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茧破丝出(3)

柳松没想到会有这个茬,他一下子也愣住了。还想再说什么,一时又不知怎么开口,只能神色尴尬地踌躇着:“这个……我……”

    “好了。”韩灏换上一种劝慰的语气,“你的心情我理解。熊队长的遇害,我们也同样悲痛。可是你不该随便就怀疑自己的同事。我们谁也不否认熊队长的本领,但这次的对手,他的狡猾和狠毒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前一起案子,对韩少虹的保护,大家也是一致认为万无一失的,可他还是得手了……在矿洞的时候,我同意熊队长单独留下,也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唉,要说这两次的责任,我才是最主要的……”

    韩灏的声音逐渐低沉,悲伤的情绪感染了众人,柳松也低下头,眼圈有些发红。

    “我已经决定了,等这起案子侦办完,我就会辞去刑警队长的职务,我会退出警界……”韩灏继续说着,然后他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语气重新变得高亢起来,“可在此之前,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我一定要亲手让他受到惩罚!”

    韩灏的斗志似乎鼓舞了众人,尹剑和柳松纷纷抬起了头,曾日华也欣慰地笑了,唯有罗飞尚微蹙着眉头,他还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好了,我们正面临着新的战斗,我希望这是扭转战局的最后一战!”韩灏的目光在会场上扫了一圈,“现在大家听我分派任务:柳松,你带着特警队的参战人员先行赶到龙宇大厦,保护目标人邓骅;罗警官,你也跟着去,协助柳松协调现场的事宜。”

    柳松大声应了句:“明白!”罗飞却未应声。韩灏皱了皱眉头:“罗警官,你还有什么意见?”

    “哦,我没意见。”罗飞似乎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尹剑,又看看柳松,“我会配合好柳警官,完成任务。”

    “很好,那你们现在就出发吧。”韩灏又转头看向曾日华,“你还是留在总部,负责信息的传递和查询。”

    “好的。”曾日华点点头,对这样的安排他并不意外。作为文职人员,他本来就很少参与现场外勤。

    分配好其他人的任务之后,韩灏最后才对尹剑说道:“你还是跟着我,我们刑警队再单独开个会,商讨详细的作战事宜,然后便赶到现场增援。”

    尹剑无声地看向韩灏,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似乎多了些心领神会的东西。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十五分。

    在简单准备之后,柳松和罗飞带着六名精干的特警战士立刻奔赴龙宇大厦而去。这六人都参加了前天在德业大厦广场上的战斗,那次战斗的失利以及后来熊原队长的牺牲早已点燃了他们心中愤怒的火焰。因此不需要做任何动员,他们的斗志已足以将任何敌人撕得粉碎。

    罗飞坐在柳松身边,刚才在开会的时候,他就有一些疑虑,但鉴于会场的气氛不方便提出来。现在和柳松单独相处,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小柳,我想问你一点事情。”他轻轻地碰了碰对方的胳膊肘。

    “什么?”柳松正看着窗外,此刻回过头来。

    “韩灏说他到医院之后,动过那个挡杆。当时你也在车上,你对这个事情有印象吗?”

    柳松摇摇头:“在我印象中是没有,但我也无法确定……当时我只顾抱着熊队长的尸体,根本就不会注意车上其他人在干什么。”

    罗飞理解地点了点头。的确,当时柳松正处于一种极端激动的情绪中,不可能清晰地记得身边的细节——所以他只能把质疑留在心里,却无法在会议上对韩灏的解释再进行反驳。

    “你也怀疑这个事情里面有蹊跷吗?是不是韩灏故意在包庇尹剑?”看到罗飞沉思的样子,柳松品出了些什么,于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罗飞知道对方是个心无城府的直率小伙子,于是自己也不遮遮掩掩的,把心中所想都说了出来。

    “我非常认同你的判断——很难想象熊队长会如此轻松地被人割喉而死。不过,这件事虽然疑点很多,却没有一条能够砸实的证据。所以在开会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说,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如果确实误会了自己的同志,那就非常不好了。”

    柳松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不希望真的是内部出了问题。”

    “现在有个方法,可以验证韩灏的话。”罗飞忽然又拍了拍柳松的肩膀,“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

    柳松的眼睛亮了起来:“什么方法?”

