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割喉(2)

“你已经把自己代入到了凶犯的角色中,不是吗?”慕剑云迎上罗飞的目光,毫不避讳地直言道,“我能读懂你的眼神。刚才你的视线动得很快,却很少在韩少虹身上停留。所以你对那个女人的安危并不在意,你是在寻找警方的漏洞。”

    慕剑云的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屋内其他人的注意,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罗飞。

    “是的,我是在寻找漏洞。这样我才能揣摩出凶犯有可能采取的行动。”罗飞坦然看着众人,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韩灏身上,“不过这漏洞似乎并不存在。韩队长,你的布置非常严密,还有一帮精明强干的下属。如果我是那个凶犯,我还没有想出能伤害到韩少虹的计策。除非……”

    韩灏蓦地眯起眼睛:“除非什么?”

    “除非他精于掩饰和伪装,那么他有可能混入警戒圈偷袭得手——当然,他还必须具备在瞬间胜出熊原队长的身手才行。即便如此,他得手后想要全身而退是绝不可能的,十多个警方便衣会在瞬间从四面八方扑来,除了上天入地,他还能逃到哪里去?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多也就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鱼死网破……只要鱼死,网破也是值得的……”韩灏喃喃自语道,然后他又“哼”地轻笑了一声,“罗警官,如果你曾经见过熊队长的身手,你就知道这‘网破’的可能性也同样不会存在。”

    “会不会出现远距离的射杀?比如说狙击?”慕剑云忽然问道。

    韩灏立刻摇了摇头:“可能性极小。新中国成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凶杀案。这里不是美国,狙击枪?连我们省城刑警队都从来没有装备过。”

    “呵呵。”慕剑云自嘲地笑笑,是啊,哪里能搞到狙击枪,普通的枪支,只要敢在广场上掏出来,只怕还来不及瞄准就会立刻被便衣扑倒了。

    与此同时,某个豪华套房内。

    “狙击?太荒唐了。”男子嘴角撇出一丝冷冷的笑意,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呈现出的正是那个死亡通知单的帖子,一些网友正在热烈猜测Eumenides可能采用的行刑方式,有好几个人都提到了远距离狙杀。

    “网民快要成为无知者的代名词了。”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镜子映出自己的面庞,他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张脸——那张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脸。

    腮帮子上的胡茬又长起来了,虽然隔着白纱手套,仍有种密密匝匝的感觉。他拿起剃须刀,仔细地把那些胡子茬刮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全都冲进了水池里。

    现在他舒坦了许多。摸着光滑的下巴,他忍不住闭起眼睛享受起来,此时一个声音又出现在耳边。

    “最好的武器是什么?枪?大错特错。记住我的话,永远不要用枪——当你习惯用枪的时候,你距离覆灭也就不远了。你要花费很多心思去找枪,找到枪还要琢磨怎么携带,用完了往哪里藏。这些问题将拖累死你,使你成为枪的奴隶,并给警方留下大量可供查询的线索……那到底什么才是好武器呢?现在我告诉你,最好的武器是那些最为普通常见的,你可以随时获得、自由携带,也可以随时丢弃的东西。今后的日子里,武器将成为你最亲密的伙伴,你必须要找一个靠得住的、永远不会出卖你的伙伴。”

    他睁开眼睛,将手中的剃须刀小心地拆开,薄薄的刀片在镜子中映出一丝阴冷的寒光。

    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十六点。

    接近晚高峰的时间了。德业大厦门前广场上人车的流动量又大了起来,一些出租车和黑营运则开始在广场的周围排队趴活。

    在韩少虹的时间表里,一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她正和熊原走下德业大厦内的电梯,一步步地向着大厦门口走去。

    韩少虹是在一种不安的情绪中度过这个工作日的,好在一切平安,一直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不过熊原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他早已料到案犯闯入大厦行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危险的考验仍然是韩少虹从大厦门口走向停车场的那个过程,而这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广场上,刑警队的便衣们早已各就各位。他们对于凶犯的体貌特征烂熟于胸,而直到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发现符合条件的可疑人物。

    监控室内,韩灏等人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如果凶犯真的要动手,接下来的几分钟便是他最后的机会。只要韩少虹安全地上了宝马车,那警方的口袋便已扎紧,凶犯将无空可钻。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警方将错过抓捕凶犯的最佳时机。

    韩灏在窗口紧盯着广场上的风吹草动,他的目光中甚至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期待。

    罗飞则仍然在屋内守着那台监视器,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他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具体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便在此时,熊原和韩少虹已经走出了大厦。与来时相同,散布在广场上的便衣们立刻以他们俩为中心,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警戒圈。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韩灏的计划在进行,可是那个人呢,他真的会跳进圈子里来吗?

