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死亡矿洞(2)

精疲力竭的劫匪躲进了公园里的假山区。作为全省著名的景点之一,双鹿山的假山群不仅规模宏大,而且连绵辗转,曲径通幽,地势亦十分复杂。这给邹绪和韩灏的追捕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但两名刑警毕竟训练有素,很快他们便摸清了假山区内的地貌,并且兵分两路,从外围向中间包抄过去。相比而言,劫匪们则显得笨拙得多,他们挤在一处,慢慢被赶到了一个死角,而两边的出口分别被邹绪和韩灏占据,看起来劫匪们已难逃瓮中之鳖的命运。

    韩灏当时亦十分乐观,他已经率先看到了躲藏在角落里的两个持刀劫匪。于是他掏出手枪,喝令二人出来自首。彭广福和周铭先后放下了手中的利刃,然而他们的下一个动作却完全出乎韩灏的意料。

    他们竟掏出了手枪!

    劫匪居然随身携带着枪支,这让韩灏大吃一惊,而此刻想要改变战略却已经晚了……

    枪战在瞬间爆发。

    即便事出意料,但两个顶尖刑警对两个劫匪,胜负本应没有悬念。可血液中的酒精大大降低了韩灏的战斗能力,周铭的枪率先响了,韩灏被击中了左腿,而循着枪声匆匆赶来的邹绪也完全不在作战的状态……

    那是韩灏今生都不愿再回忆的一场枪战。刑警队的“双子星”一死一伤,虽然劫匪周铭亦被韩灏当场击毙,但另一名劫匪彭广福却逃之夭夭。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这都是韩灏无法接受的惨败,而邹绪的死更令他永远无法释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刺激和讽刺了韩灏。

    韩灏和邹绪双双立功了。这是出于业内某种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有警员在与犯罪分子的对抗中死伤,那对于死伤者必然会有功勋上的奖赏。这其实是一种颇具人情味的补偿手段,多年来已形成了不容置疑的传统。这一次亦毫不例外,邹绪获个人一等功,韩灏获个人二等功。关于他们与劫匪狭路相逢,英勇搏斗的事迹也在“合理”的修饰与夸大之后,登上了省内各大报刊的版面。邹韩二人也从业内的精英一下子变成了妇孺皆知的公众英雄。

    因为邹绪已经牺牲,所以公众的视线与赞誉声更多地集中在了韩灏的身上,他成了这起事件中实际意义上的“既得利益者”。这种局面也化解了警界上层面对的一个棘手难题——关于下任刑警队长的人选——他们现在不需要在两个难分伯仲的竞争者之间进行选择了,邹绪的死令这个难题悲伤地“和谐”了。

    三个月之后,韩灏就任省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在外人看来,他的人生经历似乎因为那次意外而变得更加完美,而韩灏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没有人能够理解,韩灏心中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在他看来,邹绪的死完全是缘于自己的失误。他的警衔上沾着好朋友的鲜血,这血迹每存在一天,便越是深深地渗入他肩头的肌肤,无望擦去,亦令他无法解脱。

    韩灏想要摆脱心头的压力,逃脱的劫匪彭广福成了他首当其冲的发泄目标。为了找到这个家伙,韩灏达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在一段时期内,全省道上的“线人”都被这个新任的刑警队长逼得苦不堪言,他们被迫调动起所有的耳目关系去寻找彭广福的下落,这既影响了道上的“生意”,也削弱了警方在其他案件上的侦查力量。最后警界高层领导出面才中止了韩灏这种涸泽而渔的冲动行为,此事也总算告一段落。

    但痛苦和仇恨之火仍埋藏在韩灏心底,在自责情绪的滋润下,永难泯灭。在无数个梦境中,韩灏回到了双鹿山公园的枪战现场,他一次又一次地亲手将彭广福“击毙”。然而这种虚幻的场景只能在醒来之后更加重他的心结。

    只要彭广福活着脱案一天,纠缠着韩灏的苦痛便多持续一天。韩灏连做梦都想要击毙彭广福——这是省城警界上下谁都知道的事情。

    Eumenides显然也洞察了韩灏与彭广福之间的恩怨瓜葛。所以在他找到彭广福之后,没有直接将对方杀死,而是向警方发出了死亡通知单,同时他留下线索,等待着警方的到来。

    这就像是抛来了一个长满刺手荆棘的海胆,而警方却必须伸手接住。

    所有的人都明白,韩灏其实正处于一种极为尴尬的矛盾境地中。作为专案组的组长,韩灏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便是保证死亡通知单上受刑人的安全。可现在,这个受刑人却是他自己做梦都想要除掉的凶犯,这意味着警方的四人小分队却不得不为了拯救一个袭警的罪犯而踏上一段吉凶未卜的旅程。

