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0-72 约定

 第70节

    暑假的补课只有他们这一个年级,相比正常的开学,学校里只有平时三分之一的学生,显得空落落的。

    在这个假期当口,学生们的心思自然也放不进学习,老师们心中也不想暑假加班,夜自修时,办公室里通常只有一个老师值班。于是每天晚上的夜自修,少不了各种窃窃私语,写情书、扔纸条、笑骂,应有尽有。声音闹得大了,引来老师的一番巡视,等老师走后,学生间的又一轮嬉闹重新开始。

    每天晚上都乱糟糟的。方丽娜成绩处于中游,她对学习的兴趣也不大,只是爹妈天天念叨着要她向同桌学习,烦死了。不过也仅烦死而已,她对朱朝阳没有任何恶感,不像班里另几个成绩拔尖的女生,把朱朝阳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因为她和朱朝阳差距太大了,她相信就算朱朝阳中风瘫痪躺床上,考得也比她好,差距太远的时候就没什么好比较了。

    相反,朱朝阳经常把作业给她借鉴,甚至考试时也会把试卷随手拉长,不过她知道朱朝阳可精着呢,每次试卷摆放的角度只能让她一个人看到,根本不给坐他后面的几位死对头瞧见。

    今天是星期三,晚自修开始后,方丽娜放一本大大的习题集在桌上,手里还拿着支笔,装模作样地思考题目,不过这本习题集下面还压了本言情小说。如此过了一节课,她愉快极了,到了夜自修第二节,她才意识到今天的作业只字未写,只能转而向同桌借鉴。

    她转过头时,发现朱朝阳正整个人伏在桌上,奋笔疾书。她透过朱朝阳脑袋和桌子间的空隙偷看,原来朱朝阳不是在做习题,他同样是将一本习题集放上面,底下压着一个本子,他正在那本子上拼命写字,写了很多字。

    嘿。方丽娜叫了他一声。

    嗯,怎么了?朱朝阳迅速地把本子缩回到习题集下,握着笔,一脸思考的模样对着习题集写下一道答案后,才微微转过身,看看她。

    方丽娜一脸怪笑地看着他:你在写什么?

    做题目啊。

    嘻嘻,她露出一双智慧的眼睛题目,题目下面呢?

    嗯什么?

    别装了,你在下面那本子上写什么,我看看?

    嗯写作文。

    作文?方丽娜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今天没布置作文吧?

    我自己练练笔。

    方丽娜摇摇头,低声笑道:不可能,我知道你在写什么。

    朱朝阳微微一皱眉:写什么?

    情书。作者:紫金陈

    咳咳,没有,你别乱说。

    而且我看到了写给谁的。

    朱朝阳紧张问:给谁?

    方丽娜抿抿嘴,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得意地单边翘着嘴笑着:我真没看出来,你目光这么毒辣,嘻嘻,她凑过去压低声音问,你怎么会喜欢上叶驰敏的?

    朱朝阳瞬时脖子一缩,咧嘴道:你说我喜欢那个变态?

    不至于吧你居然说她是变态?

    朱朝阳把头一梗:我一直都这么说。

    那是以前,可是现在你喜欢她,还说她是变态?该不会你喜欢变态,嘻嘻?

    朱朝阳咬牙道:你在说什么啊,我自杀也不会喜欢那变态。

    方丽娜微微皱眉道:难道你不是写给她的?可我刚刚明明看见你写了她的名字。

    朱朝阳皱着眉,低声道:你还看到了什么?

    方丽娜轻松地笑着:別紧张嘛,我就瞟了一眼,就看到了她名字而已啦。那你告诉我,你是写给谁的,我不说出去。而且嘛要不我帮你把情书送给你想送的人?

    朱朝阳摇摇头:我没在写情书,你别乱想。

    那你在写什么?

    写日记。

    写日记?方丽娜不解道,暑假不用写周记啊。

    我自己练练笔,每天写点日记,提高下作文成绩。

    方丽娜失望地吐口气:真白激动一场了,你太让我失望啦。嘿嘿,不过如果你连作文都上去了,你就是语数外物化生通吃了,叶驰敏几个以后还想设计让你考试发挥不好,就更没戏了。放心吧,我不会把你这个核心武器透露出去。嗯对了,今天的作业借我看看。

    朱朝阳马上把几个本子奉上,谁知他刚把本子交给方丽娜,班主任老陆出现在门口,并且盯着他,笔直朝他走过来。

    他和方丽娜都愣在了那里。

    老陆走过来后,低头说了句:你先出来一下。

    朱朝阳一惊,马上向方丽娜要回了作业,又把那本日记本塞进书桌一堆书的最中间,跟着老陆出去。几分钟后,他重新回到教室,两眼通红,一句话也不说,收拾起书包来。

    其他同学纷纷朝他那儿看,有好奇的,有幸灾乐祸的。

    方丽娜一脸紧张又愧疚地道歉:就这个事老陆又不让你上课,要你回家了?太过分了吧?

