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最后的交锋(1)

 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十六点十一分。

    龙宇大厦内。

    罗飞终于回来了。

    此刻刑警和特警两队的参战人员都集中在了一层大厅中,准备听韩灏布置详细的保卫事宜。

    柳松一见到罗飞的身影,立刻就迎了上去。

    “怎么样?需要我做些什么?”他拉着对方避开人丛,焦急地问道。

    罗飞却给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不,什么也不用做。”

    “什么?”柳松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你让我做好准备的,我已经联系了队里的政委,他随时等待着我的汇报。不管多严重的情况,我们都可以告诉他,他肯定能转达给上层的领导!”

    罗飞沉默了片刻:“现在还不需要……一切等过了今晚再说。”然后他举目寻找了一番,问道,“尹剑呢?”

    “韩灏说他不见了,肯定是跑了!”柳松压低声音,“如果再不行动,以后想抓他可就难了!”

    罗飞黯然地看着柳松,有太多的话无法明言,最后他只能拍拍对方的肩膀,诚恳地说道:“相信我吧,对于熊队长的死,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柳松无奈地“嘿”了一声,不明白对方在搞什么玄机。可是他自己并未掌握尹剑通敌的任何证据,面对这样的局面,虽然心有不甘但又无能为力。

    “好了,我们到那边去吧。”罗飞往众人聚集的地方指了指,“听韩队长布置今天的作战任务,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而韩灏此刻也看到了罗飞,他的目光骤然一跳,大声问道:“罗警官,那边什么情况?”

    “黄少平就是袁志邦,同时也正是以前的Eumenides。他已经死了,但是罪恶仍在延续。”罗飞来到韩灏身边,把大致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至于薛大林、邓骅涉黑、慕剑云遇险等不便当众透露的内幕则都作了隐略。

    韩灏认真地听完,随着他紧张的思维,血液慢慢地涌上他的头部,凸显出一根根暴起的青筋。然后他沉吟着问道:“这就是说,现在有一个新的Eumenides,近期的一系列血案正是他的所为?”

    罗飞点点头:“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料,没有任何记录,看似从未存在过的家伙。”

    “那就让我们等着他吧。”韩灏咬着牙阴沉地说道,“今天,也将会是他的末日!”

    参战的警队战士围拢在韩灏身边,他们心中也早已压抑着复仇的怒火。即便是柳松,在这个要面对最终敌人的时刻,也暂时抛却了对韩灏的芥蒂,等待着对方的命令。

    保卫方案是由韩灏和邓骅共同商议制定的。

    龙宇大厦内部的保安系统无懈可击,工作的重点在于邓骅离开龙宇大厦后,如何保证他的安全。

    在邓骅的坚持下,他的贴身护卫仍由自己的保镖队伍完成。而警方则主要负责对外围的警戒和主要出入口的盘查。邓骅将于晚上六点三十分离开龙宇大厦,前往机场乘坐二十点四十分飞往北京的班机。根据计划,柳松将带领特警队员们先行出发,保证道路的畅通和安全。而邓骅的车队则和韩灏带领的刑警队员们一同行进。当到达机场之后,邓骅会先在自己的避弹车里等待一会儿,由警方人员清理闲人,并办理好相关的登机手续。其后邓骅才会下车,他将直接前往安检口,在团团护卫之下进入候机大厅。

    纵观整个路程,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已经想尽办法减到了最少。邓骅的宾利车会直接开到龙宇大厦门口,他出了旋转门就能够上车。同样,这辆宾利车也会一直开到机场地下车库的电梯门边,邓骅下了车便进入电梯。在这些过程中不仅周围的闲人会被限制靠近,众保镖还会贴身守护,防范措施可谓密不透风。

    唯一无法与外界隔断联系的过程就是在候机大厅的等待时间,因为警方也不可能剥夺其他旅客进入大厅候机的权利。可是既然已经经过了安检门,进入候机大厅的旅客是不可能带入任何凶器的,再加上保镖的守卫和警方的监控,Eumenides即便混在旅客中,他又能有什么作为呢?而候机大厅又是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Eumenides便会陷于重重围困之中,要想逃脱难于登天。

    诸多分析都表明,刺杀邓骅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Eumenides此前偏偏又多次证明了,他正是一个能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人。

    这场被延滞了十八年的交锋,究竟会出现一个怎样的结局?

