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初次交锋(1)

十月二十一日傍晚,十八时二十五分。

    省城公安局刑警大队招待所内。

    秋分之后,日头便越来越短。当罗飞在招待所房间里安顿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全黑了。

    韩灏等人仍在紧张地工作着,而罗飞则被排除了出来。不过后者却并不在意,他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此刻有一个独立的、清静的环境反而会更好一些。

    略略洗了把脸,罗飞在书桌前坐下,开始翻看与“四一八血案”有关的复印资料。

    十八年前,罗飞也算是血案的当事人之一,案件进入侦查阶段之后,他曾被专案组反复调查过,但他自己对案件的具体情况却知之甚少。

    在某些时刻,罗飞甚至是被当成一个嫌疑者来对待的,这一点他自己也有所感觉。

    即便后来的调查洗脱了嫌疑,但罗飞还是受到了这起案件的极大牵连。作为一名警校学员,他在此事上至少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第一,在发现异常情况后,他没有及时报警;第二,在不了解现场状况的情况下,他贸然给出了错误的建议,造成拆弹失败、两名警校学员当场死亡的严重后果。基于这些原因,原本前程光明的罗飞被打回了原籍龙州,在南明山派出所一窝就是十年。

    不过与袁志邦和孟芸的死亡相比,事业的坎坷对罗飞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他所背负的痛苦是令人窒息的。他永远忘不了那声爆炸,更忘不了爆炸前孟芸喃喃的自语声。他能感受到女孩在绝境中对自己的信任,可正是这份信任在瞬间夺去了两个人的生命,一个是他的恋人,一个是他的挚友。

    罗飞会一直生活在自责中,不管后来的从警经历多么辉煌,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个失败者,曾铸成滔天大错的失败者。更可悲的是,对于那个将自己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敌人,他却连与其过招的机会都没有。

    罗飞不会料到,故事在十八年之后竟又拉开了新的序幕。

    这是老天要给他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吗?

    或者这只是Eumenides为他打开的又一扇地狱之门?

    但无论如何,十八年前的隐秘案卷终于在罗飞面前解开了尘封,现在他正随着郑郝明警官的探案日志回到血案发生的那些时刻。

    一九八四年四月十八日晴

    ……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连环凶案。

    上午,市局薛大林局长被杀害在家中;下午,东郊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两名警校学员当场死亡。由于案件性质过于恶劣,具体案情已经向外界封锁,一支调集了精兵强将的专案组秘密建立,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显然,凶犯具有极高的反侦查技能。在他寄来的匿名信上找不到任何指纹,标准的仿宋体书信也让笔迹鉴定失去了功效。在薛大林遇害现场,专案组同样未能采集到任何指纹和脚印。由此推断,凶犯在作案后对现场作了仔细的清理,其必然具有冷静且谨慎的心理特性。

    在下午的爆炸现场,大火焚毁了一切有价值的证据。技术人员花了两个小时才将两名死者的遗体搜集完全。由于尸体毁坏得过于严重,对于某些尸块,我们甚至无法分辨它是属于哪一名死者的。

    唯一令人兴奋的发现是现场发现了一名幸存者,只是他浑身多处骨折,皮肤亦大面积烧伤,虽然已送往省人医急救,但能否活下来仍是个未知数。

    ……

    一九八四年四月十九日多云

    ……

    上午我再次对那个姓罗的警校学员进行了询问。他的情绪非常差,不可否认,对炸弹的提前爆炸他是要负一定责任的,不过我并不认为他会是策划本案的凶手。

    下午我来到省人医,那个垂危的男子仍在昏迷之中,他的状况看起来非常危险。为了案件的进展,我当然希望他早日醒来。可是从人道的角度来说,这个人活下来还真的不如就这样死了。他现在的模样……我真是无法形容。太惨了!

