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疑云重重(1)

四个小时之前,二十四日晚二十一点。

    省城市区。

    慕剑云走在喧嚣的都会街头,此刻华灯高照,正是红男绿女们的夜生活演入高潮之时。

    省城无疑是一个繁华的现代都市,可是当慕剑云拐了个弯,转进街边的一条小巷之后,立刻便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

    这里夜色深沉,已经难觅来往的人迹。狭窄的巷道两侧,本就昏暗的路灯大部分又已残破,根本无法起到照明的功能。慕剑云只能借着惨淡的月光看清眼前的情形。一间间低矮的民房夹着巷道,投下幢幢的黑影。偶有活物从黑影中穿梭而过,却是些流落的野猫,它们通常会停下来“喵呜”两声,用幽亮的目光打量着这个闯入小巷的不速之客,而它们的颈背则高高地拱起,保持着十足的警惕。在来客走近之前,这些黑夜中的幽灵便会扭转身形,迅速远去,动作轻捷而诡异。

    阴冷的秋风在巷道间穿过,带来的寒意亦比闹市街头强烈了许多。慕剑云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夹起胳膊肘让衣服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她皱起眉头思忖着。

    可是这地方却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很多人早已将这种地方遗忘,但它却仍然存在,在任何一个都市中都存在——而且就在离喧嚣街头不远的地方。

    既然存在,那就总有一些人要去面对。

    慕剑云来到了那间小屋前,她不仅要面对这幽暗的小巷,还要面对小巷中最恐怖的人。

    谁也不想去面对那样一个人,尤其是在这寂寥的夜里——那是一个怪物,足以给任何人带来噩梦的怪物。

    作为一个心理学研究者,慕剑云亦深深知道,能给别人带来噩梦的人,自己往往要承载着更多的噩梦。

    所以那既是一个怪物,更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现在慕剑云盼望的是,既然那个怪物见证了噩梦的开始,那么在他手中,是否会掌握着结束这场噩梦的钥匙呢?她独自来到这里,为的就是寻找其中的答案。

    看起来屋中人也早已在等待着她——因为敲门声刚刚响起,屋门便已经打开了。

    黄少平站在门后,屋内昏黄的灯光在他脸部形成半明半暗的投影,使得他那丑陋的面容变得更加恐怖。

    “你好。”慕剑云首先打了个招呼,她不想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不适。

    “你来了。”黄少平的目光往女讲师的身后瞥了瞥。

    慕剑云知道对方在看什么,她微笑着说道:“就我一个人。”

    黄少平破裂的嘴角往上翻了翻,看得出来他也想要微笑,可这微笑却实在传递不出任何愉悦的感觉。然后他点点头:“请进吧。”

    慕剑云从黄少平身旁绕了过去,后者关上了屋门。小屋与外界隔开了联系,透出一股压抑的气氛。

    “随便坐吧。”黄少平嘟囔了一句。说是随便坐,可慕剑云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屋子里除了一张木头凳子以外,其他能坐的地方就只有墙角那张肮脏的小床了。

    慕剑云把凳子搬到离小床较近的地方,而黄少平则拄着拐杖艰难地向着床前走去。慕剑云向前迎了一步,想要去搀扶对方。黄少平显然看出了她的意图,目光略略地一瞥,虽然没有说话,但拒绝的意味却非常明显。

    慕剑云一愣,竟无法再向前。这男子的目光中似乎透出了一种神秘的气质,他的外表令人恐怖,境况令人可怜,可这突然显现的气质竟是威严的,让人难以接近。

    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黄少平随即又低下头,自顾自地挪到了床边。在沉寂的气氛中,屋内两人分别在床头和凳子上坐下,形成了面对面的态势。

    刚才的那次受挫使慕剑云放弃了寒暄,她决定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切入正题。

    “你有事情要告诉警方?”女讲师严肃地问道,并刻意强调了警方两个字,以图在对话中占据主导的地位。

    “不。”黄少平却摇了摇头,偏偏针对这两个字反驳起来,“如果要告诉警方,那我早就告诉了,我现在只是要告诉你。”

    慕剑云“呵”地干笑了一声,她觉得有必要向对方再明确一下自己的身份:“可我就是警方。我是警校的老师,现在调入‘四一八专案组’。”

    “我知道。”黄少平紧盯着慕剑云,他脸上的肌肉也随之抖动起来,“所以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然后我才能把要说的告诉你。”

    慕剑云已经料到对方会提出一些要求,她沉默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你不能把我说的这些秘密告诉其他警察,你只能自己去调查。”

    “为什么?”慕剑云蹙了蹙秀眉,有些不解。

    “因为我不信任警方。”黄少平声音嘶哑,表情却极为郑重,“我知道的事情,可能会给我带来生命危险。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从没对任何人说过。”

    “你什么意思?”慕剑云飞快地分析着对方话里的潜台词,然后她愕然问道,“难道警方也有人涉案?”

