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死亡矿洞(3)

尹剑下意识地将手电光移到了彭广福的嘴部,他看到半截舌根在张大的口腔内徒劳地颤动着,无法发出任何清晰的声音。尹剑咬了咬牙,回想起录像上的血腥场面:Eumenides为了不让彭广福向警方透露信息,竟真的活割了对方的舌头。现在亲眼目睹受害人的惨状,即便是身为警察,他也不禁觉得后背有些微微发凉。

    可现在彭广福毕竟是到了警方手中,即使他没有舌头,也总有其他的方式把所知道的情况表达出来。难道那Eumenides竟嚣张地认为警方绝不可能将彭广福带离这个矿洞吗?想到这里,尹剑又产生一种被人轻视和戏耍之后的愤懑。

    而韩灏此时的感觉却又和尹剑完全不同。他的双眼正死死地盯在彭广福的脸上,那目光似乎要将对方戳出两个窟窿一般。这是一个他苦苦寻找了一年的人,这个人给他带来了生命中最大的耻辱和痛苦,现在这个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恨不能立刻便将对方焚尽在自己愤怒的烈火中。

    然而他必须先控制住自己的烈火。小分队现在的任务是要将彭广福安全地带回到刑警队,从而在与Eumenides的交锋中获得一场决定性的胜利。

    彭广福显然也明白,出现在矿洞里的这几个警察正是自己继续存活的希望所在。他本已被身心双重的痛苦折磨得精疲力竭了,此刻却又振起了最后一分精神。他发出“啊啊”的嘶哑叫喊,双目中闪动着对生命的期待。

    韩灏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然后对尹剑吩咐道:“你去看看,那个手铐能不能打开。”

    韩灏的声音显然令彭广福回想起了什么,他的身体猛地一震,目光愕然地盯在了韩灏的脸上。借着手电筒折射过来的微弱光线,他慢慢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并将其与自己记忆中的某个片段吻合在了一起。

    一年之前,同样是一个幽暗的夜晚。曾经有过的交锋……虽然短暂,却给人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现在,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容貌,居然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

    彭广福脸上的神情由期待变成了惊愕,又从惊愕变成了恐惧。他张大了嘴,丑陋的舌根颤动着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韩灏“哼”地冷笑一声,上前一步,伸左手抄住了彭广福的头发。后者被迫仰起头,与面前这个高大的警察形成对视的状态,然后他听到了对方森然刺骨的声音:“你认出我了吗?你必须为一年前的罪行付出代价!”

    彭广福的目光惊惧地闪动了两下,然后“啊啊啊”地嘶喊起来,语调惶恐而急促,似乎在向对方求饶,又似乎急切地想要说出些什么。

    他想要说什么呢?如果现在让他作个选择,在愤怒的韩灏和可怕的Eumenides之间,哪一个人会更加令他恐惧?

    “韩队,这手铐有些奇怪。”尹剑的话语让韩灏的思绪摆脱了痛苦的往事,重新回到现实所处的环境中。他松开彭广福,看向自己的助手,后者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我找不到锁眼在哪里。”

    “柳松,你去和尹剑换一下。”负责警戒的熊原听见遇到了开锁的麻烦,立刻向手下的特警队员吩咐道,而开锁正是柳松最擅长的绝活。

    尹剑也心领神会,迅速和柳松换了岗位。后者走上前,开始专心地研究困缚住彭广福的那副手铐。

    与普通的手铐不同,这手铐的环扣非常粗大,套在彭广福的手腕上,倒像是戴着一副精钢打制的运动护腕一般。另一半环扣则锁在了一排脚手架上,这脚手架是为了支撑矿洞而搭建的,结构复杂,相关的基点都被铆钉牢牢地嵌在石壁内,绝无轻易拆卸的可能。

    要想带走彭广福,必须将手铐打开。可是正如尹剑所说,在那手铐上却找不到任何锁眼,相反,倒有一根筷子粗的电线连接在手铐内。

    “这是电子手铐!”柳松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不是用钥匙开的,我们得找到它的电子开关。”