    “如果韩灏说的是真的,那么挡杆上留下的应该是他的血指纹;如果他撒谎,那么挡杆上的血指纹就是尹剑的——这是谁都明白的简单道理。”

    柳松却失望地摇了摇头:“你想做指纹鉴定吗?这个我早就想到了……可是现在根本不可能进行这样的指纹鉴定。因为做指纹鉴定是刑警队的任务,而韩灏本身就是刑警队的队长,他怎么可能鉴定出一个对自己不利的结果呢?而且除了你,没有任何人会支持我的怀疑,我连做鉴定的要求都没法提。”

    “不需要进行指纹鉴定。”罗飞微笑道,“我只需要你找个熟悉的朋友,到那辆警车旁去看一看——你知道我是从龙州来的,在这里再找不到其他可以帮忙的人了。”

    “找人是没问题,可是……看什么呢?”柳松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

    “看那挡杆上的血指痕还在不在。”罗飞停顿片刻,容对方想了想,然后进一步解释道,“如果血指痕仍然在,说明韩灏他们并不担心别人去查证这件事,我们的怀疑很可能真的就是误解;如果血指痕不在了,在这么紧迫的情势下,他们仍然要抽时间刻意去擦掉这个指痕,那就非常有问题了。”

    “不错,太有道理了!”柳松佩服地看了罗飞一眼,然后他拿出手机,开始在号码簿中寻找能够帮得上忙的朋友。

    与此同时,在刑警队长的办公室中,韩灏和尹剑正相对而坐。屋内的气氛压抑,就连空气也似乎要凝固在了一起。

    良久之后,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令人窒息的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你全都知道了,是吗?那些血迹,你当时就看见了。”

    “是的。”

    “……谢谢你帮我掩饰过去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对是错。”

    “嘿……很多事情怎么说对错呢?说不清楚,真的说不清楚。”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没有别的选择。”

    “你被那个家伙胁迫了?”

    “算是吧……一个小错误,造成了一个大错误,紧接着,又是一个更大的错误……当你第一步走错了之后,就无法再回头。”

    “无论如何,我希望你停下来。”

    “不,现在还不能停!我还有机会,我要亲手让它结束。”

    “你必须停下来。这次的行动你不能再参与……你可以找个理由。”

    “那已经发生的事情呢,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想清楚……也许我会永远守住这个秘密,我会犯下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三十分。

    龙宇大厦内。

    柳松和罗飞等人终于赶到了,慕剑云早已在一楼大厅中等着他们。

    保安和前台人员照例将这一行人拦了下来。虽然柳松出示了警官证,但仍然无济于事,对于出现这样的局面,众人都感到非常惊讶。

    “现在你们知道邓骅‘邓市长’的做派了吧?”慕剑云苦笑着说道,“我可是早就领教过了。要想见到他,你们必须首先让前台请示一个叫作‘华哥’的人。”

    自己风尘仆仆地赶来保护目标的安全,结果却受到对方的如此冷遇,柳松不免有些愤愤不平,这种情绪直接摆在了他的脸上。不过罗飞却有另外的看法。

    “这倒也是好事。”他说道,“连我们想见他一面都这么难,那么Eumenides下手的机会当然也会少很多了。”

    “你还没看到大厦里的防范措施呢,连安检门都有。如果他一辈子都活在这个大厦,那真是神仙也杀不了他。”慕剑云调侃道,“不过他今天还要赶一班前往北京的飞机,晚上八点四十分起飞。”

    罗飞暗自点头,在心中思忖道:Eumenides显然是掌握了这个信息,才会把死刑执行的日期定在了这一天。机场,这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公众场所,也必将是双方争斗的焦点之地。

    此时柳松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退到一旁接听。而罗飞则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怎么会提前到了这里?”他问慕剑云。

    “我掌握了一条新的线索。”慕剑云略有些得意,“现在看起来,这条线索还真是有些靠谱。”

    新线索?罗飞心中一动,正要详细问个明白时。柳松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他的神色显得非常激动。

    “那个血指痕不见了!”他冲着罗飞叫道,“他们真的擦掉了那个指痕!”

