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十八年前的惨案(3)

不过也有陌生的感觉——那声音由于过度的紧张而扭曲了,听起来有些沙哑,甚至带着哭腔。

    那是孟芸的声音。罗飞曾以为她是一个无比坚强的女孩,在那一刻,女孩终于展示了自己软弱的一面。

    “你快告诉我,哪根线?红色还是蓝色?快告诉我!”孟芸几乎是在哭喊。

    罗飞的回答却茫然而无力:“我不知道……”

    “不,你告诉我!求求你……没时间了!”

    “你问他也没有用!这两根线谁也看不出来。”袁志邦的声音也夹杂在电波里,焦急而无奈。

    “罗飞!哪根线?快告诉我,只剩一分钟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连炸弹都没有看到……”

    “……你别管我了,孟芸,你先走吧!”袁志邦已经绝望了,虽然还有一半求生的机会,但是男子汉的尊严似乎不允许他拉着孟芸一同来冒这个险。

    “不,我不走。”孟芸的态度却是如此坚决,然后她的声音大了起来,显然是将对讲机凑到了嘴边。

    “罗飞,我必须剪了!你告诉我,红色还是蓝色?”孟芸的语气既像是哀求,又像是通牒。

    罗飞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嘶哑了:“我真的不知道。”

    “呵……”孟芸似乎在那边惨笑了一下,“那你该为我祈祷了,我只好随便选一根……”

    在罗飞焦急又无助的等待中,孟芸开始剪线前的倒数:“三……二……”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通过电波一下下撞击着罗飞的心口。

    “不,不要,再等一等!”罗飞无法承受地大喊出来。

    “红色还是蓝色,快说!没时间了!”孟芸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嘶哑着嗓音乞求着。

    罗飞的脑袋里如同塞满了铅块,沉痛欲裂,然后他终于开口道:“红色,你剪红色的!”

    “红色的……我知道了。”孟芸在电波那头轻轻呢喃着,如释重负。

    红色。谁也说不清为什么罗飞会作这样的选择,包括他自己。

    然后罗飞便像白痴一样手足无措地等待着。他的思维能力已经完全停滞,脑袋里一片空白。

    几秒钟等待,却如几个世纪般漫长。

    最终他从对讲机中等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回忆令罗飞的思绪飘离,完全与会场隔绝了开来。周围的人仍在说些什么,可他却完全没有听见。很快,其他人都发现了罗飞的异样。

    “罗警官?罗警官?”韩灏连叫了好几声,嗓门越来越大,终于将罗飞从恍惚的状态中唤醒,后者连忙凝了凝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不起……韩队长,你继续吧。”

    对于罗飞的失措举止,韩灏用眼神表达了些许不满,然后他看向手中的资料:“好了,接下来的情况就让我来说吧——根据档案记载,当时你通过电台遥控孟芸进行拆弹。按照你的指点,孟芸剪断了红色的引线,并因此提前触发了炸弹。是这样吗?”

    罗飞闭上眼睛,非常痛苦地点了点头:“是的,是我的判断错了……”

    韩灏却并没有因为罗飞的痛苦而回避这个问题,他仍在追问:“你根据什么认为红色的那根是真的计时线?”

    罗飞无言以对,愣了片刻才喃喃说道:“没有什么根据,就是……直觉……”

    特警队长熊原立刻摇了摇头——如此生死攸关的大事,仅凭直觉判断多少有些儿戏。可是转念想想,在当时那种紧迫的情况下,确实又没有其他办法。而坐在他身边的曾日华则仍是一副不羁的模样,他同情地看着罗飞,然后又自嘲地笑了笑:“嘿嘿,事实一再证明,男人的直觉总是那么扯淡。”

    “既然你没有任何根据,那你为什么要指点孟芸?如果让她自己判断,或许会有更大的正确概率。”韩灏看着罗飞继续问道。

    “她怎么判断?”罗飞苦笑,“她对拆弹根本一无所知。”

    “那她也有一半的正确概率,至少不会低于你。你为什么要用你的想法去影响她?她处于现场,而你只不过是听了她的描述,即便从直觉上来说,也应该是听从她的判断,你为什么要指点她?”韩灏用驳斥的口吻追问着,而他的目光则更是咄咄逼人。

