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7-86 秘密(4)

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今天警察找了我,问了小婊子的事,还知道我那天去了少年宫,就走在小娘子的后面。

    我当时真不知该怎么回答,普普跟我说过,如果警察来问,一定要咬定不知道小婊子怎么死的,也不能承认是在跟踪她,如果我说漏嘴了,她和丁浩就会被抓。其实我更私心的是我爸知道我参与了这事,间接害死了小婊子,那就惨了。

    我只能骗警察说我是去少年宫看书,和小婊子只见过一两次,走外面根本不认识她。

    不知道警察相信了没有,还抽了我的血,让我手按在一个东西上,那时妈妈刚好回来,知道警察查我,和警察吵了一架,回到家又是哭,我看了好难受。

    如果没这些事该多好,我好后悔那天去了少年宫。

    下午普普来找我,听我说了这事,她叫我不用怕,只要我没说漏嘴,警察就查不出。为防警察注意到她和丁浩,她以后不找我了,约定每天下午去新华书店见面。

    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今天婊子找上门,说我害死了小婊子,还把妈妈打成重伤,爸居然为了帮婊子,打了妈耳光,这笔仇我记下了,我大学毕业后一定要把这笔账原原本本算回来!

    婊子还说一定要弄死我,有本事就来吧,我才不怕。普普也在旁边看到了,她说明天和我商量。

    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普普说耗子也知道了婊子打伤我妈,耗子愿意替我报仇,他可以守在婊子家门口,如果婊子一个人出来,他就冲上去把她暴打一顿逃走,普普问我怎么看。我当然很想把婊子打死,可一旦耗子去打婊子被抓到,那么小婊子的事也曝光了,我想还是先忍着吧。

    普普也觉得埋伏揍人很危险,她问婊子是不是知道我和小婊子的事有关,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知道多少,可她昨天来找我时,我一见她转头就跑,可能更加深了她的怀疑吧。

    普普说如果婊子还要纠缠下去,就不是想着揍她报复了,而是做另一件事。她突然问我,如果婊子死了我会不会很开心。

    我看着她样子,感觉一阵害怕,问她要干什么,她说如果婊子一直纠缠,说不定会调查到她和耗子,他们决不能被抓走,如果逼不得已,她看过我的政治课本,写着未满十四周岁的人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她说她和耗子都不满十四周岁。

    我赶紧劝她打消这个念头,我决不会把他们俩供出来的,我不说,没人知道小婊子是他们俩杀的。她说只是开个玩笑,我想他们俩也没本事真的杀死成年人吧。

    普普还说杀人犯昨天找了他们,说要出差去,交易暂时做不了,等过段时间。希望他不要耍花样。

    从7月12日开始到7月26日,日记里就没什么大事发生了,每天朱朝阳和普普在图书馆见面,大都记了一些看了什么书,两人聊了什么之类的,开始几天,日记大都是寥寥数语,但后来篇幅逐渐加长了。

    因为严良看到,朱朝阳在日记里吐露心声,他喜欢上了普普,所以他对普普的记载特别详尽,甚至今天普普看的是哪几本书都一一记下,可他又不敢告诉普普,伯一旦告诉了她,她不喜欢他,以后两个人肯定会疏远。他更担心普普喜欢的是耗子,那样一来,他只能把这份喜欢,默默放心里珍藏了。

    但从7月27日开始,又有新的事发生了。

    第82节

    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

    婊子是畜生,她就是靠卖赚钱的!

    她找人泼了我大便,妈在景区上班也被人泼了,家门口到处是红油漆。叶叔叔带我去厂里抓她,爸竟然还要护着婊子,所有人都在说他,他还在护她!还要我不要追究了,给我一万块钱。

    哼,在他心里,婊子是最重要的,我比不上一万块钱。

    我恨他们,我恨死他们了!

