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茧破丝出(1)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半。

    龙宇大厦位于省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高二十七层,取三九之数,蕴涵着“三阳开泰”的吉祥寓意。整个大厦都是龙宇集团的产业,而龙宇集团的董事长正是有“邓市长”之美誉的邓骅。

    慕剑云站在大厦前的广场上,心中暗自思忖:这“龙宇”二字也许就是“玉龙”的翻写吧?看来这个“邓市长”虽然改了名字,却还没有完全忘掉自己的过往。

    几分钟前,慕剑云亲眼目睹了“邓市长”的豪华做派。当时她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却见一列黑色的豪华车队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龙宇大厦的广场。从前后四辆奔驰车中陆续下来十多个身穿黑色制服的青年男子,个个身材壮硕,神色彪悍。他们跑步前进到大厦门口,排成整齐的两队,在门内外形成了严密的护卫之势。然后居中的那辆宾利车才缓缓开上了大厦门前的迎宾台。一个身形伟岸的小伙子首先走出副驾驶的座位,前后观察一番之后,这才打开后座的车门,迎出了他们地位尊贵的主角。此人身材高大却不显肥胖,行动矫健有力,在众保镖的簇拥下疾步走入了大厦之内。

    毫无疑问,这就是龙宇集团的首脑人物——邓骅,也正是慕剑云此行想要会见的目标人物。

    慕剑云已经充分估算了此行的难度,可事实情况却比她想象的还要棘手。虽然她亮明警察身份之后,顺利地进入了龙宇大厦,但她很快又被阻拦在一层大厅的前台。前台的接待小姐和大厅内的保安要求她必须说出明确的探访目标,并且得到对方的电话核实之后才能进入大厦的办公区域。

    没别的办法,慕剑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找你们的老总,邓骅。”

    “你预约好了吗?”前台小姐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慕剑云,她大概从来没见过老板的客人像这样单枪匹马就找上门来的。

    慕剑云亮出证件:“我是警察,正在侦办一起重要的案件,我现在需要找邓骅了解情况。”估计软的不行,她便故意板起脸,显出非常严肃的样子,以期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这似乎起到了一点儿效果,前台小姐犹豫了片刻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内部号码,并进行了一番简短的通话。

    “华哥,有个警察想见邓总……嗯,她说侦办案件,要找邓总了解情况……好的,我明白。”

    通话完毕,前台小姐冲慕剑云抱歉地笑笑:“对不起,请您准备好办案介绍信,并且让你们局长和邓总约好时间,然后再来。”

    开介绍信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局长出面约好时间?慕剑云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这架子未免也端得太大了吧?

    前台小姐虽然一直笑吟吟的,可却丝毫没有可以通融的样子。慕剑云气恼之余,也只能悻悻地撇了撇嘴,看来要想私下接触到邓骅是不可能的了,还是先打道回府吧。

    吃了这么一个大瘪,慕剑云连再见的话也懒得说了。她直接转身向大厦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该通过怎样的渠道才能在尽量小的影响下达成与邓骅的会面,让警校领导出面直接去找局长?可这样的话,怎么也得把事情的原委向领导汇报清楚吧?与黄少平之间达成的保密协议还是会被破坏的。

    或者暂且放下这头的线索,再去找一趟黄少平?我已经显示出了足够的诚意,他也许会松口说出更多的东西吧?

    正踌躇难断之间,一个保安忽然从身后追了上来:“对不起,这位警官,请您等一等。”

    慕剑云停下脚步:“怎么了?”

    “我们邓总同意见你了,请您跟我来吧。”保安一边说着,一边侧身做出了引路的姿态。

    嗯?慕剑云不免奇怪,她往前台看去,只见那个接待小姐手里拿着电话也在向自己张望着,看到自己转身折回之后,女孩向着听筒那边简单回复了一句什么,然后挂断电话,仍旧是一副笑吟吟的表情。

    电话在自己离开之前明明已经挂断,现在却又接通了一次。很显然是电话那边的人改变了主意。可又是什么使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呢?