    ……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日多云

    ……

    专案组正从多个战线展开案件的侦破工作,而我的任务便是对那个爆炸现场的幸存男子进行调查。

    男子仍然没有醒来,也许我首先应该确认他的身份,可是他的脸……就算是他的母亲也不可能再认识他了。

    医生给我提供了一些线索。他们给男子手术时,从此人身上残留的衣物里找到了一坨缠绕的铜丝,或许这有助于确认那男子的身份。

    铜丝很杂乱地绕在一起,展开后约两米长,看起来那像是一根被剥了皮的电线。

    ……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一日阴

    今天有了一些重要的发现。

    在爆炸现场南方两百米的地方,有一段废弃的建筑水泥楼管。楼管直径有两米多,里面堆放着一些生活杂物和捡来的破烂,看起来曾经有人在里面住过。

    在那堆破烂里,我找到了一条被剥开的电线皮。从长度上看,和男子口袋里的铜线正好吻合。

    难道那个男子是个捡破烂的流浪者?这个问题只有等他醒来后才能求证了。

    另有一个好消息:医生说男子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小雨

    前几天的调查一直没有什么收获,今天终于有了转机。

    下午,爆炸现场的那名男子终于苏醒了。可是我对他进行询问时,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甚至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医生说这是重伤病人正常的失忆现象,我必须采取一些积极的办法去加速唤醒他的记忆。

    我去水泥管里拍了一些照片,最快也要等到明天才能冲洗出来。希望这些照片能对他有所帮助。

    ……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多云

    ……

    我把水泥管的照片给男子看了,他开始仍有些茫然。后来我又向他展示了那些铜线,告诉他那是他口袋里的东西。我鼓励他努力去回忆,想想昏迷前的事情。

    他愣了片刻,就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他的表情却有了变化。他显得想起了些什么,很费力地要说出来。我把耳朵贴在他嘴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那些……水泥管,我……我住在里面。”

    我当时真是高兴坏了。后来他又陆续告诉我,他叫黄少平,来自安徽农村;家里父母都去世了,一个人来省城谋生;因为找不到工作,只能暂住在水泥管里,靠捡卖破烂过日子。

    我又问他案发当天发生了什么。可他的记忆似乎又出了问题,只摇头不说话。也许明天我得带些爆炸现场的照片过来。

    ……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晴

    ……

    我向黄少平出示了爆炸现场的照片,他显得很惊恐。我告诉他,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在这个工厂里被炸死了。他当时也在现场,被炸烧到重伤。在我的提示下,黄少平终于慢慢回忆起了那天的情况。

    案发当天下午,黄少平看到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先后进入了那个废弃的工厂,他便觉得有些奇怪。最后当那个女子进入工厂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于是悄悄地进去窥视。他看到了后来的那一男一女,也听到了一些对话(对话过程与罗飞的描述基本吻合),但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爆炸便突然发生了。

    据黄少平描述,最先进入工厂的那名男子在女子到来前半小时便离开了。照此推断,此人极有可能便是案件的元凶。黄少平在水泥管中远远看到了这名男子的身形面容。据他自己说,如果再见到这名男子(或者是照片),他是有可能认出对方来的。

    ……

    看到此处,罗飞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既然这个黄少平见到了疑犯,为什么没有做模拟画像呢?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也不难解释,当时还没有电脑模拟的技术,而手工绘图则需要叙述者对目标人物的印象非常深刻才行,黄少平只是远远见到那名男子,很难做出准确的描述。

    再接着往下看那些日志,在很长的一个阶段内,专案组的工作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郑郝明记录日志的间隔时间越来越久,文字中也透出一种失望和挫败的情绪来。在两年之后,因为没有再出现新的案件,专案组暂时解散,相关的侦破也就此告一段落。

    不过郑郝明的日志却在不久之前又写下了新的篇章,以下日志是郑警官遇害之后刑侦人员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的。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三日阴

    我以为那件事早已结束,所有的回忆都会像那些档案一样被永远封存。也许我错了。

    上午我收到了匿名信,信的内容便只有一行短短的网址。但我一看到那封信,心脏便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我太熟悉那个字体了。标准的仿宋体硬笔书法,相似的匿名信我在十八年前曾研究过何止百遍。

    我打开了那个网址,网页上的内容令我震惊。是“他”又回来了吗?我简直不敢相信。或者,这只是当年知情人的一个恶作剧?