    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昨天下午来的是耗子,他说普普去买东西了,他过来是要告诉我,前天晚上他们看到电视,杀人犯的老婆死了,杀人犯正在医院哭。新闻说开车时猝死,杀人犯这段时间都在外地出差,普普觉得他老婆不可能是自己死的,肯定是被他杀的,普普说她会去找杀人犯,问出人在外地是怎么把他老婆杀了的,提防他对付我们。我不想让普普去冒险,我去问。

    今天我去时,杀人犯始终不承认他杀了他老婆。后来有人按门铃,他很紧张,要我冒充他学生,我不答应,除非他告诉我。他只好承认人是他杀的,是下毒,把毒药放在胶囊里,胶囊再放进他老婆每天会吃的美容胶囊里,那样吃下去不会立即发作,过一会儿消化了胶囊就中毒了。

    下午见到普普,她说知道杀人犯是下毒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我们每次最多去两人,相机也不带,就不会怎么样。她很谢谢我早上一个人替她冒险,我很开心看到她的笑脸,她平时真的笑的太少了。我趁机问她有没有喜欢耗子,她说不可能,她只把他当哥,耗子也把她当妹妹,她说她喜欢聪明的人。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聪明的人。

    后来又跟她说了昨天婊子的事,她问我想怎么样,我想把大便泼回来,可是一时找不到好方法,她说她一定会替我想办法。

    是一时找不到好方法,她说她一定会替我想办法。

    7月29日后的几天里,没有发生大事,每天朱朝阳和普普在书店见面,商量着如何报复王瑶,但总是想不出好法子。

    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我爸也开始怀疑我了。

    爸来看我,给了我五千块钱,说以后会关心我。可后来,他又问了我小婊子的事,问我那天是不是在跟踪她。我当然说没有。

    后来婊子冲了过来,抢了爸手机,他们俩差点打起来。婊子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我和爸的对话。原来他是来录音,想套我话的。

    婊子还说,不是我干的,就是我找人干的,肯定和我脱不了干系,她一定会派人调查,追查到底的。

    哎,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

    他也不是我爸了,我不想要这样的爸爸。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我把我爸调查我的事告诉了普普,还有婊子的话。看得出,她也很紧张,她最担心婊子派人调查我,那样一旦查出她和耗子,都完了。

她问我对我爸还有感情吗,我实话告诉她,没有了,他已经不是我爸了。婊子折腾了这么久,他始终护着婊子,我真恨不得他们俩都被泼大便。

    普普说她会想办法替我报复他们一顿的。

    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

    我不想再去爷爷奶奶家了,可妈说我爸不会做爹,我还是要做好孙子的。我只好早上去看了下爷爷,爷爷躺床上不会下地一年多了,大家都说过不了今年,哎,爷爷以前对我还是很好的。奶奶也越来越老了,不知道我以后工作了,她还能不能享受到我的孝顺。

    奶奶知道爸和婊子做的事,她说爸做得不对,但又说他也是左右为难,下个星期三是小婊子生日,他们俩那天去上坆,上完坟就把所有发生的事都放一边,重新好好过生活,现在就我一个儿子了,肯定会对我好。我是不指望的,奶奶总是帮着她儿子说话的,爸的所作所为,彻底让我失望了。

    下午见到普普,把奶奶说的也告诉了她,她说我爸就算想对我好,婊子也会拦着的,这是不可能的。我想也是这样。

    她还问了他们去哪里上坟,说坟地上肯定没人,到时耗子去泼婊子大便。我很想出这口恶气,可又担心耗子被抓,她说我爸不可能跑得过耗子,让我放心,他们俩不会冒险的。

    祝他们泼大便顺利!

    之后的几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朱朝阳从12日开始去学校暑期补课了。但14日的日记,再次让严良大跌眼镜。

    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婊子死了,爸也死了,他们在搞什么!怎么会这样!

    夜自修出来普普路上拦下我,告诉我他们都死了。我质问她明明是去泼大便,怎么会死人的!

    她跟我道欧,说她是骗我的,她知道告诉我真话,我肯定会反对。她担心婊子派人跟踪调查我,早晚会查到他们,所以要杀了婊子。她用相机威胁杀人犯,说服他帮他们用毒药杀人!她原本只是想杀了婊子的,但杀人犯在坟地上突然把我爸也毒死了,事后跟他们说,如果不把两个人都杀死,肯定会查到。

    为什么要这样子?我真不想要这个结果!

    怎么办,虽然我爸对我不好,可他终归是我爸啊!

