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Eumenides的诞生(2)

“不,我不能给你更多的时间了,不过——”男子忽然压低了声音,“我可以给你更多的线索。”

    “什么线索?”慕剑云的情绪兴奋起来,这正是她渴望得到的。她深信对方知道更多的秘密,难道此刻就会有新的突破吗?

    男子转过头,命令似的看着郭美然:“把我风衣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后者不敢有任何抗拒,乖乖地把右手探到了男子的口袋里,略作摸索之后,掏出了一封信笺和一个捆扎起来的塑料袋,然后她又在男子的吩咐下,将那个塑料袋交到了慕剑云手里。

    塑料袋一层层地卷成了一团,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慕剑云正要动手拆开时,却又被男子制止了。

    “不,你不能在这里看。”他郑重地说道,“你出去之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打开。记住,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看到里面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慕剑云皱起眉头:“那我现在就去吗?”

    “现在就去,然后叫邓骅的人进来。”男子凝起目光看向慕剑云,幽幽地说道,“你将决定这场游戏最后的结局。”

    慕剑云被对方那双血红的眼睛看得很不舒服。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她还是按照对方的意愿起身离去了——既然有了新的线索,她的第一选择当然是先看看里面到底提供了什么。

    慕剑云知道自己必须快去快回,因为她的线人已经失去了控制。如果真的发生意外,无辜者的死亡固然可悲,而连环血案的侦破也会因此而再次陷入僵局。

    想到这里,她的行色便愈发匆匆起来。男子目送着她的背影,嘴唇缓缓地翕开,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见到慕剑云走出碧芳园饭店,守在外围的陈警官立刻迎了上来:“怎么样,他有什么新的要求吗?”罗飞也跟在陈警官身后,一脸关注的神情。

    “他不肯放人……他要见邓骅的人。”慕剑云含糊地应付了两句,便急匆匆地分开人群而去,此刻四周围满了警察和记者,实在找不到什么清静的地方去查看那个线索。她快跑了几步,到大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总算把蜂拥在身后的一帮记者甩开了。

    “怎么回事?”陈警官无奈地摇摇头,罗飞也觉得有些诧异。而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干男子正目送着慕剑云离去,神情敏锐而专注。

    此人正是邓骅的得力助手——阿华。他将代表他的老板去与那个神秘男子的会面。

    当乘载慕剑云的出租车驶出众人的视线之后,阿华也穿上了防爆衣,向着碧芳园饭店而去。

    一分钟后,阿华坐在了男子的对面。

    “我们邓总是不会来见你的,所以,我来代表他。”阿华淡定自若地说道,虽然他面对着一个长得像魔鬼一般的怪物,虽然怪物手中还掌握着随时都可以引爆的炸弹,但他却没有显出丝毫的紧张和不安。

    “我知道他不会来,他早已是千金之躯了。”男子看起来并不意外,他的双眼诡谲地闪动了一下,又道,“能够让华哥亲自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哦?你认识我?”阿华心中略有些诧异,表面却不动声色。

    “你原名叫饶东华,早年父母双亡,五岁就进了孤儿院,是邓骅把你接出来,然后供你读书,同时出钱让你参加了格斗、驾驶、射击等多项技能的培训。作为一个保镖,你各方面的本领都不会逊于第一流的警察。而你自己则对邓骅感恩戴德,你死心塌地地追随着他,甚至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再生父亲。”男子虽然声音嘶哑难听,但说话时的条理却异常清晰。

    “呵。”阿华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这样的贱命也会被别人关注。”

    男子看着阿华,血红的眼睛中闪现出些奇怪的神色,然后他轻叹一声:“从某些方面来说,你们俩倒是很像。”

    阿华却不愿再跟对方兜圈子,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那你呢,你又是谁?”他咬着牙,声音显得有些阴森。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一个知情人。”男子咧开嘴唇,似乎有些得意,“我知道与‘三一六贩毒案’有关的所有秘密。”

    “秘密?”阿华冷笑着,“已经十八年过去了,谁还相信秘密?尤其是从你这样一个废人嘴里说出的秘密。”

    “是的,你们拥有着惊人的权势,和你们相比,我确实太渺小了。”男子忽然用幽邃的目光看着阿华,“可是那卷录音带呢?它是否有着令权势也害怕的力量?”

