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两分钟的时差(4)

尽管对这些档案渴望已久,但真正的过程对罗飞来说却又是一种痛苦的经历。因为他要极其细致地分析历史资料中的每一个细节,这使得与当年惨案有关的记忆碎片又一点一点地在他的脑海中堆积,逐渐拼凑成一段完整而又清晰的回忆。与此同时,和那段回忆相关的诸多情感也在他的周身蔓延开来,悲伤、懊悔、苦涩、仇恨……一一压迫着他的神经,让他无可逃避。

    慕剑云静静地坐在罗飞身边,作为一名心理学家,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情感上的波动。她的心中渐渐产生了一丝怜悯。她甚至觉得自己此刻最大的欲望并不是要破获那些案子,而只是要帮助眼前的这个男人,帮他去摆脱那些纠缠在心底深处的痛苦。

    罗飞的情绪随着的进程还在不断地恶化。终于,他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了,长叹一声之后,他闭上眼睛,双手从面颊上狠狠地搓到脑后,然后又搓回来,如此反复,像是要把折磨着自己的东西从脑子里挤出来一样。

    慕剑云扫过那些档案,发现罗飞的正是当年郑郝明给他做的笔录。在打开的那一页中,记录着罗飞与孟芸通过电台所进行的那次通话。

    慕剑云明白,罗飞正在走向回忆中那最痛苦的顶点,当这次通话结束的时候,一场爆炸将带走他生命中曾经最为重要的两个人。

    “我知道这很难,但你必须走过去。”慕剑云淡淡地说道,“你比任何人都更接近真相,你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罗飞的双手此刻紧捂着自己的眼睛和鼻梁,虽然他竭力想控制,但声音中仍然带着明显的嘶哑:“我作了错误的选择,是我害死了他们……”

    至亲的离去也许尚算不上人间最大的悲痛,如果你认为恋人的离去是出于自己的过错,那种悲痛才是真正刻骨铭心的。

    罗飞显然正沉浸在这样的悲痛中。在年少热情的时代,他与孟芸因相爱而相斗,那种相斗似乎从来没分出过胜负,只有一次,孟芸似乎真的认输了,她几乎是哭着乞求罗飞告诉她如何去拆除那枚炸弹,可罗飞的答案却让他们在瞬间阴阳永隔。

    慕剑云轻叹一声,她深知那种经历的确是常人难以克服的心结。即使日后罗飞能够亲手将真凶绳之以法,他也永远无法摆脱因当年拆弹错误而造成的悲伤与自责。

    “那不是你的错……该死的是那个凶手……”踌躇了良久之后,慕剑云也只能用这样的话语来安慰罗飞。

    不知是慕剑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罗飞自己调整了过来,他最后揉了一把面颊,当他的双手离开之后,他的目光又变得冷静而犀利,那些汹涌的情感都被深深地藏了起来。

    慕剑云欣慰地舒了一口气。只有这样的罗飞才是能与Eumenides交锋的对手。

    罗飞的手慢慢地将档案的那一页翻过,在心中再次承受了十八年前那场骇人心魄的爆炸。然后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的双眼紧紧地盯在档案上,脸上露出极为诧异的表情。

    “怎么了?”慕剑云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蹙眉问了一句。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罗飞摇着头,眼睛则越瞪越大,像是要和谁争吵一般,“他们怎么能忽略这么重要的线索!”

    慕剑云的情绪也跟着罗飞激动起来。

    “什么线索?”她急切地追问道。

    “时间,时间不对!”罗飞指着档案上的记录,“你看,警方正式记载的爆炸时间是十六点十三分,可是在我当年的笔录中,我所说的爆炸时间是十六点十五分!”

    “是差了两分钟。不过这个……”慕剑云微微摇了摇头,把半截话又咽了回去。这个记录上的差别其实她之前也注意到了,不过她实在没觉得这是什么重要的线索。警方记录的爆炸时间自然是很精确的,可是罗飞所说的时间一定就那么准确吗?出现两分钟的误差实在是很平常的事吧?不过当着罗飞的面,这些泼冷水的想法倒有些不太好开口。

    “不,你不该怀疑我所说时间的准确性!”罗飞却已经看透了对方心中所想,非常断然地说道,“当对讲机里的爆炸声传来之后,我立刻就看了宿舍里的挂钟——这是我们刑侦专业学员最基本的条件反应。如果我笔录时说是十六点十五分,那就是准确的十六点十五分,一分也不会差!”

    慕剑云却仍有疑虑:“可是……你能保证那个挂钟就一定准确吗?”

    “我每天晚上都会给那个钟上弦,并且对着收音机里的报时校对时间。这是我的习惯,只要我在宿舍住,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在我印象中,那个挂钟走时非常准确,大概一个多月才会出现能够察觉的误差。”罗飞直视着慕剑云的眼睛,说话的态度极为认真,令对方再难产生半点儿的怀疑。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时间上有问题了?”慕剑云采信了罗飞的说法,脑子里却越发糊涂,“可是,这……这怎么会呢?警方的记录肯定不会错的啊。难道是……发生了两次爆炸?”

    “不可能的。”罗飞缓缓摇着头,“十六点十五分我听到了爆炸声,在此之前孟芸一直在和我通话,警方记录的爆炸怎么可能发生在十六点十三分?除非……”

    “除非你听到的爆炸是假的,只是对讲机传来的假象而已。”慕剑云的思维被罗飞带动,飞速地旋转起来,“如果是这样,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罗飞亦喃喃自语着,与此同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推论已在他的心中形成。这个推论如果成立,它所带来的惊讶和震撼几乎能让罗飞的心脏从胸膛中跳出来。他强迫自己冷静,可是一股股的热血却在不听使唤地涌向他的大脑,竟令他有些眩晕。

    慕剑云也想到了那个答案,与罗飞相比,她自然要冷静了许多,于是她帮对方把那句话说了出来:“这意味着爆炸发生之后,孟芸依然活着。”

    似乎有一股电流击过罗飞的神经,他的身体蓦地颤了一下,然后他愣愣地看着慕剑云,良久之后,才魂不守舍地反问道:“你觉得这可能吗?”

