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风雨欲来(2)

上了警车之后,韩灏便不断地催促司机:“快!快!”蓝白相间的小车开着警报灯,一路呼啸疾驰,以接近一百迈的速度穿行在环城公路上,沿途的车辆纷纷避让,而过往行人则交头接耳,不知是发生了什么骇人的案子。

    郑郝明两年前在市里买了一套商品房,把家人都搬入新房之后,原来公安局分给他的住宿楼便空了下来。不过这老屋子也没有完全闲置,有时候办案晚了,郑郝明便会回到这里休息过夜,一是周围的同事多,联络啊、行动啊都方便;同时也免得打搅到早已熟睡的妻女。后来久而久之,这老屋子就有点儿成为他的“第二办公室”了。

    根据城南派出所的通报,郑郝明遇害的地点正是在此。这个地方离公安局本来就不远,韩灏他们警车飙得又快,十分钟不到便已抵达了目的地。

    这一片的住宅区都是老式砖混结构的矮楼。郑郝明的住所在7号楼的三层。韩灏不待警车完全停稳,打开门便跳了下来,向着楼洞内快步而去。出事的单元门口正守着一个派出所的年轻干警,见到市局刑警队的同志到来,他立刻让开道路,同时行了一个警礼。

    韩灏带人上到了三层楼梯口,却见郑郝明的宿舍外又守着两个干警。这两人也是认识韩灏的,他们很尊敬地打了招呼:“韩队,你来了。”

    “你们干吗都在外面站着?”韩灏板着面孔,急切地喝问,“情况怎么样?”

    两个小伙子面露难色,其中一个挠了挠头:“这个……不太清楚,那个人不准我们进去,只让我们在外面守着。”

    小伙子说的确是实情。接到110指挥中心的命令后,他们立刻赶到了这里。可是屋里的报案者却不让他们接近现场,而且对方亮了身份,竟是个刑警队长。他们便有些懵了,也搞不清对方是不是专门过来查案的。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一边守在门口,一边打电话通报了市局的刑警队。

    韩灏当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虽然心中疑窦丛生,但他也没有必要再问什么,而是直接大步踏进了屋内,亲眼去看个究竟。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屋,进门后左首是个客厅,右首方向则是厨房。郑郝明仰面躺在客厅的地板上,从脖颈处往下汪了大片的血迹,看起来已死去多时。另有一名男子正背对屋门单膝跪地伏在死者的身边,盯着地板上一柄散落的菜刀仔细端详。由于是老式建筑,房屋通风并不是很好,厅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韩灏在门边不远处收住脚步,蹙起眉头问道:“你是谁?”此时尹剑也走进屋来,守站在他的身后。

    在韩灏问话的同时,那陌生男子已回过了头,只见他大约三四十岁的年纪,身形消瘦,浓眉直发,一双眼睛虽然不算大,但目光却敏锐至极。

    男子见到韩灏二人,左手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靠近。同时右手到怀中掏出本证件扔了过来,自我介绍道:“龙州市刑警队,罗飞。”

    韩灏伸手往空中一抓,将证件稳稳地接住。略略看了看之后,他将证件交给尹剑,同时低声吩咐道:“让信息科查一查他的资料。”

    罗飞的耳朵微微一动,似乎是听到了韩灏的话语。他一边打量着二人,一边问道:“你们是刑警队的?”

    尹剑指了指韩灏:“这是我们的韩队长。”

    罗飞点了点头:“很好。那你们应该很清楚案件现场勘查的常识,如果你们要接近死者,请注意不要破坏掉任何可能存在的现场痕迹。”

    韩灏面沉似水,他冲尹剑挥了挥手,示意后者先退出去。尹剑暗暗摇了摇头,他深知这个队长素来自视甚高,罗飞的这几句话虽属无心,但已经犯了很大的忌讳。再加上郑郝明遇害,他本来就已经悲愤交加,这下肯定是不会有好脸色给对方看的。

    果然,尹剑刚刚走到门外,便听见韩灏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罗队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说话的语气极为生硬,充满了质问的意味。

    罗飞愣了一下,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好的苗头。想想自己刚才的言行确实有些失礼,他连忙站起身解释道:“哦,我是……有一些私事来找郑警官,没想到郑警官……”

    “好了,既然你是私事过来的,就请你先离开现场。”没等罗飞说完,韩灏已经冷冷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至于事情的前后经过,请你到门口去找刚才的尹警官,由他负责对你进行询问。”

    罗飞凝起目光看着不远处那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而对方亦针锋相对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就在此时,随着一阵小小的喧哗,又有两三名男子来到了屋内,从他们的衣着和携带的装备来看,应该是法医和勘查人员。

