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3-76 死亡

第73节

    接下去的几天,朱朝阳都请假在家。

    他是独子,大部分人的观念里,他该继承一切财产,当然,从法律上说,朱永平的财产是夫妻共有资产,王家人要拿属于王瑶的那部分,但王瑶那部分财产该是多少,就没人说得清楚了,因为财产要扣掉上千万的银行贷款,并且大部分是固定资产,能变现多少不知道。

    主动权已经牢牢掌握在朱家这边了,因为朱家是本地人,第一时间控制了印章、账单、产权证,原本银行要接手保管的,但方建平等几人向银行提出了全额担保,银行不担心这笔借款收不回来。政府层面上,无非是工厂人员工资、工厂的善后,但工厂的合同工总共也没几个,朱永平也没有欠其他自然人的外债,所以处理起来也很简单。

    当然了,工厂最后还要卖给方建平这几个同行老板,到时自然也会像卖存货那样,做阴阳合同,把价格压低,方建平等人私下另外给朱家一笔钱。

    这几日,朱朝阳在亲戚的带领下,展开了一系列的财产争夺战,他的作用只是以独子的身份站场,自有人替他说话。他们和王家吵了很多次,派出所警察也来调解了很多次,但所有产权都被控制在朱家手里,王家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拿到,他们又是外地人,对一帮本地人束手无策,警察每次调解,也只能建议他们走法律途径,朱家也是让他们上法院起诉去,法院判给多少,就给多少,否则一分钱都不给。

    几天过去后,王家无功而返,只能着手后续的起诉事宜。

    朱家这边,朱永平的葬礼却不能如期进行,因为尸体还在警察那边放着,案件还处于前期侦查阶段,要等过段时间才能还给家属。

    这天下午,朱朝阳跟着周春红回到家,在楼下时,他瞥见普普在一旁坐着,他跟周春红撒了个谎,说去买个甜筒吃,随后朝另一边的一条小弄堂里走去,普普心领神会,悄悄跟在后面。

    两人在弄堂出来后的一条小街上碰了面,朱朝阳边走边问:你等了我很久吗?

    还好,我坐在那儿看书,没觉得久。对了,警察是不是找过你了?

    朱朝阳一愣,随即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低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叔叔猜到的。

    哦?

    他在新闻上看到,墓地里的尸体被人发现了。他问我你是不是去过墓地,动过尸体了。

    朱朝阳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说的?

    我没告诉他你星期天去过公墓,我说我不知道。

    哦。朱朝阳放心地点点头,又问,他怎么会猜到我去过公墓了?

    他说按他设想,尸体埋在那里,过个把月都未必能被人发现,所以他担心是不是你去动过了。

    朱朝阳一惊,问:如果动过了会怎么样?

    普普张大嘴:你真动过尸体?

    朱朝阳随即揺头,道:我去看过,没动过尸体。

    他说如果动过尸体,可能会留下你的脚印和其他痕迹,不过他后来又说,脚印什么的倒也问题不大,那几天下过几场雷阵雨,肯定冲掉了。他最担心的是你去公墓时,会被路上的监控拍下来。

    公墓那儿有监控?

    他说公墓附近没有,但外面的主干道上肯定有。

    可我是坐公交车的,下车后进山那段路我是走去的,中间也没遇见过人。

    普普想了想,道:他说进山那段路没有监控,那应该没问题。

    朱朝阳停下脚步,思索了几秒,又继续向前走:嗯,应该没问题的,否则警察早把我抓走了。

    你刚才说警察来找过你了?

    对,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光是我,我妈和我家亲戚都找过了,问了一些我爸和婊子前阵子有没有联系过我们的问题,还问了上周三那天我们在哪儿,我在上课,我妈在上班,都是清白的。

    普普放心道:那就好了。

    朱朝阳道:你放心吧,你和耗子还有那个男人,跟我爸一家不存在任何关系,警察不会怀疑到你们。只要过了这阵子,一切都烟消云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风平浪静后,我们光明正大一起玩儿,也没人会怀疑了。

    普普笑了笑:希望快点过去吧。对了,张叔叔让我来问你,什么时候把相机给他?

    朱朝阳思索下,道:过几天吧,等警察彻底不来找我们了,我就过去把相机还他。他帮了这个忙,以后用相机威胁他也没用了,我会把相机还他的。你和耗子最近怎么样,他害伯吗?

