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罗飞的秘密(2)

熊原沉默了片刻后却摇了摇头:“可我觉得不妥。我们应该限制韩少虹明天的行动,让她不要外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其生命安全。”

    “我明白你的意思。单从保护当事人的角度考虑,限制其行动无疑是最有效的方法。”韩灏略作停顿后,话意却又一转,“可是她能在家里躲多久?警方又能保护她多久?嫌疑人明天下不了手,就会善罢甘休吗?如果他改天杀害了韩少虹,那我们岂不是坐失了抓捕他的最好机会?”

    “如果要保护韩少虹,就应该限制她的行动;如果要抓捕Eumenides,就应该布下一张大网,而韩少虹则是网中的鱼饵。你是这个意思吗?韩队长。”慕剑云把韩灏的话挑得更加明确了,韩灏则默认了她的说法。

    熊原仍是摇头:“不管怎么样,我不赞同用被保护人来作诱饵。”

    专案组中两个最主要人物的意见产生了分歧,而他们的说法听起来各有道理。韩灏斟酌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少数服从多数,到底采用哪种方案,我们举手表决。”

    熊原点头:“这个我同意。”

    曾日华第一个举起了手:“我赞同韩队长的方案。韩少虹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替她想那么多干什么?只是这样一个美女,如果真的被人杀了,倒是有点儿可惜呢。”说到后面,他明显换上了调笑的语气,一边说还一边眯眼瞥着慕剑云。

    “的确是个美女,令人嫉妒。”慕剑云看着曾日华淡淡一笑,“不过我的嫉妒心理绝不会左右我的判断——我支持熊队长,保护韩少虹的生命最重要。”

    曾日华本想刺激一下慕剑云,却被对方一眼看破,他悻悻地咧了咧嘴:“可怕,学心理学的女人……你什么都骗不了她。”

    “好了,现在是二比二。罗队长,说说你的态度吧。”随着韩灏的话语,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罗飞的身上,而后者亦随之给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支持韩灏韩队长。”罗飞淡淡地说道,他并没有详细地解释什么。

    “很好!”韩灏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扫视着在场众人,“让我们来制订详细的作战计划吧。”

    会议一直延续到下午两点多钟,一套针对韩少虹的监护方案终于出台。参战的主力仍然是韩灏和熊原所带领的刑警及特警精锐,罗飞在行动中只能充当一个可有可无的边缘角色。罗飞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里不是他所管辖的龙州市。

    散会之后,韩灏和熊原立即着手安排备战事宜,曾日华则迫不及待地回房补觉,会议室里只留下了罗飞和慕剑云两个“闲人”。

    见众人散去,慕剑云翻起了会场上的旧账:“罗警官,你最后的选择可是违背了警察的原则。好警察应该去防范罪案的发生,而你们却在给凶犯的行动创造便利条件。”

    “你认为凶犯能够得手吗,在那么多警察的严密监视之下?”罗飞没有正面应付对方的指责,而是使出太极推手的功夫岔开了话题。

    慕剑云却不依不饶:“说实话,我对明天会发生什么反倒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和熊原坚守了警察的职业道德,可你们没有。韩灏急于要逮住那个凶犯——或者是为了给郑警官报仇,或者是一种好大喜功的心态——这个容易理解;曾日华显然不够成熟,工作时还带着一种幼稚的正义感;可是你呢?你比韩灏要冷静得多,更不会像曾日华那般肤浅,可你为什么要作出和他们相同的选择?”

    罗飞与慕剑云对视了片刻,然后他摇摇头:“我不知道。”

    慕剑云“呵”地笑了起来:“一个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只是不愿正视自己的想法。今天你分析出凶犯杀害郑警官的动因,那着实吓了我一跳,那个推测太大胆了——虽然它非常合理,但是一般人根本不会顺着这个思路想,为什么你能够做到?”

    “很简单——”罗飞平静地答道,“换位思考而已。”

    慕剑云不置可否地摇摇头:“把自己摆在凶犯的角度去想问题?警校的基础课就教过这个。可我们都想不到,你想到了,说明什么?”

    罗飞察觉到交谈的形势渐渐被动,他干脆不说话了,眯起眼睛等待对方的下文。

    慕剑云又笑了,用似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只有你和凶犯的想法最接近,你们在某种程度上很相像。”

    罗飞蓦地一愣。

    慕剑云不依不饶:“你承认这一点吗?”