    “是有个遥控器吗?”不远处的熊原皱起了眉头。他深知柳松的手段,只要是机械锁,小伙子都可以凭借一根铁丝搞定。可现在却出现了电子锁,如果遥控器掌握在Eumenides手里,那他们想要现场开锁的难度就非常大了。

    不过情况似乎比熊原所想又要稍稍乐观一些。

    “应该不需要遥控器——这是有线电子锁,控制开关应该就在电线的那头。”柳松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电光去寻找电线的尽头处。

    那电线被固定在脚手架上往矿洞深处延伸,直到十多米外随着矿洞的地势拐了弯,竟是一眼看不到头。

    “我过去看看。”柳松指了指电线消失的拐弯处,向韩灏请示。现在已经是战斗状态,他的任何行动必须得到上级的指令。

    “不能单独行动。”韩灏略一沉吟,“这样,熊队长,你和柳松一块过去,这里由我和尹剑守着。”

    可熊原却拒绝了韩灏的安排:“不,根据我们出发之前制订好的计划,在发现目标之后,我的任务就是守护目标的安全,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不能离开目标半步!”

    韩灏点点头,他也理解对方如此教条的原因。在上一次的行动中,韩少虹正是由于脱离了熊原的保护范围,才终于被Eumenides刺杀得手,特警队长对自己的这次疏漏也是耿耿于怀,决不能允许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所以他才坚持要和彭广福待在一起。

    “尹剑,那你和柳松一块去吧。”韩灏调整了自己的命令,“注意安全,打开对讲机,随时保持联络。”

    “明白。”尹剑非常干脆地回应道。虽然他看起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也经常被韩灏训斥,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却同样是刑警队里的一把好手。

    尹剑和柳松互相掩护着,一路顺着电线的走势往矿洞的深处探去。不多会儿便通过了拐弯口,消失在韩灏的视线之外。此刻守在洞口的只剩熊原和韩灏二人,熊原也改变了原先的警戒姿势,目光不时扫动,监控着更大的范围。而韩灏则掏出自己带来的手铐,将彭广福的手腕在脚手架上又加铐了一圈,以防柳松在找到开关、打开电子手铐之后,重新恢复自由的彭广福会伺机制造事端,从而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尹剑和柳松过了矿洞的拐弯口,却见那电线依然绵延难觅尽头。两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索而行,又走了二三十米,来到了洞内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这里像是一个小厅,有着十来平方米的空间,厅壁上又出现了三个独立的洞口,各自通往不同的方向。

    两人都知道,在矿洞中对洞穴的挖掘都是根据矿脉的走向而定,因此出现这样的分岔地形也很正常。只是这三个洞口却给他们追寻电子手铐的开关带来了困扰。

    在小厅内,那根原本筷子粗细的电线被剥开了外皮,露出里面三绺较细的电线来。这三绺电线又分别沿着脚手架的走势进入了三个洞穴。而且这次细线不再是贴着脚手架,而是钻进了空心的钢管中,让人更是难以摸清它的去向。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变成三条线了?”尹剑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甚少,只好向柳松询问。

    “可能有两根伪线。”柳松猜测道,然后他通过对讲机将这个情况向韩灏和熊原作了汇报。

    熊原也初步认同柳松的猜测。这意味着在那三绺电线中,只有一根最终会通往真正的电子开关,而其余两根则是用来干扰警方视线的障眼物。

    和韩灏简单商议一番之后,熊原命令尹柳,不得分开行动,二人结伴,依次去寻找三条线的源头,如果找到开关,则一一试验。反正这电线连接的是手铐而非炸弹,即使按下了伪线开关也不至于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