    普普撇嘴道:他一碰游戏就什么都忘了,不过我有一点点担心因为我和耗子现在没任那儿了,我们搬到了张叔叔家住。

    朱朝阳停下脚步,皱眉道:为什么?

    那次事情后,他又问了我们家里情况,耗子不小心说漏了嘴,我想现在相机对他也构不成威胁了,就把我们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事告诉他了。第二天他又过来,说我们这样下去不行,要去读书,他说读书需要户口,还需要学籍,他想办法先给我们上个外地的户口,再想办法弄学籍,他说弄假户口,把身份洗白需要一笔不少的钱,所以他准备把这套最小的房子卖掉,让我们先住他家,顺便给我们补课,就算赶不上开学,也能跟上读书进度。

    朱朝阳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我们现在对他已经够不上威胁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这么好心?

    我知道,他怕我们在外面混,万一哪天把事情捅出去就不好了。

    朱朝阳感到这话仿佛也是在说他,脸不由红了下,连忙道:不过他愿意帮你们,也是好的。

    你觉得我和耗子都住进了他家,会不会有危险?

    朱朝阳摇摇头:不会了,现在我们对他构不成威胁,而且前阵子我们去找他那几回,看得出,他很不想再杀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想他算得明白。

    普普放下心,点点头:其实他这个人,可能真没我们一开始想得这么坏,他怎么说都是个老师。他说发生过的事都过去了,以后谁都不要再提,彻底把这些事忘了,好好生活下去。

    朱朝阳点点头,感叹道:我也希望快点过去。

    普普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过几天我再找你,选个时间把相机送回去。他还说你爸那儿留了些东西,这些东西他不能还给你,等过些时间风平浪静了他会去找地方丢掉,留看的一些现金他可以分几次还给你,他也怕你乱花钱。

朱朝阳感激地看着她:谢谢,没有你的帮助,我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普普微笑着摇摇头。

    对了,你爸的祭日是哪天?

    明天。

    你要把相片烧给他吗?

    对啊。

    我和你一起去吧?

    普普停顿了下,目光有些湿润,笑着摇摇头:不用了,这几天你一定很忙,这样对你不方便。等明年。

    朱朝阳望着她,缓缓点头:好,说定了,明年。

    第74节

    暑假的补课很快结朿了,再过几天,就将正式开学,也意味看最重要的初三来了。

    补课的最后几天,朱朝阳没去过学校,一直请假在家。

    周春红也请了一个星期假,处理着各种事宜。

    尽管他们家的财务状况迎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过周春红是个本分人,不会守着财产坐吃山空,她说这些钱都存着,给儿子大学毕业后买房买车,多余的部分到时让儿子自己打理。

    一个星期后她回到了景区上班。这一天,朱朝阳再次见到了普普,约定了明天早上把相机还给那人。

    深夜,朱朝阳独自在家,伏案写了整整一个晚上后,他停下笔,活动了一下酸楚的手臂,将手里的笔记本合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把笔记本端正地放在了书架上,又把书桌收拾一空,把所有参考书叠成了一堆,拿出了那本印刷粗糙的《长高秘籍》,盖在了这堆书的最上面。

    他躺在椅子里,闭眼思索了一阵,睦开眼,从抽屉里拿出了相机和两张存储卡。其中一张,自然是相机原来的存储卡,另一张则是他今天下午刚去电脑城买的。

    他把新的那张存储卡放进相机里,相机塞入书包,把旧的存储卡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书包的另一个小袋。

    做完这一切,他皱了皱眉,目光看看窗外,木然望了好久,脸上出现了远超他年龄的表情,叹息一声,上床睡觉。

    明天是最关键的一天。

    月普、耗子,但愿一切顺利,你们永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第二天早上,他背着书包,如约来到盛世豪庭,走到楼下铁门处,按响了门铃。

    张东升走到可视门铃前,看了眼画面里的朱朝阳,他眼角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他转过身对另外两间卧室喊:耗子、普普,朝阳来了。随后按下了开门键。

    朱朝阳刚到门口,丁浩就把门开了,热情地迎进来:好兄弟,几个星期没见面了!