    黄少平轻轻地哼了一声:“你先别问这么多,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先回答我,能不能答应我这个要求?”

    为了探索谜底,慕剑云似乎没有选择。

    “我答应你。”她不假思索地回答。真实案情似乎比已显露的部分更加可怕,但越是这样,她越有责任去揭开其中的隐秘。

    黄少平紧盯着慕剑云,片刻之后,他的喉头动了一下,看来是准备开口了。女讲师早已屏息凝神,竖耳以待,而她也终于听到了对方的话语:“在爆炸案发生前的一个月,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贩毒案。你应该去查查这起案子。”

    “什么?”慕剑云一愣,她以为黄少平会说出爆炸案现场的一些秘密,可是对方口中却突然冒出另外一桩案子来,这起案子她甚至都从未听说过。

    对于慕剑云的反应,黄少平显得并不意外。他点点头,又再次强调了一遍:“三一六贩毒案。”

    “这和爆炸案有什么关系?”慕剑云诧异地问道。

    “你去查吧,你应该能发现其中的线索。”黄少平眯起眼睛,目光显得更加凝重,“我还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因为我无法确定你是否有能力保护我,你得首先证明你的能力。”

    慕剑云与黄少平对视着,忽然她心中凛然了一下,某种疑问已无法回避。

    “你到底是谁?”她脱口问道。黄少平残缺不全的面容依然可怖,但此时他的言谈,他目光深处的东西,包括他突然提及连自己都没听说过的案子——这些根本不是一个拾荒的流浪汉所能具备的。

    黄少平翻起嘴唇,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伴着“呼哧”的怪笑声,他说道:“这不是我今天想要和你讨论的问题。”

    慕剑云花了几秒钟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她感觉到自己太被动了,她必须换个交谈的方式。

    “看来你向警方隐瞒了太多的东西。”她冷冷地威胁道,“也许我现在就应该把你带回专案组。”

    黄少平“嘿”地笑了一声:“那你就违背了刚才的诺言。我只能怪自己看错了人……那些秘密将永远烂在我的肚子里,你们再也不可能知道十八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通过对方的语气,慕剑云知道刚才的威胁毫无效果,她无奈地撇撇嘴,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好吧,我的诺言仍然有效……可是,你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耍我呢?”

    “去查那起贩毒案,你会明白其中的意义。”黄少平还是那句话,他看来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立场坚定,软硬不吃。

    “好吧……”慕剑云颇为无奈。既然找不到向前突破的方向,只好先守住已得的阵地了,她答应了对方:“那我就先去查查看。”

    “不要对其他人说起这件事情。”黄少平再次强调,“你还不明白我们面对的是多么可怕的势力。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不会忍心再害我的,是吧?”

    慕剑云点点头。看着对方郑重其事的样子,她心中也不免有些惴惴,同时她又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选我?既然你不信任警方,你又为什么会相信我?”

    黄少平的目光在慕剑云的脸上转了几圈,然后他又“哧哧”地怪笑起来。

    慕剑云皱起眉头,对方的目光和笑声都让她心中有种发毛的感觉。

    “任何故事总有要结束的时候。”黄少平幽幽地说道,“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知道这幕戏的句号会落在你的身上。”

    这算什么回答?慕剑云暗暗摇了摇头,她甚至有些搞不懂面前的这个怪物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这真是令人气恼,自己作为一个心理学专家,却被面前的怪物玩弄于股掌之间。

    “照我说的去做吧……等你有所发现之后,再来找我。”黄少平挥了挥手,表达了送客的意愿。

    “那就……先这样吧。”慕剑云无奈地站起身,她知道从对方口中已无法获得任何信息。

    “三一六贩毒案”,这就是自己此行唯一的收获。

    不,也许还不止这些。她忽然又想到:“这个黄少平在‘四一八血案’中扮演的角色远非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他现在已不再隐藏这样的身份,这也许才是此行最大的价值所在。”

    好吧,就去查查那起贩毒案,无论怎样,这总不至于把事情引向一个更坏的结果吧?怀着这样的想法,慕剑云向着小屋外走去。即将出门的时候,她又转过身来。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她微笑着说道。对方仍藏着太多的秘密,而要想让他开口,首先得消除他心中的警惕和隔阂——在这方面,微笑常能成为非常有效的武器。

    黄少平也笑了,他点了点头,目送对方掩门离去。

    小屋再次恢复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屋内孤零零地只剩黄少平一人。

    怪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叹了口气,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他在心中暗自感慨:在那个厉害的角色找来之前,希望这颗棋子还来得及发挥她的作用。

    半个小时后,慕剑云回到了刑警大队。此刻韩灏等人正在会议室里守着那个信号接收器,紧张而焦急地等待着目标信号的出现。慕剑云没有打搅他们,她直接去找了曾日华。

    曾日华正待在招待所的屋子里,闲看着电视,无聊得很。见到慕剑云来访,他显得颇为兴奋。

    “我就知道你还得来找我。”他眉飞色舞地说道,“在这个专案组里面,你最信赖的人,还得是我,对不对?”

