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7-86 秘密

    第77节

    两天后,叶军在派出所见到了突然到访的严良。

    严老师?

    严良站起身,脸上透着复杂的情绪:叶警官,又来打扰你了。我接到亲戚电话,说张东升被人杀了,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死了两个陌生的小孩,你是否方便透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军叹了口气,将他带到自己办公室,给他倒了茶,随后关上门,低声道:严老师,当初你猜想的是对的,徐静一家确实是张东升杀的。

    真的?他干干地吐出两个字,虽然怀疑过张东升,可他希望不是,是巧合,是他猜错了,他怎么都不希望自己学生真的是杀人凶手。

    叶军唏嘘一声,道:我拿到一个相机,里面拍了一段视频,拍到了张东升在三名山将徐静父母推下去的整个过程。而张东升后来杀徐静的事,因为徐静已经火化,所以找不出证据,不过有一位证人的口供。

    严良沉默了半晌,抿抿嘴:张东升三天前在家被人杀了,遇害的还有两个小孩,又是怎么回事?

    一系列很复杂的事,涉及九条人命。

    听到九条人命,严良脸上也不禁悚然变色。

    叶军继续道:我这儿有一个孩子写的日记,看完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将日记复印后的一叠材料交给严良,自己则在一旁点起烟,望向窗外,陷入了沉思。

    严良翻开第一页,那是第一篇日记。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我每次写日记,总是坚持几天就断了。许老师说不要把日记当作文,日记是给自己看的,不要在意篇幅,要当成每天的习惯,一日三省吾身,会让我们一生受益。短期内还能提高作文水平。如果我作文分数再提高一截,那就无敌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天天坚持,养成习惯,不管多晚都要写一点。好吧,今天就写这些。

    朱朝阳,晚安!

    严良看到最后一句,问了句谁是朱朝阳,知道就是日记作者后,他不禁莞尔一笑。瞧这笔迹和措辞,可以看得出,日记作者年纪不大,字里行间充满了童真。

    他又继续往下看,大部分是流水账,记录了每天家里、学校发生的琐事,还有一些心里的小秘密。

    不过贵在坚持,这位叫朱朝阳的作者在此后果然天天坚持写日记。

    篇幅有长有短,大概视他的时间而定,譬如考试的那几天,他会短短写上几行,祝自己正常发挥等;过年的几天里,他有时会写今天过年,不想写,不过为了习惯,还是写上一句这样的话;另有一些篇幅很长的,甚至有上千字,大都说他在学校受了欺负,被人收保护费等。

    严良从这些字里行间得到的信息是,日记作者是个初二男生,学习用功、自制力很强,不过个子矮小,他总是感慨不长个,没有一个女生喜欢他,而且在学校似乎经常受人欺负。大概是个性格内向、不合群的孩子,因为他在日记里从没写过有什么朋友,提到的名字几乎都和被欺负有关。另外有几篇日记提到他的家庭,他父母离异,与母亲生活,母亲在景区上班,隔几天回家一趟,平时自力更生。

    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前面这部分看完,他看得很仔细,像他这个年纪却有机会窥视一个初中生的生活,他自觉有些不好意思,却又仿佛把他的思绪带到几十年前。

    那个年代和现在虽然完全不一样,包括孩子的接触面也远没现在的广,不过一样的是不管哪个年代的十几岁少年都有看青春期烦恼,各种深藏心底的秘密和想法。

    严良看看日记里的朱朝阳在学习上锋芒毕露,不禁想起了他的初中时代。他初中也是数理化全才,不过那时是八十年代初,社会大环境并不看重读书,学校的女生只喜欢文科生,那时候的文艺青年很吃香,像他这样的理科高材生是很孤独的。

    某种意义上他与朱朝阳的孤独有几分相似。

    他笑了笑,思绪拉回现实,随后,他翻开了7月2日的那一页,从那一页开始,每篇记载的内容就明显比前面多了,几篇翻下来,他表情也从刚刚的莞尔变成了深深的凝重。

    第78节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发生了好多事。

    今天见到了丁浩和他的结拜妹妹普普,耗子是我小学最要好的朋友,五年没见了,以前我们一样高,现在他很高,如果早几年拿到《长高秘籍》大概就不会这样了,我犯了好多禁忌,尤其是不能喝碳酸饮料,以后绝对不喝了!

    他想在我家住几天,我很乐意,每天一个人很无聊。可他后来才告诉我,四年级时他不是转学了,而是他爸妈杀人被枪毙,他回老家了,之总去了北京的一家孤儿院,普普是他在孤儿院认识的,也是杀人犯小孩。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早上在路边被救助站的人抓走,他们半路逃下车,找到我家。

    我开始很担心他们住进家里,总来看他们也不坏,应该不会偷我东西。后来说到普普爸妈的事,耗子说她爸杀了她妈和她弟弟,判了死刑。可普普坚持说她爸是被警察冤枉的,被逼承认杀人。她还问我有没有照相机,下个月是她爸祭日,她要拍照片烧给他。

    下午我接到爸爸电话,让我过去,我担心我出去后,他们会在家里偷东西,不过他们听到我要出门,就说到外面等我回来。

    我爸和几个叔叔在赌钱,婊子母女去动物园了。可没一会儿,婊子居然回来了,说相机电池坏了,提前回来。那时我躲在后面,还是被她看见了,小婊子还问我是谁,我爸怕影响她心理成长,说我是方叔叔的侄子。

    后来方叔叔说我衣服太旧,要我爸带我去买衣服,结果婊子两个也不知廉耻地跟去了。去之前,我爸偷偷给我五千块钱,让我不要让婊子知道,我看到她们不要的相机,想给普普拍照片,问我爸能不能给我,我爸这次倒是直接把相机送我了。在商场我刚看了双鞋子,小婊子就要我爸赶紧过去,我爸就被她叫过去了,小婊子还对我吐口水。这肯定是婊子教的,我一辈子都会记住她们今天的表情!

    我只好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那时我真没用,在车上哭了,回想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哭,莫名其妙。

    回来耗子和普普看出我哭了,以为我后悔留他们住,说要走。我不想他们误会,把今天的事告诉了他们。普普很气愤,要帮我报复小婊子,说要把小婊子扔进垃圾桶,还要脱了她衣服扔进厠所,让她哭死。普普说这件事不用我出面,她和耗子去做,这样就查不到我了。可我不知道小婊子在哪个小学读书,想想不现实,还是算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