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死亡矿洞(4)

“警方只能派四个人参与。”韩灏苦笑了一下,“现在我们能明白他为什么要设置这样的游戏规则了。”

    是的,Eumenides的凶险用心此刻已昭然若揭——要想解开困缚着彭广福的手铐,警方必须派出三个人分赴三个不同的开关所在地,加上彭广福亦需要人守护,这意味着警方的四人小分队将彻底解体,每个人都将陷入单独行动的不利境地。

    “让他们两个回来吧。”熊原看着韩灏建议道,“他的目的太明显了。我们不能按照他的设想行动,否则只会越来越被动!我们四个人都守在这里,然后请求增援。”

    这的确是最稳妥的方法。毕竟彭广福已经在小分队的控制中,他们已没有必需的理由再去遵循Eumenides制定的规则。固守待援虽然有些窝囊,但终究是把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可是事情却并不像熊原想的那样简单,柳松接下来的话语才让他真正明白形势的严峻。

    “等等,又有新的情况!”小伙子语气急促,“我们在信号器旁找到一张纸条,上面有署名Eumenides的留言!”

    熊原立刻追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我在矿洞内安放了炸弹,引爆时间设置在二十五日凌晨一时整。”柳松快速把纸条上的内容念了一遍。

    柳松话音未落,小分队的四人几乎同时做出了同一个动作:看表。

    现在的时间,已是二十五日凌晨零时四十五分!

    冷汗从每个人的额头细细地渗了出来。

    在这样的情形下,谁也不会天真地将Eumenides的留言当成一个玩笑。所以留给小分队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了,如果十五分钟之后他们再不撤离,那么小分队成员们将和彭广福一起被炸弹吞噬在矿洞中!

    固守待援的方案已没有任何可行性,现在该怎么办?

    现场拆弹吗?

    虽然熊原等人都有着拆弹反爆的能力,但矿洞的地形实在过于复杂,谁知道Eumenides会将炸弹藏于何处?脚下的粉煤层、洞壁的罅隙、废弃的杂物,甚至脚手架的空心钢管都有可能成为炸弹的载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寻找到那枚炸弹,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枚炸弹连找都找不到,怎么去拆?

    所以现场拆弹的念头仅在众人脑子里闪了一下,尚未经任何人提出便被齐齐地被否定了。

    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必须在一点之前撤离矿洞!

    而在此之前,他们还要尽力去完成既定的作战目标,将彭广福安全地带走。

    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尹剑和柳松在等待着下一个命令,韩灏和熊原则蹙眉对视着,脑子飞速地旋转以寻找应急的对策。

    大约五六秒钟之后,熊原首先下定了决心。

    “再试最后一次吧,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同时按下那三个开关,如果还是打不开——”他瞟了一眼彭广福,“那就只能牺牲他的手了。”

    彭广福显然听懂了对方话语中的潜台词:如果这一次还打不开手铐,那么警方人员就不得不砍断自己的手腕以将他带离。彭广福惊恐地看着熊原腰间那柄锋利的野战匕首,嘴里发出极不情愿的“呵呵”声。

    “同时按下那三个开关……”韩灏的思维则纠缠在这几个字上,他深深知道,这意味着小分队的四个成员将各自分开,而这正是Eumenides精心设计的局面。难道他真的要按照对方计划好的步骤去执行吗?

    可是……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自己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时间在静默中流逝,每一秒钟都如此宝贵,他已经没有机会再等待,没有机会再思考,他必须作出决定!

