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最后的交锋(2)

“我只需要你帮我——一些很简单的帮助。我会来到候机大厅,当我作准备的时候,我要你调开周围的警力。你可以让他们去别的地方警戒,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

    “就是这么简单,其余的事情我自己能够完成。至于我具体会出现在哪个位置,到时候我会通过短信告诉你。”

    ……

    “这是最后的游戏。游戏结束后我便会销毁那段视频,我承诺。”

    ……

    韩灏没有能力拒绝对方的邀请。但他对这个游戏却有着自己的主意。

    他不会天真到去相信一个敌人的承诺,他要亲手将这个游戏结束,真正地、彻底地结束。

    他已经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机会翻盘。

    所以当尹剑想要阻止自己的时候,韩灏击晕了尹剑。他把对方捆缚好,锁在了办公柜中。

    如何处理尹剑,他并不担心。只要打赢了今晚这一战,尹剑仍然会回到自己的阵营中的。韩灏对此深信不疑。

    关键便在于今晚的决战时刻,这一战将决定所有的结果。

    此时另外一个人同样也处在不安宁的情绪中,这个人便是邓骅。不过让他担忧的并不是来自于Eumenides的死亡威胁。他并不害怕Eumenides。

    事实上,邓骅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也许还要感谢Eumenides,感谢对方杀死了薛大林。

    薛大林是最了解邓玉龙的人。当他将对方从看守所里保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养一只“虎”。

    虎会伤人。在“三一六贩毒案”中,这只渐渐长成的虎已经显露出它危险的本性了。

    薛大林仍然需要这只虎,所以他放过了那次捕杀的机会。但毫无疑问,在以后的工作中,他会对邓玉龙进行更严格的管教,以限制对方的虎性。

    薛大林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他是一个驯虎员,在他手里勒着那只虎的颈圈。邓玉龙的本性再野,也无法跳出薛大林的掌心。

    Eumenides正是在这个时候杀死了薛大林。从此邓玉龙虎入深山,再也没人能管得住他。于是他改名为邓骅,准备开创一番大事业了。

    凭借藏匿在手中的毒品,邓骅迅速控制了刚刚在内地死灰复燃的贩毒产业,在此过程中他积累了巨额的资金。此前多年的线人生涯不仅让他对警方的打击手段了如指掌,而且也给他积累了诸多的人脉关系,这些条件帮助他逃脱了法律的打击。

    邓骅的头脑非常清醒,他深知贩毒绝非长久之计。在警方下决心挥出重拳之前,他便退出了这个利益丰厚的市场。这个举动曾让他的亲信非常不解,但后来全国禁毒专项打击,大批毒贩就此落马,众人更加钦佩于邓骅的远见卓识。

    这时的邓骅开始投资餐饮、沐浴等休闲消费产业。凭借着黑白两道上的通达关系,他的买卖日益兴旺。很快他兴建起全省最豪华的综合娱乐中心。以这个中心为平台,他结交了更多的高层人脉。

    在这个过程中,各种明争暗斗也接踵而来,道上的、商界的,甚至是官场的。在结交时,邓骅的出手比任何人都大方;在争斗时,邓骅的出手则比任何人都狠毒。于是一方面他的势力一路攀升,另一方面,他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

    正如邓骅自己所说,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杀他的人不计其数。

    所以一封来自于Eumenides的死亡威胁信在邓骅眼中还真的不算什么。他已经在死亡威胁中活了半辈子,这一次又有什么特别的呢?

    他有着太多应对刺杀的方法,这些方法都是经过血雨腥风的考验而屡试不爽的。更何况这次还有警方的高调护卫。

    当然,最让邓骅放心的,是他身边有一个得力的、值得信赖的人——阿华。

    有阿华在,就没有人能近得了自己的身,这一点邓骅深信不疑。看着警方如临大敌的样子,他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现在邓骅操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与“三一六贩毒案”有关的事情。

    十八年前的那起案子居然到现在还留着一个棘手的尾巴,这是邓骅万万没有料到的情况。那个残疾的男子到底是谁?当年的“四一八血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莫非他曾和白霏霏交往密切,因此知晓了“三一六贩毒案”的隐秘?薛大林和袁志邦的死,包括自己收到的死亡通知单,就是为了给白霏霏报仇吗?