    朱朝阳揺了揺头,道:不是这事。

    那她目光示意了下后面,悄声道,又是她们害你?

    朱朝阳还是抿着嘴摇摇头。

    很快,他把书包塞满拉上了拉链,重新拿出了几本作业,交给方丽娜:明天你帮我交,你想抄就抄吧,没关系。

    你要干吗去?老陆要把你怎么样?方丽娜瞬时感觉到一股义愤填膺。

    朱朝阳用手擦了檫眼角的泪水,凑过去低声说:我爸死了,家里要我快回去,你别说出去。

    方丽娜表情整个呆滞了,惊讶地看看朱朝阳,随后点点头:你快回去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第71节

    回到家时,屋里挤着不少人,除了周春红的亲哥和亲妹两家人外,还有方建平等几位水产厂的老板们。众人见朱朝阳满眼通红,显然哭过,不禁纷纷唏嘘,安慰了他一阵,随后方建平跟他说了具体情况:

    今天白天,派出所在大河公墓发现了你爸和王瑶的尸体,据说是遭人抢劫杀害。具体案件情况公安会查,现在最重要的是收拾好情绪,赶紧去厂里。你是朱永平独子,按普通人的观念,你是继承人,但按法律,王瑶家的亲属也有同等继承权,所以得赶紧先占住工厂,可不能让他们赶了先,把重要财产通通转移走。

讲完了轻重缓急,朱朝阳也马上收拾好情绪,和其他人一样,他也表示决不能让王瑶娘家把工厂占了。沟通一番后,众人当即出门,赶往永平水产。

    到了厂里,那里有更多的人,有朱永平的亲属,包括朱朝阳的奶奶,朱永平没有兄弟姐妹,其他亲戚都是叫来帮忙的,还有一些朱永平的生意伙伴和旁边工厂的老板,此外,银行、派出所及镇政府的人都在。

    所有人都守在一栋办公楼的内外。方建平跟在场大多数人都认识,打了招呼后,叫上朱朝阳、朱朝阳的奶奶、周春红,外加几位旁边工厂的老板一起进了朱永平的办公室,几人关上门来商量。

    朱朝阳在众人的谈话中,了解了他爸的大致财产情况。除了工厂外,他爸还有两部车子、一套別墅、三套市区的房子,其他现金和投资就不清楚了。负债方面,借的全是银行贷款,共借了大概一千五百万,之所以方建平这么清楚,是因为朱永平的贷款都是旁边几家工厂联保的,对这笔贷款,银行倒不担心收不回,因为这是资产抵押,又有商户联保,像方建平等几个担保人,资产比朱永平还大,所以今天只是派了员工过来看看,并不是冻结资产。

    很快进入财产处置的正题。周春红不用说,自然希望儿子分到的财产越多越好,朱朝阳奶奶是个软弱善良的老人,知道儿子噩耗后,今天一直在反复拭泪,但说到接下去的财产分配,老人家可不糊涂,完全站在了孙子这边,毕竟王瑶娘家人分走财产后,和朱家就再无关系了,只有朱朝阳是朱家的。

    按照继承法,对于突然留下的这笔资产,王瑶的父母、朱永平的父母和朱朝阳五个人都享有继承权,朱永平是独子,爷爷奶奶分的财产自然早晚都要给孙子,老人对财产看得很淡,表态他们俩有养老金,财产都归孙子。

    王家人肯定也想多分钱,不过王瑶是隔壁县的人,他们估计明天才能赶到。

    一说到王家人要来分钱,周春红就气不打一处来,忙问着方建平几人有什么法子,不让他们占便宜。

    方建平等人显然早就商量过了,提出一个方案。

    朱永平的财产中,工厂、房产、汽车这些都是固定资产,都没办法转移。但除此之外,朱永平的其他资产,都是可以提前转移掉的。

    首先,要把工厂的有关资料、财务章、账目都控制起来,到时王家人要分财产,让他们上法院起诉,他们不知道总共有多少资产,而且他们是外地人,来这里起诉,注定是很被动的。

    其次,朱永平除了固定资产外,手里还有个很值钱的东西,那就是工厂里的存货。

    方建平几人知道,朱永平上个月刚收进一千多万的鱼,冻在冷库里,还没卖出。鱼是他们水产加工业的原料,是硬通货。现在他们几个旁边工厂的老板,想用半价收了这批鱼,这钱不打工厂的账户上,而是私下打给周春红。尽管半价卖掉硬通货很不划算,但事急从权,这笔钱是完全给他们的,不用分给王家。