    在众人的期待中,身为小分队队长的韩灏终于拿定了主意。他冲熊原点点头,表示赞成对方的建议,然后他紧跟着说道:“你去增援他们吧,这里由我来守着。”

    “不。我必须守着目标,这是我的任务。”熊原拒绝了。他深深知道,不管Eumenides如何策划、行动,他最终要解决的目标仍是彭广福,所以守护彭广福仍然是警方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任务。这样的任务,他决不会轻易地移交给别人。

    韩灏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对方眼中坚定的目光让他把话头又吞了回去。

    韩灏知道这次熊原已经下了死决心,无论如何也不离开彭广福半步。自己即使以专案组长的身份下命令,恐怕也无法改变对方的决定。

    韩灏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他用右手拍了拍熊原的肩头,说道:“小心。”

    韩灏不是一个愿意轻易流露情感的人,但他说出“小心”二字的时候,那听来平淡的两个字中却分明包含着太多的东西。

    熊原心头一暖:“放心去吧,有我在这里,他连近身的机会也没有。”在他铿锵的话语中,充满了力量,也充满了自信。

    的确,身为特警队长,熊原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由他守护着目标,即便是再凶恶的敌人又能如何?

    韩灏点点头,他最后看了熊原一眼,做出了转身要离去的姿势。

    离开矿洞口之后,韩灏加快了脚步,时间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不能有片刻的停留。很快他便跑到了洞穴分岔的那个小厅中,他喘着粗气,用手电光扫向周围,观察着此处的地形。正在此时,一个黑影忽然从他身侧的一个洞穴中蹿了出来。韩灏一惊,下意识地一闪身,同时一个横肘向着那黑影扫了过去。

    黑影双手一架,挡住了韩灏的攻势,同时低声唤了句:“韩队,是我!”

    韩灏分辨出那是尹剑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责问道:“你怎么回事?黑糊糊的就往外闯?”

    “我的手电坏了。”尹剑的语气颇为沮丧,他的手中拿着一只打火机,看来只能靠着微弱的火光照明了。

    这可坏得真是时候!不过此刻时间紧迫,两人都没时间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柳松呢?”韩灏又问了一句。

    尹剑往身后指了指:“他守在这个洞里。还有两个洞,我们得每人进一个。”

    “我进中间这个,你去旁边的。”韩灏简短有力地命令道,“到位之后通过对讲机联系,注意安全!”

    “明白!”

    分工完毕之后,两人便不再多语,各自进入洞内向着电线尽头的开关寻去。没过多久,韩灏已经顺利发现了目标,并立刻通过对讲机发出了到位的信号。尹剑虽然已是第二次进洞,但动作却比韩灏慢了不少,想必是因为照明困难而引起的延误吧。

    不过尹剑到位的信号终于还是传来了。此时已是零点五十二分。

    “我们一同按下按钮,手铐应该就能够打开。”柳松此刻成了三人中的指挥,“你们听我的信号,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一起按下,然后保持五秒钟的时间。一、二、三!”

    随着柳松信号的发出,三个岔洞内的三人同时按下了各自掌控的触发开关。同时韩灏已迫不及待地问道:“熊队长,情况怎么样?”

    奇怪的是,对讲机中却听不到熊原的回答。

    “熊队?熊队?”韩灏又呼唤了两声,对面仍无声息。

    一种不祥的征兆已通过对讲机蔓延了过来。

    “时间够了,撤!”柳松焦急地发出了回撤的信号,随即他第一个向着外围洞穴冲了出去。他跟随熊原多年,深知这样的反常情况极不正常,心中已是忧急如焚。

    韩灏应声而动,在跑出岔洞之后,他紧随着柳松身后向矿洞口奔去。他们几乎是前脚紧跟后脚地穿过了矿洞的拐弯口,然后两人同时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

    手电光迅捷地摇动着,映照出矿洞口附近的惨状:那副困缚着彭广福的电子手铐已经打开,但彭广福却并未因此获得自由的生命——他软软地瘫倒在脚手架下,脖颈处汪出了一大片的鲜血,从他的躯体上已看不出任何生命残留的迹象。

    而另一幅情形则让最先赶到现场的柳松几近崩溃。在离彭广福尸体两三米远的地方,熊原也仰面躺倒在地。这个壮硕的特警队长正用手竭力捂住自己的喉管,但随着他急促的呼吸,一股一股的鲜血仍从他的手指缝中不断涌出,难以抑制。很显然,他的喉部也遭受了重创,情势岌岌可危。