    答案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揭晓。

    任务分配完毕之后,柳松的特警力量首先出发了,而罗飞则与韩灏等人一起,在大厅内继续等待着。他深深知道今晚所有事件的关键点所在,只要守住这个关键点,就有擒获Eumenides的希望。

    韩灏同样也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关键点。那将是他翻盘的唯一机会。他已经输了太多,这一战将无任何退路可走。

    在强大的压力下,韩灏的双眼布满了血丝,随着时间的临近,他的精神状态更是到了一触即发的崩溃边缘。

    警车挡杆上的血痕差点儿泄露了他的秘密,幸亏尹剑帮他遮挡了下来。

    “一个小错误,造成了一个大错误,紧接着,又是更大的错误……当你第一步走错了之后,就无法再回头。”

    韩灏正是这样一步步走来,从一年之前的那个夜晚开始。

    喝酒是第一步。酒精令他麻醉,也大大降低了他的判断力和灵敏度。这使得发生在双鹿山公园的那场枪战出现了令人扼腕的悲剧。

    当时周铭和彭广福被逼到了假山群的角落里,而韩灏和邹绪则从两个方向包抄过来。韩灏首先与劫匪们遭遇了,周铭举枪拒捕,子弹击中了韩灏的腿部,韩灏则立刻还击,可他的动作却比平常慢了许多。

    这时邹绪从一块山石后迂回而来,正好出现在两名劫匪的侧方。见到周铭开枪,他情急之中未及多想,一个飞身将对方扑倒在地。恰恰在此时,韩灏的枪声响起。

    那发子弹没有击中劫匪,却击中了邹绪的心窝。

    邹绪倒下了,但他拼着最后一口气,死死地压住了周铭,并夺下了对方的手枪。韩灏亦拖着伤腿挣扎上前。

    彭广福见到两人的这种气势,不敢恋战,夺路而逃。

    韩灏用枪控制住了周铭,而邹绪因心脏受伤,在咽下一口气之后,很快便停止了呼吸。眼见战友竟惨死在自己的枪下,韩灏悲痛欲绝,他仰天长号起来。周铭则瑟缩在角落里,连连求饶。

    然而愤怒和自责已经完全吞没了韩灏,加上酒精的作用,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虽然周铭已经放弃了抵抗,他还是把枪口抵在对方的脑门上,发泄般地扣动了扳机。

    周铭的鲜血溅到韩灏的脸上,后者终于清醒了一些。这时他意识到自己已犯下一连串的错误。这些错误已足以毁掉他的刑警生涯。

    经历了短暂的挣扎和犹豫之后,他决定将这些错误掩盖起来。

    虽然已无人证,但现场一共遗留了三枚子弹。韩灏击出两枚,分别打死了邹绪和周铭。周铭击出的一枚子弹则打伤了韩灏。这些物证足够让警方推断出事实的真相。

    他必须做点儿什么。

    韩灏扒开邹绪尸体上的创口,从中抠出了来自自己手枪的那枚弹头。然后他又拿起周铭的手枪对着假山石壁打出了第二颗子弹,他捡起这枚弹头,嵌入了邹绪的心胸创口。

    接着韩灏又挣扎着来到水池边,将导致邹绪死亡的那枚弹头清洗干净,重新丢弃在枪战现场。老天似乎也有意帮他,让他在当地派出所巡警循枪声赶到之前,顺利地做完了所有的事情。

    于是枪战的真实过程被完美地掩盖了。韩灏从误伤战友、私毙嫌犯的罪人变成了载誉而归的英雄。当地报纸连篇累牍报道他的事迹,市民们交口传颂,警界内则授予了他最高的功勋。

    但痛苦却在韩灏的内心不断滋生。他忘不了邹绪倒下的那一刻,忘不了周铭的热血飞溅在自己脸上的灼热感觉,忘不了曾亲手将战友尸体上的创口拨开,鲜血顺着指缝流淌……他忘不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可这一切又必须被遗忘。当他迈出了扭曲真相的第一步之后,便注定了从此无法回头。他开始疯狂地寻找彭广福,不是为了将他缉拿归案,而是为了击毙对方,击毙这个除自己之外的唯一知情者。

    然而他却一直未能找到彭广福。最终警界领导制止了他近乎疯狂的“寻仇”举动,他也只好将此事暂且放了下来。此后他开始寄望于彭广福永远不要落在警方手里,那个秘密也就能永远被隐藏。

    命运却不愿就此放过韩灏。警方没能找到彭广福,而另一个更加疯狂与可怕的人却找到了他。

    Eumenides。

    前天晚上,在刑警大队的会议室里。当彭广福出现在显示器屏幕上的时候,韩灏的心便深深地沉了下去。Eumenides显然已经掌握了双鹿山案件的真相,这个家伙杀死了其他所有的恶徒,唯独留下了彭广福一个活口,其险恶的用意对韩灏而言已昭然若揭。

    在当晚录像的最后,Eumenides割掉了彭广福的舌头,然后他用阴森刺骨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这次机会。”