    这些问题困扰着邓骅,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些问题又不重要了。

    因为他知道那个男子已经死了。

    事实上,即使那家伙没有引爆炸弹,他也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邓骅已经在现场警力中作了安排,只要男子一露头——不管是投降还是逃跑,都会被狙击手当场击毙。

    这就是“邓市长”的力量,在这个城市中,他可以操纵太多的事情。

    让他现在踌躇不定的是那个女人:慕剑云。他脑子里转来转去的念头全都和这个女人有关。

    如果她真的拿到了那卷录音带,那的确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这个问题还是尽快解决掉的好……

    ……

    能让阿华去处理就好了,自己会放心很多,只是阿华今天是必须陪自己去北京的……

    ……

    任务交给了阿胜,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吧,这也是个很有手腕的年轻人,让他锻炼锻炼也好……

    ……

    嘿,不用愁那么多了。这么些大风大浪都闯了过来,难道还会在十八年前的那条小沟里翻了船吗?

    已没有人能扳倒我创立的王国,谁想要阻挡我的势力,那便只有被碾碎的命运!

    ……

    只是可惜了那个女人,从许多方面来说,她都是很值得欣赏的呢。

    ……

    十月二十五日晚,十八点三十分。

    在众人目的不同的等待中,夜晚终于到来了。

    邓骅走出了他那间防范严密的办公室,准备按计划前往机场。

    大厅内的韩灏已提前得到了消息。刑警队员们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清理了大厦出入口附近的闲杂人员。与此同时,邓骅的司机将那辆宾利车开上了大厦门前的迎宾台,特警队的人马则配合着守在了迎宾台周围。

    片刻后,十多个身穿黑衣的保镖陆续走了下来。他们一个个身材高大,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小半个脸庞,动作整齐划一,就像是流水线上走下来的人物,外人很难分辨出他们之间的差别。

    保镖们呈两列分开,在大厦和车门间形成了一条护卫严密的通道。然后邓骅才出现在了大厅中。在他身边,除了最后两名黑衣保镖之外,当然还少不了最得力的贴身随从——阿华。

    阿华紧跟在邓骅身侧,亦步亦趋。当接近宾利车的时候,他抢前一步,打开后侧车门让邓骅上了车。虽然情势紧张,但邓骅仍显得不慌不忙,保持着雍容的大家做派。

    罗飞也在现场,他游离在整个防卫系统之外,倒像是个多余的人。

    可他却已掌握着太多的秘密。

    当Eumenides设置第二场杀戮游戏的时候,罗飞便已感觉到其中蕴藏着更深的阴谋。而这个阴谋极有可能与韩灏和彭广福之间的恩怨有着某种牵连。

    所以罗飞才调阅了“双鹿山公园袭警案”的卷宗,而他很快也发现了一些疑点。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在致邹绪死亡的那枚子弹上存在着明显的磨损痕迹。

    按照案情描述,那枚子弹出自于劫匪周铭的手枪,击中邹绪之后停留在死者体内。可那些磨损痕迹明显是与坚硬的物体碰撞而成,结合现场环境,那坚硬的物体很可能便是四周用来垒砌假山的花岗岩。

    一枚击中了邹绪并致其死亡的子弹怎么又会击中过现场的假山呢?

    当罗飞抓住这个疑点进行分析时,他作了一些大胆但又合理的猜测,这些猜测已经与事实的真相非常接近了。

    但他却无法将这样的猜想说出来。因为他要挑战的不仅是一个刑警大队长、专案组的组长,更是整个省城警界的权威。

    罗飞可以想到,不会有人愿意顺着他的思路调查下去。大家没有理由,也不会愿意去质疑韩灏,质疑一个警界一手树立起来的英雄形象。

    而调查“双鹿山公园袭警案”的直接负责人更是韩灏最亲信的助手——尹剑。对于罗飞发现的疑点,他或许也曾注意过。可他并不会展开如罗飞一样的推测,他宁愿相信那枚弹头在射出之前就已经因某种缘故而产生过磨损。

    所以罗飞有的只是猜想,这个猜想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太多的把握。他无法有任何动作,唯有继续去寻找更多的证据。

    后来发生在矿洞内的血案让罗飞疑虑更增。同柳松一样,他也对熊原的实力深信不疑。他实在无法想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特警队长会被人悄无声息地割喉而亡。