    坐吧。张东升友好地招呼。

    朱朝阳坐下后,和丁浩聊了些近况,不过他们谁都没提那件事,仿佛那件事从来都不曾发生过。

    说了一会儿,朱朝阳道:叔叔,相机我拿来了。

    他将书包放在一旁位子上,从里面拿出了相机,递过去。

    张东升打开相机,相机还有电,他看了一渥,视频果然在里面,他满意地点点头,问:这段视频你们只放在了相机里?有没有另外存电脑里?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存过。

    张东升将信将疑地朝三人分别看了眼:从来都没存过电脑里?

    没有。朱朝阳肯定地回答。

    丁浩道:叔叔你放心吧,我能肯定,没存过电脑里。

    普普也道:我们没有必要骗你,现在也没有保留视频的必要了。

    张东升点下头,抽出相机里的存储卡,一下摁断,扔进了垃圾桶,轻松地笑起来:好吧,那么从今天开始,一切都是新的了,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包括我,也包括你们。

    丁浩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普普嘴角稍稍翘了下,只有朱朝阳,勉强歪歪嘴,似乎笑不出来。

    张东升看看他,想了想,安慰道:已经发生了,你后悔也没用,忘了吧。

    朱朝阳道:我没有后悔,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嗯

    慢慢会过去的,我会忘掉的。

    张东升拍了下手,道:好吧,接下来朝阳你安心生活着,耗子和普普我会想办法给他们弄上户口,再弄上学籍,重新开始上学,不过需要些时间,恐怕开学是安排不上了,不过最迟年底前我肯定会搞定。

    丁浩哈哈笑着挠头,很满意这个结局。

    张东升又道:我们四个人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同舟共济了,经历这么多,今天彻底告一段落,中午我买点东西庆祝下,怎么样?

    丁浩连忙道:好呀,我要吃披萨饼。

    张东升朝他笑道:你只要少玩游戏,学普普一样多看看书,以后想吃什么都没问题。不过现在,我会变一样好东西给你们。

    普普努努嘴:是不是冰箱里的蛋糕?

    张东升故作惊讶:你昨天看到我藏进去的吧?

    丁浩笑道:其实我也知道啦,就是没说出来。

    朱朝阳看着他们的模样,也不禁跟着笑。

    张东升的惊喜被识破,无奈摇揺头,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大蛋糕,掀开泡沬盒,一个插满巧克力和水果的漂亮蛋糕出现在他们面前。

    丁浩咂着嘴:叔叔,你太棒了!

    再来点饮料吧,朝阳不喝碳酸饮料的对吧?橙汁呢?你们俩依旧可乐?

    随便,您快点吧。丁浩迫不及待地先叉了个草莓放嘴里。

    张东升笑着摇摇头,倒了一杯橙汁和两杯可乐,放到他们各自面前,他自己倒了杯葡萄酒,杯底敲了敲桌子,道:咱们先干一杯。

    好呀!

    丁浩一口就喝了大半杯冰镇可乐,普普也喝了三分之一,朱朝阳喝得很慢,喝一口后,手伸到嘴边,咳嗽一声,又接着喝,又咳嗽一声,随后道:我去小个便。他又喝进一大口,鼓着大嘴朝厕所走去。

    张东升瞧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的杯子,他那杯也喝了三分之一。

    现在切蛋糕啦,你们想吃哪块?

 张东升正切着蛋糕,朱朝阳已从厕所出来了,他依旧笑着问:朝阳,你喜欢巧克力还是水果?

    我昨晚拉肚子了,现在还不敢吃。

    那好吧,只能下次补偿你了。耗子,这块先给你。

    丁浩接过蛋糕,吃下几口后,突然皱起眉:哎呀,糟糕了,看来我也要拉肚子了,我也肚子痛。

    普普不屑道:谁让你总是吃这么多这么快。

    我痛死了,你还要说我呢。丁浩瞪了她一眼,可是没过几秒,他就痛得更厉害了,他捂着肚子,痛得呀呀叫。

    耗子,耗子!普普觉得他叫得有点夸张,转过头去看时,他竟直接从座位上滑了下去,脸上都开始狰狞了。

    朱朝阳赶紧和普普一起去扶他。

    张东升也连忙跑过去,把他拉到位子上,急声问:怎么了,是不是急性肠胃炎?