    韩灏的这种尴尬表现得很明显。自从看完那段录像之后,他的精神便一直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今天白天,在小分队其他成员都抓紧时间养精蓄锐的时候,韩灏亦未曾有丝毫的放松,他始终紧盯着那个信号探测器,似乎那小小的仪器将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韩灏的情形让熊原感到了深深的忧虑——他看到对方眼睛发红,神态亦有些恍惚,这绝对不是一个专案组长在迎接大战之前应有的状态。犹豫再三之后,熊原终于忍不住说道:“韩队长,我建议你可以回避一下……这起案子,对方似乎就是有意针对你的痛处而来。”

    韩灏身体一凛,飘散的思绪收了回来。“回避?不,绝不可能!”他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回避就是认输,我不可能这么做。”

    熊原苦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能够体会韩灏心中所想。作为专案组的组长,如果他现在退却,那几乎等同于警方对Eumenides的无奈示弱。

    韩灏用双手揉了揉额头,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知道轻重。”他沉着声音说道,“彭广福必须死,但他不该死于Eumenides的手中!法律会给他应有的惩罚。作为刑警,我们抓捕彭广福是为了伸张法律,现在我们保护彭广福,同样也是为了伸张法律。如果彭广福被Eumenides杀害,对我来说,那意味着他逃脱了法律的惩罚,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熊原点点头,目光中露出赞许的神色。这是来自于真正男人的铿锵话语,虽然曾经跌倒,但他浑身上下仍然充满了力量,这力量将使他爬起来,并最终将阻碍在他面前的困难击得粉碎!

    在对方情绪的渲染下,熊原有点儿被感动了。他握起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我也决不允许!只要我们找到彭广福,我会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让他接受法律——而不是Eumenides的审判!”

    似乎是在响应熊原的话语,桌上的信号探测器突然响了起来。一个红色的圆点在屏幕上闪动着,同时发出“嘀嘀嘀”的声音。不知是在为对方铿锵的话语喝彩呢,还是在冷冷地嘲笑着什么。

    信号就是命令!在距离十月二十五日还有一小时十三分钟的时候,专案组的四人小分队踏上了寻找并保护彭广福的征途。

    寻找目标的过程并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只要打开探测仪,在显示屏上便会出现一道道电子同心圆,这些同心圆构成了一幅电子地图,而相邻的两个圆之间代表了五公里的实际辐距。同时以探测仪所在方位为圆心,又辐射出四条分别代表了东、南、西、北方向的坐标线。接收到的信号在电子地图上以红点的形式跳动着,其相对于圆心处的坐标亦同时显现出来。

    最初的信号显示,目标出现在距刑警大队东偏北二十三度,直线距离五十三点六公里处。技术人员经过勘查,确定该地点位于泰林县安峰乡境内。韩灏四人随即登上警车,向着安峰乡疾驰而去。

    四十分钟过后小分队抵达安峰乡。此时探测仪上的红点距圆心已非常接近,但尚需往北再行驶一段距离。从现场情况来看,这将进入安峰乡外围无人居住的山区,地势无疑会变得愈发的复杂和凶险。

    此刻已是深夜,乡间的气氛寂静幽暗,难觅到半分人气。柳松驾着警车在乡间来回溜了两圈,才终于找到一条继续北上的狭小土路。沿着这条路开了不久,两边山势渐起,微弱的月光亦被遮挡,除了车灯的探照之外,四周竟黑漆漆地伸手不见五指。

    又开出了数公里之后,探测仪上的信号点已近在眼前,而时间也接近了二十五日凌晨。车内四人的神经全都绷到了极限,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锋正在向他们步步逼来。

    山路终于到了尽头,前方的山脚下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洞穴。警车是没法再往前开了,而探测器上的信号标志的方位正在眼前。车上众人此刻全都明白,他们要找的目标就在这洞穴里。

    “保持警戒!”韩灏低声命令道,“先不要下车,用大灯探探情况!”

    柳松会意,熟练地操控着方向盘,同时配合着脚下的油门,警车咆哮着就地旋转起来。车头的大灯也跟着四下扫动,使得韩灏等人看清了洞口附近的情况。

    仔细看来,那个山洞规则平整,显然是人工开掘出来的,而洞口内外则散落着一些破败的生产器具。

    “这是个……废弃的矿洞?”尹剑小声猜测了一句。这个想法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泰林县境内的山脉富含煤层,早年间违规开采的小煤矿层出不穷。后来地方上打击得比较厉害,这些小煤矿都难逃关停并转的命运,而山间也因此留下了不少废弃的矿洞。

    回想起录像上的情形,现场环境确实和矿洞有几分相似。看来这就是Eumenides设置的游戏地点。警方来了,而Eumenides和彭广福呢?他们是否已等待多时?