    慕剑云自顾自地在待客椅上坐了下来,没有搭腔。她知道要对付这样饶舌又自恋的家伙,保持沉默是最佳的选择。

    “嘿嘿。”曾日华也坐在了慕剑云对面的椅子上,得意扬扬地跷起了二郎腿,“怎么样,说说吧,你手里的那条线索进展得怎么样了?遇到什么难题了?让我来给你分析分析。”

    “我需要你帮忙找一些资料。”慕剑云直截了当地抛出了此行的目的。

    曾日华学着绅士的派头耸了耸肩膀:“说吧,什么资料?”

    “关于十八年前的另一起案件,‘三一六贩毒案’,我想调阅相关的案卷。”

    曾日华看着她眨了眨眼睛,颇为不解:“你要那个干什么?”

    因为答应过黄少平保守秘密,所以慕剑云在回来的路上便想好了应对的理由。

    “没什么。”她很淡然地回答道,“只是偶然听说这起案子,想了解了解。”

    曾日华“哧”地笑了起来:“今天这是怎么搞的?一个个都对以前的案子感起兴趣来了?”

    “嗯?”慕剑云听对方这么说,立刻警觉地反问,“还有谁也要看这个案子?”

    “罗飞呗。”曾日华撇撇嘴,“现在可不就我们三个是大闲人吗?不过他要看的不是什么‘三一六贩毒案’。晚饭后他到我这里,让我帮他查了‘双鹿山公园袭警案’的相关卷宗。”

    “他看那个干什么?”慕剑云忍不住又追问。

    “谁知道?”曾日华顿了顿,又阴阳怪气地调侃道,“或许是要在韩大队长的光荣史中寻找一种报复的快感?”

    慕剑云摇摇头,打断了对方贫嘴的机会:“好了,别扯远了。说正事吧……我要的资料,能找到吗?”

    曾日华板起脸:“有难度啊,那可是十八年前了……”看到慕剑云皱起眉头,他却开心地笑了起来,话锋一转,“不过有难度才能显出我的本领——嘿嘿,别说是公安系统的内部资料,就算是本·拉登的藏身地,只要美女开了口,我也能帮你找出来,信不?”

    慕剑云笑道:“那就少废话,赶紧干活去吧。”

    “Yes,madam!”曾日华敬了一个礼,动作神态却像是一只淘气的猴子。然后他来到书桌前,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通过网络他可以足不出户便访问到公安系统的资料库,而身为省厅网络的最高技术指导,他无疑也掌握着顶级的权限。

    作为一起已经审结的案子,“三一六贩毒案”本来就不属于什么保密内容,曾日华很快便把相关案卷调了出来。不过他没有直接把慕剑云叫过来浏览,而是在笔记本上继续操作着什么。

    慕剑云在一旁看着他,忽然间对这个瘦小的男子产生了一种欣赏的感觉。

    的确,虽然平日里多少有些猥琐邋遢,但曾日华坐在电脑面前时却完全换了一种气质。他的双手轻盈地抬着,十指在键盘上不停地交错翻飞,动作轻捷优美,那意境不像是面对着枯燥的数字世界,倒像是一个音乐高手在弹奏着琴键一般。

    片刻后他停了下来,转头对慕剑云微微一笑:“好了,请到招待所前台去取你要的资料。”

    “嗯?”慕剑云愣了一下。

    “前台有打印机。”曾日华解释道。

    “哦。”慕剑云好像明白过来,“那……我直接把笔记本带过去吗?”

    曾日华两眼一瞪,装出非常气愤的样子:“你这不是骂人吗?我能干出那么老土的事情?直接过去就行,现在那边已经在打印了。”

    “怎么会?”慕剑云又茫然了,“你还没把资料送到前台啊。”

    “我是没去,但是它已经去了。”曾日华伸出两根指头,如拈花般将连在笔记本上的那根网线撮了起来,“只要有它,我就能够控制所有网络上的打印机。别说是招待所的前台,哪怕是中南海也不在话下。”他得意扬扬地说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