    他怎么痛得这么厉害?普普焦急地弄着已经在抽搐的丁浩,可是这时,她眉头微微一皱,忍了几下,随后,她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张东升道:肯定是肠胃炎,我去拿药。

    他转身装作去桌子下拿药,却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了下,门锁上传来了一声咔嚓。

    这时,朱朝阳朝自己座位走了几步,突然也痛苦地叫出声,随后捧倒在地,开始呻吟。而丁浩,已经只剩抽搐了。

    普普紧跟看滑到了地上,瞪大眼睛,惊慌地看着此时缓缓转过身,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张东升,突然想起了朱朝阳爸爸死前的样子,顿时惊醒,嘶哑喊着:你你要杀了我们!

    张东升没有回答,只是漠然地立在原地,看看他们三个从挣扎到抽搐,再逐渐一动不动。

    等了足足五分钟,他吐了口气,冷声道: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你们以为到此结束了?你们毕竟是小孩,不懂一个道理,有些秘密是永远不能让别人知道的,那样永远睡不着一个好觉。

    他平静地走上前,翻开丁浩的眼睛,曈孔已经散了,身体还热乎乎的。等半夜出去把三个小鬼丟到海里,今天终于是个了结了。他心下感觉一阵久违的轻松。

    他正想去拿袋子装尸体,突然间,却感觉胸口一下刺痛,他还没回过神来,又感觉到了一下刺痛,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他本能地低下头,惊讶地发现,胸口血流如注,血液喷了出来,他回过头,在他最后的目光里,看到了手拿匕首的朱朝阳站在身后。

    那把匕首,就是朱朝阳和普普第一次来他家,在桌子下找到,被朱朝阳抢来放书包里带走的。满手是血的朱朝阳愣在原地,看看张东升彻底倒下,四肢逐渐从抽搐,变为一动不动,可还是睁着一双充血的大眼,仿佛死不瞑目,一直瞪着他。坏小孩txt,

    过了好一会儿,朱朝阳才回过神来,望看躺在地上的丁浩和普普,最后,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普普脸上。

    他蹲下身,看看普普的脸,轻轻地叫唤:月普,月普,你醒醒

    普普没有回答他。

    朱朝阳伸出手,慢慢地握住了普普的小手,手心穿来一丝温度,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暖意。

    月普,你醒醒,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他的手抓得更紧,另一只手伸上前轻轻撩拨她细细的头发。

    月普,月普,你起来好不好?起来,起来啊

    突然间,泪水在他眼中翻滚,顷刻后,变成了号啕大哭。

    普普始终一动不动,她再也不会动了。

    朱朝阳低下头,在普普的额头上浅浅地亲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亲女孩子。

    他就这样痛哭流涕地看着普普,过了好久,才停歇下来,用力吸了下鼻子,缓缓站起身,目光迷茫地看看周围。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团纸巾,纸巾粘糊糊,吸满了橙汁。他把匕首放一旁,走到桌前拿起了那瓶橙汁和他的那杯橙汁,进了厕所,得手里这团吸满橙汁的纸巾扔进了马桶,将杯子里和瓶子里的橙汁也都倒进了马桶,冲掉,塑料瓶和空杯子都用水冲了一遍。

    接看他返身回到客厅,把空杯子放回桌上,拿起桌上的那瓶可乐,给空杯子里倒上了大半杯可乐。然后他从垃圾桶里捡出了被张东升摁成两截的存储卡,又拿着空的橙汁瓶,走到了阳台的窗户口,朝外看了眼,确认下面没人后,他把空瓶连同摁断的存储卡一起抛了出去。

    他再次回到客厅后,拿出了书包里藏看的原先旧的那张存储卡,塞回了相机。随后他捡起匕首,走进厕所,打开自来水,拿下一块毛巾,用力搓着匕首,包括匕首的把手,洗了一阵后,他用毛巾裏着匕首,回到了客厅,用匕首从张东升身上沾了些血,又把匕首的把手放进丁浩手里握了几下,拿出来后,又往张东升手里握了握。

    他站在原地,缓缓闭上眼睛,咬紧牙齿,用毛巾拿着匕首,在自己的胸口和手臂上划了几刀,那几刀都不深,不过也马上流出了血,浸红了薄薄的T恤衫。

    做完这些,他把匕首扔到了丁浩的手附近,把毛巾、蛋糕、椅子都推翻在地,地上显得一片狼藉。他深呼吸一口,跑到了门边,转动门锁,却发现门打不开。

    他看了看,今天门锁比以前多装了个东西,那东西上有个发光的红点,他想到刚刚张东升按了什么东西后,门锁上传来一声咔嚓,想必是遥控开关控制的。

    他来到桌子旁查看,马上寻到了桌下的一个遥控器。他刚要伸手去拿遥控器,却中途停住,思索片刻,没有去碰,而是跑到了厨房,爬到窗户上,拉开窗户,大声哭吼着朝外面呼救: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

