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7-86 秘密(2)

我们聊了一晚上,他们说孤儿院管太严了,要关禁闭,所以逃出来。逃走前,耗子偷了院长钱包,有四千多块,我想来有点后怕,辛亏没把五千块钱的事告诉他们。

    后来才知道耗子是惯偷,爸妈死后,他一个人在老家经常偷东西,有回终于被抓到,揍了一顿,当天晚上他又拿石头砸了人家店,结果又被抓到,送孤儿院去了。耗子说这笔账迟早要跟店老板算,到时把他往死里揍。在孤儿院也是,他经常偷老师的钱逃出去打游戏。

    他还是打架王,孤儿院里没人打得过他,他的目标是做社团大哥,所以他在手臂上刻了人王两个字,要做人中之王。

    普普爸爸死后,她住叔叔家,有天她和同学吵架,同学骂了她爸,她打了对方,当天晚上那个同学被人犮现在水库淹死了,大家都说是她把人推到水库里的,警察把她抓走,最后没证据又放回来,可同学家长一直上门闹事,婶婶不要收养她,就把她送去孤儿院。

    那时我很气愤,这些成年人这样冤枉她,太坏了。

    谁知她笑了起来,我问她笑什么,她摇摇头,过了一会儿突然说,其实,人就是她推下去的。那个人,就该死!

    我吓了一跳,想不到她小小一个人,竟然杀过人!她看出我的担心,让我放心,我是她朋友,她不会对朋友做任何不好的事,包括以后谁欺负我,她和耗子都会帮我。

    我想她那时大概年纪小,不懂事吧,看她遭遇挺可怜的,现在她是我朋友,我肯定会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现在他们在我房间睡下了,我妈房里放了钱,所以我要睡这间。今天的日记是最长的一次,发生这么多事,我心里很烦,只有他们俩能陪我说话,我把他们当作真朋友,他们可千万别偷我家东西。

    看完这一篇,严良轻轻闭起了眼睛,他眼前浮现出一个内向好学却经常受欺负的小孩,碰见了两个问题少年。

    一个是荷尔蒙太盛的暴力男孩,经常偷窃,想做社团大哥,手臂刻着人王,打架王。一个是小小年纪就因为争吵把同学推下水库淹死的小女孩,大概是成长经历的缘故,从小就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阴暗,甚至被警察带走调查都不承认推了同学,这个小女孩的心理,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两个少年,父母皆判死刑,其中一个还深信爸爸是被警察冤枉的,特殊的成长环境造就了心理上的歧路。偷东西、打架、纹身、把同学推进水库、偷院长钱包、出逃孤儿院、逃离救助站。在初中这个最叛逆的年纪,一个内向的小孩遇到两个有着很不寻常经历的问题少年,严良忍不住替朱朝阳后来的命运担忧。

    第79节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我很怕,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却又不能告诉任何人。

    早上我带他们去三名山拍照片,在山上我们打开录像功能玩,才过一会儿,一对爷爷奶奶掉山下去了,他们的女婿在呼救。

    下午回来后,我们把相机连上电脑,看了那段视频后才知道,早上两人不是掉下去的,是被他们那个女婿推下去的。

    我赶紧打110报警,是一个阿姨接的,我刚开口说半句,普普直接把电话按断了。她说不能报詧,视频里把她和耗子也拍进去了,报警的话,警察会调查视频里的人,知道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肯定要把他们送回去。后来110阿姨电话打回来,普普骗她按错了,她把我们骂了一顿。

    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可能不报警?

    我想等过几天他们走了再报警,可是我又担心他们被查出来送回孤儿院后会记很我,等过几年他们从孤儿院出来,会不会来报复我?耗子是打架王,他很记仇的。

    后来普普说要找到杀人犯,我问她干什么,她居然说要把相机卖给他,跟他勒索一笔钱,他们俩没钱了,需要一笔钱过生活,她看到杀人犯开宝马车,肯定有钱,她还说拿到钱后会平均分给我。

    我觉得她太疯狂了,要去勒索一个杀人犯。我要这钱干吗?我连校规都没有违反过,却要被她拖去犯罪?这不可能,我坚决不同意。可耗子觉得她主意挺好,也赞成这么做。

    我劝了他们很久就是不听。

    晚上在书店时,我又遇到了爸爸带着小婊子,爸爸故意装作没看见我,我气死了。普普在旁边看着,她说只要我同意把相机卖给杀人犯,她和耗子一定会帮我报复小婊子,想怎么揍都可以。我还是不同意。

    我现在很无力,他们正睡在隔壁,我越想越恐怖,我很后悔昨天把他们俩留下来。

    我不知這该怎么办,报警我怕耗子过几年会回来报复,不报警难道留着一个有犯罪证据的相机一辈子?更不可能去勒索杀人犯。

    严良凝视着这一篇,过了好一阵,才叹息一声。

    尽管日记文字粗糙幼稚,可他依然能感受出,日记的主人,这位朱朝阳,那个时候的矛盾。一个好学生面对这种突发事件,一定会选择报警。而两个从孤儿院逃出来的问题少年,因担心被送回去,拒绝报警,这还能够理解。可是他们却想到了勒索杀人犯,这样的主意已经远远超过这两个孩子的年龄了。他愈发为朱朝阳后面的命运担忧了。

    第80节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我该怎么办,再没有更糟糕的一天了。

    我怕他们又要说服我去勒索杀人犯,就带他们去少年宫玩以拖延时间。

    到了少年宫,普普看到小婊子也来少年宫了,要替我报仇。我觉得不现实,少年宫人太多了,如果被人看到我了,告诉我爸我就惨了。

    耗子却说没问题,一切包在他们身上,我偷偷跟在后面看着就行。

    他们两个先进去,我怕被小婊子撞见,远远跟后面。普普在六楼找到小婊子在学书法,让我到楼梯口等着,她和耗子在厕所外守着,只要小婊子一个人去上厕所,就把她拉进去揍一顿。我担心他们把人打伤了,丁浩保证过不会出事。

    可还是出事了,小婊子被他们拉进厕所没几分钟,他们就跑出来,把我拉到二楼,说小婊子不小心掉一楼去了。

    后来他们才告诉我真话,耗子把小婊子拖进男厠所,小婊子骂他们又吐口水,把耗子惹火了,他拔了阴毛要塞小婊子嘴里让她恶心,结果小婊子把他手咬破了,他一怒之下把小婊子抱上窗户推了下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