    阿华的眼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虽然不明显,但已足以透露出他内心的变化。

    “什么录音带?”片刻后,他稳住心神问道。

    “要命的录音带。”男子从牙缝里挤出可怕的声音,“要了白霏霏的命,同样也能要邓玉龙的命。”

    听到邓骅的本名在这个情境下被提出,阿华的瞳孔开始收缩。

    “我有那录音带的复制件。”男子抬起头直视着阿华,眼神中带出一种挑衅的意味来。

    阿华的目光在男子身上扫动着,从残缺的面容,到扭曲畸形的肢体,上上下下全都看了一个透。然后他说道:“你这样的人,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很不容易。”男子附和着阿华的话,竟也颇为感慨。

    “那你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去享受一些以前没享受过的东西,美女、美酒……或者其他什么,只要你想得到的,我们都可以满足你。”阿华脸上浮出了笑意,眼神中也闪烁着诱惑的光芒。

    没有人怀疑龙宇集团的实力,作为邓骅的代言人,阿华的确有能力帮助一个人实现很多梦想。

    可那男子却丝毫不为所动。

    “我要的是邓骅的命。”他淡淡地说道,那神态就像已手到擒来一般。

    “你正在拿自己残余的半条命开玩笑。”

    阿华的眼神突然变得如冰锥般刺人,说话的语调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坐在对面的郭美然虽然与这场争斗无关,但也被阿华的样子吓坏了,那种压迫感甚至要超出身边那个怪物带来的恐怖感觉。

    可那个怪物却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吓住,他从损坏的胸腔中发出如毒蛇一样的“嘶嘶”的冷笑声。

    “我早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十八年的时间,生不如死。我之所以苟延残喘,就是要等着看到‘三一六贩毒案’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曾经失去了希望,可最近我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她有能力,有决心,也有胆量去揭开隐藏多年的秘密。我相信她,即使我死了,她也能帮助我实现这个愿望。”

    “你把东西给她了?”阿华的神色一凛,他想起了此前刚刚与男子会面的慕剑云,想起了她走出饭店时手里拿着的那个塑料袋。

    男子“嘿”的一声,没有回答。他知道,有时候缄口不言反而能传递出更多的信息。

    阿华“腾”地站了起来,盯着那个男子冷冷地说道:“你不但自己找了死路,还害死了她。”抛下这句话后,他便急急地冲出了饭店。

    饭店外的陈警官再次遭遇了尴尬的时刻,第二个进入饭店的人同样没有理睬他的任何询问,而是自顾自地快速穿过了警戒线而去。

    人群之中有几个小伙子此刻也动了起来,他们很快便聚集在了阿华身边,在聆听了阿华的吩咐之后,一行人分上了几辆小车,向着先前慕剑云消失的路口疾驰而去。

    看着阿华等人离去,罗飞禁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知道,终于到了自己去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了。

    罗飞拒绝了现场警方提供的防爆衣,他和那个人之间本不需要过多的防范,而且即便是要防范,这一件小小的防爆衣在那个人面前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所以罗飞就这样独自一人,没有任何防护地走进了碧芳园饭店。

    男子也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中等待着罗飞。当看到对方的身影出现的时候,他撇了撇嘴唇,挤出一丝难看的苦笑。

    罗飞的目光落在了男子丑陋的面庞上,他在大脑中搜寻着曾经的记忆,想把这面庞与多年前的某个形象吻合在一起。可他却无法完成这个工作,因为那两个形象间根本就不再有任何的共同点。当年的爆炸已经彻底毁去了对方的面容,把一个英俊倜傥的小伙子变成了令人不敢卒睹的魔鬼。

    罗飞本来永远也不会再有机会知道这个人是谁,可那两分钟的时差最终还是泄露了对方的秘密。

    尽管包括慕剑云在内的其他人都对那两分钟的时差不以为然,但罗飞却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他知道那两分钟的时差是存在的,而这个时差正隐藏着某些重要的问题。他曾猜测孟芸并没有在爆炸中丧身,这个猜测让他激动不已。但物证中心保留的牙模却击破了他的这个幻想,同时也让真相变得愈发的扑朔迷离。

    警方记录的爆炸只有一次,时间是下午十六点十三分,而罗飞听到对讲机中传来爆炸声的时间是十六点十五分,很显然,当这两个时间不一致的时候,警方记录中的爆炸绝对是真实的,而对讲机中听到的爆炸却有可能作假。可另一个问题在于,十六点十五分,罗飞听到爆炸声之前,他一直通过对讲机与孟芸保持着交谈。这便形成了极不合理的悖论。十六点十三分时,真实的爆炸发生,孟芸已死!而她与罗飞的对话却一直持续到了十六点十五分!

    罗飞被这个悖论深深地困住了,昨天下午,他把自己在招待所房间里锁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想出一个头绪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对时间的判断是否过于自信,那个时差也许根本就并不存在。

    怀疑自己的判断,这对罗飞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一定是还有什么被忽略掉的问题。

    直到今天上午,邓骅给了他一个关键的提示。这个提示不仅化解了那个悖论,更让罗飞顺藤而下,剖开了一连串的谜团。

    在恍然大悟的同时,罗飞也有些懊悔,他应该能够早点儿想到的。

    孟芸死于十六点十三分,已经死去的人当然无法再与别人通话,可罗飞却看到通话结束时挂钟显示在十六点十五分。

    那根本只有一种可能。

    有人调动过挂钟的时间!