    熊原等人的目光慢慢都聚集在了韩灏身上,他们在等待专案组组长下达作战的指令,而韩灏的两眼则紧盯着那个洞穴,他浑身的血液正翻腾着涌上来,额头上青筋迸现。

    黑黝黝的洞穴像是怪兽的嘴巴,在嘶喊,在嘲笑,更像是要吞噬什么。在那洞穴里,会有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即将发生呢?

    对Eumenides来说,这也许只是一场游戏;对熊原等人来说,这是一场凶险的战斗;而对韩灏来说,这却是一场关系到过去与未来的痛苦选择。Eumenides想要将他玩弄于股掌,而他呢?他是否能抓住这次机会,在击败对手的同时也解开一直纠缠着自己的心结?

    这疑问已经到了必须解开的时刻,无路可退,也不能再退。

    “调整车头,让大灯照进洞里!”韩灏发出了第一个命令。柳松立刻遵令执行,他的车技娴熟无比,虽然洞口地势狭小,但他三倒两挪之下,警车便已停在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灯光直直地射过去,映出了洞内一定纵深下的情形。众人的精神亦同时随之一振。他们都看到了,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站着一名男子,从体貌衣着上来看正是在录像上出现过的彭广福。

    彭广福受到灯光的惊扰,身体不安地挣扎起来,但他的动作被限制在一个很小的幅度内,显然遭到了捆绑之类的束缚。

    熊原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了二十五日的零时,Eumenides随时有可能对彭广福下手。他皱了皱眉头,向韩灏建议道:“进去吧?”

    韩灏明白熊原所想,矿洞内地形复杂,对凶手的躲藏与逃脱都非常有利,要想保证彭广福的安全,必须尽早将其带离矿洞。于是他不再拖延,坚毅地点了点头,目光挨个扫过队友,然后沉着声音说道:“行动!”

    车内众人立刻领命而行。

    在出发之前警方便预料到可能会面对黑暗的环境,所以小分队诸人都配备了警用手电。此刻他们右手拔枪的同时,左手则拿起手电打开。然后四人下了警车,各自站好位置,组成了相互掩护的战斗队形。眩亮的高压电光迅速在各个方向上扫过去,使众人看清了周围的山势环境。

    这是在两座小山包之间夹出来的一条山路,而众人所处的位置正是山路的尽头。可以想象,此处原来并不会有人迹踏至,只是因为矿洞的存在,才特意开了这条路出来。矿洞废弃后,这里自然也就重归荒野,失去了人烟。此刻往四周看去,只见山包上一片片荒芜杂乱的灌木和树林,山风呼啸,黑影摇曳,形势凶险至极。

    韩灏略一思索,冲身旁的尹剑吩咐道:“去把车灯关了吧。”尹剑点点头,把身体探入驾驶室内,关掉了车大灯,并顺势把钥匙拔了下来。众人都明白此举的用意,如果Eumenides隐藏在洞外山林中,小分队进入矿洞后,照射的车大灯不仅会使他们处于敌暗我明的不利境地,而且会让他们面向洞口时因为车灯眩目的直射而短暂失明。而车灯灭了之后,现场所用的光亮都来自于小分队持有的警用手电。这样警方便在某种程度上占据着视线上的优势。

    一切准备就绪,韩灏做了个手势,众人变换队形,由熊原断后作外围掩护,一行人快速而又谨慎地向着矿洞方向包抄而去。

    与小分队如临大敌的紧张阵势形成对比的是,洞内洞外却一直未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四人很顺利地进入了洞口,就着几支手电光迅捷地搜索一番之后,他们发现除了刚才就看到过的那名受缚男子外,矿洞可见范围内并无其他人员存在。

    熊原和柳松持枪背向而立,将手电光分别照向了洞口和洞内的纵深处,严阵以待。根据对现场地势的勘查,只要守住了这两个方向,位于矿洞前端的众人便不会有被敌人突然偷袭的危险。韩灏和尹剑在得到队友的掩护之后,双双向着那个被缚的男子走了过去。

    在手电光的映照下,男子的庐山真面目被清晰地展示出来。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头发胡子乱蓬蓬地,眼窝亦深深地凹陷着,显得极为憔悴消瘦。不过从面容上仍然可以分辨出,此人正是在录像中出现过的袭警案嫌疑人彭广福。

    看到有人进入矿洞,彭广福瞪大血红的眼睛,张开嘴“啊啊”地叫喊着。他的左右手被绳索捆在了一起,同时右手腕被一只手铐锁铐在了用来支撑洞壁的脚手架上,因此动弹不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