽情享用的。

    音乐。

    美妙的音乐来自餐厅中央。那里有一个两丈方圆的人工水池,水池中心处的平台被设置成了小小的表演区。

    水面可以反射声波,这样表演区中传出的音乐便会更加清晰悦耳。经营者将中国古典园林中常用的技巧借鉴到了自己的餐厅中,其良苦的匠心可见一斑。

    表演是多维的,有时候是钢琴独奏,有时候是女声独唱,也有的时候是精致的水乡舞蹈……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的喜爱,他每次来到这里,便是要等待晚上九点钟开始的小提琴独奏。

    琴声悠扬空灵,最适于洗去人们心头的俗世尘埃。

    演奏者是个年轻的女子,她面容清秀,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在肩头,纯白色的紧身袖衫毫不吝啬地勾勒出她的玲珑身段,配着一袭翠绿的长裙,整个人就像是盛开在碧水中央的一朵洁白莲花。

    在演奏的时候她总是闭着眼睛,也许这样能够让她更加专注地发挥出自己全部的音乐才能。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听她的音乐。反正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音乐似乎在引导着他,要带着他走向一个早已远去的美好世界。

    当一曲快要终了的时候,他把服务生叫到面前。

    “给那个女孩送一束最大的百合,记在我的账上。”他低着头说道,帽檐完全遮住了他的面庞。

    给自己欣赏的表演者鲜花,这是绿阳春餐厅里的一个传统。花的价格很贵,但餐厅会把其中一半费用转到表演者的当场酬劳里。事实上这是客人对演员一种最为实际的鼓励和赞许。

    “好的。”服务生谦卑地弯下腰,“先生需要留言吗?”

    他摇摇头:“你也不需要告诉她是谁送的。”

    “我明白了。”服务生鞠躬离去。而当女孩结束这一曲的演奏之后,那一束百合也如约送到了她的手中。

    女孩站起身,百合在她胸前散发着清香。她向着听众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谢意,同时她睁开了眼睛,像是要在人丛中寻找到那个给她送花的人。

    他从不希望自己被任何人找到,不过这次他却端坐不动,坦然迎接着女孩的目光。

    他知道对方不可能看到自己。

    在那女孩美丽的脸庞上,一双大眼睛却如此苍白无神。

    她是一个双目失明的瞎子。

    二〇〇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八点。

    罗飞于第一时间来到了市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在这里他见到了那个一手将他调入省城刑警队的宋局长。

    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子,他个子不高,身材已有些微微发福,脑门顶上的头发也脱落了不少,露出锃亮的头壳来。不过这些都不妨碍他独有的那份威严仪态,这是一种内在的气质,决不会随着时光的变迁而衰退半分。

    罗飞已经换上了刑警队长的服饰,他面对着自己的上级领导敬了一个庄重有力的警礼:“刑警队长罗飞向您报到!”

    “罗飞……”宋局长那浑厚的男声沉吟了许久,最后却只说出了短短的一句,“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罗飞的鼻子蓦地一酸,心中的感慨如海浪般起伏。不过他很快把这些情绪都压抑在了心底,在他的脸上,坚毅的神色很快便取代了一扫而过的痛苦。

    “如果没有当年那起案件,你早已是我的属下了。”宋局长看着罗飞一声轻叹,“你知道吗,那时所有的警队都紧盯着省警校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两个学员,一个是你,一个是袁志邦。”

    罗飞迎着宋局长的目光,然后他一字一字有力地回复道:“现在也还不晚。”

    宋局长现出一丝微笑,对这样的属下,他还需要说什么多余的话吗?

    “去吧,去抓住他!”这就是他对本次会面最后的总结陈词。

    十五分钟之后,刑警大队会议室内。

    “四一八”专案组的成员再次齐聚在一起,他们正在观看投影仪上播放的一个视频短片。

    短片是用普通的便携式DV所拍摄,画面较为模糊,再加上拍摄者本身的水平实在业余,经常出现的抖动和毫无规律的镜头切换都给观看者带来了不少困扰。

    好在这些并没有影响到视频内容的体现。

    总长4分55秒的视频,是从一句脏话开始的。

    “这他妈的就是地理课。”一名戴着黄耳环的高中男生对着DV镜头说道。随后镜头被拉开,出现了一间教室的背景。在教师最前方的讲台部位,一名头戴白色帽子的老教师正在给二十余名学生授课。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