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61-64 威胁

第61节

    接下去的几天,朱朝阳和普普依旧如过去一样,每天在书店碰面,彼此谈着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事。日子似乎很平静,两人经常在笑,不过在这份平静背后,他们偶尔也会流露出一些焦虑感。

    普普问朱朝阳什么时候去找那个男人,他表示要越晚越好,越晚给那男人思考对策的时间越少,到时用最强硬的态度,迫使他别无选择。

    这叫破釜沉舟。

    到了星期天,明天朱朝阳就要去学校补课了,这是最后的一天。

    他和普普约定了一早在盛世豪庭小区门口碰头,随后一同按响了那个男人的门铃。

    张东升见到两人,照旧摆出了一副亲切的笑脸,但他发现今天这两个小鬼脸上一脸凝重,他微微感觉出两人情绪不对劲,试探性地问了句:怎么了?你们好像不高兴?

    没有不高兴,朱朝阳面无表情地说,今天我们是来和你做倒数第二次交易的。

    倒数第二次?张东升疑惑道。

    对,最后一次是把相机还给你,这一次是需要你帮我们去做一件事。

    哦,什么事?

    杀两个人。

    当这句话平淡无奇地从朱朝阳嘴里说出来时,张东升头发都竖起来了。

    你你还在抱着那个想法?张东升吃惊道,随后连忙摆出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朝阳,叔叔必须要好好跟你谈谈了,你这个想法是极其不应该有的,不管

    朱朝阳打断他的话:叔叔,今天来我不是听你说教的,这件事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没有回转的余地,你必须帮我杀两个人。

    张东升咬住牙齿,鼻子重重地吸了口气,把目光投向了普普,用责怪的语气说:你们不是劝好他了吗?又发生了什么事!

    普普站在原地,不动声色地停顿片刻,道:叔叔,这件事你必须要帮他。

    什么!张东升眉毛挑起,你居然也赞同他杀他爸?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害了他!

    普普瞬间低下了头。

    朱朝阳立刻道:叔叔,你不用再想着鼓动他们说服我了,这件事我们三人已经商量定了,不会更改。所以,你必须做。

    张东升怒道:不用说了,你一个小孩要教唆我杀人,这种事我不可能干!

    你已经杀了三个人了,再多杀两个也一样。朱朝阳脸上透出一抹残忍的冷漠。

    张东升顿时拳头狠狠一握,双眼像充满火焰一样径直投射向朱朝阳。

    朱朝阳目光很直接地迎向了他,异常冷静地道:你要么今天把我们俩直接杀死在这里,但耗子不在房子里,他在外面,你杀死我们再赶过去杀他是不可能的,就算你觉得你把我们俩抓住,就能逼问出耗子在哪也没用,我们已经告诉过他,如果不是我们去找他,而是你,那就意味着我们被你抓了,他不会跟你走的,他只会找警察,告诉警察所有事情!

    张东升看了他一会儿,嘘口气,皱眉道:我不会再杀人,我家里的事是逼不得已,我以后再也不会杀人,不会害你们,也不会帮你们害人。

    如果你不愿意帮我杀人,那么三十万你留着吧,我们不要了!我今天就把相机交给警察。反正你不帮我杀了那两人,我也快活不成了。

    嗯?张东升眼睛微微一眯,道,你也快活不成了,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吧,我为什么必须杀了他们。我爸和他老婆有个小孩,一个多月前,那小孩在少年宫被人推下去摔死了,结果我那天刚好在少年宫看书,婊子说人是我杀的,警察找了我,他们证明这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婊子不信,她好几次找上门了,打我还打我妈,甚至雇了人泼了我和我妈大便,还有家门口也被他们用油漆泼了。她放话,一定会派人弄死我,会三天两头找我麻烦。你说,如果他们不死,我还能活吗?

    张东升摸了摸下巴,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朱朝阳家的情况,他思考了一会儿,道:这事情警察不管吗?

    管,警察来了好几次了,可是她雇人泼我大便,警察又不能把她拉去坐牢。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弄我。

    那你爸呢?

    朱朝阳冷哼一声:他只护着婊子,甚至我被泼大便,警察去调查,他还是护着婊子,把她藏起来了,还叫我跟警察去说算了。

    嗯这件事确实是你爸的不对,但不对归不对,你总不该为这个原因想着杀了他。你要知道,社会上家庭离婚的情况很多,许多人离婚后,对前妻和以前的小孩不闻不问,彻底断绝关系的也大有人在,甚至当仇人看的也有。你爸不过是对他的新家庭更偏心、护短,但你也不应该有那种想法。

    朱朝阳冷声道:那你告诉我,除了杀了他们俩,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以后日子不受他们骚扰?如果那婊子铁了心要弄死我呢?

    她不过是吓唬吓唬你,不可能的。

    他们很有钱,我妈很穷,没钱,根本斗不过他们。如果有人三天两头走在你背后,朝你泼大便,这是不是比死还难受?

