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两分钟的时差(5)

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也许是他自己的分析出了问题呢?

    唉,不管怎样,既然他还想去见黄少平,那还是陪他去一趟吧。

    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十四时零十八分。

    小巷破屋。

    小屋的门是虚掩着的,在得到屋内主人的许可之后,罗飞和慕剑云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刻正是一天中日照最强烈,气温最高的午后时分,然而踏入这间小屋,两人却感觉到一种来自于异世界般的昏暗与阴冷,他们甚至需要调整一段时间之后,视力才能适应屋内的环境。

    黄少平正在屋内打理一堆捡拾回来的垃圾。他将空的饮料瓶一一踩扁,然后打扎在一起,这样在前往废品回购站的时候,便可以尽量多携带一些“货物”。

    这些对常人来说非常轻易的工作却给黄少平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因为他的手、他的脚,乃至他的周身几乎都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他的动作如此缓慢,与那些废品相比,他自己倒更像是一个“废物”;但他的态度又如此认真,当扎完一件成品之后,他会咧开半片嘴唇,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罗飞和慕剑云知道,这个可怜的人在半辈子的时间内,都靠这样的行为来维持自己的生计。

    这就是他的生活。罗飞目光中充满了怜悯。十八年前,当这个人还是一个小伙子的时候,他来到这座城市以捡废品为生,但在他心中一定也充满了梦想,他会期盼改变自己的生活。可是那场爆炸却让他的梦想永远地凝固了,十八年过去了,他还在捡着垃圾,苟延残生。

    他的苦痛甚至超出了爆炸中的死难者,他是最应该痛恨那场爆炸的人。

    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那天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他又在隐瞒着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罗飞坐在了黄少平的对面,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了那张令人难以卒睹的脸上。

    黄少平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嘶哑地打了招呼:“你们又来了……”然后他又转头看向尚站在门口的慕剑云,“你把灯打开吧,开关就在你手边。”

    慕剑云拉动灯线,灯光让屋子多少添了些生气。

    “我一个人不舍得用电……有客人来了,才会开灯。”黄少平黯然解释着,带着些许羞愧。

    慕剑云心中一酸,暗暗摇着头——怀疑这样一个人会和案件有牵连……简直有些残忍。

    她的同伴却不这么想。

    “你为什么撒谎?”罗飞突然开口,单刀直入地问道。

    “什么?”黄少平漠然地看着罗飞,他脸上的肌肉早已损伤了大部,几乎显不出任何表情来。

    “你撒谎了!”罗飞的语气不容置疑,“十八年前,你说看到了那个女人通过对讲机与我交谈,并且能说出我们交谈的内容。可我现在知道,那场交谈根本就发生在爆炸之后,那个时候,你应该已经重伤垂危,怎么还能知道此后两分钟内发生的事情?所以你撒谎了,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后来交谈的内容,又为什么要欺骗警方?”

    黄少平愣愣地看着罗飞,他似乎被对方的态度吓到了,又似乎根本就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欺骗警方?!”深陷血案与情感的多重困惑之中,罗飞实在无法再冷静了,他的声音大得有些吓人,随即他自己意识到有些失态,换上一种诚恳且缓和的语气补充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请你告诉我。”

    黄少平仍然瞪眼看着罗飞,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慕剑云轻叹一声。这样一个可怜的人能藏着什么秘密呢?她甚至觉得罗飞有些太欺负人了。

    可是片刻之后,她的这个想法便被彻底颠覆。因为黄少平正从喉管里痛苦地挤出这几个字来:“是的……我撒谎了。”

    慕剑云露出惊讶的表情。罗飞则长长地吁了口气——对方既然已经松口,那说明已经放弃了抵抗,真相也许就在眼前。

    “好了,你说实话,爆炸前到底是什么情况?”随着罗飞的问话,慕剑云也往前凑了两步,同时把耳朵竖了起来。

    然而黄少平却只是木然地回了句:“我不知道。”

    “不知道?”罗飞冷笑了一声,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

    “我刚走进那个厂子,什么都还没看见,突然就爆炸了。所以当时的情况,我根本就不知道。”黄少平翻动嘴唇解释着。

    “你还在撒谎!”罗飞步步紧逼,“如果是这样,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孟芸之间的谈话内容?”

    黄少平发出“哧”的一声,像是在笑,然后他居然说:“是你告诉我的。”

    这种荒谬的话语反而让罗飞愣住了,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对方。

    “我在医院醒过来以后,郑警官接连几天都来问我事情。我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有天郑警官去上厕所,他把一个记录本放在了我的床头。我挣扎着看了记录本上的内容,里面有一段是有个人在描述他和爆炸现场的女人进行通话。嘿,今天我才知道,那个人原来是你。对了,你说过那个女人是你的爱人,另外一个死去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黄少平一边说一边看着罗飞,眼神中带着种同病相怜的悲哀。

    罗飞愣了片刻,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你看到了我的笔录?然后把笔录上的内容又复述给郑警官?”

    黄少平咧开透风的残唇:“就是这样。”

    难怪对方会说“是你告诉我的”,罗飞恍然而又失望。不过他仍不甘心,又继续追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编出一个现场的故事来?”

    黄少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显得有些干渴,然后他用悲哀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想活下去——我只是一个捡破烂的,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医院为什么会抢救我?我虽然没文化,可心里明白,因为我有用处,警察希望我能提供破案的线索;如果我说实话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我还有什么价值?谁会继续帮我治病?”