    罗飞凛然了一下,他终于有理由确定心中的那些怀疑了!同时,这也意味着他将面对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我们该怎么办?”柳松期待地看着罗飞,虽然与对方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对这个来自于龙州的刑警已产生了完全的信任和尊敬。在他们旁边,慕剑云则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罗飞紧张地思考了片刻,然后他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同事:“我们必须联系上高层的领导。你们能不能找到这样的路子?必须是能够跳过韩灏的关系。”

    柳松痛苦地摇摇头,这件事如果在昨天他还可以办到。可是现在他最亲密的领导熊原却已经惨死在敌人的利刃下。

    柳松这边不行,罗飞只能把目光聚焦到了慕剑云的身上。

    “我可以试试。”慕剑云不明就里,也就没有把话说死,她质疑道,“可是别急……不管怎样,你们先得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吧?”

    罗飞倒无意对慕剑云隐瞒什么,可是他们的话题暂时无法再进行下去了,因为一个身材高大的陌生小伙子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慕剑云认识那小伙子正是邓骅的贴身保镖——华哥,她也只好先把疑惑按捺在心里,替双方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

    “你就是罗飞?”和警察们一一握手之后,华哥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了罗飞的身上。

    罗飞被他看得有些别扭,诧异地反问:“你认识我?”

    “我们邓总正要找你,就请你先跟我上去一趟吧。至于其他的警官——请你们先在大厅等待,我们邓总吩咐了,等专案组的韩组长来了之后,由他单独上来商讨合作护卫的事宜。”华哥仍然是一副淡淡的语气,言辞间不带任何感情。

    慕剑云是早有心理准备,可柳松倒着实被对方的倨傲态度气得够呛。可他是为执行任务而来,又不便发作,只能愤愤地哼了一声。

    “能不能稍等五分钟,我们正有一些事情要商量。”罗飞对华哥说道。

    “不,我们邓总有非常着急的事情,还是请罗警官先抽空见一见邓总。你们的事情,等会儿再下来商量也不会迟的。”华哥措辞虽然彬彬有礼,但言行间却透出一种不容否定的霸道气质,想是在邓骅身边待得久了,耳濡目染之故。

    罗飞见华哥说完话之后,便伫立不动,只顾看着自己。他知道自己如果现在不上楼,那华哥也就会一直不离去。他略一思忖,这边的事情虽然重要,但一切的关键点现在都落在了目标人物邓骅的身上,只要守住这个人,就不会再出什么乱子。这样的话,先去会会这个“邓市长”倒也未尝不可。

    想到这里,罗飞转过头来看着柳松:“那我就先上去吧。你们暂且稳住,一切等我回来之后再说。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真实情况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

    柳松点点头,几个来回下来,他对罗飞已是言听计从了。

    罗飞又看了看慕剑云,再次强调说:“等我回来。”他的目光坚定而自信,给人充分的信赖感。然后他跟着华哥,向大厅东侧的电梯走去。

    在行进的路上,华哥已通过公司内部的对讲机把罗飞到来的情况向邓骅作了汇报。邓骅亦有些意外,因为罗飞确实是他正在寻找的人,而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便自己送上门来了。

    邓骅要见罗飞,是因为他迫切想找出慕剑云所说的那个“线人”。根据阿华的调查,慕剑云在进入“四一八专案组”之后,曾接触过两个和十八年前的往事有瓜葛的故人,其中之一就是罗飞。邓骅在了解过阿华的调查结果后,初步判断罗飞很有可能便是自己想找的人,现在此人主动找到了龙宇大厦,倒也少了一番周折。

    邓骅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以逸待劳地等待对方的到来。

    几分钟后,敲门声响起,在得到邓骅的许可之后,阿华把罗飞引入屋中。同所有的初次来访者一样,罗飞也为办公室的宽敞、豪华以及风格另类的墙面装修惊讶了一番,不过他很快便凝住心神,在邓骅对面的客椅上坐下。阿华则垂手侍立在邓骅身边。

    “罗飞罗警官。”邓骅上下打量着罗飞,然后他略一点头,算是行了主人的礼数,“你好。”

    “你好。”罗飞也端坐在椅子上,同样仅稍稍点了点头。他已对邓骅的倨傲作风有所耳闻,现在是对方请自己前来,所以不妨将姿态拿得高一点儿。

    “你是龙州市的刑警队长,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邓骅开始直视罗飞的双眼,很不客气地问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