    “如果你说的时间差确实存在,那这就是必然成立的推断。”

    “那……我和孟芸的对话也都是在爆炸之后发生的?”

    慕剑云点着头:“是的。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分析,我们只能认为,你和孟芸在对讲机里的交谈只是对方故意设置的迷障,而孟芸的目的就是要让你认为她在爆炸中丧身了。对了,你不是说一开始一直无法与对方联系上吗?这也能解释通,因为孟芸曾关闭了她的对讲机,直到爆炸发生之后才又打开,通过电波在你面前制造了一些假象。至于你听到的爆炸声,设计起来也不难,只需要一个录音就够了。”

    “一切都是孟芸策划的?她就是那个Eumenides?”罗飞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又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

    慕剑云显然就是这个意思,她目光凛凛地说道:“也许根本就没有第三人参与你们的争斗,这起案件仍然是你们俩之间争斗的延续。不过——”她忽然又想到什么,翻过当年的笔录看了看,“你在对讲机里还听到袁志邦的声音?那就是说袁志邦也没有死于爆炸中?”

    罗飞当然明白慕剑云的潜台词,孟芸和袁志邦都没有死于爆炸,难道这是孟芸和袁志邦合谋的骗局?

    以这孟袁二人的能力,找两具尸体来伪装爆炸现场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个猜想却又面临着更多难以解答的疑问——袁志邦怎么会参与其中呢?袁志邦和孟芸,这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往,而他们又分别是罗飞最亲密的伙伴和最挚爱的恋人,这两个人有什么理由去合谋欺骗罗飞呢?这不仅仅在逻辑上讲不通,更让罗飞在情感上难以接受。

    “等等。”慕剑云还在仔细研究那份笔录,她似乎又有发现,“袁志邦活着的证据也许并不可靠。因为从你当年的描述来看,他在对讲机里的声音没有和你形成互动,所以——如果爆炸声是录音的话,袁志邦的声音同样也有可能是录音。”

    是的,这的确也有可能……罗飞的思绪在混乱中飞转,如果这样的话,那还是孟芸炸死了袁志邦,然后制造出瞒天过海的假象?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仅仅是和自己斗气?或者她确实难以容忍袁志邦始乱终弃的罪行?如果她还活着,这十八年来她在哪里?她竟能和我没有任何联系?种种疑问折磨得罗飞气血翻涌,脑子更是涨得厉害。

    和以往所有的案子不同,罗飞不得不对两个自己最亲近的人进行涉案分析。受害者或是作案人?任何一种思路选择对罗飞来说都是迈向心中痛苦深渊的过程。

    慕剑云的思维则正处于活跃的阶段,她的目光离开了笔录本,略思索片刻后,她又作出一个大胆的猜测:“罗警官,你再回忆一下,这两天出现的那个凶犯,你在市民广场见到过他的背影,他有没有可能是袁志邦?”

    罗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至少他杀害韩少虹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地方让我产生过相关的怀疑,无论是动作姿态,还是视频中的声音。非要说两人之间的相似点……身高倒是差不多。”

    “那样的话,多半就不是了。”慕剑云沉吟着说道,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罗飞和袁志邦曾经亲密无间地在一起待了四年,彼此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如果袁志邦再次出现在罗飞面前,一句话,甚至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能立刻勾起对方的回忆。而以罗飞的敏锐,对那个男子却没产生任何感觉,那两人曾经熟识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那个男人又是谁呢?如果当年的Eumenides就是孟芸,这家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慕剑云自说自话地想了一会儿,难以将这些线索和相关推测对接出一个闭合的圆路来。然后她似乎想开了什么事情,忽然“呵”的一声,自嘲地笑了起来。

    罗飞敏感地问道:“怎么了?”

    “我们刚才说了那么多,都是建立在爆炸时间错位基础上的推论。不过说实话,这些推论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慕剑云耸着肩膀道,“尤其是孟芸的行为动机——你是最了解她的人,你相信她会做出这样一系列疯狂的血案吗?”

    罗飞立刻摇了摇头,他和孟芸有着两年的相爱经历。对方是一个好强争胜,但却绝对善良的女孩,这一点不容置疑。

    “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可能还是你对时间的把握出了问题。”慕剑云直言道,“事情本没有那么复杂,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未曾露过面的冷血杀手。孟芸、袁志邦、郑郝明等,都是死于他的手下。”

    是啊,两分钟的时间误差,这能有多大的参考价值?当年专案组那么多经验丰富的刑警,从没有人纠缠于这个细节。事隔十八年后再提出这个疑问,用“小题大做”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但罗飞却仍然语气坚定:“不,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你要相信我,在我的生活中,半分钟的误差也不应该出现。”

    面对罗飞的执着,慕剑云这次只是淡淡一笑:“要改变你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已经想到了一个人。”

    不需要对方再说下去,罗飞也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黄少平。

    这个在爆炸现场幸存下来的男子,他对于爆炸发生时的描述几乎和罗飞从对讲机中听到的情况一模一样。这足以说明所谓“两次”爆炸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时间差。

    可是慕剑云还是没能说服罗飞,后者此刻已经站起身来,断言道:“我们有必要再去拜访一下黄少平了,他显然对警方撒了谎。”

    慕剑云轻轻叹了口气,这个男子的自信简直到了有些偏执的地步。在他的观念里,只要与他自己的分析相左的细节,就一定是有问题的 .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