    “队长!”柳松悲呼一声,他抢上前双膝跪地,将熊原抱在自己怀里。后者尚保留着一丝迷离的神志,他勉力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亲信属下赶来,略微露出了宽慰的神色,然后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的气息却在喉管处阻断了——因为那里赫然出现了一道可怕的刀口,他已无法将空气的振动传送给声带,只能徒劳地在伤口处堆积出一团团的血色泡沫。

    韩灏先是怔了一下,随即他也抢跪到了熊原身边。当看清后者的惨状之后,他痛苦地闭上眼睛,似乎不忍卒睹。同时他颤着嗓音叫道:“熊……熊队长?”

    熊原听见了韩灏的声音,他本已黯然的目光又强撑着闪烁了一下,然后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来,两只手紧紧攥住了韩灏的胳膊,手腕上青筋凸现。

    韩灏转过头来与熊原对视着,而后者的目光像是带着钩子般的魔力,深深地扎在了韩灏的心灵深处。突然,韩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把耳朵贴在了熊原的嘴边,急切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熊原发出“呵呵”的声音,却无法形成任何语言。在他喉管的伤口处,一个个的血沫被气泡吹起,然后又一个个地破灭,而与此同时,大量血液仍在不停地汩汩涌出。看来那一刀连同熊原的颈动脉一同切断了。

    这正是Eumenides刺杀韩少虹时用过的手法。无声无息,但一刀便足以致命,不会给受害者留下一丝的生存机会。

    此刻尹剑也赶回了矿洞口,眼前的场景显然让他惊呆了,他愣愣地站在三四米开外的地方,惶然问道:“这……这是怎么了?”

    “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韩灏突然骂了起来,“快去开车,开车!”

    尹剑这才回过神来,他咬了咬牙,向着洞外的警车狂奔而去,韩灏和柳松则合力抬起奄奄一息的熊原紧随其后。尹剑抢先钻进了驾驶室,在他将车火打着的瞬间,韩柳二人也跟了上来,将熊原抬放在了警车的后厢。

    “韩队,去哪个医院?”慌乱中的尹剑已经有些失去了主张,他甚至想不起来回市区的路该怎么走,他只知道紧紧地握住方向盘,汗水从指缝中一阵一阵地渗了出来。

    韩灏却没有回答,此刻他正木然地看着躺在自己腿边的熊原。特警队长已然闭上了眼睛,喉管处再也不见血泡泛起——这说明他的呼吸也停止了。

    柳松伸出了右手食指,颤抖着探到了熊原的口鼻间,而那里已感受不到生命流动的气息。茫然地怔了片刻之后,柳松忽然像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般跳了起来。

    “浑蛋,浑蛋!我操你妈!”他疯狂地嘶喊着,声音带着哭腔,然后他挥着手枪就要向车下跳去。

    “回来!”韩灏一个纵身将柳松扑倒在车厢里,同时他扭头冲尹剑吼道,“快开车!还等什么,马上就要爆炸了!”

    尹剑如梦初醒,现在的时间距离凌晨一点已所剩无几。他连忙挂上车挡,猛踩几脚油门。警车在矿洞口画了半个圆圈之后,如箭般“噌”地沿着崎岖山道蹿了出去。

    “让我下车,我要找到他,我要杀了他!”柳松兀自在癫狂般地吼叫着,然而韩灏死死地压着他,警车亦越行越快。他终于放弃了挣扎,转而号啕大哭起来。

    韩灏颓然瘫坐在警车的后厢里。在他身边不远处,熊原的身体余温尚存,可这个勇猛的特警队长再也不能睁开他的双眼了。

    片刻之后,韩灏用双手揪抓着自己的头发,发出痛苦压抑的闷声嘶喊:“啊……”

    伴随着韩灏的叫声,矿洞里的爆炸也按时而来。在充满了火光的震动中,洞口的岩土坍塌堆积,彭广福的尸体——连同现场所有的痕迹与线索均被深深地埋藏了起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