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65-69 行动

第65节

    星期三一大早,今天原本是朱晶晶的生日,朱永平反复劝说王瑶,今天给孩子上坟,就让事情到此为止吧,不管警察以后能不能抓到凶手,都不要再提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他也已经戒了烟,备孕半年,明年重新要个孩子。他才刚满四十,王瑶也只有三十多,都算年轻,重新要个孩子一点都不困难。

    一个多月来,丈夫的反复耐心劝说,各种包容,各种顺从,王瑶心中自然也是感动。

    他们俩相识在周春红怀孕期间,那会儿朱永平正开始做生意,借了不少钱买了一些地皮,又用地皮跟银行贷款造冷冻厂,朱永平那时做生意时,看看很阔绰,但相识一阵后,知道这是打肿脸充胖子,其实他是个借了很多钱的负翁。

    王瑶长得很漂亮,追求的人很多,朱永平对她是一见钟情,疯狂展开攻势。她最后选择朱永平倒不是为了他的钱,那时他的钱都是借银行的,都是空的,甚至她得知他已经结婚有小孩时,一度要分手。不过朱永平保证尽快离婚,他用尽各种花招要和她结婚。

    后来,朱永平果真同前妻在朱朝阳两岁时离了婚,没多久和她结婚。结婚后,正值中国房地产持续十几年的大涨,朱永平一开始借钱买下的地皮和厂房价值节节升高,他能向银行贷更多的钱,生意规模也做更大了,到现在,净身价已上千万了。

    不过朱永平这些年对王瑶始终一心一意,一切都宠着让着,别人说一物降一物,朱永平虽然对前妻一家不上心,王瑶却似乎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朱晶晶出事已经一个多月,时间的冲刷加上丈夫的安慰,王瑶心中也开始逐渐平静下来。虽然她深信朱晶晶的死跟朱朝阳脱不了干系,不过她苦于没有证据,警察也抓不出朱朝阳的把柄,好在朱永平倒是在她要求下,多次发誓保证,不再和前妻一家往来了,她暂时把这份仇恨压在心底,想着朱朝阳彻底没了爹,算是另一种变相的报复。

    今天天上一朵云彩都没有,看来又将是个燥热的天气。

    朱永平和王瑶早上六点多,赶在太阳彻底出来前,就到了大河公墓给小孩上坟。

    大河公墓是这几年新开的一片墓地,每个地方的公墓,大都是位置偏僻、周围无人居住的地方,大河公墓也不例外。

    车子一路驶来,只有快到公墓的路上遇到过几个老农在地里干活,到了公墓后,整片墓地上,一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下了车,王瑶提了个篮子,朝上走,走着走着,眼泪就忍不住要流出来。

    朱永平咳嗽一声,劝道:别哭了,看一眼,早点回去吧。

    王摇强忍着点点头。

    两人来到朱晶晶的坟前,王瑶痴痴地站着,长久注视看女儿的坟,一动不动。朱永平轻叹一声,俯下身收拾纸钱。

    这时,朱永平看到,十几米外,两片坟区中间的路上,走上来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男的个子快接近成年人了,女孩还是个小学生的模样,他们俩低着头,手里拎着装纸钱的篮子,来到了相隔几十米外的一座墓前。

    朱永平并没有太在意,继续把折着的纸元宝一个个拉开来。

    过了几分钟,朱永平还在拉着纸元宝,这时,刚才那个小女孩朝他们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求助的表清:叔叔,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火点不起来,您能帮我们一下吗?

    哦,你们没带打火机吧?朱永平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交给对方,谁都不会对一个小女孩产生怀疑的。

    不是,我们有打火机,可是火一点就灭了,点不起来。她皱着嘴说。

    你们肯定是点上面了,点火要点在中间,这样才能着。他手在空气中做了个示范。

    小女孩烦恼地说:我们试了好多遍,就是不行,叔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点一下,我哥太笨了,根本弄不来。

    朱永平看看对方一脸天真的表情,想起了朱晶晶,笑了笑,道:好吧,我去帮你们点。王瑶,你来弄下纸钱吧,我过去一下。

    跟着小女孩走在后面,朱永平问:你们也是来上坟的?

