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最后的交锋(3)

此刻的时间已是晚上的七点三十五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邓骅便可以登上飞往北京的那趟班机。机场方面早已核实过那趟班机上其他旅客的身份,绝无任何可疑人员。而到达北京之后,那边的重要人物(邓骅此行的拜访对象)将派出专车到机场迎接,以此人的身份和地位,绝对可以保证邓骅在北京的安全。

    所以留给Eumenides执行死亡通知单的时间,似乎便只剩下这半个小时了。

    邓骅在候机大厅内找了个宽敞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的保镖们则围聚在周围。大厅内的其他旅客见到这个阵势,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同时不用警方疏散,他们便已自觉地远远避开,以免被牵扯到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韩灏指挥着现场的警力,将他们均匀地布置在了整个大厅内。他相信那个家伙一定会到来,他必须控制住整个大厅的局势,让那个家伙没有任何操作的空间。

    Eumenides已经有所暗示,他将在大厅内为刺杀邓骅作一些准备,而这时他的身边是不能出现警方人员的。如果韩灏的安排非常严密,那他就不得不求助韩灏调开周围的警方人员。

    这正是韩灏想要达到的效果。

    罗飞则同时监控着邓骅和韩灏的举动。他深知Eumenides的最终目标便是邓骅,所以盯住邓骅也就意味着盯住了Eumenides。同时他也知道,韩灏是Eumenides手中一枚重要的棋子,所以在Eumenides的刺杀行动中,韩灏必然会有一些不正常的举动,所以罗飞也必须盯紧了韩灏,以掌握对方涉案的确凿证据。

    让Eumenides刺杀成功,邓骅死得罪有应得,同时亦可抓住此机会将Eumenides和韩灏绳之以法——这就是罗飞此行想要达到的目的。

    韩灏在寻找,罗飞在寻找,甚至邓骅此刻也在寻找,他们都在寻找同一个目标:Eumenides。

    可这个家伙到底在哪里呢?

    所有的人都还未找到他,可是他却已经看到了这些人。

    然后他拿出手机开始编写短信。

    “我已经到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信息很快被发送到了韩灏的手机上,后者早已将来电模式调成了震动。他悄悄地拿出手机,看到了上面显示的内容。

    韩灏的眼角抽搐了两下,他凝起目光,迅捷无比地在大厅内扫了一圈。那个家伙,Eumenides,他正藏在哪里?

    韩灏无法锁定目标。有好几个人似乎都有可能。

    那个刚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小伙子,他往这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又找了张空闲的椅子坐下。虽然他展开了一份报纸,但他翻得很快,注意力显然没有完全集中在报纸上。

    那个在办公服务区上网的男子,他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像个公务人员,可是在室内,他为什么要一直戴着个大大的墨镜呢?

    还有那个站在大厅窗户边的人,他已经盯着厅外扫地的保洁员看了很久。扫地有什么好看的?他会不会是在借助玻璃的反光观察厅内的局面?

    ……

    韩灏无法组织警力对这些人进行盘查,因为他绝对不能让Eumenides被警方抓住。所以他只能暗自观察着,在大脑中展开紧张的揣摩与分析。那个手机被他紧紧地握在左手中,沁满了汗水。

    他完全忽略了另一个人也同时在观察着他。

    罗飞!

    当罗飞注意到了韩灏微小的动作以及对方的情绪变化,他立刻敏锐地意识到:Eumenides出现了!他追随着韩灏的目光,但同样难以锁定一个非常确切的可疑目标。

    韩灏的眼角突然又抽动了一下,因为他握着的那个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手机屏上显示出了短信:“调开在邓骅南侧十米处警戒的那两名警员。”

    韩灏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看到了那两名刑警队的队员,他们正处于严阵以待的警戒状态。

    Eumenides为什么要调开他们,是因为Eumenides正在这附近,还是说他将从这个方向上展开自己的刺杀行动?

    韩灏来不及作过多的考虑,他现在必须对Eumenides的指令显示出百分百的配合。于是他快步走到了那两名队员面前。

    “你们俩去查一查那个穿花格毛衣的男子。”韩灏往安检口的方向指了指,一名男子刚刚从那边走过来,离这边尚有七八十米的距离。

    两名刑警不疑有异,立刻向着那名男子走了过去。韩灏则理所当然地补在了他们留下来的岗位上。

    片刻之后,短信再次发来:“很好。得手之后,我会从你的方向逃走,请不要阻拦我。”

    韩灏咬了咬牙:他已经来了吗?他在哪里?

