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Eumenides的诞生(3)

或许他的所有情感也像面部的神经一样,早在那场爆炸中便已被摧毁殆尽了?

    良久之后,袁志邦先开口了,他用那折磨人耳膜的嘶哑声音问道:“你恨我吗?”

    恨?罗飞一时竟答不上来。是的,他曾经恨过那个凶手,恨得牙根发痒,目眦流血。因为那个凶手“杀死”了自己最挚爱的恋人和最亲密的朋友。可是现在,讽刺性的真相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正是那个朋友杀死了自己的恋人。

    罗飞的心中一片混乱。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情感,那仇恨该如何与四年的无间真情以及十八年的怀念与追思糅合在一起?

    袁志邦却又说道:“你了解我,你该知道,我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个恶魔。”

    是的,他们曾是同吃同住四年的好兄弟,那种感情甚至已不逊于血水相融的亲人。他们也确实互相了解,他们之所以进入警校,正是因为有着相同的理想和追求:用自己的力量去惩罚罪恶。

    谁能想到,这两个兄弟会有一天像这样面对面地坐着?!

    “你不是恶魔吗?”半晌之后,罗飞才咬着牙反问,“可你做了恶魔才会做的事情!”

    袁志邦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认同对方的责问,然后他说道:“你已经当了十八年的警察,抓获的罪犯也是不计其数了。你该知道,很多罪犯,他们并不是恶人,当他们触犯法律的时候,只是因为他们面前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

    罗飞心中一凛,他明白这个道理。在人生的旅途中,每个人都会面临着很多的路口,他们会选择看上去最好的那一条走下去。可是,如果最好的那条路却要触犯法律的时候,这些人的命运便会蒙上浓重的悲剧色彩。他想到了明泽岛上的叶梓菲,想到了恐怖谷里的李延晖……这些人之所以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天生恶性,而只是因为他们遭遇了常人不会遇见的人生选择。

    可是这就能使他原谅面前的这个人吗?不,只要一条理由就可以驳斥所有。

    “你为什么要炸死她?为什么要让我承受如此的痛苦?为什么?!”罗飞瞪着袁志邦的双眼,他的痛苦似乎要随着那凸出的眼球一块喷发出来。

    “因为我需要有人来证明我的死亡,这样我才能继续自己的计划。”袁志邦却是如此的冷静,他甚至反问了一句,“你认为还有比你们俩更合适的人选吗?”

    罗飞愣住了,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惨笑。是的,还有谁会比他和孟芸更胜任这样的角色呢?他们与袁志邦熟识,传达出的死讯才会被警方所深信;他们拥有对讲机,这使得虚假的爆炸信息因为电波的传递而显得真实;更重要的,他们正是Eumenides这个虚构人物的创造者,所以他们才会在发现异常之后,互相以为是对方所为,所以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向警方报案,从而在不知不觉中配合袁志邦演完了所有的戏份儿。

    的确再没有其他人能够在这幕戏中达到如此完美的效果。而袁志邦选择牺牲孟芸却留下了罗飞,似乎还是顾及了那四年的同窗深情。

    那这痛苦和仇恨应该往哪里去追溯呢?

    “计划,为了你的计划……”罗飞看着袁志邦,难以理解地摇着头,“就是为了成为所谓的Eumenides吗?”

    “你以为Eumenides就是我?”袁志邦幽幽地叹息一声,“你错了,Eumenides本来就是你们所创造,你自己就是Eumenides,孟芸也是……甚至很多人心里都有Eumenides,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罪恶,人们需要Eumenides的存在。”

    “不。”罗飞敲了敲桌子,“人们需要的是法律。”

    “法律惩治不了所有的罪恶。权势高的人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狡猾的人可以躲在法律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中。”袁志邦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个道理我十八年前就明白,而你做了十八年的刑警,难道还不明白吗?或者,你只是因为失去了心爱的恋人便放弃公允去驳斥我的理论?”

    罗飞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对方。他是法律的捍卫者,可是法律真的能惩治所有的罪恶吗?