    方建平当场就拿出了一份协议,说如果觉得没问题就签了,他派人今天连夜把货都拉走。朱朝阳觉得协议没问题,唯独担心工厂这么多人,会不会有人告诉王家说当晚厂里的货就被人拉光了。

    对此,方建平有经验,他拿出了提货单,盖上永平水产的章,对外就说这批货是他存放在永平水产的。他们水产行业遇到进货太多时,常会租用旁边工厂的库房存放,现在朱永平出事,他当然要第一时间把货拉回去了。有盖了章的租赁凭据,还有提货单,再加上以前业务往来的租赁手续,他们对这套流程很熟,保管没问题。他明天一早就会把货款打到周春红账上。

    方建平厂子规模比朱永平的大得多,专做出口,他是镇上有头面的人,不可能为了坑他们几百万把脸丢掉,他说的话自然没人怀疑可行性。于是朱朝阳在协议上果断地签了字。

    最后零零总总地算下来,朱永平这家工厂到时卖出,估计不会超过两千万,还掉银行一千五百万的欠款,实际所剩也不多,加上几处房产、车辆和其他资产,最后大致计算了下,朱朝阳一家实际能分到一千多万,王家顶多拿走几百万。

    财产怎么处理的问题,在一干人的商量下敲定,方建平等人连夜拉货,当然了,以后王家上法院起诉财产分配时,方建平等人还会给朱家提供各种帮助。剩下各项善后工作,自然一步步来。

    总之,这是朱朝阳感觉天翻地覆又对未来新生活充满期许的一个长夜。

    第72节

    今天的调查依旧毫无进展。

    大河公墓旁有路过的老农前几天就注意到孤零零停着的那辆车了,不过并没留意车子是哪天来的,开车的是谁,更没留意最近有什么可疑人员经过。

    公墓附近本就地处偏僻,八月大夏天的,谁没事来公墓溜达啊。所以朱永平夫妇的这起命案,注定是找不到目击者的。此外,警方对附近进行较大范围的搜查,始终没找到作案工具。这下连物证也没有。

    专案组一晚上开会讨论,对这起命案的侦查极不乐观。别说这起没人证没物证的案子,上个月少年宫奸杀女童的案子至少物证翔实,DNA都有,可案子办到现在,渐渐成了死案。

    夏季本就是最不适合工作的季节,警察也是人,炎炎夏日,满地头跑一圈问别人是不是见过可疑人员,在得到一个又一个失望答案后,只过一天,斗志就被消磨光了。

    专案组也探讨了朱晶晶案和朱永平夫妇案子是否可能有关联,但大部分警察认为不具关联性。因为两起案件除了受害人是一家子外,犯罪过程、犯罪手法都大相径庭。

    朱晶晶案中,凶手残暴变态,竟然敢在少年宫这样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奸杀被害人,还留下DNA信患,没被抓到其实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运气,因为如果当时有人刚好走进六楼男厕所,那么凶手就会被当场抓获。

    可朱永平案中,凶手是谋财,不光身上财物,包括车内财物也都被洗劫一空,但这次凶手却聪明地带走了一切犯罪工具,半点证据都不曾留下。

    当然,现在全区周边的黄金店、典当店都下发了协查通知,如果有人拿了朱永平夫妇的首饰珠宝来卖,第一时间报警。但叶军知道,这类案子靠这样抓获凶手的几率微乎其微,通常凶手不会在本地销赃,带到了外地,带到了外省,就算以后查到了线索,要找出凶手也极其困难。

 回到家时,他感到身心俱疲。七月、八月连出两起重大命案,却毫无破案的希望老婆给他倒了杯参茶,他躺在沙发里,喝了口茶,忍不住掏出烟,正要点上,老婆阻止了他:孩子在房间做作业,你就別抽了,满屋子都是烟味,她都跟我说了好几次了。

    叶军强忍着烟瘾把香烟塞回去,道:她怎么自己不跟我说?

    还说呢,老婆抽抽嘴,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老骂她,她最怕的就是你。

    叶军干刑警多年,时常早出晚归,有时候遇着案子,几天几夜回不了家,甚至半夜接到重大案件也只能摸黑出门,回到家中遇着工作不顺心,脾气大得很,动不动就把自己当年当兵的那套拿出来,女儿最怕他发火。

    他自知理亏,不过还是冷哼了一声,强自道:我也不是平白无故就去训她,她做得不好,自然要训,你看看我们派出所抓回来的小兔崽子,不都是家里不管教的?

    他站起身,朝女儿房间走去,打开门,看到女儿正在做功课。

    嗯爸。叶驰敏听到刚才门外的对话,抬头忐忑地看着她爸。

    叶军应了声,还是如往常一样,板着脸,摆出严父的模样,走过去翻了下她作业,道:不是说你们暑假补课时要模拟考的吗,考了没?