    对啊,是我妈妈的坟,我妈妈今天生日。

    瞧看这么小的孩子就死了妈,而且也是在生日的这天来上坟,朱永平不禁产生同情,道:怎么就你和你哥来,你爸爸没一起来吗?

    小女孩低头轻声说看:我爸他上个月出车祸,也也死了。

    朱永平腮帮子抽动了下,忍不住问:那你和你哥哥现在跟谁一起生活?

    小女孩抿了抿嘴:没有人,我们就自己生活。

    自己生活?你们有亲戚吗?

    小女孩低声道:我爸还欠了人钱,亲戚不要我们,家里东西都被人搬走了。

    嗯那你们以后怎么办?

    小女孩失落地摇摇头:不知道,我会做糯米果,做了一些,想去卖卖看。叔叔,要不您尝尝我做的糯米果?

    她返回身,从兜里掏出一颗用保鲜膜包着的糯米果子。朱永平不知所措地停顿了一下,本能地心想小孩子该不会是来骗钱的吧,毕竟社会上骗子太多了,不过骗子大热天的谁到这没人来的坟地?

    女孩似乎看出他的顾虑,道:叔叔,您吃吃看嘛,不要钱的,我就怕我做的不好吃,卖不出去。您吃吃看,太甜还是不够甜。

    朱永平感觉自己怀疑对方是个小骗子,是个很卑鄙的想法。他微笑一下,接过糯米果,剥开放嘴里,咬了几口咽下去:嗯,你做的真好吃,甜度刚刚好。

    哈哈,那我就放心啦,肯定能卖得出去。小女孩乐观地笑了起来。

    来到那座坟前,看到坟碑上写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贴着一个中年女人的照片。一旁站着那个小女孩的哥哥,看样子哥哥比女孩大了好几岁,不过他脸上看不到任何乐观开朗的神色,只是低着头,默默地看着坟发呆。

    因为不认识,朱永平也不知该安慰什么,便蹲下身,帮他们整理纸钱,点起火来。几分钟后,朱永平点好火,站起身,他突然感觉一阵晕眩。他以为是蹲久了,站起来脑子缺氧,强自在腿上用了下力,但十几秒过后,他感觉腿部出现了一阵抽搐,他依旧在强自忍着,没表露出来。

再过了几秒,他突然感觉真的要摔倒了,他心中想该不是得了高血压什么的吧。他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连忙道:扶我一下。说完就要坐下去了,旁边的大男孩赶紧扶看他坐下。小女孩看了眼,连忙朝王瑶奔去,叫道:阿姨,叔叔生病了,晕倒了。

    啊?王瑶刚刚还瞥见朱永平在帮他们弄纸钱,说着话,一转眼没见,突然看到晕倒了。她急忙跑了过去,坐在地上的朱永平大口喘着气,整张脸变得通红。

    永平,永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呀。

    她突然感觉脖子一阵刺痛,本能地回过头,看到那个小女孩已经跑到了几米外,手里握着一根针管,针管已经空了,冷漠地看着他们。

    你干什么?你做了什么?王瑶还没彻底反应过来。

    那个大点的男孩也跑了过去,缩在了小女孩的身后,不敢朝他们看。

    王瑶倒下去的时间比朱永平快得多,因为她是直接注射进脖子的。王瑶刚发作,躲在后面树林里的张东升就跑了出来,看看这一幕,他揺了摇头,随后毫不犹豫地道:耗子,你抬女人,我抬男人,我们得赶紧把人弄到后面的穴里埋起来。

    他们后面二十几米外的地方是一片挖好的空穴,给以后的墓葬用。张东升和丁浩拉看两人的尸体,很快到了空穴旁,那里还放着两把折叠铲,显然这是张东升带来准备着的。

    张东升把两具尸体推进一左一右两个空穴里,穴不大,不到一米长,半米宽,挖出来是准备以后放骨灰盒的。

    他把两具尸体折叠着分别往穴里塞下去。一边吩咐丁浩:把他们的手表、项链、戒指,还有钱全部拿出来。

    嗯为什么,还给朝阳?丁浩不解问。

    伪造抢劫,別废话,快动手,被人发现了我们都完蛋。

    飞速地把他们身上所有东西都拿下来交给他后,张东升拿出一把匕首,又把两人的衣服裤子割破,连内衣裤都不剩,全部掏出来,扔进他带来的一个蛇皮袋里。

    这是干什么?丁洁问。

    埋这儿过几个月就算被人发现,尸体也烂光了,身上什么物品都没有,警察要查两人是谁都很难。好了,这里没你们事了,你们先到林子后躲起来,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普普道:我帮你。