    我要不要去派出所举报他们?

    可是普普,我不想普普出事,我真的好难受。

    我想明白了,这是杀人犯在反过头威胁我们。只要我们也杀人了,那样相机就对他不构成威胁了。一定是这样的!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我也恨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

    后面的几天,日记篇幅都不长,记了些他内心的各种波折。

    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今天我独自去了公墓,看到了爸和婊子被埋的地方。

    我说不出什么心情,一个是我最想她死的人,一个是我一点都不想他死的人。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

    我是不是没有明天了?这样的生活就要一直下去了吗?

    是不是迟早都会被发现的?如果被人发现这里埋了两个人,该怎么办?

    我担心自己,也担心耗子,更担心普普。

    我在坟前跪下了,希望爸爸能够原谅我,这真不是我想的。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爸爸和婊子终于被人发现了,早晚警察会找我的吧,我该怎么说?是坦白,还是按照普普教我的应对,她说上周三我在上课,所以事情和我没关系,只要我说不知道就行了。

    我真不想继续撒谎了。可是如果我告诉警察叔叔实话,那么普普和耗子就会被抓走了。我不能害他们,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普普出事啊。

    我到底该怎么办?

    后面的两天,都只有寥寥数语,一笔带过,只写了几句他的想法而已。

    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普普晚上来找我,让我把相机还给杀人犯。这次,她没有称呼杀人犯,而是叫他张叔叔,说张叔叔其实没我们一开始想的那么坏,他毕竟是老师,对他们还是挺关心的。

    张叔叔准备把那套小房子卖掉,拿钱给他们办新户口,换上新的身份,再想办法安排上学,做一个新的人。他们现在已经和张叔叔一起住了。

    他们能做新的自己,那么我呢?

    希望一切事都尘埃落定吧。

    我答应过几天家里的事弄定了,我也一同过去一趟,大家约定,再也不提过去了。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明天就去把相机给张叔叔,这个东西放在身边,我每天都提心吊胆。

    现在警察叔叔没再过来了,大家也都渐渐不再提爸爸一家的事了,明天把相机还了,他们有了新身份,我也要开始新生活。

    马上就要开学了,一切都会是新的,包括我,包括普普和耗子。

    好想做一个全新的人啊。

    第83节

    严良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把这叠打印的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缓缓闭上眼睛,在了解了这三个小孩的故事后,他感觉胸口很闷,呼吸不过来。

    严老师,你也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小孩和张东升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吧?坐在对面的叶军看着他问。

    严良唏嘘一声,点点头,道:最后张东升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篇日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28日,朱朝阳带着相机去了张东升家,准备把相机还给他,而在这之前,普普和丁浩已经住进了张东升家。现在三个孩子全到齐了,相机也在了。

    严良抿着嘴,缓缓道:于是张东升这一回可以把人灭口,把证据毁灭了。

  nbsp;  对,朱朝阳作为唯一一个幸存者,他想开门逃跑,结果门开不了,他只能跑到厨房窗户上喊救命。我们破门进去时发现,门锁上额外加装了一把遥控电子锁。调查得知,这把锁是张东升前阵子在网上购买后自己安装的,应该在普普和丁浩住进他家前就装好了,目的就是为了等人和相机都到齐的这一天动手。这把电子锁只能用遥控器开,可见他是等着机会下手,一网打尽,决不让其中任何一个有机会逃出去。

    叶军又接着道:朱朝阳情绪稳定后告诉我们,张东升当时还反复问了他们视频是否还有备份,三个孩子都保证说没有,他很高兴,说要庆祝一下四个人的新生活,他准备了一个蛋糕给他们吃,给三人都倒了可乐,他自己倒了葡萄酒。法医已经查证,蛋糕是没问题的,问题出在可乐,三个孩子杯中的和瓶子里剩下的可乐,都检出了氰化钾。根据朱朝阳的口供判断,徐静应该也是误服了氰化钾丧命的。她每天会吃一种美容胶囊,连续吃了几年。张东升把毒药放进了徐静的胶囊里,然后他去丽水支教,制造不在场证明。这样徐静哪天吃了胶囊,哪天就会中毒死亡,而他第一时间赶回来火化了尸体,完全找不出证据来证明他犯罪。此外,朱永平和王瑶体内也检出了氰化钾。我们当时看到尸体,上面被捅了多刀,压根没想过其实真正死亡原因是中毒,想必也是张东升在下毒杀人后,补刀伪造案发经过的。