    所有的人都认为那机会是针对彭广福而言,所有的人也都认为Eumenides割掉彭广福的舌头是为了阻止后者在警方面前泄露自己的特征信息。

    只有韩灏能听懂Eumenides的潜台词。

    彭广福虽然被割去了舌头,但他还会写字。如果专案组解救了他,将他带回警局,他将毫无疑问供出那场枪战的真相,这样他才能洗脱自己袭警致死的罪名。

    所以那个机会,是Eumenides留给韩灏的机会,韩灏知道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

    要让公园枪战的秘密继续地隐瞒下去,就绝不能让彭广福活着回到警局。

    凭韩灏的智商自然很容易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而Eumenides此后竟又打来电话,特别强调了一些事情,那阴森的语调仍一直在韩灏的耳边回响。

    ……

    “你应该感激我,没有泄露你的那个小秘密。现在机会在你自己手中,你该知道如何去把握。”

    ……

    “困难?是的,困难当然存在。但是我会帮你。现场会出现对你有利的局势,而那局势稍纵即逝,你必须下定决心,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看来我有必要给你描述一下犹豫的后果。你将从英雄变为罪犯,人人都知道是你杀死了邹绪。会有一些卑鄙小人用最阴暗的心理去揣摩你的‘动机’,他们会说你是为了当上大队长故意杀了自己的战友。你将被人唾弃,百口莫辩。同时彭广福罪不至死,他将活下来,并且带着丑陋的笑容旁观你的窘迫处境。是他害死了邹绪,那本不是你的责任,可你愿意让他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吗?”

    ……

    “即使你杀了彭广福,也没有人会怀疑到你。我刚刚杀死了韩少虹,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的能力,他们会相信是我所为,你不必有任何顾虑。我已在现场安置好炸弹,等你得手之后,爆炸将毁掉一切的证据。”

    ……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一场游戏,你不把它进行下去,又怎能奢望知晓它的结果呢?”

    ……

    明明知道是对方的阴谋,但韩灏已别无选择。

    在矿洞现场,韩灏曾尝试过将熊原支开。但后者却坚定不移地守在彭广福的身边,这是韩灏在设想中会遇到的最糟糕的局面。

    不过既然有了设想,那当然也已做好应付这糟糕局面的准备。

    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当第一个错误酿成之时,就已注定了日后无法收拾的恶果。

    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韩灏再一次杀死了自己的战友。只是误杀变成了谋杀。

    熊原毫无防范,韩灏的刀片轻松地划过了他的喉管。鲜血再次喷溅出来,顺着韩灏的手腕流淌。

    然后是彭广福。

    熊原倒在地上,强壮的身体使他一时未死。但喉部深深的创口已让他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韩灏,愤怒而迷茫。

    韩灏没有勇气去补上一刀。他向着矿洞深处狂奔而去,像是在逃离地狱,又像是在冲进地狱。

    熊原的眼神让他脑涨欲裂,精神也难免恍惚。所以当尹剑突然出现的时候,他没能立刻分辨出对方。在下意识的交手之中,熊原的鲜血被传到了尹剑的手上——这就是警车挡杆上为何会出现血指痕的原因。

    事实上当小分队赶到医院之后,在明亮的环境中尹剑很快便发现了自己手上的鲜血,并由此得出了一些非常可怕的推断:他从未接触过熊原的尸体,这些鲜血只能是韩灏传给他的。尹剑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同时也无法为那个推断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尹剑把困惑藏在了心中。在他眼里,韩灏已不仅是领导,更是偶像和导师,他无法承受这样一个形象在自己面前崩塌。所以他宁可去躲避。

    不过柳松却把问题挑到了风口浪尖上。当韩灏找了个理由去掩饰此事时,尹剑仍然选择了沉默。

    可韩灏已无法再沉默了,他知道已无法瞒过尹剑,所以便安排了两人之间的密谈。

    韩灏把一切都告诉了尹剑,由于两人间有着非同一般的情谊,尹剑答应将秘密保守下去。但后者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韩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所以他要求韩灏立刻辞去专案组组长的职务,以避免再次成为Eumenides的工具。

    韩灏却无法收手,因为Eumenides不会放过自己。在上午的会议之前,Eumenides便打来了电话,这个电话迫使韩灏继续参与到游戏之中。

    ……

    “我在矿洞内安了摄像头。爆炸前发生的事情都已被记录下来,并且传输到我的电脑中。所以你必须继续这个游戏。”

    ……

    “是的,我知道你不可能去杀邓骅。他的身边时刻都有保镖,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地杀了他。难道要让刑警大队长在众目睽睽下充当一个杀手?不,我决不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我也知道你决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