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罗飞的秘密(1)

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四十分。

    省城刑警大队会议室。

    新成立的专案组成员们又聚集在了一堂。

    两个小时之前,韩灏和熊原强势出击,直扑东明家园小区,结果却被对手着实戏耍了一番。现在他们又召集起其他成员一同商讨对策。

    曾日华被韩灏打发去休息,刚刚躺下不久便又被叫了回来。此刻他双目红肿,头发蓬乱,多少有些狼狈。而韩灏做的案情通报更是让他颇为不爽。左摇右扭地听完之后,他立刻不甘心地问道:“这个孙春丰真的和案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们确定?”

    “确定。”韩灏非常干脆地回答,“我们调查了他的家庭背景、相关履历、交际圈以及近期的活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辍学青年。如果非要说他与这桩案子的联系,那就是十八号的时候,他曾偶然浏览过那个‘死亡征集帖’,并因此而出现在郑警官拍摄的照片中。”

    曾日华悻悻地咽了几口唾沫,无话可说了。自己颇为得意的工作成果被证明毫无价值,他只能苦笑着摇头道:“我看走了眼,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电脑盲……他是个真正的高手。”

    在昨天的会议上,曾日华曾嘲笑凶手不懂数码技术,现在的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负责会议记录的尹剑不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可当他抬头四顾时,却发现在场的其他人都各自点头,似乎明白得很。

    “那这里的问题就深了。”韩灏接着曾日华的话题继续深入,“如果凶手只是利用这张无关的照片做了一个局,那我们原先所推测的行凶动机便不成立了。他为什么要杀害郑郝明警官?”

    尹剑脑子里一亮:对了,既然凶手和孙春丰没有关联,那他能前往东明家园设局,多半也是通过现场相机里的照片定位了孙春丰的行踪,由此看来,他所具备的网络追踪本领并不逊于曾日华。霍然之间想明了这层道理,尹剑不禁有些自得,能和这帮专家共事还真是受益匪浅。不过这么一分神,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思考韩灏后来提出的问题,只好竖起耳朵去听别人的分析。

    片刻的沉默之后,熊原首先开口:“其实行凶动机倒并不令人困惑。既然郑警官在查这个案子,然后又被凶手杀害,最大的可能仍然是郑警官已经发现了某些线索,而凶手急于掩盖。真正让我不解的是,凶手为什么要利用相机里的照片搞这么一出恶作剧呢?难道就是为了戏耍我们?”

    “不仅是令人不解,甚至说,这是完全矛盾的。”现场响起了清脆的女声,毫无疑问,说话的正是慕剑云。

    罗飞一直在低头沉思,此刻他抬起目光看向这个年轻的心理学讲师,然后认真地问道:“矛盾?什么矛盾?”

    “两种心理的矛盾。如果凶手作案的目的是为了掩盖线索,那他的心理状态应该是在躲开警方的视线;可他故意删除照片所设下的局,却分明又向警方展示了太多的东西,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心理状态出现在同一个案发现场,这显然是极不合理的。”

    慕剑云的分析获得了众人的认同,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气氛中。

    “还有一个情况,也许能打开大家的思路。”片刻后韩灏再次开口,“刚才我讲到了,在东明家园现场,犯罪嫌疑人制作了一个假炸弹。技术人员在做后期勘查的时候,在上面发现了一个信号发射器。”

    “信号发射器?”曾日华抓着乱蓬蓬的头发,精神一振,“发射什么信号?”

    熊原对现场的相关情况最了解了,说道:“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和计时器相连的一个简单装置,能把计时器的运行状况反馈到信号接收者那里。”

    “嗬。”曾日华失望之余,不禁哑然失笑,“那个家伙在干什么?他在帮你们计时?”

    “计时?”罗飞的眉头一凛,他用指尖轻轻叩击着桌面,若有所思。

    韩灏的目光被他吸引过来:“罗警官,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你的高见,这可不合你的风格啊——请说两句吧。”

    罗飞亦不推脱,说道:“我们有一个思路上的错误,不,还不准确,应该说是态度上的错误。”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对罗飞这没头没脑的话语有些不解。而后者沉吟了片刻,又继续说道:“我们都在想,现在我们发现了什么?对手留下了什么漏洞?其实错了,我们必须正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到目前为止,都是他在展示,是他的独角戏。他给我、给郑警官寄来匿名信;他在网上公开发出死亡征集帖;他故意在郑警官遇害现场留下供警方追踪的线索;他甚至告诉我们下一次作案的对象和时间……现在不是我们在找他,而是他在引着我们转圈。”

    韩灏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了,如果认同罗飞的分析,那警方无疑正处在一个极为难堪的境地。只有曾日华满不在乎地“嘿嘿”笑起来,调侃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先开个内部检讨会吗?”