    “你快点儿离开这里,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韩灏再次冷言催促。

    罗飞无奈地轻叹一声,踮着脚,迈大步跨出案件现场,来到了韩灏等人面前。

    “我已经有了一些发现,也许我们应该先交流一下。”罗飞向着韩灏诚恳地说道。

    “不用了。这并不是你的工作。现在你的身份是报案人,必须首先配合我们的询问。你也是刑警,应该很清楚这些办案时的基本常识。”很明显,韩灏这是找机会把罗飞刚才的冒犯之辞硬邦邦地抛了回去。

    罗飞尴尬地咧了咧嘴,想要找些说辞缓和下气氛,可一时却又难以开口。就在窘迫之时,尹剑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招呼了一声:“罗警官,请你到这边来。”他的态度比韩灏要友好多了,也算是给罗飞垫了个下坡的台阶。后者颇领情地点了点头,然后无奈地向门外走去。

    韩灏冷眼看着罗飞走出屋子后,这才带领众人开始了对案犯现场的勘查工作。

    在屋外,尹剑把罗飞引到楼梯拐角处,略带歉意地打着招呼:“这是我们的工作程序,希望你不要见怪——现在请你陈述一下到达案发现场的前后经过。”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了笔和记录本。罗飞则趁机上下打量着对方:这个小伙子面相友善,话语随和,应该是个易于沟通的家伙。

    而此时楼下又响起了“呜呜呜”的警笛声,罗飞把脑袋探出楼道窗往外看了一眼,原来是刑警队调集的增援警力到了。

    “好了。事发的经过我们会有充足的时间去说,而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罗飞冲着尹剑招招手,目光仍然看着楼下那些刚刚赶到的警察,“你能不能调动这些警力?”

    尹剑立刻摇摇头:“我们队长在这里,我怎么能擅自做主?”

    “那就去告诉你们的队长,赶快布置下去,在全市范围内搜捕一个嫌疑男子。此人体格很瘦,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手部很可能有刀伤。他于昨夜十一点至今天凌晨两点之间曾在案发地点附近活动过。”罗飞目光炯炯地看着尹剑,他说话的语速虽然很快,但表达出来的内容却是清晰有致、一丝不紊。

    尹剑却只是再次摇头:“不行的,我们队长肯定不会听你的话。”

    罗飞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你们应该相信我。”他坚定有力地加重了语气,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他的态度显然感染到了尹剑,后者愣了片刻,似乎在犹豫动摇,不过最终他还是苦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你不太了解情况。现在不是我相信不相信你,不是这个问题……问题在于——在这座城市里,你必须按照我们队长说的去做,而不是让他听你的。”

    罗飞无奈地沉默着,很显然,省城的那位刑警队韩队长早已在部下心中确立起了无可动摇的强势地位。这样的地位使得自己这个“外来者”很难有发表意见的机会。而此前无意中的冒犯则更给双方的交流设置了难逾的障碍。

    片刻之后,罗飞只好叹了口气,按照对方的要求行事。

    “好吧,那你做好记录——”他开始描述发现案情的过程,“我因为一些私事,需要拜访郑警官。上午九点五十二分,我把电话打到了郑警官的办公室,但他不在。你们同事——一个姓孙的小伙子告诉了我郑警官的其他联系方式。我又打郑警官的手机,但无人接听,后来我从他的家人口中得知了他可能会在这个地方。于是我在十点三十七分的时候找到了这里。门是虚掩着的,我敲门无人回应,但屋内却有血腥味。我进屋发现了案发现场,然后我立刻打110报警,同时就地展开相关的勘查。十点四十四分,派出所的干警到达,为了保护现场,我没让他们进屋。十点五十五分,你们到达。”

    罗飞的话语简洁,但事情的前后经过却陈述得非常清楚,相关时间更是极为准确。尹剑一条条地记录下来,觉得对事情本身几乎没有什么可问的了。他想了一会儿,提出了另一个相关的问题:“你认识郑老师?”

    罗飞摇了摇头:“不。”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尹剑的意料,他诧异地眯起了眼睛追问:“那你怎么会有私事找他呢?”

    罗飞沉吟了片刻:“是关于一桩案子的事情,郑警官负责的案子。”

    “案子?”尹剑挠了挠鼻头,“哦”了一声道,“那应该算公事吧?”

    “私事。”

    “私事?”尹剑有些弄不明白了,一个警察为了案子去找另一个警察,这怎么会是私事呢?