    严良心中一阵悲痛,张东升把他缜密的思维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而是放在了犯罪上。一起起构思精密、不留任何证据的犯罪,一次次误导警方,甚至警方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他,一般人是决计办不到的。

    张东升把最好的才华用在了犯罪这条路上,可悲,可叹。

    他沉默了一阵,思绪回到当前,又问:普普和丁浩都喝了可乐中毒死了,朱朝阳为什么没事?

    您忘了他不喝碳酸饮料,那本《长高秘籍》救了他一命。我们在他家见到了那本秘籍,只不过是本印刷粗糙的盗版书,这孩子对身高很在意,他在盗版书里像课本一样做满了笔记。幸亏这一条,他喝了一口可乐后,想起不能喝碳酸饮料,就跑去卫生间吐了,又上了个厕所,出来后就看到了毒发的丁浩和普普,此时张东升也原形毕露,朱朝阳遇见危险,忙逃向门口,张东升去追他,丁浩趁机找到桌下的一把匕首和张东升搏斗,虽然他是成年人,但三个打一个,最后他被普普和朱朝阳拖住,被丁浩捅死了。朱朝阳在搏斗中也被割了几刀,好在都是皮外伤,否则四个人全军覆没,这一连串事情的真相恐怕永远不知道了。

    严良皱眉冷哼:他多么严谨的一个人,前面几次命案即使知道是他干的,也没证据指控他,对他而言,眼见就将大功告成,最后却功亏一篑,被他想杀的孩子捅死了,真是一种讽刺。

    尽管氰化钾发作很快,但人死前的爆发力是很强的,我想他也绝没想到小小的对手会在死前殊死一搏,和他同归于尽。

    严良唏嘘一声,问:现在一切差不多都水落石出了,朱朝阳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叶军皱起眉,道:还没定呢,不过也差不多了,大致来龙去脉报到了市里。早上,市局和分局的领导及我们所长开了会。市局的马局长意见是教育为主,不管是朱晶晶还是朱永平夫妇,这两起案件和朱朝阳都没直接的关系,他的核心、问题是包庇罪。前面几次警察调查中,他谎称不知道,掩藏了丁浩和夏月普,就是普普的真名。但他所犯的包庇罪,其实从他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中看,也情有可原。第一次丁浩把朱晶晶推下楼,如果他说出两人,那么朱永平会怎么看这个儿子?这是他无法承受的压力。第二次朱永平和王瑶遇害,他事先并不知情,当突然遇到这么大的事,一个孩子能不害怕吗,他自然也不敢说出来。平心而论,就算成年人遇到他这样的处境,恐怕也会犯包庇罪。他本质是好的,在学校,他的成绩一直全校第一,从没惹过事。他喜欢和丁浩、夏月普在一起,不过他跟这两人有着本质区别。丁浩是小流氓,夏月普更是性格偏激乖张,这两人和他相处两个月,多少会潜移默化地带来影响。所以不能把责任都归到他这一个小孩身上,有家庭的,也有社会的。马局还说了,根据法律,包庇罪的适用对象是年满十六周岁,朱朝阳还未满十四周岁,不适用包庇罪。即便他杀人了,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更别说包庇罪了。对未满十四周岁触犯刑法的,通常做法,轻罪由家庭负责监督教育,特大案件才移送少管所。对此,大家一致认为不能把他送少管所,少管所里都是些小流氓,他读书这么好,送进去就毁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和周春红以及学校的沟通工作,商量以后如何教育,如何治疗他遭遇的心理创伤,如果可行的话,最好让他9月1日正常去报到,同时还要替他保密,不让他以后的生活受到影响。

    严良欣慰地点点头:警察的职责不光是抓人,更重要的是救人。看到你们这么细心,我想这个孩子以后会好起来的。

    又坐了会儿后,他站起身告辞:叶警官,多谢你破例告诉了我张东升的事,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接下去这阵子应该都很忙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