    罗飞和慕剑云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苦笑起来。难道竟是这么回事——黄少平只是想要获得被救助的机会,所以向警方编造了一些所谓的“目击”事实,其实他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样确实解释得通,在当时的境地下,黄少平的确只是做了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而已。

    警方已无权也无必要对这样一个谎言再去追究什么。可惜这条线索也就此断了,这无疑给情绪刚刚兴奋起来的罗慕二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罗飞呆坐着,失落写在他的脸上。

    见对方许久不说话,黄少平自顾自地又开始工作了。他将扎好的饮料瓶挪到一边,然后乞求地看着罗飞:“罗警官,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罗飞怅然的思绪被拉回来。

    “帮我把屋外的那个大麻袋提进来吧。我又老又残,干活越来越不利索了。”

    谁也无法拒绝一个可怜人如此的小小请求,罗飞起身向门外走去。

    “袋子旁边还有很多塑料瓶,也麻烦你一块收拾进来。”黄少平补充了一句,看到慕剑云也想外出帮忙,他又说道,“慕老师,你能不能帮我递一下那个水杯?”

    杯子就在不远处的桌子上,里面凉着半杯开水。慕剑云拿起水杯递给黄少平。

    “谢谢。”黄少平接过水杯,却一把攥住了慕剑云的手腕,令后者吃了一惊。

    “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那些事情我现在不能说。”黄少平往门口瞟了一眼,嘶哑的声音压得很低,“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慕剑云心中怦怦狂跳,很明显,黄少平竟是在防着罗飞。

    黄少平往前欠着身体,丑陋恐怖的面庞几乎要贴到慕剑云的脸上,他低声地嘱咐道:“晚上你来找我,千万不要让他知道。”

    门口响起了脚步声,罗飞已在向屋内走来。黄少平松开手,慕剑云后退两步,竭力隐藏住心中的惊愕。

    两三秒钟之后,罗飞提着大大的编织袋进了屋,他的神色平静,似乎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从黄少平家出来之后,罗飞和慕剑云多少都有些郁闷。罗飞本觉得抓住黄少平这条线索能深挖出不少东西,慕剑云则想通过黄少平的证言推翻罗飞关于“时间错位”的推论,然而两人各自的目的却都未能达到。

    “现在该怎么办?”慕剑云首先试探罗飞的态度。

    “爆炸时间肯定是有问题的。”罗飞仍坚持自己的观点,“也许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证明。”

    “什么办法?”

    “让现场的死者来证明。如果我对爆炸时间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孟芸就没有死于那场爆炸,现场的女尸当然也不可能是她。”

    “可现在怎么能知道现场的尸体有没有问题呢?”慕剑云无奈地耸了耸肩,“都已经过去十八年了,死者的尸体早已火化,当年也不具备DNA鉴定的技术,不可能有相关资料留下的。”

    “我们现在就去法医中心的资料室。像这样的案件,既然死者的身份没有得到明确的判定,那么在火化的时候,肯定是要制作牙模标本的。”

    “那又怎么样呢?”慕剑云还是看不清突破的方向,“据我所知,孟芸和袁志邦生前都没有留下与牙齿有关的记录,即使我们拿到了牙模标本,你又怎么知道那是不是他们的牙齿?”

    “我有我的方法。”沉默片刻后,罗飞淡淡地答道。

    一个小时之后,罗飞和慕剑云已经来到了法医中心的资料室。在请示韩灏并且得到了批准之后,管理员向这两个“四一八专案组”的成员出示了与那起血案有关的法医学资料。除了大量的残尸照片之外,罗飞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两名死者的牙齿模型。他先是把两个牙模都拿了起来,略看之后放下了轮廓粗大的男性牙模,只剩另一个女性牙模在手上细细地端详。

    慕剑云静静地待在一旁,且看他在没有任何对比资料的情况下,如何去判断这个牙模是否属于一个十八年前的故人。

    没过多久罗飞便做出一个令慕剑云惊讶不已的怪异动作,他将那个牙模举到了嘴边,然后将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不仅如此,他甚至还伸出了舌尖,在那两排细石膏制成的牙齿上轻柔地舔动着。他舔得如此专心,甚至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似乎要把全身的感观都集中在舌间那一片小小的区域上。

    慕剑云忽然心中一震——罗飞此刻的动作与表情,竟分明是在接吻。

    的确,罗飞正在和一个牙模接吻。他的触觉和情感已飘回到了多年之前,曾经的花前月下,熟悉的唇齿交织,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永远无法冷却,深藏在回忆中的每一个细节再次清晰地浮现出来。

    慕剑云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回避了这个场景。许久之后,她听见了响动——那应该是罗飞把牙模放回了托盘中。

    慕剑云这才把脸转回,她看到罗飞怔怔地站在自己面前,泪水正如滚珠般颗颗滑落。她的心口间泛起一股复杂的滋味。这几天的相处,她已经充分领教了罗飞的坚强与冷静,这样一个男人泪如雨下当然会令人格外动容。

    “怎么样?”也许是受到罗飞情绪的影响,慕剑云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了。

    “是她。”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罗飞已控制不住地呜咽起来。

    慕剑云深切感受到对方心中的痛楚,她轻叹着,柔声安慰道:“好了……至少我们证明了,孟芸并不是那个凶手。我们的侦破,也不用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前进了。”

    “你什么意思?”罗飞擦了擦泪水,有些愤怒地责问道,“什么叫‘错误的道路’?那个时间差是绝对存在的,你为什么始终不相信?”

    “可是事实在眼前!”慕剑云也被罗飞的固执惹急了,她提高嗓门,指着刚刚被罗飞放下的牙模,“孟芸已经死了,爆炸发生的时候她就死了!我知道你不愿接受,可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应该明白的,你到底还要坚持什么?”

    罗飞呆呆地怔了良久,然后他转过身,一言不发地向着门口处黯然而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