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风雨欲来(4)

以上种种居然都被罗飞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琢磨了出来,韩灏对此简直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惊讶的神态只是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他很快便用一层寒霜把自己的情绪遮挡了起来,然后冷冷地说道:“这个人的身份和来意目前都还不明朗,就这起案件来说,他本身就是一个重点调查对象。尹剑,我要你派人盯着他的,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让二中队的金有峰负责这件事的,我现在就和他联系一下,看看情况怎么样。”尹剑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拨了号码。振铃响了好几声之后,对面才终于有人接听。

    “喂,是大金吧?”尹剑开口打了招呼,然后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尹剑的神情一下子僵住了,他呆呆地听了片刻,偶尔才“嗯”一声,语调则极为尴尬,片刻后他站起来走到韩灏面前,将手机递了过去,“队长,你来接吧。”

    韩灏纳闷地瞥了自己的助手一眼,然后他接过电话:“喂?我是韩灏。”

    “韩队长,对不起,我是罗飞。”听筒里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子声音。

    “罗飞?”韩灏也一下子愣住了,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派出去盯梢的下属怎么会把电话落在了被盯对象的手中呢?

    “我想我和你的队员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电话那头的罗飞已经主动开始解释了,“我正在调查一些东西,后来我发现有人在跟踪我。于是我找机会想制伏他,他在反抗的时候我们动了手——这一切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现在他暂时失去了知觉,不过很快便会醒过来。你们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好翻到了他的证件,这件事纯属意外,我真的非常抱歉。”

    韩灏愣在原地,脸上的神色如死灰般难看。自己的手下被盯梢的对象制伏,连手机、证件都被人缴了去,这是多么让人颜面扫地的事情!而罗飞致歉的态度虽然诚恳,但显然不足以驱散他心头的恶气。韩灏竭力控制住情绪才使得自己没有当场发作出来,在接连喘了几口粗气之后,他极为不满地指责道:“罗飞,罗队长,这里可不是你的龙州!你不觉得你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吗?”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刚才的反应确实是过于紧张了。不过——”罗飞的语调突然间变得凝重起来,“如果你知道那个隐藏的对手有多么可怕时,你也会反过来理解我的。”

    韩灏眉头皱了皱,他已敏锐地捕捉到了罗飞话中的隐义:“嗯?你有了什么新发现?”

    “是的。”罗飞正色道,“希望这次你能够认真地听我讲一讲。”

    韩灏沉默着,看来自己有必要亲自会一会这个神秘出现的同行了。片刻后,他终于回答:“半个小时之后,我在刑警大队的办公室等你。”

    “好的。嗯……我现在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罗飞缓和自己的语气,“你的队员已经清醒过来了。”

    果然没过不久,听筒里传来了金有峰的声音:“队长,我……”

    “废物。”韩灏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狠狠地掐断了电话。

    ……

    下午两点零七分,省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办公室内。

    当罗飞来到的时候,韩灏如约正在等待着他。

    “你们这边的进展怎么样?”还没顾得上把屁股坐稳,罗飞已经急匆匆地问道。

    “我并没有义务向你汇报工作。”韩灏不软不硬地顶了罗飞一句。罗飞苦笑了一下,显得颇为无奈。然后他坐在韩灏对面,闭口不言,摆出一副等待对方来引导的谦卑姿态。

    见对方认了软,韩灏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这时他又觉得自己或许该说出些什么,不能让这个家伙小看了省城警方的实力。沉吟了片刻,他便斟酌着措辞说道:“疑犯的体貌特征我们已经掌握。现在市郊各交通网点都已设下了关卡,各级警力也在进行专向排查,重点对象是那些与死者生前所处理的案件有牵连的相关人员。”

    罗飞很快接口道:“我明白你的思路,你认为这是一起针对公安干警的报复杀人案?”

    “现场没有劫财的迹象。凶犯持刀闯入,蓄意杀人的目的非常明显——”韩灏针锋相对地反问,“不知道你以为还会有其他什么情况呢?”