    Eumenides似乎对韩灏的配合感到很满意,同时他也察觉到了韩灏的疑问,于是通过短信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正在保镖的队伍中,黑西服里面穿着红色T恤的那个就是我。”

    Eumenides居然隐藏在那些保镖中!韩灏的心怦地一跳,产生如醍醐灌顶般的恍然感觉。没错,要想行刺邓骅,还有什么方法比混入他的保镖队伍更加可行呢?那些保镖都穿着统一的制服,戴着大大的墨镜,本来就难以区分。而且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周围的风吹草动之中,即便其中某个人被偷梁换柱,其他人也不会发觉!

    Eumenides已经找机会混迹于其中!他也换上了黑色的制服,戴上了墨镜,可是却还没来得及换掉里面的衣服。所以其他保镖在制服内都穿着白色的衬衫,而他却是穿着红色的T恤!

    想通了这个道理,韩灏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紧张了起来。Eumenides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凝起目光,看向了一帮保镖的黑衣袖口。

    保镖们里面穿的衣服在手腕部位露了出来,其他的人全都是白色的衬衫,但其中却偏有一人例外。

    这个人正站在阿华身侧距离邓骅不远的地方。而他的姿态亦与其他保镖有所不同。别人都是目光向外,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唯有他却侧着脸,似乎有意要避开其他人的注意。

    韩灏的心狂跳了起来。难道那个人就是Eumenides?韩灏竭力稳住心神,现在已经到了胜负反转的关键时刻,他即将弈出一步极险的棋,决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

    韩灏决定主动验证一下那个人的身份。

    趁着对方没有看着自己,韩灏从手机上调出了刚才的短信,然后悄悄按下了回拨键。

    他不能给对方回短信,因为那将给警方后续的追查留下线索。但是通话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技术能力还不可能追听到每次通话的内容。对于留下的通话记录,他可以找到多种借口去解释此事。

    只要Eumenides一死,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他是专案组的组长,他有权掌握和处理所有的一手资料,包括Eumenides的手机和电脑。

    那些不利于自己的证据都可以被销毁,即使有其他人质疑也无法动摇到他的根基。

    Eumenides必须死,他的噩梦才会结束。

    所以韩灏假意与Eumenides配合,目的只有一个:要在现场将对方击毙。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对方的目标,只需要进行最后的验证了。

    他必须有十足的把握才能出手,因为他深知一击不中的可怕后果。

    电话很快被拨通,不过韩灏却没有听到手机铃声——很显然,对方也调成了震动模式。

    但韩灏却清楚地看到了验证的结果,因为那名男子把手伸到了口袋中,他掏出一部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便迅速掐断,并且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在韩灏这边,振铃也同时中止,代之以系统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忙……”

    事实已是如此明显,而时机则是稍纵即逝。韩灏再不犹豫,他把右手插进手枪袋,大步向着那名男子走去。

    保镖们纷纷看向韩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华也转过头来:“韩队长,有什么事吗?”

    那名男子也被惊动了,他转过脸,正面对向了韩灏。而韩灏的右手此时已抬起,枪口距那男子的脸已仅仅几步之遥。

    “砰”!枪声响起,子弹准确地穿入了男子的眉心。那男子的身体晃也没晃,便直接倒了下去。现场所有的人都被这枪声怔住了,在片刻的凝滞之后,他们才纷纷反应过来。

    阿华一个猛扑,把韩灏摔在了地上,两手死死地按住对方的手枪。黑衣保镖们有的簇拥到倒地男子的身边,查看他的伤势,有的则围过来帮助阿华攻击韩灏。

    警方人员也行动了起来,他们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知道一定要控制住这混乱的局势。于是他们纷纷拔出枪,大声呵斥道:“都别动,都起来!”

    “放开我!”韩灏也吼起来,“那个人就是杀手,我打死了杀手!”

    两个刑警抢上前,将正与韩灏以性命相搏的阿华拉到了一边。而这时端坐着的邓骅也站了起来,他摘掉墨镜与口罩,看看韩灏,又看看倒在血泊中的那名男子,脸上的神情茫然而又震愕。

    韩灏拨打电话的时候罗飞就已察觉到情况有变。顺着韩灏的视线,他也发现了那名形态异常的保镖,可韩灏突然拔枪射击,这却大大出乎罗飞的意料。而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他即便是反应再敏锐也无力阻止。

    当罗飞枪响后冲到近前的时间,他看到了不远处的邓骅正摘掉墨镜与口罩,然后罗飞的心便深深地沉了下去。

    因为此人根本就不是邓骅。

    随后现场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场面出现了。

    保镖们摘掉了中弹男子脸上的墨镜,他们一个个神情沉痛,脸上堆满了大难临头般的惶恐。

    中弹的男子已然气绝,他剑眉虎目,脸上的诧异与威严犹存。

    他竟然才是邓骅!