    袁志邦的右手忽然抬了起来,与他铐在一起的郭美然也被牵动了。由于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这个女人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此刻受到惊扰,便神经质一般“啊”地尖叫了一声。

    “你看看这个女人。”袁志邦冲郭美然撇了撇嘴,“她原本只是这家饭店的服务员。可她凭着自己年轻,有几分姿色,就勾引了饭店的老板,使那个不争气的男人抛妻弃子,投入了她的怀抱。而她则从服务员摇身变成了老板娘。”

    罗飞看向郭美然,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而郭美然听对方讲起了自己不光彩的往事,显得既害怕又迷茫。

    袁志邦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她嫉恨男人的前妻在离婚时分走了一半的财产——她自己是个无耻的强盗,却反而责怪别人夺走了她的东西。于是她每天打电话,发短信,使出种种手段骚扰对方,说一些下流不堪的话语,她甚至故意将自己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的行为讲给对方听。可怜那男人的前妻不堪侮辱,因神经衰弱得了抑郁症,最终服药自杀了。”

    罗飞瞪着眼睛,目光中的鄙夷变成了愤怒。

    “你也很生气,对吗?”袁志邦捕捉到了罗飞的情绪,“可是对于这样的人,法律却没有办法惩罚她。她做尽了恶事,却仍然逍遥自在,享受着本该属于被害人的宠爱,挥霍着本该属于被害人的财产。在这个时候,面对这样的罪恶,你难道不希望Eumenides的出现吗?”

    说到这里,袁志邦转过头来看着惊魂不定的郭美然。“把那封信打开。”他命令道。

    郭美然不敢违抗,乖乖地拆开了手中的信笺。那是不久前她从袁志邦风衣口袋里掏出来的。信笺中是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郭美然

    罪行:故意杀人

    执行日期:十月二十五日

    执行人:Eumenides

    “不,不要杀我!”郭美然隐约猜到这张通知单所蕴藏的恐怖含义,她哭叫着乞求,“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们……原谅我这一次吧……”

    袁志邦拉起郭美然的手,漠然地指了指罗飞:“你问问这位警官,法律会不会原谅一个杀人之后但承诺会改正的凶犯?”

    郭美然读懂了对方的潜台词,她已吓得说不出话来,在一阵颤抖之后,她瘫倒在椅子上,一股冒着热气的液体浸湿在她的两腿之间。

    袁志邦蔑然摇摇头,目光转向了罗飞。

    罗飞深深地吸了口气,凝起自己的思绪,挣脱了袁志邦对他思维的引导。

    “Eumenides?站在法律的对面去惩罚罪恶。是的,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幻想……可是——”他摇了摇头,看着袁志邦,“没有哪个疯子会把这种想法真正地付诸实践!即便是我和孟芸创造了这个人物,当年也只不过搞出了一些恶作剧而已,为此而杀人?我们根本想都没想过。”

    “你们没想过,是因为你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我所面对的选择!”袁志邦提高了语调,声音变得更加刺耳,“是的,每个人都有疯狂的想法,但只有少数人变成了疯子。这不是因为大部分人更加清醒,只是他们缺少能说服自己去发疯的理由!可是我,我却有了足够的理由……”

    罗飞的心中怦然一动,他屏住呼吸做好了倾听的准备。

    袁志邦的声音由激愤变得深沉,他的两侧眉角也耷拉了下来,然后他开始讲述那些发生在十八年前的,把他从正常人变成了疯子的痛苦往事……

    正如袁志邦给慕剑云指点的案情方向,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那件曾轰动省内警界的“三一六贩毒案”;同时也正如邓骅向罗飞所暗示过的,很多人永远也不会知道这起案件到底有多“经典”。

    邓骅,当时名叫邓玉龙,他刚刚二十来岁的年纪,但已经显示出超出常人的思维和胆略,而这两点正是成大事者必备的素质。在“三一六贩毒案”中,他将这两点素质发挥到了极致,同时也给自己赢得了丰厚的“收获”。

    当警方便衣包围了交易现场之后,正是邓玉龙挑起了警方和毒贩之间的枪战,然后他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他从内部突然袭击,将其他涉案毒贩全部击毙;第二,他藏匿起了一半的毒品和毒资。

    虽然邓玉龙精心谋划了此事,并自以为操作得滴水不漏,但他的举动却没能瞒过薛大林的眼睛。在案件告破后的第二天,薛大林将邓玉龙叫到办公室中进行责问。然而薛大林并不愿毁掉自己一手培养出的“金牌线人”,更不想让自己的赫然战功蒙上阴影,两人间的交锋也因此走向了一个与预期相反的结果:邓玉龙用自己犀利的口舌说服了薛大林,后者放弃追查并接受了一半的赃款贿赂,同时邓玉龙承诺将私藏的毒品销毁。

    可是事情却没有结束。另外一个人的出现让情况变得复杂起来,这个人便是在薛大林身边担任秘书的白霏霏。当时设备处刚刚从国外购买了一批监听设备,薛大林也领到了一台,平时都交给白霏霏保管。身为年轻人,白霏霏对这种新奇的玩意儿当然很感兴趣,便在办公室里试着玩了起来。所以当薛大林与邓玉龙密谈的时候,白霏霏虽然不在场,但她却通过打开的监听设备了解到全部的过程,并且这个过程还被录制了下来。