    十八年前的挂钟需要人工上弦才能走动。罗飞每天晚上都会给挂钟上弦并且校准挂钟的时间。如果有人在案发之前调快了挂钟,那么就会造成前述的时差悖论。调钟者知道他的行为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因为案发之后,挂钟所在的宿舍因为留有孟芸的字条和死亡通知单,肯定会作为第二现场被警方封闭调查;而罗飞作为涉案人员,也会被带回警局接受长时间的询问。当罗飞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无人上弦的挂钟早就停了,时间曾被调快的秘密就此掩藏。

    所以罗飞才会认定爆炸发生在挂钟显示的十六点十五分,才会对死于十六点十三分的孟芸仍能和自己通话这个现象困惑不已!

    弄明白这件事之后,下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是,那个人为什么要把挂钟调快?

    毫无疑问,这个人想给罗飞造成时间上的错觉。

    是谁?

    一个人的名字无法回避地冲在了最前面。

    袁志邦!

    作为罗飞的室友,他是最有机会调动挂钟的人;同时他也了解罗飞有着对时间精确把握的日常习惯;更重要的是,除了罗飞,只有他知道那个挂钟的走时是如此的准确,即便是短短几分钟的调动也能对罗飞的时间判断产生意义非凡的影响。

    可他想干什么?

    既然已经将袁志邦设定在策划者的角度上,罗飞首先便猜想到袁并没有死于那场爆炸中,进而怀疑对讲机中听到的爆炸是不真实的。因为孟芸的对话显示,袁志邦当时一直身负炸弹捆缚在她的身边,如果发生爆炸,两人都不可能生还。

    所以确实存在着两次爆炸,一真一假。假爆炸自然应该发生在真爆炸之前,当罗飞认为袁孟二人都已经在假爆炸中身亡的时候,袁志邦却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制伏孟芸,并且在真爆炸发生之前逃走。

    这就给了袁志邦要将挂钟调快的理由,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掩饰真假爆炸之间的时差,对讲机中的假爆炸虽然提前发生,但当罗飞看到宿舍的挂钟时,却会认为其正好发生在真爆炸的同一时刻。

    可是悖论随即又出现了,罗飞看挂钟的结果却是假爆炸发生在了真爆炸的后面。这又与设想中袁志邦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难道是袁志邦没有控制好时间?

    假爆炸发生时,被调快的挂钟显示在十六点十五分,这是袁志邦想让罗飞认为的爆炸发生时间,同时也就是袁志邦计划中真爆炸发生的时间。

    可是真正的爆炸却发生在了十六点十三分。

    时差是存在的,却是提前了两分钟。

    真正的爆炸比袁志邦的计划提前了两分钟到来。

    罗飞了解袁志邦,他知道对方思维和行事的缜密。如果这场爆炸是出于他的计划,那么爆炸的提前绝不会是他计算疏漏的结果。

    同样,在他的计划中,也绝不可能莫名地出现一个毫不相干的偷窥者,而这个偷窥者甚至还能在他设计的爆炸中幸存下来。

    罗飞在诸多猜想中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那是一个意外。现场发生了某个意外,这个意外竟让行事滴水不漏的袁志邦也无法防范。意外的结果使得爆炸提前了两分钟发生。而此时意欲金蝉脱壳的袁志邦尚未来得及走远,于是他便成了那个面目全非的“幸存者”。他从此不得不盗用黄少平的身份存于世间。

    同时这两分钟的时差也给袁志邦完美的计划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疤痕。这个疤痕在其他人眼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却足够让罗飞窥看到疤痕后隐藏的真相。

    当然,尚有更多的困惑还未解开,那是只有当事人才可能知道的答案。

    罗飞盯着那个坐在墙角的“怪物”,一步步地向着对方走去。那个人曾经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互相欣赏,互相钦佩,可他却又谋害了自己挚爱的女友,并且让自己承受了十八年的痛苦折磨。

    直到在那“怪物”面前坐下,罗飞的目光都一直没有离开对方的脸。他似乎想看穿那丑陋的面庞,看清自己心中所有的疑问。他还想看到,当那个人再次面对自己的时候,他会出现怎样的神情?

    可罗飞什么也看不出来,袁志邦用血红的眼睛和他对视着,他的脸上似乎罩着一层僵硬的死皮,竟显示不出任何内心的情感。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