    第75节

    保安听到呼救声,抬头看到窗户上趴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连忙报警。

    同时,几名保安也一齐冲上楼救人,却发现打不开门,敲门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回应。

    最后是警察用工具强行把门撬开的,一开门,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客厅里满地是血,一片狼藉,血泊中躺着三个人,一个成年人,两个小孩,三人都已经死了。

    随后他们在厨房找到了原先那名呼救的孩子,他同样全身是血,受了好几处刀伤,不过他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在众人的救援下很快苏醒过来,但神智不清,嘴里说着不清不楚没人能听懂的话,警察连忙送他去了医院,同时增派大量警力封锁现场。

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一遍,说这孩子身上是些皮外伤,没有大碍,除了人受了惊吓外,其他没什么。包扎处理完伤口,暂时留医院打消炎针,观察一下。

    今天叶军正在外头,接到消息说盛世豪庭发生重大命案,死三个,只活了一个,他感叹今年夏天真是倒了血霉,后来他得知唯一一位生还者是朱朝阳时,确认再三,是朱永平的儿子朱朝阳,他顿时两眼放光,心中思索一遍,先是朱晶晶,后是朱永平夫妇,接着是今天的三人命案,这三件大事都和朱朝阳连在了一起。

    叶军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医院专门开了个独立病房,里面好多警察围着朱朝阳。

    朱朝阳两眼布满血丝,满身污血,身上多处包着纱布,依旧抽泣着,但眼泪已经干了,表情木然,全身瘫软依靠在床上,身边一名女警正在一个劲地安慰,给他擦脸,喂他喝水。

    警察们围在他身边,都焦急地等他开口说话,因为他是唯一生还者,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见他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叶军忙开口问:你怎么样了?我叫人通知了你妈妈,她正从景区赶过来。你现在能说话了吗?

    朱朝阳张张嘴,试图发出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一张脸布满了绝望:杀人犯他要杀我们,普普被他杀死了,唔被他杀死了,普普、耗子,他们他们都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他要杀我们。

    你们和他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杀你们?

    朱朝阳喘着气,不清不楚地说着:我们我们有他杀人的一段视频,我们知道他杀人了,他他要杀我们灭口,他下毒杀我们。

    下毒?叶军皱着眉,疑惑道,他下毒杀你们?

    他他下毒,普普和丁浩,都被他毒死了!

    另两个孩子,男的叫丁浩,女的叫普普?

    朱朝阳默然点头。

    你说的杀人视频是怎么回事?

    朱朝阳断断续续地说着:我们我们去三名山玩,用相机拍视频,不小心不小心拍到了杀人犯把他岳父母推下山的画面。

    叶军神色陡然一震,他记得上回严良找他时,隐约怀疑张东升岳父母的死不是意外,难道真的是一起谋杀?

    叶军急问:视频在哪?

    相机里,相机还给他了,在他家里。

    你们有这样一段视频,为什么以前不报警?

    因为因为朱朝阳吞吐着,艰难地说,不能报警,视频里也有耗子和普普,你们会把他们抓走的。

    叶军眉头一皱:我们为什么要抓走他们俩?

    他们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他们再也不要回去,可是可是他们现在死了,我真不要这样啊!

    叶军满脸疑惑,见他说的话没头没脑的,他一头雾水,只能继续耐心问:你们有他这段杀人视频,最后怎么会被他知道的?

    我们朱朝阳低下头,我们想把相机卖给他换钱。

    所有警察都不禁咋舌,这三个孩子手握别人的犯罪证据,不去报警,反而用犯罪证据勒索杀人犯?

    叶军继续问:所以你们今天带看相机去找他,他要杀了你们灭口?