    现场的情况并没有时间让慕剑云考虑太多,保安已引着她来到了电梯口。

    “请到十八层下,那边会有人接你。”保安很恭敬地说道,然后把女警官让进了电梯。

    电梯的内饰十分豪华,从某个侧面显示出龙宇集团非同凡响的实力。在电梯的角落里矗立着一个硕大的摄像头,这意味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纳入监控之内。对此慕剑云多少觉得有些别扭。

    十八层很快到达,而那里果然有人正在等待着她。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方的脸型,浓眉大眼,姿态挺拔,一举一动都非常精神。慕剑云依稀认出他正是从宾利车前座下来的那名男子,从地位来猜测应该是邓骅贴身护卫的保镖头目。

    “你好,我是省警校的讲师,‘四一八专案组’警员,慕剑云。”慕剑云大方地伸出右手,自我介绍道。

    “你好。”小伙子和女警官握了手,手掌宽大且有力,同时他的目光非常迅捷地在对方脸上扫了一下,锐利的锋芒稍现即逝。

    “你可以叫我阿华。”将手收回的时候,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慕剑云想起刚才前台小姐打电话时毕恭毕敬地称呼电话那端的人为“华哥”,便微笑着说道:“也许还是叫你华哥更合适一些。”

    阿华依然没显示出什么表情,但神色已柔和了许多:“请跟我来吧,邓总正在等你。”他做了个手势,然后往楼层深处走去。他的步幅很大,慕剑云几乎要小跑起来才能跟上他前进的节奏。

    整个楼层看起来都非常清静,看不到其他往来的公司成员。只在一些走道的拐角处三三两两地分散着那些身穿黑色制服的壮硕保镖,看来这一层便只是邓骅的办公之地了。在又转过一个拐口之后,前方出现了一道金属门,门两侧也各有一个黑衣小伙子把守着。

    阿华当先引着,进入了门内。慕剑云想要通过时,却有报警器“嘀嘀”地响了起来,门内的小伙子立刻抬起手臂拦住了她。

    “对不起,请把身上的金属物品暂时交给本公司员工代为保管。”阿华解释了一句。

    慕剑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道金属门竟然是个安检探测仪!她挑了挑眉头,既惊讶又无奈,但既然到了别人的一亩三分地,还是照主人的规矩来吧——她从衣兜里掏出自己的钥匙,交到了黑衣小伙子手中。

    报警的声音停止了。阿华满意地点点头,侧身指了指前方:“邓总就在最顶头的办公室里,你自己过去吧。”

    从安检门到阿华所指的地方尚有十多米的距离。慕剑云独自过去,廊道里静得只听得见她自己的脚步声。

    终于到达尽头的那间大屋子前,却见房门是虚掩着的。慕剑云轻轻地敲了敲,屋内立刻有了浑厚的回应:“进来。”

    慕剑云应声推开门。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间极为宽敞的大办公室,宽有六米,纵深更在十米以上,看起来几乎如上课用的教室一般。不过这屋内的装潢却是世上最奢华的教室也无法企及的,脚下是鲜红的高档地毯,一尘不染;清一色的实木桌柜在地毯上整齐有序地排列着,黑中微微透红;金碧辉煌的吊顶上装饰着豪华的欧式顶灯,显露出皇室的富贵气派;最为夸张的是,屋内所有的墙壁全都贴上了眩目的水晶玻璃,屋内的情景在玻璃内反复映射,在漫长的幽深中显示出极为庞杂的叠画图案,初入其中,竟令人有些头晕而不敢踏步。

    “过来坐吧。”男子浑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的语句简短有力,虽不生硬却又带着不容违抗的穿透力。慕剑云循声看去,只见在办公室纵深的尽头摆着一张硕大的老板桌,一名男子正坐在桌后,他体态威严,剑眉虎目,正是曾在照片上见过的邓骅“邓市长”。

    在这样的环境中见到这样的人物,便是慕剑云这个心理学专家也不免产生了一种惴惴的怯场感觉。不过她很快便调整好心态,不卑不亢地走上前。

    “坐吧。”邓骅再次说道,不过他的语气并不像是在招待客人,倒似在命令自己的下属一般。

    慕剑云在邓骅对面的客椅上坐下,然后她微笑着起了个开场:“邓总的装修真是别具一格。”

    “我不希望我的房间内存在任何阴影。”邓骅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的确,当四周装上了这些水晶玻璃之后,无论坐在屋内的哪个角落,整个屋子的情形都能尽收眼底,不会有任何的观察死角。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说明邓总的心理似乎在害怕什么——你不敢让任何事情脱离自己的控制。”慕剑云看向邓骅的眼睛,趁着话势在言语交锋中占据了先机。

    邓骅迎向慕剑云的目光,眼神中的某些东西阴沉得吓人。慕剑云一时间竟有些招架不住,于是她假借欣赏室内的豪华装修,将目光避了开去。

    邓骅又继续盯着对方看了好几秒钟,然后才开口问道:“你是警察?你叫什么?”

    “慕剑云,省警校讲师,‘四一八专案组’成员。”慕剑云把自己的身份又报了一遍。

    “‘四一八专案组’,我知道。”邓骅点了点头,又补充说,“十八年前就知道了。”

    “哦?”慕剑云挑了挑眉头,“十八年前,那起案子应该是绝密的吧?”

