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7-86 秘密(3)

我驾他干吗要把人推下去,他也后悔了,普普说现在怪耗子也没用,如果小婊子死了,没人知道是他们干的,她叫我先下去看看小婊子是死是活,他们躲二楼窗户上看我信号。

    我在楼下挤不进人群,反而是他们在楼上看清小婊子死了,示意我先走,他们下来去后门会合。

    后来回了家,谁也不再提这事,我很害怕,虽然人是他们杀的,那这算不算是我指使的?可我的本意根本不想让她死啊,最多让她哭一场出口气就行了。可我如果这么说,有人会信吗?爸如果知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我死定了。

    普普又说起了勒索杀人犯的事,她说出了这么大事,他们不能留宁市了,要勒索到一大笔钱,然后跑其他城市去。我现在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法子了。如果他们被抓到,我说什么都洗脱不清。可是怎么找到杀人犯呢?能顺利拿到钱吗?

    我心里很乱。

    看到这篇,严良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原本仅是一次出于家庭仇恨的报复行为,本意只是打她几下,把她弄哭,结果却演变成了一起命案。

    最后变成命案大概也不是丁浩和普普的本意,不过看到一个初中生竟想到拔下阴毛塞对方嘴里这么让人恶心的招式,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难受感。

    仅仅因对方不服输,不低头,咬伤手,就一怒之下把人推下楼,这丁浩的心理该是多么暴躁?难怪是孤儿院里的打架王,这性格大概是长期习惯用暴力解决争端而形成的吧。

    他也理解朱朝阳在事发后的担忧,毕竟是一起来的,如果他们被抓后,他说他本意只是弄哭朱晶晶,恐怕没几个人信,他爸也不会信。

    从他日记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骨子里是个缺乏却又异常渴望得到父爱的孩子,每每总是失望多过期许,他害怕朱晶晶案子被查出,过去那些虽少、但毕竟还是有的父爱之门也将永久对他关闭,这才是他害怕的根源。

    严良甚至有点害怕继续看下去了。

    第81节

    2013年7月5日 星期五

    只知道那个杀人犯的车是宁市的,可宁市这么大,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办法,我妈过几天就回来了,丁浩和普普到时该上哪去?烦透了。真怕他们被抓。

    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真找到杀人犯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早上陪普普上街,在东面的小超市意外遇到杀人犯。我早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普普认出来的。见他要上车,普普跑上去拉住他,说看到他杀人。杀人犯马上瞪起眼睛,吓了我一跳,丁浩说打架是家常便饭,叫我不用怕,有什么他顶着。杀人犯倒没真动手打我们,骂了一句就要走,普普警告他,我们有一段他杀人的视频,如果他走了,我们马上交给警察。他停下来,盯着我们看,我很害怕,他们两个都很镇定,叫我回去拿相机。

    我把相机拿回来,在路上点开相机给他看了,他脸都绿了,说要带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上车前,普普让我把相机先拿回去藏好,说他拿不到相机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否则有危险。

    后来杀人犯祀我们带到一个咖啡厅,问我们想干什么。普普说把相机卖给他,杀人犯问多少钱,我们走到一边商量,丁浩说要三万,普普问我我一年要花多少钱,我说一万多,她觉得他们要拿到足够生活到成年的钱,包括以后租房的钱,一人十万,共三十万。我说太多了,他不会给的,我不要钱,全给你们。她谢谢我,但还是坚持三十万,说他的宝马车就值几十万了,现在要的是他的命。

    普普跟杀人犯说三十万,杀人犯一下子怒了,我很害怕,不过普普和丁浩一点都不怕他。杀人犯最后答应了,他要一些时间筹钱,给了我们他的手机号,让我们后天打他电话。

    出来后,普普让我们快跑,跑了好多条街才停下,她怕杀人犯跟踪我们。丁法说跟踪就跟踪,还怕他?普普骂他是笨蛋,杀人犯如果想杀我们灭口,肯定带刀,丁浩不是他对手。我很担心以后和他交易会不会有危险。普普说肯定有危险,但只要相机不落入他手里,他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下次去,我们就过去两个人,还有个留外面,这样他不敢对两个人怎么样,因为还有个人会报警。

    我觉得普普的主意听起来可靠,不知道最后能否顺利。

    2013年7月7日 星期天

    普普说明天她和我一起过去,丁浩留家里,因为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特别容易冲动。

    是啊,如果他不冲动,那时打顿小婊子就好了,根本不会死人。我很怕他们被抓到,如果爸爸知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一定恨死我了。希望明天一切顺利,他们拿到三十万,到外地好好生活下去吧。

    普普很聪明,她比我小两岁,但感觉她什么都知道,怎么提防杀人犯使坏,怎么成功拿到钱,她都想好了。而且她对我很好,我想大概我和她经历相似吧,我爸爸宠小婊子,她妈妈也宠她弟弟。

    以前没有朋友,现在有这两个朋友,一个能帮我出头,一个和我有那么多共同语言。

    2013年7月18日 星期一

    今天去了杀人犯家,他肯定在耍诈,电话里让我们把相机带过去,我们没有照做,普普说先拿到钱再还他相机,才能保证安全。去了他家,他又说钱没准备好。明明没钱,却让我们带上相机,肯定有鬼。

    他家一看就很有钱,他却自称上门女婿,钱不归他管,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过阵子就有了。

    普普问他没钱为什么要我们带相机。他说他怕我们保管不好,让他保管,他先给一部分钱。这肯定是个骗子。

    后来普普让他先给一部分钱,他又推托了,怕我们乱花被人发现。普普说要租房子,他问我们为什么租房,普普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也没办法,后来他先给了普普一些生活费,说他家空着一套小房子,给我们住。

    普普答应他了,让我保管好相机,不要被人跟踪,不要让杀人犯知道我的信息,只要我和相机都安全,那么她和丁浩也都安全。普普很周全,而且她特别细心,她想到在他们的柜门上塞一条毛线,如果以后毛线位置变了,就说明杀人犯趁他们不在家,进来搜过东西。

    可是从现在开始,普普和丁浩都住杀人犯的房子,我一个人很害怕,他们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