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Eumenides的诞生(5)

袁志邦又咧开了嘴:“我知道你想过,就像我一样。因为我们的性格中有着本质上相同的东西:冒险性,喜欢刺激与挑战。对于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他对一个出色敌人的渴求欲望要远远超过一个出色的朋友。所以你肯定也像我一样,无数次地想象我们出现在不同的阵营中,在生死的搏斗之后,干掉对方,或者被对方干掉。”

    罗飞从喉管深处“呵”了一声,不知是反驳还是默认。

    “是我让这种想象变成了现实。”袁志邦轻叹一声,显得既满足又遗憾,“刚才我看到你的那种目光,战斗的目光,你知道我有多激动?你该感谢我,我写信把你叫来,让你有机会参加这场游戏——你也没有让我失望;而我该妒忌你,你仍然会和顶尖的对手搏斗下去,我,我却到了退场的时刻……”

    罗飞盯着袁志邦看了良久,然后他摇了摇头:“你是个疯子。”

    “疯子?你鄙视疯子吗?”袁志邦“哧”了一声,“在丑陋的社会中,疯子是个褒义词。我是个疯子,但我是为了惩治罪恶而疯,在本质上我和你们警察在做着同样的工作。”

    “可我们决不会杀害无辜!”罗飞激动地驳斥道,“在你杀戮的名单中,有孟芸,有郑郝明,有熊原!他们并没有犯下任何罪行,你为什么要杀害他们?”

    “无辜?什么叫无辜?”袁志邦耸了耸肩膀,“我问你,如果我没有杀死孟芸,没有杀死郑郝明,没有杀死熊原,我杀的都是那些罪有应得的人,那你会不会抓我?”

    “当然会。”罗飞不假思索地答道,“只要你触犯了法律。”

    袁志邦又扯了一下郭美然:“那好,你再看这个女人。假设我一直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可是这个女人的恶行让我无法忍受,现在我要杀她,你会为了阻止我而开枪将我打死吗?”

    这次罗飞考虑了一会儿,他的答案仍然是:“会。”

    “可是你也恨这个女人,你也希望她去死。你并不讨厌我做的事情,但你却必须杀了我——”袁志邦帮罗飞解释道,“因为你要维护你的规则,你认为这个规则能保护大部分的人。”

    罗飞点点头:“是的。”

    袁志邦又道:“我做了你想做却又无法做的事,可我却被你打死了,我又算不算无辜?”

    罗飞摇摇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为什么犹豫了?我来帮你回答,这不算无辜。因为我们已经处于不同阵营,即使互相欣赏,即使我们在追求同样的正义,但为了维护各自的规则,见面后却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你要杀我,我也要杀你——这就是警察和杀手的故事。为了惩治罪恶,我们都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这牺牲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利益。所以我们之间的杀戮,是没有无辜可言的。”说完这番话之后,袁志邦深深地叹了口气,又道,“我只杀过两种人,有罪的人,或者是警察。而除此之外,我没有杀过任何无辜的平民。即便是我抓来当作替身的黄少平,他也犯下过必死的罪行。”

    罗飞的心一阵阵地发凉,可他却又无法推翻对方的逻辑。的确,他们早已不是多年的密友,他们已是无法共存的敌人。他是一个真正的杀手,时刻面对着警方的追捕与缉杀,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他对警方保持单方面的仁慈呢?

    “所以,只要是威胁到你,或者是妨碍你执行计划的警察,你就会杀了他,是吗?”片刻之后,罗飞冷冷地问道。

    袁志邦点点头:“就像战争一样,每一个战士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嘿。”罗飞冷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袁志邦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罗飞,忽然冒出两个字来:“鲶鱼。”

    “什么?”罗飞怀疑自己没听清楚。

    袁志邦咬着字说道:“鲶鱼效应,你应该听说过吧?”

    罗飞一愣,所谓“鲶鱼效应”他倒是有所耳闻。这是来自于挪威的一个寓言故事。挪威人爱吃沙丁鱼,渔民在海上捕得沙丁鱼后,往往会在鱼槽中加入一条凶猛的鲶鱼。沙丁鱼见到鲶鱼之后,就会紧张起来,一直高速游动,于是生命力大为增强,抵达港口时的成活率也提高了许多。

    “你就是那条鲶鱼。”见罗飞不太明白,袁志邦便又解释道,“因为你的存在,他也将充满活力,永远不敢松懈。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已经不能再教他了,而你将成为他今后最好的对手,同时也是最好的老师。”

    罗飞自然知道袁志邦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而在对方眼中,自己竟然成了这样一条“鲶鱼”,真是不知该荣幸还是愠怒。冷冷地瞪了对方一眼后,罗飞斥道:“你也太自以为是了。我很快便会阻止你们的血腥计划,而那条小沙丁鱼,也即将成为渔民盘中的美餐!”

