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局(4)

叶军朝他微笑,给他倒水,显然很喜欢这个孩子。

    随后朱朝阳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另一张面孔,迟疑了一会儿,道:您是您是那个人的老师,也是教数学的?

    严良向他点头笑了笑:我们已经见过一次面了,你好,小朋友。

    叶军很好奇严良居然见过朱朝阳,严良解释那天在张东升家见过一次,却想不到后面会冒出这么多事。

    朱朝阳道:您数学太厉害了,看一眼就知道题目错了。

    严良道:你也不赖,我是老师,天天和数学打交道,看出题目错了不奇怪,你一个初中生,却能看出高中题的错误,并在那个时刻伪装张东升的学生,应对自如,这本事

    他还想说下去,叶军重重咳嗽了一声,意思是告诫他别说这么露骨的话,严良只好笑笑闭了嘴。

    朱朝阳听到他说到一半的话,神色微微变了下,随即连忙岔开话题:您是大学的数学老师?

    对。

    您是哪个大学的?

    浙江大学。严良回答道。

    浙大!朱朝阳瞬时瞪大了眼睛,我最想考的是浙大,我最想读的是浙大数学系!

    严良不置可否地淡淡道:看你以后的高考了。他停顿一下,又道,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我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夏月普是怎么说服张东升,让他帮忙杀人的?

    叶军又咳嗽一声,不过这次严良没管他,而是很直接地盯看朱朝阳的眼睛。

    朱朝阳眼睑低垂下去,低声叹息:我我告诉过警察叔叔了,我也不知道。

    夏月普没告诉过你吗?

    月普月普她只是后来才告诉我,我爸我爸出事了,是她和耗子先威胁然后说服那个人一起干的,怎么说服的我不知道。

    张东升肯定是不希望继续杀人的,即便他们威胁他,他肯定也会想方设法找借口拒绝。他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告诉你夏月普和丁浩的计划,让你阻止他们。他没来找过你吗

    他不知道我家在哪。

    严良笑了笑:这回答不错。

    叶军喉咙都快咳断了。

    可严良还是继续问:他们是怎么让你爸和王瑶中毒的?

    我和警察说过了,我不知道,月普不愿意告诉我具体细节。

    叶军忍不住打断:严老师,事情都调查清楚了,不用问这些了吧?

    朱朝阳看向了叶军,声音低沉地道:叶叔叔,我也不想说了,我想做个正常人。

    叶军更是催促:严老师,差不多了吧?

    严良不管他,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他还没说话,朱朝阳打断他,祈求地看着叶军,带看低沉的哭腔:叶叔叔,明天明天报名了,我能去学校吗?

    你放心,正常去上课,我们已经决定了。

    朱朝阳低头支吾着:那那我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

    你说。

    我的事我的事您能不能不要让叶驰敏知道,千万不能让她知道,他露出惊恐的表情,如果她知道如果她知道,我就彻底完蛋了。

    嗯叶军不禁奇怪问,怎么了?

    朱朝阳随即把叶驰敏上个学期期末考试前一天,先冤枉他摔坏相机镜头,又自己泼水却去老师那儿告状,最后才知道是为了要影响他心情,让他考试考不好的事说了一遍。还说叶驰敏如果知道了,肯定会让他难堪的,他在学校就没法待下去了。

    严良很仔细地看过他日记,知道日记里写过这件事,不过他压根没想到日记里写着的叶驰敏,竟然是叶军的女儿!

    他抬起眼,一脸吃惊地看看朱朝阳。

    叶军显然没有仔细看过日记前面那些在学校的琐事,并不知道这事。

    他听着朱朝阳的讲述,早已咬紧了牙关,等到讲完,他顿时怒目圆睁,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吓了另两人一跳。

    他严肃地望着朱朝阳,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叔叔替小叶向你道歉!你放心,这事我替你做主。我保证叶驰敏再也不敢欺负你!你的事学校也不会有人知道,老师也不知道,你安心去上课。保护未成年人是我们警察必须的,假如哪天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你大胆告诉叔叔,叔叔一定会把造谣源头抓出来!

    他说完这句,满脸怒火就往外冲。

    严良叫住他:你做什么去?

    抽烟去,下班再回去收拾死丫头!他大步向外冲去,幸亏他没戴警帽,否则大概已经怒发冲冠了。

    严良回头看向朱朝阳,目光很复杂,叹息着苦笑一声:你这么厉害,你妈妈知道吗?

    朱朝阳一脸茫然:什么?

    严良哈了口气,站起身,道:小朋友,我也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第86节

    9月1日,初三开学了。

    今天只是报到,还没正式上课。

    朱朝阳早早来到了学校,暑假过后,同学间都是一片久别重逢的欢声笑语,还有对新学期到来的哀叹。大家都在谈着暑假的新鲜事,没人在意他。只有同桌方丽娜问了他怎么样了,不过显然方丽娜只知道他爸死了,并不清楚后面的事。

    叶驰敏今天来得很晚,进教室后,瞪了朱朝阳一眼,却什么话也没说,独自走到位子上,看起书来。

    方丽娜偷偷对他说了句:叶驰敏瞪你干吗?

