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疑云重重(4)

为什么?

    为了在后续的较量中除去专案组中一个强劲的对手?这是最牵强的理由,如果这样,Eumenides又何必刻意挑战警方?

    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力量,从而给专案组以士气上的打击?也说不通,事实上熊原的死只会激发起众人的愤怒和斗志。

    或者,是为了达到某种尚难探询的特殊效果?而对于这一点,罗飞亦有着自己的思路。

    在听完尹剑对现场情况的描述之后,他甚至有了一个猜测,只是这个猜测过于大胆,他现在还不适合说出来。

    他需要更多的证据,更多的推理。

    或者说,他需要静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对某些疑点深究下去或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突破,而罗飞显然不会放弃在这方面的努力。所以此刻他又拍了拍尹剑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们能不能出去一下,有些事我想和你私下里谈一谈。”

    尹剑一愣,不自觉地躲避着罗飞的目光。第一次与这个警校师兄见面的时候,尹剑便领教到了对方的厉害,这个来自龙州的刑警队长总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对于刑警来说,这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能力,可是现在尹剑却有些害怕对方的这种能力。

    可他又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要求。在踌躇的心态中,尹剑跟着罗飞走出了医院大楼,两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

    “你想问什么?”尹剑主动开口。

    “刚才我调阅了‘双鹿山公园袭警案’的卷宗——”罗飞眯起眼睛问道,“那起案子是你在负责吗?”

    “怎么了?”尹剑似乎很意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案件记载,当时是你勘察的现场,所以有些情况我想和你核实一下。”罗飞顿了顿,一边思索一边说着,“根据案情描述,在那场枪战中,韩灏共打出三发子弹,两发打空,一发打中了劫匪周铭的头部,将其当场击毙;周铭则打出四发子弹,一发打伤了韩灏,一发打死了邹绪,其余两发打空;另一名劫匪彭广福打出一发子弹,打空;邹绪则还没来得及开火就中弹牺牲了,是这样吗?”

    尹剑点点头,案卷中的这些材料正是自己亲笔所写,虽然事情已过去一年了,但他还是记得很清楚。

    罗飞“嗯”了一声,又继续说道:“这些击发出的子弹头都在现场提取到了。其中的三发是重要的物证,分别是打伤韩灏的,打死邹绪和劫匪周铭的,这三颗沾血的弹头证明了枪战的过程。这是沾着邹绪鲜血的那枚弹头,经检验来自于劫匪周铭的手枪,我从案卷中复印了这张照片,你看看对不对?”

    罗飞将一张照片递给尹剑,尹剑瞄了一眼,照片上的那颗弹头他是再熟悉不过了,血迹斑斑,凝固着罪恶。

    “对,这就是那枚弹头。”尹剑回答道。

    “照片上显示出一些情况,但看得不很清楚,所以我想让你回忆一下实物的情况——那颗弹头的头部是否有明显的变形和摩擦痕迹?”罗飞此刻的神情愈发凝重,似乎已经切到了很关键的地方。

    尹剑捉摸不透对方的用意,满腹狐疑的同时也如实回答说:“是的。”

    罗飞若有所思,然后他停止了对子弹的讨论,换了另一个话题:“在离枪战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观赏水池,现场的血迹显示,韩灏曾到过那个水池?”

    “对。当时他是为了追击逃跑的彭广福,一直跑到水池边才支撑不住的。”尹剑解释道。

    “好吧,谢谢你。”罗飞看着尹剑,目光中似乎藏着一些东西。尹剑和罗飞对视着,还是不明所以。

    罗飞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半晌之后他默默地摇了摇头,然后独自转身离去了。

    尹剑茫然站在楼角,刚才罗飞所提出的问题又依次回响在他的耳边,与此同时,一年前勘验袭警案现场时的情形也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重现出来。猛然之间,他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东西,心中蓦地一沉。