    嗯考了。

    分数出来了没?

    出出来了。

    你怎么没拿给我看,是不是考得不好?

    我我本来想等下做完习题拿给你看的。叶驰敏从书包里拿出几份试卷,小心翼翼地递过去。

    叶军翻开她试卷,看了一遍,目光落在了最后那份数学试卷上,数学卷总分一百二,卷上的得分只有九十六。

    怎么错这么多?他放下试卷,手指指着鲜红的九十六。

    是这次数学特别难,其他其他同学也都考得不高。

    你考第几名?

    班上前十

    年级呢?

    这次年级没排过。

    你们班那位朱朝阳考几分?

    他他叶驰敏心中一慌,她爸总拿这学霸来说事,可她无论怎么努力,就是考不过对方,因为对方每次都满分,她就算华罗庚附体,也没办法在满分一百二的卷子上考出一百二十一吧,她能怎么办?以前有次她还谎报了朱朝阳的分数,报得低了,结果他爸去学校一查,发现她撒谎。回家后狠狠臭骂了她一顿,险些要揍她。所以她在她爸面前根本不敢撒谎,只好如实交代:他他考满分。

    叶军忍不住道:你怎么也不能差别人这么多吧?

    叶驰敏停顿一下,过了几秒,眼泪就如兰州拉面般滚了出来。

    老婆连忙跑进屋,抱怨道:你怎么又把女儿弄哭了,别每天跟审犯人一样的。模拟考,又不是中考,没考好下次努力来过就行了。

    叶军哼了声,自觉语气重了些,见女儿哭成这样,也是心有不忍,便沉下气道:算了,别哭了,下次考好就行了。

    还说呢,你别管了,你早点洗漱了睡去吧。驰敏,别哭了啊,没事的。

    叶军刚想起身离开,突然想到件事,便又回过身:我还有事跟驰敏聊聊,你先出去吧。好了好了,爸爸跟你道歉,别哭了啊。

    老婆又安慰了一阵,叶驰敏才不哭了。叶军催促一阵,说要谈谈心,不会把女儿弄哭的,才把老婆赶出去,之后关上门,先说了一些学习上无关紧要的事,把女儿安慰好了,才转入了他的正题:你们班的朱朝阳是不是请假了?

    叶驰敏点点头。

    他昨天请假的?

    嗯,他昨晚夜自修突然被陆老师叫出去,后来就请假回家了。爸,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叶驰敏脸上现出了好奇,不过她可不会让她爸知道,她是真心希望朱朝阳出了什么事。

    嗯,他家里出了些事,你也不要跟别人说。叶军语焉不详。

    哦。

    对了,上个星期他请过假吗?

    没有啊。

    他每天都来上课?

    是啊,他从不请假的。

    他夜自修也天天上的?

    嗯

    他上个星期三也是准时上课的?没有迟到什么的?

    没有,他总是最早来,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精力。

    叶军没留意到女儿流露出一丝不屑,继续问着关心的事:你能不能肯定他上个星期三没请过假?

    肯定,上个星期三有一门化学的模拟考。

    你能肯定他那天也没迟到吗?

    肯定。

    叶军奇怪地看看女儿:你怎么那么肯定?

    我他就坐第一排,我坐他后面第三排,天天看见的。

    哦。叶军想了想,又道,你有没有见他最近和什么人来往?

    没有,他从不跟人来往,学校里没人跟他做朋友。

    哦?为什么?

    反正他看上去很孤傲的样子,只知道死读书,死读书是没用的。

    叶军没注意听女儿的画外音,又道:你觉得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太一样?

    哪方面?

    任何方面,你想到的都可以说。

    叶驰敏想了想,摇摇头:想不出,他跟以前一样,每天还是一个人,也不说话,也不和别人交流,就在那边埋头写作业,他们都说这样子书读得再好,以后也是个书呆子。

    她正想多跟她爸灌输一些书呆子以后没用的价值观,暗示别再拿这没用的学霸来跟她比了,谁知叶军却点点头,一副深思的样子站起身,准备出去了,似乎根本没领会她的画外音。

    她连忙问:爸,是不是朱朝阳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被你们抓了?

    叶军一惊,抬头:没有啊,你为什么这么问?

    那你怎么问了这么多他的事?好像他犯事了一样。

    叶军笑着敷衍下:没什么,随便问问,你早点睡吧。以后你多向别人学习,有不懂的找懂的同学问,虚心一点,知道吧。说着就离开了。

    叶驰敏失望地撇嫩嘴,这么多画外音,爸爸居然一句都听不懂!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