    朱朝阳一脸茫然道:我不知道啊。

    刚开学就要和你过不去,以后你得防着点。

    朱朝阳点点头:我读我的书,不管她。

    方丽娜笑道:这样想就对了。

    很快,到开学典礼时间点了,班主任老陆招呼学生们都去操场。

    朱朝阳独自走出教室,身后却偷偷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干的好事。

    他回过头,看到了九月天里脸上透着寒气的叶驰敏,她两眼红肿,显然哭过。朱朝阳白她一眼:什么事?

    哼,不承认就算了,叶驰敏别过头,以后我不惹你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这话说的,我从来没有冒犯过你。

    哼。

    叶驰敏加快脚步,匆匆穿过朱朝阳离去。

    来到操场上,在旁边其他学生的喧闹中,他依旧是独自一个人,他想起了月普,想起了耗子,想起和月普一个多月来每天下午一起看书的温暖,他不禁叹了□气。

    再也没有这两个朋友了。

    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朋友了。

    明年,月普的爸爸再也收不到相片了

    他咽喉有些酸,抬起头,明媚的阳光让他心情好受了些。

    新的学期,新的一天,新的太阳,新的自己。

    在这所初中的铁栅栏围墙外,站看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他双眉蹙成了两道峰,眼神复杂地望着操场上的这些孩子,望着人群外游离着的一个孤独身影朱朝阳。

    他还是孤独的,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严良拿起手机,又看了眼,上面有条讯息:严老师,您的纸片经过字迹鉴定,可以确定是在一个月内写的,具体哪天因技术有限,无法给出结论。

    这个结果够了。严良淡淡地自语一句。

    他撕的是日记的第二篇,也就是去年12月的,但结果是这篇日记是在一个月内写的,也就是刚过去的这个月。

    至此,那个卑鄙的猜测却成了事实。

    朱朝阳在短时间内写出了整整大半年的日记,显然,这日记不是给他自己看的,而是留给警察看的。

    写日记的那本笔记本显得很旧,大概是朱朝阳拿了几年前的笔记本写的,他成绩这么好,每年都会奖励本子吧。用旧本子写日记,更能显得日记像是写了很久的样子。

    只不过这孩子不知道,字迹能够鉴定出大致的书写时间,虽然做不到精确,但足够了。

    那么日记中的内容是假的吗?

    也不是。

    警方对日记内容进行了大量调查核实,但核实到的结果竟没有一条与日记有出入。

    夏月普和丁浩不管是他们老家派出所还是孤儿院,反馈回来的信息都和日记里记着的事完全一致。那几起案件,也都有坚实的物证支撑,与朱朝阳无关。

    朱晶晶案,有夏月普和丁浩的指纹,DNA和丁浩一致,却没有朱朝阳的任何信息。朱永平夫妇被杀案,朱朝阳在上课,同样与之无关。徐静一家的两起命案,显然是张东升干的,和孩子们没关系。最后张东升三人死了,指纹、凶器、毒药等各项物证显示,和朱朝阳的口供也完全一致。

    那么他为什么要写假日记,他在日记里到底隐藏了什么?

    严良不知道。

    最让他惊讶的,如果日记是假的,那么也证实了朱朝阳早就料到了最后结局。可他怎么会预料到张东升会下毒杀他们三个,怎么会预料到毒下在可乐里,怎么会预料到夏月普和丁浩都会中毒,怎么会预料到张东升也会被丁浩捅死?

    严良根本想不出任何解释。

    这个答案,恐怕只有朱朝阳自己能解释了。

    他只知道,现在字迹鉴定结果放在面前,那就是朱朝阳在撒谎,日记是假的!

    毫无疑问,他隐藏了一些极其重要的秘密,也许有些秘密,是永远不能与别人分享的。

    但仅凭日记是近一个月写的这点,是否就能定朱朝阳的罪呢?

    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直接涉及了这几起命案,甚至他即便真的直接涉及了命案,未满十四周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只不过,戳穿一个孩子最阴沉的谎言后,也意味着戳破了孩子所有的伪装防线。

    当身边所有人以后都用一种提防、恐惧的眼光打量他时,这孩子的心理会受到怎么样的创伤?他以后会怎么样看待这个世界?

    此时,国歌响起,孩子们聚集在操场上排好队,一个个精神抖擞。

    阳光很明媚,朱朝阳面朝太阳,孩子们正在茁壮成长。

    严良手指放在了手机上方,屏幕上是叶军的名字,左边是通话键,右边是取消。

    看着阳光下的孩子,他突然想起朱朝阳日记的最后一句话:好想做一个全新的人啊。

    这话,大概是真的吧

    他很矛盾,也许这孩子已经是个全新的人了,他这么做会不会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他手指停留在通话和取消之上,只差了一厘米。

    这一厘米,向右,也许是一个孩子从此过上全新的生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向左,也许他的所有虚伪被揭穿,赤裸裸地展现在周围人面前,心理受重创,改变他接下来的整个人生。

    这一厘米,通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未来。

    这一厘米,是世上最长的一厘米。

    全书完。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