    慕剑云瞪了曾日华一眼:“罗警官说得没错,认识到这一点本身是有价值的。杀害郑警官的凶手,他的目的已经不仅仅是案件本身,他有一种狂妄的游戏心态,他在向警方挑战。”

    “这个我知道。”韩灏扫了扫慕罗二人,“可这对案件的侦破有什么意义吗?”

    慕剑云不再说话,她也把目光投向罗飞,等待对方的下文。

    “游戏?没错,凶手精心设计了一场游戏,他为此甚至可能准备了十八年的时间。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有计划,有猎物……可是还不完整,对于游戏来说,他还缺少一样东西,少了这个东西,再好的游戏也不够刺激。”说到这里,罗飞停下来供众人去思考,而大家沉吟了片刻却仍不得要领,曾日华先忍不住问道:“还少什么?”

    “对手。好游戏需要出色的对手。”罗飞苦笑着说道,“我们也许把郑警官的死因想复杂了。凶手杀害郑警官,或许只是因为后者十八年的秘密调查毫无进展,所以他要在游戏开始之前重建专案组,换上真正够格的对手。”

    众人听着罗飞的话语,心里都产生了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即便是一贯嘻哈的曾日华此刻也拧着身体,勉强挤出笑容道:“那照你的意思,我们都是被他换上、陪他玩游戏的角色?”

    罗飞没有正面回答,他的神色也很难看:“顺着这个思路,我们就可以解释东明家园的那个局了。他是在测试我们——故意留下线索,让我们去寻找孙春丰,而他则在帮我们计时——听起来多么荒唐、可笑,而又可怕。嘿,不知道我们的成绩是否能让他满意呢?”

    罗飞说完这些之后,会场上一片沉寂,良久才听熊原喃喃地说道:“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确实难以置信……”慕剑云咬了咬嘴唇,“可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这样去分析,犯罪嫌疑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行为,在心理学上是统一的……构成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目标主体。”

    尹剑惊讶地张着嘴,他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这一段也如实地写到会议记录之中。

    “好啊,不错……”韩灏脸色阴沉,不知是在赞同罗飞的分析,还是在向狂妄的对手撂着狠话。他的拳头随即狠狠地砸在桌面上,众人的情绪也因此而蓦地一凛。

    “既然有人想玩这样的游戏——那我们就奉陪好了!”韩灏铿锵有力地说道,他的目光随之扫过众人,在会场上酿出一股同仇敌忾的气势来。

    曾日华“嘿嘿”地笑了起来:“好啊。这的确是个有趣的游戏,而且,这游戏很快就要开始了,对吗?”

    是的,游戏就要开始了。在座者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Eumenides已经发出了最新的死亡通知单,那无异于是抛给警方的一纸战书。

    韩灏的目光此刻停留在尹剑身上:“你把那张死亡通知书给大家看看。”

    尹剑早已做好准备,他打开投影开关,在东明家园现场留下的纸条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标准的仿宋体,熟悉的内容——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韩少虹

    罪行:故意杀人

    执行日期:十月二十三日

    执行人:Eumenides

    十月二十三日——明天,便是这场惊心动魄的游戏拉开正章帷幕的时候。

    “好了,关于这张纸条不需要再多解释了。”韩灏很快又挥了挥手,“尹剑,你把这个‘韩少虹’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下吧。”

    尹剑操控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半身相片。这是一个风韵十足的少妇,容颜俊俏,皮肤白皙,穿着打扮亦充满了时尚的美感。

    “韩少虹,女,三十岁,已婚,尚未生育,本市户口。现居住在南城金鼎中心别墅区72号。经商,任都华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日华忽然打断尹剑的话语:“我刚刚在资料库里查过,全市叫韩少虹的人一共有十七个,怎么确定就是她呢?”

    “因为这个韩少虹本人也收到了死亡通知书。”尹剑一边回答,一边又切过一张投影,显出一幅网络截屏,“这是网络上死亡征集帖下面的回复文章,在第三篇回帖里有人提到这个韩少虹,后来又有二十多人跟帖表示响应,我们可以认为,这个人是被网民选出来的受害者。”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选她?”慕剑云提出了大家心中的困惑。从照片来看,这个叫韩少虹的女人风姿绰约,是个难得的美女,这样的人在网络上应该很受欢迎才对,怎么会如此招人忌恨呢?

