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罗飞的秘密(4)

慕剑云心中微微一笑,这个曾日华做事全凭个人喜好,哪有一点儿警察的样子?但人倒也颇有可爱单纯的一面。

    倒是那个罗飞,这个轻易不露喜怒的男子,他的心中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想到此处,慕剑云的眉头又忍不住皱了起来。

    十月二十二日晚,二十三点五十五分。

    金鼎中心别墅区72号。

    韩少虹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她入睡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二十三点,之前她会喝上一杯红酒,这样能使她享受到更好的睡眠。她知道自己已不再年轻,必须懂得保养才能保持住那与生俱来的丽质——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资本。五年前,她正是凭借这样的资本嫁入令人羡慕的名门。

    韩少虹的先生姓董。称董家为名门一点儿也不过分,据说这个家族的上一辈中曾出过省级的高官。韩少虹的丈夫算是董家小一辈中的佼佼者,在欧洲某国任常驻外交官。有着这层关系,韩少虹在国内打理的外贸公司想不兴旺都难。三十岁不到,她就住着别墅,开着名车,俨然已成为省城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

    可是今天韩少虹却睡不着了,她在柔软舒适的水床上辗转反侧,心里憋着一股说不出的烦躁。即便是再好的红酒也无法抚平她的心绪。

    为什么?就是因为早晨收到的那封匿名信吗?

    说实话,在最初看到那莫名其妙的死亡通知单的时候,韩少虹并没有把它太当一回事,甚至报警也只是走走形式而已。自从半年前的那件事在网络传开之后,类似的威胁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开始韩少虹还有些紧张兮兮的,可是三五次之后,她已变得有些麻木。上个月派出所还逮住一个打恐吓电话的家伙,那是一个瘦弱白净的半大孩子,被拘留的时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和电话中那凶神恶煞般的语气完全对不上号。

    都是些可耻、可笑的家伙!卑微而又无能……否则怎么会躲在角落里干出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来?这就是那些恐吓者在韩少虹心中慢慢形成的印象。她对这些人毫不惧怕,甚至对他们有着某种强烈的优越感。

    他们一定是妒忌我,所以才会这样疯狂地攻击我——韩少虹常常这样来安慰自己。

    可是这一次的事却显得有些特殊,报警之后不久,便有警察上门详细了解了情况。到了下午,又有警察前来增援,其中一个叫作熊原的高大男子自称是特警队的队长。韩少虹也是个精灵剔透的人物,她的心中不免有些打鼓了——警方如此严正的阵势会意味着什么呢?

    有些事情不想则已,一想便停不下来了。已到了夜深人静、形单影只的时候。半年前的那场意外,此刻又一幕幕地出现在韩少虹的眼前。

    是的,尽管遭受了铺天盖地的指责,但韩少虹自己却始终坚持那只是一场“意外”。

    如果那天不用急着赶去公司下一张发货单,如果那个叫熊光宗的菜农把摊位摆得靠里一些,如果自己开车的技术能绕过那个摊点,如果熊光宗不是那般态度恶劣、不依不饶,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围观起哄,让自己下不来台,如果……

    这些假设只要有一个成立,那后来的麻烦事也就不会发生了——这样的念头半年来已不知在韩少虹的脑海中萦绕了多少遍,可她却很少去思考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个挡位究竟怎样被挂上,而自己又是怎样踩下的油门?

    她不愿想,也不敢想,也许她已经相信了从自己嘴里反复说出的话:我只是想倒车,我只是想绕过熊光宗,可我无意中挂错了车挡……

    是的,我就是挂错了挡!一个声音在韩少虹心底嘶喊起来:法律已经认定的事情,你们有什么权利指责我、威胁我?我赔了钱,名誉上也遭受了损失,你们还想把我怎么样?!

    若是往常,当思绪到了这一步的时候,韩少虹的心情便会慢慢平静,她还有美好的生活,令人羡慕的生活,她不能容忍这件事一直纠缠着自己,毁掉自己的未来。

    可是今天,她心中的烦躁却如浪潮般汹涌难平,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当她借着夜色的微光看到墙上的挂钟时,她终于把握住了那恐惧的来源。

    匿名信上的内容犹在眼前——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韩少虹

    罪行:故意杀人

    执行日期:十月二十三日

    执行人:Eumenides

    挂钟的指针正在转过零点,十月二十三日亦随之到来。

    韩少虹的心似乎被那指针扎中了一般,浑身凉飕飕的极不舒服。

    这么多警察如临大敌般出现,自己将会迎来怎样的一天呢?那个寄来匿名信的Eumenides,又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便在此时,床头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嘟嘟嘟……”寂静的夜里,那铃声显得格外刺耳。

    韩少虹“腾”地从床上坐起,她首先拧开了台灯,然后伸手拿起了听筒,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拿着根雷管。

    “喂?”

    听筒的那边却毫无声息。

    “喂?”韩少虹加大嗓门,声音略微有些变调。

    对面仍然无人回应她。

    韩少虹再也忍耐不住,她扔掉听筒,下床逃也似的奔出了卧室。直到进入客厅,看到那几个警察之后,她的心才安定了一些。

    为首的警察正是熊原。从下午开始,他就带着两名队员对韩少虹实施了贴身防护,夜间他们也守在客厅中休息。刚才电话铃响起,他便已产生了警觉,此刻见到保护对象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迎上去问道:“怎么了?”

    “有个奇怪的电话。我接听了,可是那边却没有声音。”韩少虹的语音急促而慌乱。

    熊原向部下打了个手势,一个特警战士会意,轻轻拿起客厅中的分机,那个电话上早已安装好了监控装置。

    听筒中仍然是毫无声息,大约十秒钟之后,“嘟”的一声长音,电话挂断了。

    “立刻去查呼叫电话的信息。”熊原向手下吩咐了一声,然后转过来安慰韩少虹,“我们来处理,你回屋休息吧。”

    “不,我睡不着。”韩少虹粉白的面庞有些变色,“我和你们一块待在客厅里。”

    熊原笑了笑:“你不用害怕,我们能保证你的安全。你看,我们在这里守着,坏人不可能进来。你卧室的后面也埋伏着我的同事,他们会整夜盯着窗户附近的动静。”

    “是吗?”韩少虹似乎不太相信。

    “你没看见窗外停着的白色轿车吗?那里面坐的就是刑警队的同志,其中韩灏韩队长还是我们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听对方这么说了,韩少虹的心总算踏实下来,她转身走回了卧室。进屋之后,却不敢把门关严,露着十厘米左右的缝隙,这样似乎能与客厅更加接近一些。

    熊原看着韩少虹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虽然他对这个贵妇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此刻也起了恻隐之心。不管她曾经多么嚣张跋扈,可她终究是个需要保护的女人。

    对来电的追踪很快有了结果。不出所料,那是一个不需登记姓名的联通手机号码,根本无法查出确切的使用者。熊原拨通韩灏的电话,与对方进行了沟通。

    “他什么话也没说吗?”韩灏猫在轿车的副驾驶上,一边通话,双眼仍紧紧地盯着别墅的后窗。

    “是的。”熊原强调道,“一个字也没有说。”

    半晌之后,韩灏森森地“哼”了一声:“他是在提醒我们,游戏开始了。”

    此刻窗外夜色深沉。秋风掠过,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泣诉般瑟冷,似乎也在附和着韩灏的话语。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