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割喉(3)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事情。广场上的无关群众此时才回过神来,胆小的惊叫逃散,胆大的远远围观,现场局势变得更加混乱。可韩灏此时的心情却反而沉稳下来。熊原已经镇住了局势,剩下的男子不敢再往上冲。他手下的便衣很快就可以腾出手,到时候内外一夹,这些男子一个也别想漏网。

    果然,一个戴黑色绒帽的便衣已经在向圈子的核心处增援过来,他位于熊原的背侧,这里靠近宝马车,是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然后他冲着韩少虹招了招手。

    韩少虹早已吓得哆嗦成了一团,她立刻向着那个人高马大的便衣奔了过去。广场中心那三个可疑男子兀自呆立着,因为中间隔着熊原,他们自然不敢上前追赶。

    韩少虹步履不稳,看来是双腿已吓得发软。那个高大的便衣迎上几步搀住了她的胳膊,然后架着她向着宝马车而去。

    “快把车门打开!”在快要接近宝马车的时候,那个便衣提醒了韩少虹一句。

    韩少虹颤巍巍地掏出遥控器,好几下才按开了车门,便衣把她扶进了驾驶室,然后抢过遥控器,“嘀嘀”两声,重新锁好了车门。

    韩灏等人在高处看到这一幕,一颗心算是真正放了下来。宝马车的安全性能是值得信赖的,即使再有可疑的男子出现,他在短时间内也难以伤害到车内的韩少虹。

    此时又陆续有便衣制伏了自己的目标,赶到圈中增援,愣在圈心的三个男子很快也被控制住。熊原这才转身,向宝马车这边走来。在广场外围,距离宝马车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他的体貌与先前那些男子类似,可不知为何,他的行动却晚了很多,此时只能呆呆地站在车门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守在宝马车前的便衣大喝了一声:“警察!”然后翻过停车场的围墙,向着那名男子扑去。男子显然被吓坏了,拔腿就跑。便衣翻墙耽误了时间,一下被落出了好几十米,但他脚程迅捷,飞也似追了出去。

    “这是哪个小子?跑这么快?”韩灏远远地看见,禁不住转头问了尹剑一句。

    尹剑也纳闷地摇了摇头。为了不让凶犯起疑,不少便衣下午回岗的时候已经换过了衣裤,仅从一顶帽子实在看不出是谁。

    罗飞的目光也一直被这个便衣吸引着,直到后者为追赶嫌疑人而跑出了众人的视线之外。然后他又把目光转了回来,在广场上巡视了一圈之后,诧异地说道:“奇怪,那不是你们布置的人?”

    “什么?”韩灏神色愕然。

    “你手下的十三个便衣都还在广场上,那个人是谁?”罗飞的语调变得紧张起来。

    韩灏数了数留在广场上的便衣人数,果然如罗飞所言。他心中蓦地一沉,如果刚才那个不是自己的便衣,那他又会是谁?

    韩灏几乎不敢再深想下去,他急急忙忙拿起麦克呼叫着:“我是001,立刻检查目标是否安全,立刻检查目标是否安全!”

    而熊原此刻已经来到了宝马车前,他拍了拍车门,车内的韩少虹却毫无反应。熊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把脸贴在车窗上向内窥视着,很快,他的表情便凝固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韩少虹软软地趴在方向盘上,脑袋歪向一边。大量的鲜血从她的脖颈处流淌出来,染红了她右半侧的衣襟。她的右手垂在体侧,引导着鲜血,使得那白色真皮包裹的挡柄变得猩红刺眼。

    半年之前,当她坐在驾驶室内挂上这个挡柄的时候,是否会料到今日的命运呢?

    由于宝马车的钥匙被带走,警方最终不得不打碎车窗才将车门打开,并确认车内的韩少虹已经死亡。法医迅速赶到现场,对尸体进行了勘验。

    韩少虹的喉部出现了一道长八厘米、深一点五厘米的伤口。伤口极为平整,应为锋利的刀片切割所致。这一刀切断了韩少虹的气管和大动脉,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并直接导致死亡。而作案的凶犯自然就是那个头戴黑色绒帽、奔跑速度飞快的高大“便衣”。

    现场的监控录像记录了此人从出现、行凶到最后顺利逃脱的全部过程。

    16时2′23″,韩少虹与熊原走出德业大厦。

    2′33″,第一个瘦小男子走下出租车;2′35″,伪装成看车人的便衣将其扑倒。

    2′35″~2′38″,众多瘦小男子纷纷涌入广场,现场便衣应接不暇。

    2′39″,戴黑色绒帽的男子从广场南侧停车场方向进入监控镜头,由于警方人员正在全神对付奔向韩少虹的瘦小男子,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2′40″,熊原击倒冲向他的两名瘦小男子,并与剩下的三名瘦小男子形成对峙。