    白霏霏当年还是一个实习生,思想单纯,亦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当她发现自己崇拜的领导和英雄即将陷入一场非法的交易之时,她感到深深的焦急和忧虑。几乎未做过多的思考,她随即便面见了薛大林,坦白了自己窃听之事。她苦苦劝说对方悬崖勒马,千万不可与邓玉龙同流合污。

    薛大林被吓了一跳,不得不耐下性子与白霏霏周旋,而后者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薛大林便摸清了情况,白霏霏只是一个人偷听了这场谈话,同时她也没来得及对其他人透露此事。于是薛大林看似接受了对方的规劝,他表示将把赃款和毒品全部上交,并给邓玉龙最严厉的内部惩罚。白霏霏感到由衷的高兴,她甚至还主动将那卷录音资料交给了薛大林处理。

    后来人已很难考证薛大林此刻的心路历程。他是否经历过痛苦的犹豫和挣扎,或者邓玉龙再次巧舌如簧般说服了他?总之,最终他选择了一种令人痛心的方式来化解自己所面对的困境。两天之后的夜里,白霏霏在下班的路上溺死于城郊的一条小河中。

    身为白霏霏的领导,薛大林“证实”了事发之前白霏霏因为恋爱挫折,正陷于一种极不稳定的情绪之中,甚至多次出现过“轻生”的苗头。关于恋爱挫折的说法亦得到了白霏霏同学的印证,于是白霏霏的死亡很快有了定性:因情感问题导致的自杀。

    世人都把谴责的矛头对准了白霏霏的前男友——袁志邦,只有袁志邦自己清楚,他在这场事件中扮演着一个多么委屈和痛苦的角色。

    罗飞说得不错,袁志邦确实是一个很有女人缘的家伙,而他自己也愿意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交往。他的出发点并不下流,他是真的喜欢对方,爱对方,全心全意地投入,全心全意地付出。不过他那时候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处理感情还难说成熟,因此便经历了几次分分合合。在如今的社会这也许并不算什么,可是在当年,在八十年代,这却给小伙子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口碑。

    袁志邦和白霏霏的交往也经历了从最初的甜蜜到后来的平淡,而性格上的不合此时也显现出来。在几次冲突和摩擦之后,袁志邦提出了分手,虽然白霏霏心有不甘,但最终还是面对了这个现实。不过两人并未因此而成为仇人,他们仍是很好的朋友——不得不承认,袁志邦有着某种独特的魅力,女人即使得不到他,也仍然欣赏他,信任他,甚至感激他,他们仍会保持着很好的交往。

    所以,说白霏霏因感情挫折投河自尽,也许可以骗过其他所有人,但绝对骗不过袁志邦。更为关键的是,袁志邦很容易便会想到白霏霏真正的死因。

    当白霏霏自以为说服了薛大林之后,她的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她想要找人分享这份快乐,这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袁志邦。当天晚上,她就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告诉了对方,而袁志邦当时也没有多想。要知道,薛大林可是所有警校男生的偶像,白霏霏能在悬崖边上拯救了对方,袁志邦甚至还感到过一丝的荣幸。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急转直变。白霏霏莫名其妙地“溺水”身亡,而薛大林则有意把责任引到了袁志邦身上。别说袁志邦本人是刑警专业最优秀的学员,就算他是一个傻子,也能窥视到这些事情背后的玄妙。

    袁志邦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他该如何去处理这突然发生的变故?

    虽然白霏霏其时已不再是袁志邦的女友,但他却发誓要为对方讨回公道。这便是袁志邦对待女人的态度与风格,只要他深爱过的女人,即使分手,但那些承诺过的话语却永远不会失效。

    袁志邦说过,他会永远保护白霏霏,如果有人欺负了她,他一定会为她出头,为她报仇。

    他说过,他就一定要做到!

    可是该如何做到?

    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警校学员,袁志邦首先想到的当然是正常的法律途径。然而现实是无奈的。唯一的证据,那卷录音带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手中,而薛大林等人相对于自己又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袁志邦清楚地知道,在这条正常的途径上,他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获胜的可能。

    袁志邦在痛苦和愤怒中挣扎,未来法律的捍卫者却对法律产生了深深的质疑。他看到了法律制裁不了的对手,也看到了世间仍有许多法律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

    袁志邦决不会放弃自己复仇的计划,但他必须考虑其他的方法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