    阿华悲痛欲绝,他的声音因为绝望和愤怒而变得嘶哑:“浑蛋……你杀了邓总!你杀了邓总!”

    虽然被两个强壮的刑警队员死死地压住,但阿华居然还是挣脱了开来,他不顾一切地向着韩灏冲了过去。

    罗飞拦在了中间,他一拳击打在阿华的脸颊上,后者突遭重击,疼痛让他略微清醒了一些。

    “冷静!”罗飞大声喝道,“你还嫌不够乱吗?”

    阿华愣愣地站住,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带有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严。

    “刑警队的人,把守住出入口,不要让任何人离开!柳松,把韩队长先控制起来!”罗飞又下了一连串的命令。柳松早已按捺不住,立刻便带人向着韩灏走去,而韩灏手下的刑警队员们则有些彷徨,他们看着韩灏,似乎尚在等待对方的指示。

    韩灏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邓骅的尸体,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事实已是如此的清楚:他陷入了Eumenides的阴谋,在对方的操纵下,正是自己举起手枪打死了邓骅,从而帮助对方完成了刺杀的任务。

    他还能做什么?在最后的这场战斗中,他已经一败涂地,再无翻盘的可能。

    看着走向自己的柳松,韩灏惨笑了一下。然后他把手枪扔到地上,主动将自己的双手负到了背后。

    刑警队员们面面相觑,茫然无措。

    “还愣着干什么,按罗警官的命令执行!”韩灏突然吼了一声。他已经彻底地败了,但是他也决不能容忍Eumenides全身而退,而此时,他只有把反戈一击的希望寄托在这个来自于龙州的同行身上。

    他也相信对方有这个能力。自从在郑郝明家初次相逢之后,韩灏便对此人的实力深信不疑。然而自傲又专断的性格却让他一直在排斥对方的加入。

    现在他算是第一次将罗飞真正看作了自己同战壕的队友。

    信赖一个出色的家伙,这感觉虽然很好,但却来得太晚了一些。

    刑警队员们终于按照罗飞的吩咐分散而去。柳松则带着特警队员将韩灏铐了起来。

    罗飞转动着身体,目光在候机大厅内急速转动了两圈。然后他走到韩灏面前,郑重而又焦急地问道:“他在哪里?”

    韩灏知道罗飞问的是谁,可他却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他在哪里?”罗飞又问了一遍,然后他提高声音强调道,“你刚才还在跟他联系,他一定就在附近,他在哪里?!”

    罗飞的最后一句话提醒了韩灏。不错,Eumenides一直在和自己联系,他完全了解现场的情况,他一定就在附近。

    韩灏的精神重新振作起来,他瞪大眼睛四下搜索着,很快,他的目光便停在了某处,脸上露出释然而又愤怒的表情。

    罗飞、阿华、柳松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大厅高层的窗户上显示出一个人影,他趴伏在玻璃上,从大厅外泰然俯视着室内发生的一切。从他的穿着看来,正是此前一直在大厅外扫地的那个保洁员。

    由于背处机场的强逆光之中,室内众人无法看清这个人的面容。但他那高大的身形却被强光突兀地映在玻璃之上,显出一种诡异而又无法抵抗的力量。

    “那就是他,那就是他!”韩灏的声音颤抖着,包含着太多的愤怒、痛苦和悔恨。

    没有人会留意一个候机大厅外的人,可这个人偏偏就是众人在苦苦寻找的Eumenides。

    韩灏的话音未落,罗飞和阿华已同时冲了出来,他们的身手都是矫捷无比。而柳松随即也下达命令,几名特警队员紧紧地跟在了后面。众人全都向着大厅外赶去。

    窗外的那名男子却不慌不忙,他又看了片刻之后,才悠悠然地转过了身去。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被追上。那些想要抓捕他的人必须绕很远才能跑出大厅,等他们赶到窗边的时候,自己早已沿着设计好的撤退路线消失无踪了。

    邓骅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候机大厅的地板上,鲜血仍在从枪口中汩汩而出。对他来说,这似乎是个在十八年前便已注定的归宿。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