    朱朝阳缓缓地点头。

    那么最后他是怎么死的?今天在他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朝阳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他对我们下毒,耗子和普普都中毒了,我们发现他下毒,我们我们一起反抗,他要杀了我们,耗子从桌子下找出一把刀,我和普普死命抱住他,耗子把他把他捅死了。后来他们他们俩也中毒死了,哇他们也死了他伤心欲绝,顷刻间再次大哭起来。

    张东升下毒杀人,最后又被个子最大的那个叫丁浩的男生捅死了?叶军心中一阵错愕。

    过了好久,再次把朱朝阳安慰下来,叶军忍不住问:你没有中毒吗?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

    他是怎么下毒的?另两个中毒了,他没对你下毒?

    朱朝阳干哭着说:他给我们每人倒了杯可乐,可乐里肯定有毒。普普和耗子都把可乐喝了,我刚喝进一大口,想起来上个月买的《长高秘籍》,不能喝碳酸饮料,会影响钙吸收,我就没咽下去,马上跑卫生间里吐掉了。出来时,看到耗子和普普都捂着肚子,说肚子痛,普普说可乐有毒,他就站那儿笑起来。我很害怕,连忙冲到门口去开门逃走,可是门锁转不开,他见我没中毒,就跑过来拉我。耗子从他桌子下面拿出一把匕苜,要跟他同归于尽,我和月普一起拖着他,耗子把他捅死了。可是耗子和月普马上就躺地上,我怎么喊他们,他们都不动了,他们再也不动了,哇一瞬间,他的情绪再度崩溃了。

    看看他身上的几处刀伤,警察们大约也能想象出早上的惊心动魄。旁边的警察连忙拍着他,使劲安慰,又过了好一阵,才逐渐平复下来。

    大致听明白了今天的经过,叶军接看问:你说的丁浩和普普,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

    朱朝阳点点头。

    哪家孤儿院?

    不知道,就是北京的孤儿院。

    北京的孤儿院?叶军皱起了眉,道,那他们俩和你是什么关系?

    朱朝阳嘴巴颤抖地道:他们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唯一说话的朋友。

    你们怎么认识的?

    丁浩是我小学同学,普普是他结拜妹妹,他们一起来找我的。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

    上个月。

    上个月什么时候?

    朱朝阳回忆了一下,道:暑假刚开始的时候,具体哪天我记不得了,我要看看日记才知道。

    日记?

    我每天写日记,所有事我记在日记里。我记不得了,我好累,叔叔,我想睡觉,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的情绪又一下子失控,干哭了几声,咳嗽起来,咳得满脸通红,但片刻后脸色又惨白得失去一切血色,眼皮耷拉着,似乎很累很累了。

    警察们很理解,一个孩子经历了一早上的恐怖遭遇,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老叶,先让孩子休息,睡一觉,等他醒了再问吧。其他警察建议。

    叶军点点头,虽然他急于想弄清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现在孩子身心俱疲,他也不忍心继续问下去。

    叶军让人照顾好他,让他先睡一觉。他来到外面,安排了一下工作,让人等周春红赶到后,让她带刑警去家里拿朱朝阳说的日记,既然他每天写日记,那么从他那本日记里或许能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第76节

    晚上,手下一名刑警走进办公室,道:叶哥,朱朝阳还在医院睡着,中间醒了几次又睡了。看来这孩子确实被吓坏了,只能等明天问。周春红也在医院守着孩子,她带我们去了她家,从书架上找到了这本日记,桌子上还有本朱朝阳说的《长高秘籍》,一起拿回来了。

    他递上两个本子。

    一本很薄,印刷粗糙,封面上印着长高秘籍四个大字,一看就是内容东拼西凑的盗版小册子,骗小孩的。想看朱朝阳这年纪了还不到一米五的个子,难怪他会买这个看。

    叶军翻开大致看了下,书虽然才几十页,不过看得出已经被翻了很多遍,里面一些地方还像对待教科书一样做了重点标记,看来这是朱朝阳读书的习惯。其中有一条长高不能喝碳酸饮料的禁忌,打了一个五角星。

    另一本是个笔记本,每一页都凹凸不平,因为上面都写了很多字。封面上用水笔写看五个端正的大字朱朝阳日记,翻开里面,纸张有点泛黃,似乎有些时间了,第一篇日记是从去年的12月开始的,随后几乎每天都写,日记内容五花八门,有写考试的,有写日常生活杂事的,还有像学校受了欺负等等也都写了进去,篇幅不等,少的只有几句话,多的有上千字,整整记了大半年,最近的一篇是昨天晚上刚写的。

    叶军对前面那些学校琐事不关心,准备去找月普和耗子出现后的篇幅,这时,陈法医和一位刑侦组长走了进来。

    他连忙放下本子,急切地问陈法医:你那边现场处理怎么样了?