    罗飞的脑子一片混乱。他狼狈地躲避着对方的目光,知道自己根本无力与其交锋。因为对方已经击中了自己心底最柔弱的部分。

    如果让孟芸自己判断,那她会剪哪一根线?为什么要用毫无把握的指点去影响她?这些问题已经在罗飞心中痛苦纠缠了十八年。

    更加痛苦的是,罗飞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答案。

    慕剑云许久没有说话,她一直在留意观察着罗飞。此时她开口帮对方解围:“我们也许没有必要纠缠于这样的问题。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罗警官当年的选择属于一种应急反应。对于这样的反应,往往当事者本人在事后也无法作出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原因——因为他当时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所有的选择都是缘于本能——由性格决定的本能。”

    罗飞心头一敞,压力减轻了许多。他感激地看了慕剑云一眼,而对方也正在看着他,那目光犀利明亮,似乎想要挖出自己心底更多的东西。

    “好吧。”看在女讲师的面子上,韩灏总算放过罗飞,把话题又引回到案件本身,“让我们看看爆炸现场的情况。爆炸的震感波及方圆二百米的区域,而爆炸声则传出了五公里左右。由于爆炸地点存放着大量化学药品,爆炸还引起了现场大火。孟芸和袁志邦当场丧生。另有一名无辜者被大火波及,重伤垂危。”

    无辜者?罗飞不禁一愣,愕然问道:“爆炸现场当时还有其他人?”这个情况他以前可从不知道。

    “档案里是这么记载的。不过他只是一个偶然到达爆炸现场的拾荒者,虽然幸存下来,却没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嗯,十八年前的案子我们暂时回顾到这里。相关的资料我让尹剑复印好,大家会后再详细研究研究。好了,”韩灏转过头看了曾日华一眼,“小曾,你给大家讲讲你了解的情况吧。”

    众人的目光亦随之聚焦到了曾日华身上,后者笑嘻嘻地推了推眼镜说道:“大家可能还不认识我,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曾日华,是省公安厅网监总队的技术指导。”

    罗飞暗暗一惊:这个小伙子看似没个正经,没想到却有着如此硬实的省厅背景。这个小小的会议室里已隐隐有藏龙卧虎之势。

    而曾日华所说的事情正和网络有关:“大约一周前,也就是十月十四号,郑郝明警官找到了我,请我帮他进行一些网络监控。当时在网络上出现了一篇奇怪的文章——大家请看投影——郑警官希望我能够通过技术手段查出这篇文章的发布者。”

    尹剑配合着操控投影,屏幕上出现一幅网络截图,上面显示的正是罗飞在网吧找到的那篇署名为“Eumenides”的文章:死刑征集。无论从文章的标题和署名都显而易见,这篇文章和十八年前凶案中出现的“死亡通知单”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其他人还在聚精会神地文章的内容,罗飞已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你查出什么线索了吗?”

    “文章发布的时间是在十月五日下午两点十一分,发文者当时使用的是市区强辉网吧里的一台机器。文章发布于本市最大的公共论坛上,截止到郑警官找我的时候,这篇热门文章已经被点击了四千五百二十二次,并有一百三十三名网友跟了一百五十二篇回帖。”曾日华条条陈述着,逻辑清晰,数据精确。

    尹剑则配合着拖动鼠标,投影屏上开始显示那些五花八门的回帖。有人在骂发帖者是“神经病”,有人在质疑这是一个恶作剧,但是也确实有人在回帖中写下了希望被“执刑”的人的名字,所列的罪状种种,各有不同。

    “发帖者选择在网吧发文,显然是想隐藏住自己的身份。”在众人浏览回帖的时候,曾日华继续说道,“本市的网吧管理漏洞很多,要想查出近十天前某台机器的使用者是谁,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后来在郑警官的要求下,我开启了一套网络监控程序,只要有人浏览这篇文章最新的回帖,监控系统就会自动检测并记录下浏览者的网络地址。如果这个地址来自于市区的网吧,我就即时通知郑警官,而郑警官则会带着相机前往拍照取证。”

