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疑云重重(3)

“你看不出是正常的,因为这个联系并没有显示在你拿走的资料中。”曾日华把身体往慕剑云这边探过来,显示出很强的表现欲,“我最初把资料看完之后,发现里面有价值的内容,就只有‘薛大林’这三个字。所以我又以薛大林为中心进行了外围的搜索——这用电脑做起来非常容易,然后我有了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听对方这么一说,慕剑云的思路也被带了起来。虽然她现在并不想让其他人介入到这条线索的调查之中,可曾日华的表现却令她无法拒绝,略一沉吟之后,她终于还是接上了对方的话题:“什么发现?”

    “一个女人。”曾日华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

    慕剑云皱起眉头,满脸疑惑。

    “白霏霏。”曾日华接着吐出了女人的名字,可这个名字对慕剑云来说完全陌生,只能令她满头的雾水更加浓重。

    曾日华看着慕剑云茫然的表现,愈发得意地笑了起来,然后他突然又转了话题。“你还记得Eumenides发给袁志邦的那张死亡通知单吗?上面的罪名是什么?”

    这个慕剑云倒记得很清楚,她点点头:“玩弄女性。”她还专门就此事与罗飞讨论过。

    “我查了一九八四年省警校学员的档案记录,从中找到了那个怀孕后被人抛弃,最后投河自杀的女孩的资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白霏霏。”

    白霏霏。这倒是一个非常动听的名字,想必那个女孩也是很美丽的吧?可是这和自己之前的困惑有什么关系呢?慕剑云凝神思索着,她的疑问通过紧皱的眉头展现在了秀丽的面庞上。

    “当年白霏霏是警校行政管理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曾日华继续说道,“自杀之前,她在市公安局实习,担任薛大林局长的行政秘书。”

    “啊?”慕剑云轻呼了一声,白霏霏,这个看似案件外围的小人物现在却被赋予了不一般的意义——她是袁志邦的前女友,同时又是薛大林的行政秘书,那她赫然竟成为了这两个血案最初受害人之间的联系枢纽,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慕剑云的思维飞速旋转了片刻,很快便想到了另一个关键点。

    “白霏霏死亡的时间是哪天?”她问道。

    “三月二十日。”曾日华快速而准确地给出了答复,显然这也是他关注过的问题。

    三月十六日,薛大林侦破特大贩毒案;三月二十日,薛大林的行政秘书白霏霏死亡;四月十八日,薛大林死亡;同日,白霏霏的前男友袁志邦死亡。当去除所有附加的外在描述之后,十八年前的那些案件之间竟展现出了如此简单而清晰的关系,这些关系无疑给了探秘者太多的想象空间。

    慕剑云的心“咚咚咚”地狂跳起来。是的,这就是黄少平希望她寻找的东西——“三一六贩毒案”与“四一八血案”间的内在关联。可是这种关联又意味着什么?如果黄少平是一个幸存的知情者,又是怎样的力量让他在遭受如此痛苦的戕害之后,还不得不保持十八年的缄口不言?

    这些问题萦绕在她的脑海里,纷乱复杂,一时间没有头绪。就在这时,门铃再次响了起来。

    曾日华离门口的位置较近,他起身将门打开,却见罗飞正站在屋外,神色极为严峻。

    “罗警官?”曾日华颇有些意外,同时也深感懊恼,眼看漂亮的女讲师正被自己的分析、叙述引入佳境,自己还打算继续发挥一番,却突然又被这个罗飞打断了。

    然而他并没有把这种懊恼抱怨出来,因为在他的面前,罗飞的表情如冰霜般寒冷,冷得让这个素来大大咧咧的家伙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怎么了?”慕剑云也走上前,忐忑地问了一句。

    罗飞的目光扫过二人,然后用低沉得令人窒息的声音说道:“小分队出事了!”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两点零八分。

    省城人民医院急诊室内。

    当罗飞等人赶到的时候,这里正沉浸在一片悲伤的情绪中。

    熊原在警车上就已停止了呼吸,但柳松仍然坚持要将车开往医院而不是法医检验中心。这个举动仅能在心理上给众人带来些许的慰藉,而且这慰藉亦非常短暂。当值班医生看到熊原之后,未作任何努力便直接宣布了特警队长的死亡。