    “韩少虹在半年前卷入一桩交通肇事案,撞死了一个卖菜的农民。”尹剑解释道,“后来此事在网络上传开,很多人认为她实际上是故意杀人,因此激起了民愤。”

    曾日华“啊”的一声,露出恍然的表情,他竖起一根指头晃了晃,说道:“这事我知道,原来就是她呀,听说这个人的背景深得很呢。”

    慕剑云和熊原对这件事也早有耳闻。在座中只有罗飞既不是本地人,平时也很少上网,不明白此事的原委,便由尹剑向他简略地介绍了相关情况。

    半年前的四月五日,韩少虹驾驶一辆红色宝马车剐翻了农民熊光宗的路边摊点,两人因此而发生争执。熊光宗要求韩少虹赔偿损失,韩少虹认为对方占道经营,拒不理睬。在激烈的口角之后,韩少虹欲驾车离去,熊光宗则不依不饶地拦在车头。双方相持不下之际,韩少虹的宝马车忽然发动,竟开足马力撞向了熊光宗,后者在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当时围观者众多,因此此事迅速在市井及网络上传开,并且激起了极大的民愤。韩少虹虽然被捕,但她解释说,当时她是想倒车绕过熊光宗,但因情绪激动而挂错了挡位,因此酿成悲剧。司法调查采信了韩少虹的说法,在一个月前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她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两年。这个判罚引起了极大的争议,网络上的讨伐与指责声响成了一片。大部分人都相信,韩少虹当时就是想撞死熊光宗,她理应按故意杀人罪接受严厉的惩罚。

    “我也认为她就是故意杀人。”尹剑最后发表了一下自己的观点,“据现场目击者描述,韩少虹在开动汽车前,曾对受害人有过言语威胁,什么‘你不让开我就撞死你’之类,她接下来的行为用挂错挡位来解释,实在是难以令人信服。”

    韩灏沉吟着说道:“现行的法律适用疑罪从无的原则。要定故意杀人罪,必须有确实的证据才行,争吵时的过激言论并不足以为证。所以法院最后这么判,也是情有可原吧。”

    “什么‘疑罪从无’?那我开着车是不是可以到街上随便撞人了?”曾日华斜着眼反驳道,“咱们都是警界内的人,还遮遮掩掩地干吗?说白了,这么轻的判罚,还不是因为韩少虹家产雄厚,靠山又足够硬!”

    韩灏无奈地摇摇头,并不否认。而罗飞看了曾日华一眼,对这个小伙子倒颇增了几分好感。

    熊原此时干咳了一声,神情严肃地说道:“我们还是回到案件本身吧——下一步该怎么办?”

    的确,这才是专案组目前亟须面对的议题。

    众人的目光又聚集到组长韩灏的身上。而后者已经准备好一套思路,开口道:“明天就是二十三号,也就是嫌疑人宣布对韩少虹执行‘死刑’的日子。既然他如此猖狂地挑战警方,那我们就张开大网等着他好了。”

    作为助手,尹剑紧接着就韩灏的计划作进一步的解释:“一般来说,凶杀案多发生于人流量稀少的隐秘地点,但本案情况却比较特殊。因为嫌疑人已经把杀人计划透露给了警方,他必然预见到警方会对韩少虹进行监护,要想隐秘杀人根本不可能。所以他的作案地点,应该是在人流量大、场面混乱而难以防范的地区。韩少虹的公司地址位于市中心的德业大厦内。每天九点左右,她会从家中出发,开车前往德业大厦。这个大厦是早几年建的,没有配备地下停车场。所以韩少虹只能把车停在大厦周围的地面停车场,然后步行进入大厦。她会在大厦内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钟,然后下班回家。韩少虹的家是在金鼎中心的别墅区,这里管理严格,全区二十四小时摄像监控;德业大厦的保安系统也很严密,出入楼门均有门禁系统,这两处都不太可能成为作案地点。因此嫌疑人如果真的想在明天杀害韩少虹,那他最佳的行凶地点就是在大厦外的停车场。那里地势开阔,相邻道路四通八达,人员复杂,相对来说容易下手,也容易逃脱。所以我们明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守住这个停车场。”

    在分析的过程中,尹剑依次展示了相关现场的照片,所见情况与他所说的吻合。

    韩灏看了熊原一眼,补充道:“当然,我们还要防范非常规手段的作案方法,包括投毒、远距离枪杀、车祸、爆炸等。熊队长,这方面就交给你了。”

    熊原却没有立刻领命,他微微皱起眉头反问:“你的意思是,对韩少虹进行全天监护,只要凶犯下手,我们便可以借机将其擒获?”

    韩灏点头,掷地有声:“是的,我不信有谁能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杀人。”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