    尹剑和柳松领命而行,他们首先进入了最左边的洞穴。因为电线隐藏在脚手架的钢管内,他们只能顺着那根钢管向前搜索。在钢管的尽头,那电线倒是钻了出来,可随即又钻进了相邻的另一根钢管中,如此反复多次,两人也在洞穴内越走越深,四五十米之后,才终于有了令人欣喜的发现。

    在某根钢管的尾部,电线没有再次钻出,取而代之的是嵌在钢管口的一个圆形的电子装置。在这个装置的中心部位有一个按钮,虽然没入钢管之中,但只要伸出手指便可探及。

    尹剑保持着警戒的姿态,柳松则蹲下身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然后他通过对讲机汇报道:“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根电线尽头的开关。这里有一个信号发射器,按下开关应该能发出一定频率的信号,如果这个信号的频率与手铐里的设置吻合,手铐就可以打开。”

    “很好。”守在矿洞口的熊原和韩灏用目光交流了一下,然后下达命令,“你现在按下那个开关试试看。”

    “明白。”对讲机里传来柳松的声音。片刻后,熊原和韩灏看到电子手铐上的一个绿灯闪了一下。

    “我已经按下了开关按钮。”柳松在对讲机那边汇报说。

    可是绿灯闪过之后,手铐并没有任何变化,扣环仍然牢牢地锁在彭广福的手腕上。

    熊原也凑到了手铐附近,他仔细查看了绿灯闪动的地方,发现那个区域内有三个并列的信号灯,这似乎印证了他和柳松此前的猜测:三条电线中的两条是伪线,另一条连接着有效开关并且对应手铐上的一盏灯。

    也许只有当正确的那盏灯亮起时,手铐才能打开。

    熊原和韩灏继续下达命令:“立刻找到并按下第二个开关!”

    尹剑和柳松丝毫没有停留,他们立刻返回到分岔口,并追寻第二条电线向着中间的洞穴里探去。在找出四五十米之后,另一个信号发射器同样出现在了某根钢管的管口。

    柳松汇报之后再次按下了开关。在洞口处,电子手铐上另一盏绿灯闪了一下,可是手铐还是没有打开。

    “去找第三个开关!”熊原的命令毫不迟疑,可他心中却闪过一丝踌躇。三分之二的概率仍然没有命中,难道这仅仅是运气问题吗?

    几分钟之后,最后一个信号发射器也被找到了。当柳松按下开关之后,却仍然是同样的情况:绿灯亮起,但手铐的扣环纹丝不动。

    熊原和韩灏面面相觑,脸上均露出不解的表情。难道这三根都是伪线?Eumenides布下这样的玄虚,用意又何在呢?

    正在此时,对讲机中又传来了柳松的声音:“或许是我们判断错了,这三根线中并没有伪线。”

    “没有伪线?”难道三条都是真线?那手铐早就该打开了啊!熊原不解地摇摇头,“你是什么意思?”

    “每次按下开关,闪动的都是绿灯,这说明每个开关都是有用的。”柳松在对讲机那头分析道,“但是一共有三盏灯,也许得这三盏绿灯同时亮起,手铐才会打开。”

    是的!听柳松这么一说,熊原心中豁然开朗。在电子信号的设置中,绿灯表示成功,红灯才表示失败,这是在全世界都通行的规则。可以想象,如果这三盏绿灯同时亮起,那这副手铐还有什么理由打不开呢?

    熊原立刻兴奋地下达了命令:“那你们快把这三个开关同时按下试试。”

    对讲机里却传来令人沮丧的回答:“我们做不到。三个开关在三个不同的地点,至少要三个人才能把它们同时按下。”

    的确,柳松所说的正是他和尹剑面临着的尴尬局面。三个开关分别在三个矿洞的分支中,而所有的开关又是即时加力才能触发的弹性按钮,信号发生器又是被嵌在钢管中的,根本无法移动。要想同时触发三个开关,除了有三个人分别前往不同的洞穴中,还能有其他方法吗?

    通过柳松的描述,韩灏和熊原很快也明白了对面的实际情况。他们的脸色因此而变得沉重起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