    “你真的要阻止我?”袁志邦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阻止我杀死邓骅?”

    “当然。”罗飞语气坚决,“你以为我做不到吗?”

    “你能做到,我一点儿也不怀疑。可是,你不会这么做——”袁志邦意味深长地看着罗飞,“邓骅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已经很清楚,他杀人、贩毒、组织黑社会,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你真的要去救这样一个人吗?”

    “法律会有它的准则。邓骅的罪行是一件事,你们的杀戮又是一回事。要凌驾于法律之上去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是我绝对不会允许的。”罗飞郑重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袁志邦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而他的眼角也泛起狡黠的笑意,然后他幽幽地说道:“你现在这么想,是因为你尚未面对艰难的选择。”

    罗飞看着袁志邦不说话,他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袁志邦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道:“拥有广阔退路的人总是能显得很高尚,所以你不同意我杀邓骅。可是如果没有退路了,你还能坚持所谓的原则吗?那时候你肯定就会理解我了吧?”

    罗飞蹙起了眉头:“你到底什么意思?”

    袁志邦“嘿嘿”一笑,开始揭开自己的底牌。

    “慕剑云离开饭店的时候,手里拿着我刚刚交给她的一样东西。你的观察向来敏锐,应该不会忽略这个细节吧?”

    罗飞想起了此前慕剑云的反常举动,不禁心中一凛,立刻追问道:“你给了她什么?”

    “我给了她什么并不重要。”袁志邦脸上的肌肉扭曲着,发出一阵嘶哑的怪笑,“重要的是,邓骅已经相信,慕剑云拿走了当年那卷录音的复制带。”

    罗飞短怔了一下,随即便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他拍案而起:“浑蛋,你……你这是要害死她!”

    “我并不会动她一根汗毛,想她死的人是邓骅。”袁志邦淡淡地说道。

    “你……”罗飞的脑子涨乱得厉害,他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恨,一把揪住了袁志邦的风衣领口,“你为什么要把她拉进来!”

    袁志邦直视着罗飞,然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了验证你的选择。”

    罗飞的手微微颤抖着,片刻后他才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松开袁志邦,拿出手机急匆匆拨通了慕剑云的号码。

    振铃声响起,但却许久无人接听,直到呼叫被系统挂断。

    罗飞焦急地把电话砸在了桌子上。

    “你该离开了,罗警官。”袁志邦泰然自若地提醒道,“如果太晚的话,恐怕你连选择的权利都会失去。”

    罗飞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然后他拿起手机,转身便往饭店外走去。

    “等等。”袁志邦忽然又叫了一声。

    罗飞停步回头。

    “一句‘再见’也不说吗?”袁志邦的眼神中闪动着什么,似乎那已是他最后的眷念。

    罗飞读懂了对方的眼神,他知道,袁志邦已不可能再活着走出这个饭店。

    这个背弃了法律的男人,他决不会让自己再接受法律的审判。

    所以这一刻已将成为他们之间的永别。

    两人便这么对视着,曾经的友情,十八年的思念,以及最终的仇恨与愤怒都凝固在这短短的一瞬中。

    “我们不会再见了。因为你的下一站是地狱。”最终,罗飞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然后他大步而出,再也没有停留。

    罗飞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带走袁志邦体内的一分气力。他慢慢地靠倒在椅子上,短短几十秒中的时间竟似要衰竭一般。

    他已经做完了要做的所有事情,这个世上已没有什么再让他挂念。作为一个废人,在十八年间他完成了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此刻,他却没有大功告成的喜悦,他只感到深深的孤独。

    是的,当他第一步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便已注定了一生孤独。

    开发区分局的陈警官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郁闷的一天。辖区内的人质事件已足够自己焦头烂额了,更令他上火的是,与绑匪会面的三个人都是出了门就走,没有一个留下来与他交流现场的情况。不过罗飞倒是好歹还吼了一句:“往后撤!”

    “后撤,后撤!”陈警官虽然不知详情,但看到罗飞沉若死水的表情,也猜到事情不妙,连忙指挥手下又撤出了一段距离。而片刻之后,随着一声闷响,碧芳园饭店坍塌成一片瓦砾,连带周围几幢建筑的玻璃也都被震得粉碎。

    罗飞此刻已来到了警戒线外的街道边,爆炸声让他的心紧缩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但却没有回头。

    现场变得一片混乱,有人惊呼,有人往后躲避,但也有好事者挤得更加靠前。罗飞则来到路口,向着慕剑云此前离去的方向探望,可是此处道路通达,而他又对地形不熟,该往何处去寻找呢?