    “整个省城在我面前不会有任何秘密。”邓骅毫不客气地顶了慕剑云一句,随即他又“嘿”地冷笑了一声,“一起案子拖了十八年,这就是你们警方的办事效率吗?”

    这样的责问确实命中了警方的要害,慕剑云一时竟无言以对。尴尬地踌躇了片刻后,她决定借机直接切入此行的主题:“我们已经掌握到一些新的线索,会对破案有很大的帮助。但是……需要邓总的协助。”

    “哦?”邓骅的眼光跳了一下,“说说看。”

    慕剑云难得在交谈中获得了主导权,她连忙把此行的来意抛了出来:“我们认为‘三一六贩毒案’中的某些隐情会和这一系列的血案有联系,所以我想更深入地了解一些和‘三一六贩毒案’有关的情况。”

    “嗤。”邓骅不屑地笑出了声,“这两起案件我都清楚,甚至比你们知道的还多,它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三一六贩毒案’是省城警方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战例,是警队的荣耀;‘四一八血案’只是一个变态自我膨胀后的疯狂行为,至今未破是警方的耻辱,你怎么能将它们混为一谈。”

    面对对方轻蔑的眼神和居高临下的气势,慕剑云知道得使出点厉害的招数了。

    “在‘四一八血案’中,有一个死者叫袁志邦,他的前女友叫白霏霏。邓总既然号称对两起案件都非常了解,有些情况也该知道吧?白霏霏当时是薛大林的行政秘书。在‘三一六贩毒案’之后不久,此人就投河身亡。这其中隐含的联系难道不值得注意吗?也许白霏霏的死根本就不是自杀,那只是‘三一六贩毒案’的尾声,同时也是‘四一八血案’的序幕呢!”她铿锵有力地点出了案情的关键所在,同时凝神观察着邓骅的反应。

    邓骅很久没有说话,他似乎愣住了,虽然多年的磨炼早已使他的喜怒都不形于色,但他目光深处还是透出震惊的感觉来,显然,这些情况或者是他以前未曾了解到的,或者便是他知道却又不希望被别人了解到的。

    良久之后,邓骅才眯起眼睛反问道:“这是你们得出的分析吗?你们还找到了什么线索?”

    在无法应对别人的言辞时,反问往往是最好的转守为攻的方式。慕剑云在感慨对方老辣的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戳中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她感觉现在自己至少有和对方平等交流的资本了。

    “暂时就是这些。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更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只要和‘三一六贩毒案’有关,很可能会对我有所帮助。”慕剑云诚恳地说道。

    “哼。”邓骅冷笑了一声,“我不想浪费这个时间,我没必要帮助你,也没有义务帮助你。”

    “可是你已经决定浪费时间了。”慕剑云并不气馁,微笑道,“否则你就不会改变主意,请我来到这个办公室,对吗?”

    “不不不,你错了。”邓骅连连摇头,似乎对方根本不了解真实的状况,“我叫你上来可不是要帮你,而是因为这个——就在我改变主意之前,有人通过传真把它发到了我的助手那里。”

    邓骅一边说着,一边将一页传真纸抛了过来。而纸上显示的内容解释了他的神情为何会如此严峻。

    那上面写的是——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邓玉龙

    罪行:故意杀人、涉黑

    执行日期:十月二十五日

    执行人:Eumenides

    这突来的变故完全出乎慕剑云的意料,笑容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怎么会这样?”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四一八血案’组的成员。”邓骅冷言道。

    “对不起……”慕剑云忙乱地整理着自己的思路,“我……我需要打个电话。”她边说边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韩灏的号码。

    韩灏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喂?慕老师吗?我正在找你,请你立刻赶回刑警队,我们马上要开一个紧急会议。”

    “明白。”慕剑云紧接着开始汇报这边的最新情况,“Eumenides又给出了最新的作案目标,是龙宇集团的老板邓骅。”

    “是的,我们刚刚收到了他发来的死亡通知单。”韩灏顿了一下,略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正在龙宇集团,和邓骅在一起。”

    “你和邓骅在一起?”韩灏愈发诧异,“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嗯……我在调查十八年前的案子,其中有些线索,需要找他了解情况。”慕剑云含混不清地解释了两句,很多细节却又不便直言。

    不过匆忙之间,韩灏亦不及细究,转而吩咐道:“既然这样,你告诉邓骅,让他先待在安全的地方,不要外出;警方的先头人员很快就会到达,然后我们会给他制订出详细的保卫计划……还有,你就暂时不要回来了,留在现场,等待我们的先头人员进行交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