    “嗯,这个思路很好。”罗飞略一沉吟,已想通了其中原委,“发帖者既然写了这篇文章,他就必然会时常关注跟帖者的最新回复。此人行事谨慎,一定还是找个网吧去看帖。郑警官这么做,很有可能把他从茫茫人海中捞出来。”

    “确实就是这个思路——只是郑警官当时没有告诉我案件的详情,对于十八年前的那些事,我更是一无所知。”曾日华咧咧嘴,做出无奈的表情,“我也没有料到,这个行动最后竟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谁都明白,所谓“严重的后果”即是上午刚刚发生的那起血案。在场者都是思路敏捷之人,疏通极快。慕剑云已脱口叫了出来:“难道郑警官就是因此遇害的?这么说的话——他极有可能已经拍到了发帖者的照片,所以才被灭口?”

    韩灏微微点着头,看似在附和慕剑云的推测,然后他进一步解释道:“在案发现场,我们找到了郑警官的相机。其中有几张照片已经被人删除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正是行凶者最主要的目的。”

    罗飞凝目看向韩灏,韩灏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神情有些复杂。他知道罗飞早在上午就对照片的情况有过准确的分析,自己此刻未免有些棋滞一招了。

    其他人并未留意韩罗二人间的微妙反应。熊原正皱着眉头,很不甘心地说道:“照片被删了?那么郑警官找到的线索就完全断了吗?”

    曾日华“哧”地冷笑一声,讥讽中带有自得的神色:“这个家伙,他或许精通于杀人,精通于爆破,但他却并不精通数字技术。对于数码相机来说,仅仅删除照片并不能抹去内部存储器上的影像信息。只要没有新的照片去覆盖存储空间,那些被删除的照片仍然可以恢复。当然,这需要用到一些复杂的技术手段。”

    罗飞的眼睛一亮:“你们掌握的技术可以做到吗?”

    “我手下的技术人员已经开始工作了,到明天早上便可以恢复全部的数据。”曾日华惬意地揉揉鼻子,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那时候我们就能够看到他的真面目了。”

    “非常好!”罗飞兴奋地大叫一声。不过他很快用指节敲着桌面,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然后他郑重地说道:“我们要早作准备,调集充足的人手进行查访和搜捕工作。这绝不是个普通的对手,我们必须严阵以待!”

    “这个倒不需要你操心过多。”韩灏觉得罗飞的话有些多了,不冷不热地抛出一句后便转目看向熊原,“前线的工作,由我和熊队长配合完成。我的人负责排查和抓捕,熊队长,你们特警主要是准备应付一些特殊情况。”

    熊原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十八年前已经有过爆炸案,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那需要我完成什么呢?”罗飞显出强烈的求战欲望。他与Eumenides之间的仇怨比在座任何人都要浓重得多。

    韩灏沉默了片刻,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他斟酌着说道:“罗警官,原则上说来,本市发生的案件本不需要你来插手。这次请你加入专案组,主要是考虑到你对当年的情况比较了解。基于这一点,我还是希望你就十八年前的案子做些外围的调查,看看是否会有新的发现。”

    罗飞的脸上出现明显的失望神色,不过转念想想,对方作为本地的刑警队长,不愿别人过多地插手自己的工作,这倒也情有可原。所以罗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无奈地点头道:“好吧。”同时他心中暗自苦笑了一下,希望上午的诸多不快不要在两人间继续留有芥蒂。

    而现场另有人此刻也按捺不住了。

    “韩队长,你似乎还忘了一个人啊。我可是你特意请来的,不会什么都不让我插手吧?”说这番话的正是慕剑云,她微微挑着嘴角,话语中带着些半开玩笑的意味。

    “你可以先配合下罗警官的工作——”韩灏与慕剑云对视着,“对于你来说,以后还会有更重要的任务。”

    慕剑云轻轻一笑:“哦?”

    韩灏似在给对方一些提示:“其实就这起案件来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状态本身便值得好好地研究一下呢。”

    “这倒是。研究别人的内心世界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慕剑云搭着韩灏的话茬,目光却又幽幽地看向了罗飞。而后者神色怅然,思绪不知道又已飞向了何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