    罗飞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我……无法驳斥你的推论。”

    “所以他也是你想要的对手,是吗?”慕剑云的目光愈发闪亮,“你和他一样在期待着这场刺激的游戏——这就是你支持韩灏的原因。”

    罗飞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忽然也笑了,被对方揭开心思,他的脸上反而露出释然的神色。

    “你听过这句话没有?”他反问对方,“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刑警,首先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罪犯。”

    “这是警校刑侦专业刘老先生的话吧?他还说过,优秀的刑警和优秀的罪犯会具有很多相同的特质:敏锐、缜密、冒险性、求知欲……他们就如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窥探对面的状态,永远是他们最想做却又最难做到的事情。”

    “不错,刘老先生,当年他是我的恩师。”罗飞的思绪飘向过往,神情变得既沧桑又感慨。

    “很庆幸,你是这个硬币的正面。”慕剑云看着罗飞,“如果你选择去当罪犯,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可怕吗?”罗飞忽然摇了摇头,“至少有一件事情是更加可怕的。”

    慕剑云好奇地挑起眉头:“什么?”

    “学心理学的女人。”罗飞模仿曾日华的语气说道,笑容在他的嘴角两侧勒出一对深沟。

    慕剑云一怔,羞恼地皱起眉头:“怎么你也会耍贫嘴,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十六时二十三分。

    刑警队长办公室。

    曾日华再次来到韩灏面前,他头发凌乱,一身警服也皱巴巴的,看起来像是刚刚从囫囵觉中醒来。

    “真是折腾人,我今天是别想睡踏实了。”小伙子哈欠连天地抱怨着,可布满血丝的双眼却在透出兴奋的光彩。

    韩灏与他的目光对接了一下,敏感地问道:“怎么?有什么新的发现?”

    “那个家伙把死亡通知单发到网上了,发帖的时间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前。”

    韩灏的办公桌前就配备着电脑,他立刻打开到相关论坛,果然,一篇发布者为Eumenides,题名《死亡通知单》的帖子正处于热烈的点击与讨论中。

    展开同主题,主帖的内容与警方收到的信笺完全相同。在主帖的下方,短短的半小时内已出现数十篇跟帖。回复者或惊叹,或怀疑、讥讽、叫好、起哄……讨论气氛颇为热烈。

    “找到这家伙的发帖地点没有?”韩灏的眼神也变得兴奋起来。发帖时间刚过去不久,即使此人是在网吧发帖,只要找到确切地点,就一定能查到不少有价值的线索。

    “他倒是嚣张得很,明明知道我们已经在网络监控,还敢明目张胆地发帖,这也太小看人了!”曾日华愤愤不平地抱怨着,“虽然他设置了代理服务器,不过我的手下还是轻松追踪到了原始IP地址。这个IP属于一个集体用户——不是网吧,是一家文化公司,这是公司的注册地点。”

    说着话,曾日华把一张纸条递给韩灏,后者对纸条上的IP数字并不感兴趣,他的目光直接钉在了那行地址上:迎宾大街23号海正大厦901。

    这显然就是警方下一步行动的目标所在。

    十五分钟后,韩灏、尹剑和曾日华已到达了相关地点。面对行色匆匆的警察,文化公司的前台接待不敢怠慢,她把三人安排到会议室之后,立刻把公司负责人和网管叫了过来。

    初步的询问证实,自从下午两点上班之后,便没有外人进入过公司,公司内的员工也没有离开过。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韩灏立刻命令尹剑把住门口——此处位于九楼,只要门口无人出入,发帖者便没有逃离现场的可能。

    曾日华把纸条向网管展示:“你看看,这个地址对应的是哪台电脑?”

    “这个……我……我得查一下才知道。”网管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梳着油腻腻的分头。可能是第一次和警察打交道,他说话磕磕巴巴的,显得有些紧张。

    小分头身边那个胖胖的公司负责人立刻瞪起了眼睛:“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做的工作?!”

    “刘……刘总,我们公司是……是动态……动态的地址分布。”小分头的脸涨得通红,向胖子努力解释着,“这个IP肯定是公司内部的,但是具体哪台机器,我得再……再查一下。”

    刘总指着小分头的脑门:“我一再强调了,工作不怕细,你们年轻人就是做不到!我年轻那会儿……”

    “好了,这不是他的责任。”曾日华打断了刘总的话头,他把对方的胖手拨开,同时对小分头笑了笑,“你快去查吧。”

    小分头拿着纸条唯唯诺诺地去了。刘总颇是意犹未尽地咽了口唾沫,然后转头看向韩曾二人,换上笑脸问道:“警察同志,这是出了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登录色情网站了?这个都不用查,一定是康山这个坏小子,我明天就把他给开了!”

    韩灏懒得跟他饶舌,直接问道:“你们公司一共多少员工?”