    由于熊原本人在警界的地位,他的死讯被通报之后,立刻在警界高层引起震动,市公安局的宋局长和特警队的其他领导亦纷纷赶到医院,哀悼死者并了解了案发的经过。

    柳松已从最初的悲痛状态中挣脱出来,他两眼通红,坐在无人的角落中不言不语。没人敢过去打扰他,因为谁都看得出来,在小伙子沉寂的表象下正隐藏着可怕的愤怒情绪。

    而作为专案组的组长,同时也是这次行动的直接指挥官,韩灏正处于极大的压力中。在向宋局长汇报完相关情况之后,他的声音嘶哑,精神看起来已疲惫到了极点。

    看到自己的手下爱将被折磨至此,宋局长不禁有些心痛,他叹了口气:“唉,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的善后,我会安排人去做。”

    韩灏默然地点点头,是的,他确实太累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正如梦魇一般纠缠着他,他要躲到哪里才能摆脱?

    他一时找不到答案,只是恍然地往人群外走去。这时他看到了罗飞等人,但他的目光只是无神地扫了一下,似乎连打个招呼的力气也没有了。

    “韩灏!”宋局长忽然鼓足中气,高吼了一声。他这一声不仅让被叫者吓了一跳,也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韩灏停步转身,神情有些愕然。

    宋局长走到了韩灏面前,然后他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道:“你不要忘了,你还是‘四一八专案组’的组长!你和凶犯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韩灏的身体一震,如醍醐灌顶一般。他的双眼又有亮光闪烁起来——愤怒的、坚决的,同时又带有期待的亮光。

    是的,要摆脱这个梦魇,只有一个办法,击败那个家伙,彻底地摧毁他!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咬着牙,疲倦的腰背重新挺起,紧握的拳头间也充满了力量。

    宋局长露出欣慰的神色,他就是要看到对方这样的状态。有了这样的状态,他才点点头放心地说道:“你走吧,好好地睡一觉,明天专案组的同事仍然会等着你。”

    不错!韩灏暗暗告诫着自己,不仅是专案组的同事,还有他,Eumenides,他更在等着我。正如宋局长所说,我和他的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韩灏重新迈开步伐,一股力量正在他的身体里蓄积。我也在等着他!我决不会轻易被击垮的!

    与此同时,尹剑正站在不远处目送着队长离去的背影。与柳松的愤怒和韩灏的疲倦不同,刚刚发生的那场惨剧似乎并没有让他陷入某种极端的情绪。相反,他正处于一种高度集中的思维状态中——他那微微凝起的双眼显示出了这一点。

    在这样的悲伤时刻,他却在想着什么呢?

    罗飞来到尹剑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呵,罗警官……”尹剑被突然打断思绪,他的神情有些慌乱,似乎很怕被人看透心中所想。

    “怎么会这样?”罗飞往熊原的尸体方向看了一眼,声音颇为伤感。这时慕剑云和曾日华也围了过来,等待尹剑讲述事发的经过。

    尹剑定了定神,在杂乱的思维中理出一条线索来。然后他把小分队怎样追踪目标,怎样进入矿洞,怎样被迫分开并最终铩羽而归的过程详细地讲述了一遍。罗飞凝神倾听着,跟随对方的讲述想象着现场的情形,他虽然没有身临其境,但相应的画面却在他的脑海中慢慢连贯起来。

    正如他先前所担忧的,这场游戏本就是Eumenides精心布置的一个陷阱。当警方遵循他的规则来到游戏现场时,便已注定了此后步步被动的命运。不过熊原的牺牲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因为警方出动了四名精兵强将,他认为Eumenides是绝不可能与小分队正面对抗的,没想到对手却早已设计好分散警方力量的阴谋,并成功地偷袭得手。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他的目的就只是戏耍警方吗?这是罗飞一直在思索的问题。现在的局面无疑完成了Eumenides的设想,虽然结果令人悲伤,但却有助于罗飞解答心中的困惑。

    Eumenides想要达到的目的显然就隐藏在这令人悲伤的局面中,可那到底是什么呢?

    是熊原的死亡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