    专案组早已解散,那些组员也许只有我还在第一线工作吧?我该怎么办?向省厅报告,重新启动侦查程序?这似乎有点儿太冒失了……可这起案子到现在还没有解密,还不能让韩灏他们插手,还是我自己先想些办法吧。

    ……

    原来如此!罗飞终于知道郑郝明为什么在十八年之后又关注起这桩案子,原来是Eumenides给郑郝明也发了匿名信,引导后者浏览了网络上的“死刑征集帖”!联想到自己收到的那封匿名信函,罗飞禁不住感到深深的耻辱和羞愤。很显然,在Eumenides眼中,自己和郑郝明一样都只是被戏耍了十八年的玩偶而已,当他准备再次启动这“游戏”的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召回当年的那些玩偶。

    我会让你见识到“玩偶”们的反击!罗飞咬咬牙,继续往下看。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四日晴

    今天我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省厅的曾日华。这个小伙子答应帮我进行网络监控。在他的帮助下,我已经拍到了一些照片。我借了队里的数码相机,这个东西用起来还挺麻烦的,我学了好久。因为事关机密,我也不能叫别人帮我,唉,只希望不是白用功才好。

    ……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九日雨

    今天又拍了不少照片。晚上我去找了黄少平,不过他的辨认并没有什么成果……

    网上的那篇文章,看帖回帖的人都不少。可是发帖者却没有什么动静了,也许这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

    那些上网的人,多半是些毛头孩子,很难把他们与十八年前的案子联系起来。也许我该查查这些孩子,听说前一阵省厅的电脑数据库受到过黑客攻击,没准“四一八血案”的资料也因此泄露了呢。

    郑郝明的日志到此终结。第二天的十月二十日深夜,他在家中遇害。

    “你如果早些向省厅报告就好了。”罗飞暗暗叹息一声,迷离起目光,似乎想与另一个世界中的郑警官有所交流,“在与凶手搏斗的时候,你一定知道这不是哪个孩子的恶作剧了,只是一切已然太晚。”

    “笃笃笃”——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罗飞的思绪。他迅速将案卷理整齐,然后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慕剑云。

    “罗警官,你好!”对方抢先打了个招呼。

    “你好!”罗飞打量着对方,目光里带出些询问的意味。见对方不像是临时串门的样子,他便猜测着问道,“谈案子吗?”

    慕剑云立刻点点头。

    “那进来说吧。”

    罗飞把慕剑云让进屋,两人在沙发上对坐了。慕剑云往书桌方向瞟了一眼——那里正堆放着案件的卷宗。

    “我也是刚看了案件资料,有一些问题,需要请教罗警官。”女讲师开门见山地说道。

    罗飞笑笑:“慕老师太客气了。请教谈不上,我们一起讨论吧。”

    “嗯。你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所以我考虑案件的角度可能和你们不太一样。我会对案犯的犯罪动机和心理状态进行分析,从而推断出他的社会背景、人生经历、性格特征等东西。具体到这个案子吧,不管是以前的匿名信,还是最近的网络文章,犯罪嫌疑人的署名都是这个——”慕剑云一边说,一边拿起笔在便笺上写下一串字母“Eumenides”,然后问道,“你知道这个单词的意思吗?”

    罗飞愣了片刻,似乎有些尴尬,然后他摇头道:“我的英语水平并不是很高……”

    慕剑云却像是做好功课来的,很详细地解释道:“你可以把它翻译成‘欧墨尼得斯’,这是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的名字。传说中,欧墨尼得斯会追捕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都会跟着对方,使罪人们的良心受到痛悔的煎熬,并最终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复仇女神?”罗飞品味着这个神话中的角色,与那些匿名信的内容结合起来,这显然会让人产生某些有趣的联想。

    而慕剑云正是要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下去:“在‘四一八血案’中,两个被害人都曾接到过匿名信,信的内容则是以欧墨尼得斯之名发出的死亡通知单。从表面上看起来,凶犯似乎是要借复仇女神的名义惩罚那些罪人。”

    罗飞“嗯”了一声,等待对方继续往下说。

    慕剑云接着说道:“所以现在我最关心的问题是,那两名受害人——薛大林和袁志邦,他们是否真的犯下了信中所列的罪行?这一点会关系到我对凶手行为动机的评价。”

    “薛大林是公安局副局长。他是否渎职、受贿、涉黑?这个我不知道,当时我只是一个警校学员而已。至于袁志邦——”罗飞犹豫了一下,“匿名信上的内容,你可以认为是真实的。”

    慕剑云对罗飞的回答并不满意,她撇了撇嘴:“什么叫‘可以认为’?罗警官,我知道袁志邦曾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在涉及案情时,我希望你给出准确的、肯定的回复。”

    “好吧。”罗飞无奈地苦笑着,“袁志邦是个非常出色的警校学员,我在很多方面都很佩服他。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女人。他太喜欢招惹女人了。”

    慕剑云回想起袁志邦的照片,那的确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女人缘泛滥也算是意料之中。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