    看着罗飞渐行渐远的背影,尹剑的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四点二十分。

    省城刑警大队招待所内。

    从医院回来之后,慕剑云又单独约了曾日华,两人继续商讨此前未完的话题。

    对曾日华来说,今天是个悲喜交加的日子。熊原的牺牲令他感到由衷的悲痛,而另一方面,他成功地把握了机会,大大拉进了与慕剑云之间的距离。在其他人都已各自休息的时候,他仍与这个美女同事独处一屋,秘密分析着与“三一六贩毒案”有关的情况。

    “会不会是刘洪的余党在进行报复?”慕剑云提出了心中的一个猜测。这个猜测也是有依据的:Eumenides的目标似乎总有种针对警方的感觉,而且现在看起来,十八年前受害的那几个人都与“三一六贩毒案”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曾日华抠了抠头发根,顺着这个思路琢磨片刻,然后他弹下一小块油皮,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慕剑云皱起眉头,显然对曾日华邋遢的举动颇为不满,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没有直言出来。

    “要不明天开会的时候,我们把这个情况通报一下,正式对此事启动侦查程序。”曾日华提议道。

    “不行。”慕剑云想起对黄少平的承诺,连连摇手否决。

    “为什么?”曾日华颇为不解,“你到底要为谁保密呢?”

    慕剑云犹豫了片刻,决定对曾日华吐露一些事情:“是我的线人……他有顾虑,如果消息扩散的范围太大,有可能会威胁到他的安全。我得表现出保护他的诚意,这样他才会告诉我更多的事情。”

    “好吧。”曾日华耸耸肩,显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其实他觉得不通报也好,因为这样他就成了慕剑云唯一的合作者,这种感觉很不错。

    “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曾日华又问道。

    慕剑云早已有了主意:“有一个人我们应该想办法接触一下,对于‘三一六贩毒案’,他是最可靠的知情者。从他身上或许能有新的突破!”

    “我知道你在说谁。”曾日华眼睛一转,吐出三个字来,“邓玉龙。”

    的确,身为当年警方安插在刘洪身边的内线,没有谁会比邓玉龙更了解“三一六贩毒案”了。如果后来Eumenides的血腥屠杀确实是以这起贩毒案为背景,那么寻找真相的突破口也自然会落在这个人身上。

    “让我来查查这个人的资料,看看他现在在哪里。”曾日华一边说,一边起身来到了笔记本电脑前,根据案卷中提供的个人信息,他在网络资料库里进行了一番搜索,很快,这个人的近况材料便显示在了电脑屏幕上。

    “怎么是他?”曾日华不禁愣住了。

    慕剑云也凑过来,只见屏幕左上角出现了一张中年男子的半身照片,此人神色精干,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不是等闲角色。而照片旁的姓名一栏显示的却是“邓骅”两个字。

    “怎么名字不对?”慕剑云有些诧异,“你认识他吗?”

    “他肯定是改过名字。”曾日华用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反问,“是这个家伙——难道你不认识?”

    慕剑云摇了摇头。

    曾日华轻轻叹了口气:“你呀,是在学校里待的时间太长了……好吧,就算你没见过他,‘邓市长’这三个字你总听说过吧?”

    “邓市长?”慕剑云不免惊讶地低呼了一声,重新打量起照片上的这个人来。的确,在省城范围内,有谁没听说过这三个字呢?

    邓市长并不是省城的市长,这个称呼只是好事者为了彰显其地位而给他起的外号。他的合法身份是一个商人,产业涉足房地产、影视投资、海港贸易及餐饮娱乐等诸多领域,身价难以估测,是省内首屈一指的富豪。不仅如此,他在黑白两道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势力,便是正牌市长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民间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话语:“邓市长吼三吼,省委也要抖三抖!”

    慕剑云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竟然是混混出身,而且为警方担任过多年的线人。

    可能正是为了掩藏过往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他才会把“邓玉龙”这个名字改成了“邓骅”吧?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人物。要想请他配合调查一起十八年前的案子,而这案子又牵涉到对方不愿提及的往事,其难度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慕剑云禁不住皱起眉头,神色有些沮丧:这样的话,光凭自己的力量可就不太好操作了。不过她立刻又转念振作自己,不管怎么样,还是尽力去试一试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