    正在彷徨之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看号码竟正是慕剑云的来电,罗飞连忙接听,但对面传来的却是曾日华的声音。

    “喂,罗警官?你刚才打电话过来了?”

    “曾日华?”罗飞不知是吉是凶,焦急地问道,“你在哪里?慕剑云呢?”

    “我们在人民医院。慕老师出了点儿事,妈的,幸亏我及时赶到,没出什么大问题。”曾日华顺口带出一句国骂,听得出来激动的情绪还没完全平复。

    罗飞立刻拦下一辆出租车向着人民医院赶去,同时在路上听曾日华讲述了大概的情况。

    原来曾日华在通知慕剑云前往碧芳园饭店之后,一直放心不下,于是他就离开了刑警大队,也往兴城路现场赶来。到了警戒线外,正好看见慕剑云上了出租车而去,他便也打了个车在后面跟着。没过多久却见慕剑云下了车,并且进了路边一条偏僻的胡同。曾日华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想让别人发现,于是他就没有继续跟过去,而是在胡同口等着。没过多久,他看见两个小伙子一路搜寻着进了胡同,曾日华起先倒没在意,但很快胡同内传来慕剑云的一声惊呼,他这才觉得有些不妙,赶紧冲了进去。

    这时慕剑云已经被击倒在胡同深处,两个小伙子一个放风,一个正在慕剑云身上搜索着什么。见到曾日华冲过来,放风的小伙子立刻迎上前,两人动起了手。几个回合下来,那小伙子便已抵挡不住,而这时另一个家伙起身打了个呼哨,两人不再恋战,一溜烟地跑了。曾日华关心慕剑云的安危,也没有追赶,他立刻背起昏迷的慕剑云,到胡同口打上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好在经大夫检查,慕剑云只是脑部受到突袭,救治之后并无大碍。曾日华和罗飞通话的时候,她已经清醒过来。

    罗飞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定了一些。抵达医院之后,他直奔慕剑云所在的二楼病房,却见慕剑云正躺在病床上休息,她凝视着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而曾日华则坐在一边,粗鲁地捋起半边警服,拿着一瓶红花油擦抹胳膊上的几处青肿。

    “怎么样了?”罗飞关切地问了一句,屋内两人的目光也同时向他投了过来。

    “没事,两个小毛贼,可能是想抢钱包吧。”曾日华咧着嘴,又来了一句国骂,“妈的,敢跟我动手,还真拿文职人员不当警察了。老子在警校的时候,格斗也是数得上的。”

    罗飞此时和慕剑云对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都很清楚,那两个人可不是什么抢钱包的小毛贼。

    “袁志邦给了你什么?”罗飞来到慕剑云面前,单刀直入地问道。

    “袁志邦?”慕剑云一时没转过弯来,她一脸狐疑地看着罗飞。

    “黄少平就是袁志邦!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你快告诉我,他给了你什么东西?”罗飞一边说,一边急匆匆地来到窗口,贴在窗帘后向楼下看去。

    几个年轻人看似不经意地分散在楼前,但却守住了来往的出入口。罗飞心中“咯噔”一下:事态已经难以收拾了。

    而在屋内,慕剑云和曾日华都深深地惊讶于刚刚被罗飞揭开的秘密,罗飞的表情也令慕剑云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就是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罗飞走过来接过那张纸,只见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曾日华也凑上前,然后他莫名其妙地摇着头。而罗飞则无奈地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声。

    对不起。

    十八年前在爆炸现场,袁志邦就曾对孟芸说过这三个字,而后者则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此刻,同样的三个字又被送给了慕剑云,同时也将这个女人推进了危险的沼泽中。

    邓骅绝不会放过慕剑云,他手中那强大的势力机器开动起来,在这座城市中又有谁能够抵挡?慕剑云很难逃脱对方的魔掌。为了逼问出那卷录音带的下落,邓骅必将对慕剑云施以可怕的折磨。

    可是那录音带根本就不存在!当然邓骅并不会相信这一点。

    罗飞不敢也不忍想象会有怎样的悲惨命运等待着慕剑云。

    罗飞也无力去抵挡那部机器,邓骅已经拥有了太大的势力,除非有录音带那样的铁证,谁又能在这个城市中动他分毫?

    在痛苦的思索中,罗飞终于明白,要救慕剑云,此时已只有一个办法。

    绕开法律的手段,让邓骅成为一个死人。

    然而这个方法显然要违背罗飞多年坚守的原则,他又该如何去面对呢?

    慕剑云的安危——这就是袁志邦最后打给罗飞的底牌。

    一边是慕剑云和正义,另一边则是邓骅和原则。罗飞必须从中作出唯一的选择。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