    罗飞紧紧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

    在广场的东南角上停着一辆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上似乎有个人影闪动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变化也没能逃过罗飞的眼睛,他眉头一挑,轻呼道:“这里有些不对。”

    “怎么了?”韩灏转头询问。

    罗飞快步冲到窗前:“东南角上那辆红色的出租车已经停了十多分钟了,可是你仔细看,副驾驶的位置上有人——那不是一辆空车。”

    韩灏顺着罗飞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辆出租车距离宾馆的位置较近,隐约可看见车窗内的情形,果然与罗飞所言吻合。这倒的确是个反常的现象,不过韩灏并未因此过分紧张,因为那辆出租车尚在警戒圈之外,同时没有超出广场便衣的可控范围。

    韩灏打开麦克呼叫:“我是001,005请注意,在你南方偏东十米处,红色出租车异常。”

    005是在广场东边角落看自行车的那名便衣,可疑出租车就位于他的监控范围内。收到呼叫后他略略侧过身,显然对那辆出租车提高了警戒。与此同时,出租车副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一名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

    罗飞等人虽然相隔较远,但那男子的基本体貌还是能看得出来。只见他身形瘦小,右手中提着一个不透明的塑料袋。下车后,此人略张望了一下,目光很快便捕捉到了正在广场中行走的韩少虹,随即他便快步向着韩少虹追了过去。他的左臂因迈步而甩开,可以看到左手白花花的一片,竟是缠满了纱布。

    所有的特征都与事先分析的吻合!韩灏的心中一阵狂跳,对着麦克大喊:“005,拦截下车男子,拦截下车男子!”

    其实不用韩灏吩咐,那个假扮看车人的便衣早已看出苗头,如猛虎一般向着来人扑了过去。他此前在车棚附近左右溜达的时候步履散漫拖沓,像是个病秧子,但这一扑却迅猛异常。瘦小男子还没走出两步便被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他竭力想起身反抗,可完全不是便衣的对手,只能徒劳地在对方身下扭曲挣扎着。

    韩灏先是一喜,可随即又有些惘然——这男子如此孱弱,怎么会是杀害郑郝明警官的凶手?

    广场上的风云却在瞬间又发生了突变。就在那可疑男子被扑倒的同时,西边的一辆黑出租中又走下了一名男子——同样身形瘦小,右手提塑料袋,左手缠着白色纱布,并且此人下车后也是直奔韩少虹而去!

    当然这个人也没能突破警方的防线。不远处的另一名便衣冲了上去,同样将这名男子扑倒在地上。

    韩灏和罗飞看到这个情形,刚刚有些松懈的心情又紧张起来,而令他们更加惊讶的事情仍在发生。在广场周边众多趴活的出租车中,接二连三地有类似体貌的男子钻出,他们散布于各个角落,总数竟有十余人之众!这些人毫无例外地都把目标指向了韩少虹,从不同的方向冲着这个少妇直扑而去!

    韩灏埋伏在广场上的警戒圈也立刻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威力。每一个便衣都在各自的方向上进行了拦截,在一对一的较量中,警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疑男子纷纷被扑倒,有的很快被戴上手铐,稍有反抗者则领教到了刑警们凶狠的近身搏击技术,叫苦不迭。

    然而在指挥室督战的韩灏此刻却笑不出来。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男子在数量上已经超出了警方的便衣。为了对付他们,连隐藏在白色面包和桑塔纳小车中的同志也投入了战斗,但仍有漏网的可疑男子闯入了警戒圈内部,其中有两人很快已欺近到距离韩少虹不足三米远的地方!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没能接触到韩少虹。因为有个铁塔般的汉子忽然从女人身边闪了出来,他的拳头像铁锤一般分别击在那两人的软肋和下颌上,瘦小的男子哼声都发不出来,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男子自然便是在韩少虹身边贴身守护的熊原。他发现情况突变,局面复杂,因此下手不留情,一招便直接将来人致于昏迷。随后赶到的三个瘦小男子显然被此情形吓住了,他们隔着五六米的样子停了下来,不敢上前,但也没有离开,脸上的神色一片茫然。

    熊原也不出击,只是紧紧地守护在韩少虹身边,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那三人。无论谁想要再接近,都必然会遭受到他铁拳的重击。

    宾馆窗口处的罗飞低声喝彩:“好身手!”

    的确,以熊原那副威风凛凛的气势,便是再来十个男子也别想靠近韩少虹。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