    张东升是被匕首捅死的,匕首上有他自己和现场那名叫丁浩的男童的指纹。男童和女童身上没什么外伤,均是中毒身亡,我初步判断是氰化物中毒,具体有待进一步鉴定,张东升家中暂时没找出藏着的毒药,毒药这东西很小,恐伯他也会藏得比较隐蔽,我们正打算对每个角落重新认真搜查一遍。他表情有点古怪,不过嘛,毒药暂时没找到,我们意外找出了其他东西。

    叶军好奇地看着他:是什么?

    一个是桌子上留看的一个相机,里面果然还有一段犯罪视频,视频拍的是他们三个小孩,不过在离他们几十米外的地方,还拍到了张东升,拍得很清晰,当时张东升把两个人从山上推下去了。那是7月3号的事,当时张东升带了他岳父母去三名山,那天他岳父母从山上掉下去摔死了,景区派出所出具的调查报告上写的是事故,说他岳父有高血压,登山后坐在了城墙边缘拍照,不小心晕厥,顺带着把他岳母也带下去了。如果没这段视频,谁都不相信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甚至就算调查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是谋杀,谁知道这三个小孩把这段给拍下来了。

    叶军微微眯起眼,他又想起了严良,严老师在徐静死后找过他,说怀疑可能不是单纯的事故。现在已证实张东升杀了岳父岳母,那么徐静恐怕也是他干的吧?

    陈法医打断了他的思路,继续道:还有一些东西,你做梦都想不到。

    什么?

    张东升家的柜子里,找到_包东西,是朱永平和王瑶的。

    叶军瞪大了眼睛:朱永平和王瑶的东西怎么会在他家?难道他们俩也是张东升杀的

    陈法医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张东升和朱永平夫妻之间压根不认识,他们之间的联系点是朱朝阳。朱朝阳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过他为什么没来报警呢,还是说这其中他也参与了,想想就可怕,还是你自己问吧。

    叶军紧紧锁着眉,慢慢点点头。

    还有件事,你会更吃惊的,朱晶晶那案子不是查不出嘛。当时厕所窗玻璃上采集到一些指纹,今天我发现,丁浩和普普的指纹都在这上面,她嘴里的阴毛和丁浩的在纤维结构上相似,我明天送去做DNA比对。

    叶军的表情仿佛被刀刻住了。

    朱朝阳这小孩肯定藏了很多秘密,听说他还没醒,我建议就算他醒了,也别放他回去,你肯定有很多事想问他吧。

    叶军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张东升岳父母被杀案、朱晶晶被杀案、朱永平夫妇被杀案,这些案子居然在今天都关联在了一起!

    旁迈的刑侦组长补充道:从今天的情况看,张东升是准备杀三个孩子灭口的。我们今天破门后发现,门是被电子锁锁上了,遥控器放桌子下面,所以朱朝阳说他跑去开门时,开不开,最后只能站在厨房窗户上喊救命。那把匕首造型很特别,我们专门问过,是徐静的大伯去德国旅游时空运回来送给他们新家镇宅用的。按朱朝阳说的,当时丁浩是从桌子下拿到匕首的,我想张东升本意是桌下放这把匕首作为杀人的备用方案,如果没毒死,就用匕首杀人,结果他去追朱朝阳时,被丁浩拿到匕首,几人缠斗,反而把他自己也害死了。

    叶军缓缓点头,道:丁浩和普普这两个人的身份要抓紧时间核实,把他们几个的关系彻底弄清楚,这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才会完全清晰起来。

    两人走后,叶军独自留在办公室,心中各种情绪交织着,从目前的情况看,朱朝阳肯定是知道朱晶晶和朱永平夫妇这两起命案的,甚至他直接涉及了这两起命案。

    之前问他时,他都说不知道,肯定是在撒谎。

    难道难道真的是弑父?

    一想到这个,叶军都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他吸了口气,翻开了面前的日记本,很快找到了朱朝阳和丁浩、普普第一次碰面的日记,那一天是7月2日,日记写了很长。

    看了几页后,他浑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