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局(2)

严良知道叶军这样天天抓罪犯的实战警察和他一个知识分子对待犯罪的宽容度是不同的,也不愿反驳。只是轻微摇摇头,道:其他呢?

    叶军道:从事情发生顺序讲起吧,7月2日那天,朱永平和很多人打牌,那些人都证实,当天朱朝阳来厂里遇到王瑶母女,朱永平让他喊叔叔,这对孩子心中的仇恨埋下了伏笔,导致了少年宫去找朱晶晶报仇,结果意外引发悲剧。3日下午,在看到视频中张东升杀人后,朱朝阳选择了报警,警讯中心通话录音显示,当时朱朝阳刚说了半句话,电话就挂断了,协警回拨过去,变成夏月普接听了,她说拨错了。4日朱晶晶遇害的男厕所窗户上采集到的指纹,找到夏月普和丁浩的,朱晶晶嘴里阴毛和皮肤提取的DNA也和丁浩完全匹配,证明了丁浩杀人。后面王瑶几次找朱朝阳的事,都是我接警处理的。所有事情和他日记里记载的完全一致。

    那么严良迟疑道,日记里所记载的每件事的时间有核对过吗?

    完全一致,甚至还抽调了新华书店监控,证明每天下午夏月普约了朱朝阳见面。

    叶军又接着道:至于最后一天的事,我们在张东升家搜查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毒药,他竟包在一个塑料膜里,塑料膜放在洁厕粉瓶子的最底下,好在他家东西不多,否则要找到还真不容易。毒药来源很难查了,可能买的,黑市剧毒物交易没法查,也可能是自己合成的,他利用老师的身份去学校实验室拿点化学品还是容易的。

    严良思索片刻,突然问:有没有查过杀死张东升的那把匕首是不是他自家的?

    叶军不解地看着严良,还是回答了:当然是他自己的了,那把匕首造型很特殊,我们查到,匕首是徐静大伯去德国旅游空运回来,送给徐静张东升新家镇宅用的。

    哦严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叶军奇怪地问:严老师,您到底在怀疑什么?

    严良犹豫了一阵,缓缓道:我深信朱永平的尸体半个脚掌露出土外,决不是张东升疏忽大意,他不可能把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却犯这种低级失误。

    嗯那您的意思是

    严良抿抿嘴:我有个里鄙的猜测,我在想,会不会那半个脚掌,是朱朝阳挖出来的。

    他哦,我记起来了,他日记写过,朱永平夫妇死后的那个星期天,他去过公墓,可能他想看看他爸的尸体,挖出来看了眼,又盖回去了,结果露出半个脚掌。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被人发现尸体。

    可他日记里只说了他去过公墓,没有说他动过尸体。

    他又不是拍纪录片,没必要把每天的一言一行都写下来吧。有时候日记篇幅长,有时候日记只有寥寥几句。

    严良道:他现在已经在家了吗?

    对,昨天晚上让他先回家休息了。

    你能否打个电话问问?

    想问他什么?

    就是这一个问题,他有没有把尸体挖出来。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叶军一头雾水。

    严良狠狠点头:非常重要!

    第84节

    叶军按下免提,拨通了朱朝阳家的电话,是周春红接的,说还有事需要向她儿子核实。朱朝阳接了电话后,叶军说了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我我就翻开土,看到脚,就就怕了。

    严良直接凑到了电话机前,道:你为什么要翻土?

    我我想看一眼。

    那你为什么那天想到去公墓呢?

    我我想最后看一眼看一眼我爸。

    除此外,你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

    严良的语气显得咄咄逼人,叶军向他投来不友善的目光,显然意思是,有这样逼问一个心理受创伤的小孩的吗?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没有啊,我就是想去看最后一眼。随后那头传来了哭声。

    接看周春红接过了电话,向警察解释儿子情绪不好,如果还有问题需要问,最好当面来,这样容易接受些。

    挂下电话后,叶军无奈地笑了笑,一脸责怪的样子望看严良。

    严良略显尴尬地摇摇头,道:他的回答天衣无缝了,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怀疑他。

    叶军责怪道:您到底怀疑他什么?

    严良自嘲般一笑:我有个很卑鄙的想法,一个成年人的很卑鄙的想法。事情发展到现在,出了这么多条命案,但最后,你想想,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叶军不明白:谁?

    严良道:朱朝阳。朱永平死后,朱朝阳肯定能分到为数不少的遗产。

    可朱永平又不是朱朝阳杀的,他也不想他爸死啊。

    严良道: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财产上,他是最后的最大受益人,这一点没错。

    可这跟尸体脚掌有没有露出来这问题有什么关系?

    严良道:如果脚掌没露在土外,说不定朱永平的尸体到现在也没被找到,对吗?

    叶军想了想,点头道:公墓这地方平时很少人去,上面的空穴或许等以后要立新墓了才会被人发现里面有尸体。

    那样一来,朱永平夫妻只能是失踪状态,不是死亡状态。没登记死亡,怎么分财产?人失踪一段时间后,工厂还要办下去,到时就是王瑶一家人接管工厂了,朱朝阳怎么分财产?严良眼睛里发出锐利的光芒,正色道,所以,只有让朱永平脚掌露出来,只有让人早点发现他的尸体,才能登记死亡!朱朝阳才能去分财产!

    叶军听到严良的分析,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是怀疑,朱朝阳在得知了他爸被杀后,星期天跑去公墓,挖出脚掌,是为了让人早点发现尸体,他才能去分财产?

    严良点点头。

    叶军随即连连摇头:这不可能吧,一个初中孩子,没想这么长远吧?

    严良双手一摊:我也只是胡乱地猜测,华竟一个人的内心怎么想的,没法知道。

    可就算他真有这方面的想法,也算不上什么,人都喜欢钱。他爸又不是他杀的,知道死了后,无法改变事实,只能转而争取未来的利益最大化。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