    罗飞摇摇头,忽然话锋一转:“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他的目光凛凛地看着韩灏,似乎隐藏着很多下文。

    “这正是我要关心的问题。”韩灏凝目和罗飞对视着,然后又补充追问,“还有,你和郑郝明警官是什么关系?”

    罗飞没有直接回答,他掏出一张折好的信笺递了过来:“你看看吧。”

    韩灏带着迷惑的表情打开信笺,只见上面写着——

    8102号学员,你该还记得我吧?

    序曲结束之后,正章应该开始。这相隔的时间确实是太长了一些……不过,这一天总算还是到来了。

    想想那即将展开的华丽乐章,我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你不想加入进来吗,我的老朋友?

    我知道你也早已期盼了太久了。

    我能想象你看到这封信笺时的表情——你会激动得颤抖起来,是吗?热血在燃烧,无穷的力量正在躯体中聚集!——正和我此刻的感觉一样。

    我已经嗅到了你的渴望,你的愤怒,甚至是你的恐惧……

    快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韩灏越看越是茫然,眉头皱成了两团疙瘩。却听罗飞在一旁解释道:“两天之前,我收到了这封信笺。信是从本市发出的。8102,这是我以前在警校读书时候的学号。”

    “是的,你是省警校八一级的学员,当年的各项成绩极为出色,被誉为警校‘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学员’。只是你毕业前却犯了一个错误,最后仅被分配到龙州这个二线城市,在郊区某派出所当了一名普通干警。不过你升得很快,八年后就当上了所长,后来又调到龙州市刑警队任职——”韩灏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上的一份报告,脸上的表情喜怒莫测,“这是你的相关资料,关于你的履历,我们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

    罗飞一愣,在血案突发的紧张时刻,韩灏还特地分出精力详细调查了自己的档案,以这样一种方式为人所重视给他带来怪怪的感觉。

    “那应该是一次大错误吧?”韩灏却还不愿罢休,又揶揄着说道,“否则警校的天才又怎么会沦为一个小小的片儿警?”

    对方这番话语显然是触动了罗飞的许多心事,他双目迷离,神情竟变得有些恍然,半晌之后才喃喃地说道:“错误?嘿,也许叫失败更准确一些,惨痛的失败……”

    韩灏陡然间看到罗飞这副模样,不禁颇为意外。从收集到的资料中,他知道罗飞此前在龙州曾破获过许多大案奇案,出众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由于某些经历,以至于人生坎坷,倒也令人感怀。经过这次面对面的交锋,他心中原先积攒的郁闷也发泄得差不多了,此刻忍不住倒要劝解对方两句:“错误也好,失败也罢,都已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也不用总是放在心上。而且……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罗飞痛苦地摇着头,他的眼睛瞪得老大,迸现出眼角的根根血丝,“还没有结束,他回来了,他还在这里!”

    “你说谁?”罗飞没头没脑的话语让韩灏满头雾水。

    “那个恶魔!写信的人!杀害郑郝明警官的凶手!”罗飞一口气说出的三个角色显然是在指同一个人,他的双眼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而语调又如寒冰般彻人心脾,屋内的空气似乎都要因那寒意而冻结起来。

    韩灏愕然间明白了什么,他又拿起那封信笺看了一遍,然后如连珠炮般问道:“是这封信?这是谁写的?这和郑郝明被害又有什么关系?”

    罗飞用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努力去调整自己的情绪。虽然已过去十八年,但每当那段回忆重现的时候,他还是会有忽然就要失控的感觉。渐渐平息了下来之后,他抬头向韩灏反问:“你是什么时候来到省城刑警队的?”