    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熊原遭到了偷袭,他并未对袭击者进行任何的防范。

    柳松把质疑的矛头指向了尹剑,罗飞却知道尹剑毫无作案的动机。他的目标进一步锁定在韩灏身上。因为如果自己此前的猜想属实,那韩灏决不能容忍彭广福继续活下去。而要杀彭广福,韩灏首先要除掉熊原这个障碍。

    后来柳松就警车挡杆上的血指痕提出了疑问,这倒给了罗飞一个验证自己猜测的方法。不出罗飞所料,那个血痕果然被人匆匆擦去了,这下罗飞终于可以自信,韩灏对熊原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而尹剑在其中则至少扮演着一个知情者的角色。

    罗飞决定联系警界的上层领导,立案正式调查这些疑点。他相信这步棋将击中Eumenides的七寸,使其后续的阴谋彻底流产,而警方亦有机会在这场对弈中扭转局势反占先机。

    可袁志邦却在此时弈出了后招,他让罗飞面对了一个两难的选择。

    如果罗飞阻止了Eumenides的阴谋,邓骅将因此获救,同时,这也意味着慕剑云将深陷于危险的火坑中。

    要救慕剑云,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邓骅死。

    罗飞并不需要为此而做什么,他只要放任Eumenides的行动即可。

    虽然过程非常痛苦,但当罗飞离开医院的时候,他终于还是作出了决定。

    他知道自己的选择违背了一名警察的职业原则,可除此之外,他已无更好的路可走。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在作出决定的那个瞬间,他还是与另一个世界中的袁志邦产生了某种共鸣。

    当一个人做了“坏”事,并不代表他一定是个“坏”人,他做“坏”事的原因也许很简单。

    他只有做“坏”事和做“更坏”的事这两种选择。

    罗飞嘱咐曾日华守护着慕剑云,千万不要离开。他自己则要前往现场,亲眼验证最后的游戏结果。

    此刻,他眼看着邓骅走上宾利车。虽然后者气宇轩昂,但他在罗飞眼中,却更像是一个死人。

    罗飞深知Eumenides的计划已经开始执行,只要这个计划的核心不被破坏,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罗飞又看向了不远处的韩灏,这个人正是Eumenides计划的核心所在。

    罗飞并不清楚计划的细节,就像他并不清楚韩灏此时的想法一样。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秘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作出了选择,他们毫无例外都在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前进方向。

    最终他们将见证同一个终点,这个终点到底是什么?

    随着发动机的一声轻响,宾利车启动了。保镖们也各自上车,在宾利车前后形成了护卫的车队。韩灏等人则分乘了两辆警车,守在这个队伍的两端。

    车轮滚滚,载着众人向着故事的结果飞驰而去。

    此时夜色初上,城市的街道上灯火璀璨,行人如织。车队的行进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上面的哪位高官来访,要不怎能调动警车开道?

    车队在这一路并未遇到任何阻碍。晚上七点十七分,邓骅顺利抵达了机场。先期到达的柳松等人早已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他们专门清出了一个停车场的电梯供邓骅专用,宾利车直接开到了这个电梯的入口处。当保镖们和警方人员都已下车到位之后,阿华从前座走下,帮邓骅拉开了车门。

    邓骅并未立即下车,他在车内戴上了礼帽、口罩和墨镜。然后他才从车内走了出来,这时他整个人都已严严实实地包裹在衣物中,以免被闲杂人员认出自己的身份。

    看着他的这副派头,罗飞不禁暗暗地摇了摇头。这么多的保镖和警察围绕在身边,要想避开仇家的耳目又谈何容易?即便整个人钻进密不透风的宇航服中也是无济于事的。

    阿华贴身守护,黑衣保镖簇拥在周围,警方的力量负责开道和警戒,在这样严密的防范措施中,邓骅沿着机场专门开设的绿色通道直达了安检处,一行人通过安检进入了候机大厅。警方人员则出示了相关证件,在机场警力的配合下从内部通道获准进入。

    机场公安分局的骆局长也同样得到了上级的指示,亲临现场协调处理对邓骅的保卫工作。眼见邓骅等人通过了安检处,他笑着对韩灏说道:“韩队长,你们的任务可以算是完成了一大半了。机场的候机大厅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点。至今为止,还从未有过在这里发生凶杀案件的报道。”

    是的,从理论上来讲,一个刀片都无法被带入到候机大厅中,凶手又凭什么在这个地方杀人?更何况在邓骅身边还有一帮忠心耿耿的保镖与荷枪实弹的警卫呢?

    邓骅确实就像是进了保险箱一样安全。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