    2′42″,戴黑绒帽的男子走到熊原背后,并向韩少虹招手。由于他的装扮符合警方便衣的特征,惊慌失措的韩少虹立即向其奔跑过去。

    2′43″,黑绒帽男子扶着韩少虹走向宝马车。

    2′47″,黑绒帽男子扶韩少虹坐进宝马车的驾驶室,随即便锁上车门。他短暂的行凶过程被车体所挡,未能记录在监控镜头内。

    2′50″,刑警队的便衣协助熊原制伏广场上最后三名瘦小男子,熊原开始向宝马车方向走去。

    2′51″,黑绒帽男子翻过停车场的围栏,借势追赶最后出现的那名可疑男子而跑远,并且迅速消失在监控镜头之外。

    在整个过程中,黑绒帽男子的帽檐压得极低,夹克衫衣领又拉得很高,因此现场没有一人能准确说出他的相貌特征。

    看完监控录像,韩灏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而熊原等人的心情也是沉重到了极点。刑警、特警两队投入了数十名警力,队长亲自上阵,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布下了看似密不透风的口袋,可是凶犯却仍然来去自如,如约将韩少虹杀害在宝马车中。警方失去了被保护的目标,仅仅抓获了十八名莫名其妙出现的“可疑男子”。

    第一个被警方扑倒捕获的男子叫作艾云灿,他对此事的供述则让韩灏等人愈发地感觉到出离愤怒和羞辱。

    艾云灿今年二十五岁,是一个来自外地的打工人员,一直在市内某饭店担任配菜小工。大约两周之前,他偶然看到张贴在街头的小广告:某大型娱乐中心招聘公关先生,待遇优厚,号称月薪可过万元。

    如此的高薪自然是个不小的诱惑,而广告上对应聘人员的体貌限制更是让艾云灿觉得机不可失。对方要求应聘者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体格瘦弱,而这些条件他恰好全都符合。

    艾云灿拨通了广告上留的电话,接电话的男子告诉他,所谓的“公关先生”是要为女大款提供色情服务的。之所以对身形有要求,是因为娱乐中心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这个客人要找一些瘦弱的男子陪她一起进行性虐游戏。

    听说要提供性虐服务,艾云灿开始还有些犹豫,可是对方很快通过网络给他发来了那个女客人的照片,没想到那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艾云灿原始的欲望立刻被点燃了,他也按照要求给对方发了自己的照片,对方见到照片后也非常满意,并且立刻给艾云灿的银行账户上打了一千块钱作为他的“前期准备费”。

    收到“准备费”,艾云灿对这场特殊的“招聘”再无怀疑。他按照对方的要求购买了纱布、皮鞭、橡皮仿真刀等用具,然后便急切等待着美女客人的召唤。

    昨天下午,艾云灿终于又等到了那个男子的电话。对方说第二天就有生意,因为这样的交易是不合法的,那个女客人身份又尊贵,所以双方必须约好一种特殊且隐秘的“接头”方式。

    男子从网上发来了女客人乘驾的宝马车照片,然后告诉艾云灿,客人将于下午四点钟左右下班,到时候他必须在德业大厦外面的广场附近等待。当客人走出大厦后,他要及时跟上去,然后和客人一同上车。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将面对一些竞争者,最后能不能“上岗”还要看客人最终在现场的选择。

    为了保证竞争的公平,所有的应聘者都必须按照男子的吩咐,乘坐出租车在指定的地点等待。只有接到男子的现场电话指令后,他们才能下车与客人接头。另外,此前购买的性虐用具须用黑色塑料袋提在右手,左手则缠满纱布伪装成受伤的模样,以满足客人某些特殊的“癖好”。

    夹杂着对金钱和美女的双重欲望,艾云灿如同一个失去了思想的木偶,他完全按照男子的吩咐一步步地踏入这个游戏。当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艾云灿乘坐出租车来到德业大厦,在男子电话指定的地点迫不及待地等候美女客人的出现。四点过后,照片上的美女——韩少虹终于走出了德业大厦,而艾云灿很快也得到了男子下车的指令。为了不让客人被其他竞争者抢走,他急匆匆地向着韩少虹奔去,然而没跑两步,就被警方的便衣按倒在冰凉的地面上。他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做笔录的时候,他还一脸的茫然,以为自己是由于色情交易才被警方人员抓获的。

    其他被抓获男子的经历与艾云灿基本雷同。显而易见,那个张贴招聘广告,后来又与众男子电话联系的“神秘人”就是这一连串阴谋的策划者,同时也是杀害韩少虹的凶手。他虽然一直没有露面,却一举控制了近二十名钱欲熏心的男子。这些男子全都成了他手中的提线木偶,在他精确至极的时间和地点指令下,纷纷冲入德业广场,把警方密不透风的埋伏圈冲得七零八碎,而“神秘人”则乘虚而入,伪装成警方的便衣完成了杀人计划。

    此刻天色渐黑,广场早已拉起了警戒线,无关群众都被拦在了广场之外。他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或兴奋、或惊慌地议论纷纷。

    广场内,十多名警察围在宝马车前,神色黯然,在他们身后则蹲靠着一群鼻青脸肿的瘦小男子,场面不知是肃穆还是滑稽。黄昏的秋风渐起,所有人的心头都泛起一阵森森的寒意。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