    “十年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侦专业硕士毕业后。”这次韩灏很爽快,也很自豪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罗飞叹息一声,对于对方那显赫的专业背景毫不为意。略一停顿之后,他似乎在展开一个新的话题:“上午我离开现场之后,根据郑警官相机上的线索去了极天网吧——前天下午三点四十七分,郑警官在这里密拍了一个上网者的照片。我让网管调出了此人在当天的上网记录,从中我找到了这个网页。”

    在分析案情的时候,罗飞便重新找回了他特有的那种冷静和缜密。说话的同时,他递上了一张复印好的网页资料。

    韩灏接过那张纸,他对网络方面的东西并不是很熟悉,不过他还是能看出纸上出现的应该是某个论坛上的帖子。发帖的账号是一串字母:Eumenides,帖子的标题则是四个赫然醒目的黑体字——死刑征集,正文的内容如下。

    每当我睁开眼睛,我会看到这个世界上仍有许多肮脏的灵魂。

    法律是净化这个世界的工具,可是法律的作用却总是受到太大的局限。

    有人做了坏事,可这些坏事却不受法律的管辖;又或者有人做了坏事,可法律却找不到将他定罪的证据;还有的时候,做坏事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资本,使他们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

    法律是不完美的,社会需要法律之外的刑罚。

    我就是这个刑罚的执行者。

    我施加的刑罚只有一条,最直接的一条——死刑。

    将有一批恶徒被我清理。不过他们的名单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

    因为你有机会在这个名单上加一个名字。

    你希望某个人去死吗?你觉得他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你制裁不了他,正义在他的面前显得无比孱弱。

    那么请你把他的名字写下来,告诉我他做过什么,我会对他进行判决。

    你们有两周的时间。然后我将公布最终的执行名单。

    韩灏很难想到这个帖子会和郑郝明的死有什么联系,他费解地摇了摇头:“这能代表什么?一个恶作剧吧?网络上会有很多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

    “恶作剧?嘿……”罗飞冷笑了一声,他突然往前探过身子,语气变得激烈起来,“这是实实在在的罪恶!可怕的罪恶!郑警官就是因为这个送的命,但他并不是第一个牺牲者,十八年前,这罪恶就已经施虐过一次了。”

    罗飞的神态让韩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立刻追问道:“十八年前发生过什么?”

    罗飞却把身体缩了回去,他摇摇头:“我现在不能说。”

    韩灏有种被人戏弄的感觉,他极为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你到底什么意思?”

    罗飞神情严肃:“这是机密。”

    “什么机密?”

    “十八年前,在这个城市里发生了一起案件。因为案件的性质极为恶劣,为了控制影响,这起案件被定为一级机密,所有的侦破工作也是由专案组秘密进行的——”说到这里,罗飞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对不起,我暂时就只能说这么多了。”

    韩灏皱着眉头,将信将疑的同时也有些恼火,他冷冷地诘问道:“既然是一级机密,那你怎么会知道?”

    罗飞的眼角抽动了两下,似乎被触到了某根敏感的神经,然后他郑重其事地与韩灏对视着:“我也是那起案子的当事人……你还不明白吗?当年正是这桩案子让我跌入了谷底!而案发后对我进行询问的专案组警员,就是郑郝明郑警官。”

    原来是这样……韩灏的脑子飞速地旋转了片刻,总算把一些前因后果串连了起来:十八年前的密案,至今未破……郑郝明是专案组成员,发现了新的线索……当事人罗飞接到神秘信笺,回到省城……郑郝明遇害,罪恶正在拉开新的一幕!

    一张大幕正缓缓浮现在韩灏的眼前。虽然幕布仍然遮蔽住了所有的秘密,但那掩盖不住的凝重气氛还是让韩灏既兴奋又紧张。

    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恐惧。

    这到底是一起什么样的案子?

    答案就在对面那个家伙口中,可他却又偏偏不说出来。

    韩灏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罗飞,缓缓地说道:“既然你不能告诉我详情,那你又何必来找我呢?”

    “我希望你立刻向上级领导打报告,要求解密当年的案卷,重建专案组!”罗飞毫不回避地迎向韩灏的目光,同时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