    与先前的利落风格迥然不同,对这个疑问罗飞沉默了许久,然后才悠悠地说道:“那是一桩十八年前的案子了。当年我还不是警察……我是那案子的当事人之一……所以这算不上公事,我来找郑警官,是以私人身份前来……”

    十八年前的案子?尹剑没兴趣牵扯太多,他撇了撇嘴:“那是哪辈子的老黄历了,怎么现在又来搞?算了,不说这些无关的了……嗯,你描述一下你看到的现场情况吧。”

    “无关?”罗飞的目光一凛,“那可未必……”他的语气陡然间阴冷了许多,竟森森地透满了寒意。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凝重起来。

    尹剑被罗飞冰冷的目光戳中,竟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下。被凝重的气氛压抑了片刻之后,他才犹疑着问道:“你是说郑老师的死和那个案子有关系?那是个什么案子?”

    罗飞看出了对方的紧张情绪——这种情绪势必会妨碍双方的沟通。对于气氛的失控,他颇自责地慨然轻叹:十八年过去了,不知已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但一想到那件事情,自己仍然如负着泰山重荷,难以解脱。

    罗飞做了几个深呼吸,首先让自己轻松下来,然后他很随意地反问了一句:“你来刑警队多久了?”

    “还不到两年。”小伙子如实地答道。

    “警校毕业?”

    “是的……省警校刑侦专业。”

    “那我算是你的师兄。”罗飞微笑地看着小伙子,眼神明亮,“我也是在这里上的学,省警校刑侦专业。嗯……黄伟现在是系里的老师吧?”

    “对!”小伙子连连点头,“他教过我们痕迹勘查的课程。”

    “他是我的同学。”罗飞轻轻拍了拍小伙子的肩头,“还有系里的那些老教授们,如果你去打听一下,他们应该都还记得我。”

    “啊,真没想到,那你可真是我的老学长了!”尹剑毫不掩饰惊喜的情绪,语言和神态都友好了许多。

    “好了,现在你应该完全地信任我,有没有问题?”罗飞的表情重新严肃起来,“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尹剑立刻便点了点头,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对面这个男子却有着一种奇妙的魅力,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消除别人的戒心,如兄长般令人感到亲切和尊敬。

    “很好。”交谈的氛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内,罗飞满意地摸着下巴,嘴角现出两道浅沟,然后他又将话题切往了关键之处,“关于十八年前的那桩案子,你暂时没必要问那么多。现在我有些问题要问你——嗯,最近几天,郑警官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或者说,他有没有一些特殊的言行?”

    “反常?”尹剑低着头想了片刻,“这两天他倒是经常外出,不过这也不算反常吧?我们做刑警的,出外勤再正常不过了。”

    “哦?那他手上正盯着什么案子?”

    尹剑摇摇头:“那倒没有。郑老师毕竟年纪不小了,已经不会再具体负责一线的案子。他只是较多地做一些分析和指导的工作。不过他这个人闲不住,即使什么活也没有也会经常往外跑,摸查摸查社会情况什么的。哦,对了,他这两天出去多半是在搞前期的盯查。”

    “你怎么知道?”罗飞对尹剑的最后一句话很感兴趣,“他和你聊起过吗?”

    “那倒没有。郑老师一向独来独往的,好像不太喜欢跟人交流。我是看到他最近外出的时候总是带着数码相机,所以才作出的判断。”

    “数码相机?”罗飞的眉头一挑,“银色的尼康吗?”

    “没错,我们队里统一买的,都是这个品牌。你也知道?”

    “那个相机就在客厅里的桌子上!”罗飞一边说,一边转头向案发的屋子看了一眼。显然是对那个相机有所窥伺。

    两个后来的省城刑警奉了韩灏的命令守在案发地门口,神色威严。罗飞略一思忖:自己现在想再进那个屋子,已然没有太大的把握,倒不如还是求助于身边这个刚刚结识的校友。

    “我要看那个相机,现在就要!”罗飞压低声音说道,“你帮我去把相机拿出来,能不能做到?”

    尹剑犹豫了片刻:“好吧……我去试一下,主要还得看我们队长同不同意。”

    罗飞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小伙子毕竟是别人的下属,那个韩队长不好通融,而刑警队本身又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地方,他也不能太强人所难了。

    不过尹剑倒没有让罗飞失望,当他再次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手上正拿着那个银灰色的尼康相机。

    “我可以把里面的照片调出来给你看,但是你不能用手接触相机——这是韩队长吩咐的。”尹剑自己已经戴上了白纱手套,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相机的显示屏展示在罗飞的面前。

    随着尹剑的操作,一幅幅的照片依次呈现了出来。罗飞非常认真地观看着,有的时候他会让对方停下来,自己则凝眉思考片刻;有的时候他又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记录着一些什么。这样足足过了有半个小时,他才把相机中储存的那三百来张照片全部看完。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