    “连我是十二个人。我们是小公司,刚刚起步。”刘总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名片盒递过来,“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点。”

    曾日华接起一张名片,笑嘻嘻地端详把玩起来。韩灏则只是礼节性地扫了一眼,又开始继续自己的话题:“今天人都在吗?”

    “都在,都在。”刘总忙不迭地答着,“除了我和会计,都在大厅里干活呢。”

    韩灏拍拍曾日华:“去看看吧。”

    曾日华把手中的名片胡乱往兜里一塞,跟着韩灏来到大厅中。这里被一张张办公案隔成了十个小方格,方格里的员工们此刻都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韩灏的目光迅速地在众人身上过了一遍,然后皱起了眉头。这十人中倒有八个是女孩,两个男的除了刚才那个小分头,便是一个身形如冬瓜般的矮胖小伙子,无论是谁都很难把这些人和凶险的案犯联系起来。

    韩灏转头看向曾日华,后者的神色却更加失望,他怔怔地苦笑了一下:“怎么是……是无线网?”

    “对,我们是全市首批无线网络客户。别看我们公司规模小,但办公条件是一流的。”刘总兴冲冲地向曾日华介绍道,见对方苦着脸毫无反应,他无趣地停住口,然后又冲着小分头吼了起来,“你怎么回事?!查好了没有?”

    “这个……这个有点儿奇怪。”小分头从自己的方格里蹩了出来,“公司里的机器我都查了,今天登录时分配的都不是这个地址。”

    “怎么回事?”韩灏压低声音问曾日华,“是不是你搞错了?”

    曾日华断然摇摇头:“没有搞错。”可他的神态却是沮丧得很。

    “这个地址肯定是公司的网络用户,也确实……确实有机器登录过——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不过那……那不是我们公司的机器。”小分头一边解释,一边忐忑不安地瞟着身边的老板。

    “不是公司的机器?”刘总立刻又瞪起眼睛,“不是公司的机器怎么能登录我们的网络?”

    小分头脸上的汗都急出来了:“我……我没有设密码……”

    韩灏知道情况有变,再次追问曾日华:“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无线网络,又没有设置登录密码。”曾日华无奈地摇着头,“理论上来说,只要配备了无线信号接收器,那么在信号覆盖区域内的任何电脑都可以通过这家公司的服务器来登录网络。”

    韩灏神色凝重:“那这个区域有多大?”

    “远远超出我们能控制的范围——”曾日华咧着嘴道,“甚至都不用进入这座大厦。如果嫌疑人配备了笔记本电脑,他至少可以在大厦附近三五十米的方圆内随意侵入这个网络。”

    韩灏沉默无语,不得不接受眼前令人沮丧的事实——这样大的覆盖范围,那个家伙想找个隐秘的角落太容易了,这条曾经令人振奋的线索顷刻间变得毫无价值。

    “你为什么不设置密码?”刘总暴跳着咆哮起来,“现在让坏人利用了我们公司的网络,这个责任谁来负?!”

    小分头垂着脑袋,忍受着胖老板唾沫星子的洗礼,一句话也不敢说。

    曾日华拍拍刘总的肩膀:“算了吧,你没有必要骂他。”

    “为什么?”刘总看起来气愤难平。

    “因为就算他设上三道密码,那个家伙破解起来,也只是几分钟的事情。”曾日华撇撇嘴,无奈地说道。

    韩灏不想再多说什么,他摆了摆手:“我们撤吧。”

    随后二人告辞后叫上尹剑,下楼开车而去。

    “我就知道今天会白跑一趟。”回去的路上,尹剑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那个家伙如果连上网都会留下踪迹,那他也太差劲了,还搞什么死亡通知单来挑战警方?”

    韩灏冷冷地看了助手一眼:“他现在倒是很带劲,你是不是也很来劲啊?”

    尹剑自知失言,窘然道:“队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行了,别说话了啊。小尹啊,你车开稳着点儿,我先眯会儿。”曾日华嘟嘟囔囔地看似抱怨,其实却是给尹剑解了围,后者心领神会,不再说话,专心开起车来。

    十多分钟后,警车驶回了刑警队。曾日华下了车,独自走向了招待所。虽然困得很,可他却没有回屋休息,而是来到了慕剑云所在的房间。

    慕剑云正准备出去吃晚饭,所以屋门是开着的。曾日华径直进了屋,反手顺势把门关好。

    慕剑云诧异地看着对方:“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谈案子的事情,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曾日华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陶醉地吸了吸鼻子,“嗯,这美女就是美女,连屋子里都是香喷喷的,让人心旷神怡。”

    慕剑云反感地蹙起眉头:“谈案子你关门干什么?”

    “你和韩灏不也关着门谈过吗?”曾日华嬉皮笑脸地说道,“就在昨天散会以后。”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