    张东升果断道:不,你们不能看,会吓到你们的。

    这一次,普普倒没有坚持,跟丁浩一起跑到了树林里。他们看到张东升用匕首朝两个穴里弄了几下,随后飞快地盖上土。

    两个穴都不大,而且土都是挖好的,就堆在穴外,是松的土,张东升毫不费力就把土填了进去。五分钟后,张东升拿着蛇皮袋跑回了树林,道:刚才没人过来过吧?

    刚刚张东升盖土时,自然也时刻警惕地观察周围,但公墓里价格高的那些墓都有高高的墓碑,两座墓间都种着一人高的柏树,视线遮挡着,看不到公墓下方的情况。而普普和耗子站在树林里,地势更高,相比他能看得更远。

    丁浩今天整个人都像丟了魂似的,双眼茫然。普普则依旧很冷静地回答他:没有,一个人都没来过。

    张东升看了眼手表,道:六点四十了,你们先在这儿等我,我下去到他车里拿点东西,造成抢劫的假象,待会儿我们从树林后照原路出去。

    他又看了眼丁浩,拍拍他:好了,事情结束了,别想了。

    丁浩低着头勉强应了声。

    普普道:叔叔,他们俩的东西,你要还给朝阳吗?

    当然不,这些东西我要销毁。

    可是,刚刚看到有好多钱,还有手表项链,应该挺贵的。

    张东升笑了笑:他爸确实挺有钱的,这些东西比你们要的三十万还贵。

    普普露出了微微吃惊的表情。

    张东升道:不过你们不要贪这些东西了,这里的现金我过段时间会还给你们,手表项链什么的,不用去惦记着了,我不会还给你们,更不会自己要,而是等过了这一阵,彻底销毁了。总之,这件事后,我帮了你们,你们也该把相机还我,我们扯平了。从此以后,我们三个,加上朝阳四个,谁都不能再谈以前的事,半句都不能谈,想都不能想,好吗?他特意盯看丁浩,坚定地道,一切都过去了,放心大胆地生活,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丁浩注视看他,狠狠点头:好,我一定不去想了!

    普普也点点头:我也不会的。

    好,我们都需要一个彻底干净的生活,如果你们能做到,说明你们成熟了。这次事后,我不会直接把三十万交给你们,怕你们乱花,但我承诺可以照顾你们生活,负责你们需要的花费,直到你们以后长大工作,怎么样?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感激地看着张东升,道:谢谢叔叔!

    第66节

    喂,喂,方丽娜轻叫两声,又伸手碰了碰同桌,喂。

    啊,怎么了?朱朝阳这才回过神来。

    她悄悄凑过来:刚才下课你出去那会儿,是不是又被老陆叫去训话了?

    嗯?没有啊,我没去过办公室,我就上了个厕所。怎么,老陆又有事要找我?

    方丽娜摇摇头:没有,我猜的,我以为你被她叫去训话了呢,要不你怎么半个钟头就看着这一页,笔都没动过呢?

    朱朝阳尴尬地笑一声,不知怎么应答。

    嗯方丽娜又思索了会儿,低声道,你是不是有心事?是不是你爸爸的事?

    啊,我爸朱朝阳顿时紧张地看着她。

    方丽娜同情地看看他:暑假你家里的事儿,我爸都跟我说了,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嗯王阿姨,确实对你太过分了。

    朱朝阳勉强笑了下:我习惯了。

    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不会的啦。朱朝阳嘴角动了下,把头转向书本,动笔去解题目。

    夜自修一结束,朱朝阳连忙骑上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冲,到了家里楼下,他左顾右盼却没见到任何人,心中一阵害怕。

    这时,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他转过头,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一栋建筑的阴暗角落里缩着普普,她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了。他急忙停好车,看了眼四周,随后飞快朝普普奔去,带她穿过几条小路,到了一个靠墙的隐蔽处,确定没有人后,着急问:怎么样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