    嗯我觉得这事还是找警察,一次性解决比较好。

    我跟你说过了,警察这件事管不了,雇人泼大便,我又没证据是她干的,就算查出是她指使人干的,最多关一两天就出来了,又不会坐牢。

    嗯或者你可以找你爸爸好好谈一谈,毕竟,他老婆总是听他的吧,他老婆认为小孩是被你推下去的,你爸不会信的,让你爸好好说服她。

    哈哈。朱朝阳笑了起来,我爸他也信是我杀了他小孩。

    张东升一愣,眼神复杂地望着朱朝阳。

    所以,叔叔,这件事对我来说,比钱更重要。你可以不给我钱,只要你杀了他们,我同样会把相机还你,把所有我们经历过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否则,我今天一定会把相机交给警察。你可以考虑一下,但我最后期限是今天中午前。

    张东升嘴角抽动了一下:你这还是一时冲动。

    不,这件事我想了好几个星期了,不是一时冲动。我知道你不想做,但你别无选择。朱朝阳露出了咄咄逼人的眼神。

    张东升咬牙冷笑道:好啊,你不用威胁我,我不会干的。你大可以把相机交给警察,让我被警察抓走,我也会跟警察说,你想杀了你爸和他老婆,到时你家里人会怎么看你?

朱朝阳笑了起来:非常好,我也希望你这么说,我嘴上说杀人,是犯罪吗?哼,就算我真的杀了人,我不满十四周岁,能怎么样?让警察告诉我爸,我想杀了他和他老婆,正好让他们害伯,他们以后就不敢再来找我麻烦了。反正我现在处境已经是这样了,没办法更糟糕。不过你现在生活得很好,可一旦相机落入警察手里,你就活得不好了!

    张东升鼻子哼了声:好吧,那你去吧,我就在这儿等警察来。

    朱朝阳咬咬牙:很好,我也说到做到。

    他转身就走,开了门,走到了外面。

    张东升牙齿紧紧咬住,面无表情地看看他。

    普普冷冷道:叔叔,他真的会去的,我知道他。

    听到朱朝阳下楼梯的脚步声了,似乎越走越快。

    张东升皱眉站起身,走到门口,咳嗽一声,道:那个你先回来吧。

    第62节

    张东升喊他回来,可听着脚步声不但没有停顿,反而更快向下离去。

    他又叫了两声,此时朱朝阳已经开了一楼的铁门,走出了建筑外。

    张东升恼怒地咒骂一句,只好奔了下去,在楼下几十米外的地方追任了朱朝阳,把他扳过身,一脸烦躁地看看他:回去再谈谈怎么样?

    没什么好谈的,你劝不了我,我已经想了几个星期了。

    我和你再沟通一下。

    不需要。

    张东升怒道:那我们再商量一下总可以吧?

    你同意了?

    你听我说

    那就算了。

    好好,张东升极度不情愿地道,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办成功的事,我们再合计合计怎么做,你觉得呢?

    朱朝阳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跟着他重新上了楼。

    坐在椅子里,张东升抽出一支烟点上,道:你要我杀了他们,他们是谁我都不认识,怎么杀?你不要以为杀人很容易,我老婆和我岳父岳母,是同个屋檐下生活的亲人,平时接触很多,相对容易办到。我和你爸及他老婆,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他们肯定对我有警惕心,怎么可能给我下手的机会。再者说,杀人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吧,我又怎么能和他们俩有私下接触的机会?

    朱朝阳冷声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这好办,平时机会不多,这次机会来了。三天后,也就是下周三,他们会去给他们的小孩上坟。上坟的地方我知道,是东郊大河公墓,那里位置很偏,旁边都是山,大夏天的,坟地上不会有其他人,这季节上坟,一定是大清早去的,在坟地上神不知鬼不觉,这是最好的机会。

    张东升冷冷地看看他,他本来是想表示不是他不愿帮忙杀人,而是能力限制,办不到。他根本没想到朱朝阳不但有杀人的想法,甚至在哪杀人都替他想好了。

    他皱着眉道:可我对他们俩来说是陌生人,他们俩去上坟,看到我一个陌生男人走过来,能不起戒心吗?我又不会武术,更不是什么特种兵,我一个人就算拿上刀啊什么的,也杀不了两个人啊。

    朱朝阳冷笑道:你不是会下毒吗?

    张东升摇摇头:我怎么让他们吃下毒药?

    有办法。

    什么办法?

    普普突然接口道:我可以帮你让他们吃下去。

    你?张东升吃惊地看着她,你也要去帮着杀了他爸?

    普普点点头:对。

    你这是害了他,他迟早会后悔,会恨你。

    朱朝阳连忙道:不可能!她是我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不会后悔,更不会怪她,一切都是我想出来的。

    普普动容地看着朱朝阳。

    张东升流露出震惊的表情望着他们俩,难以想象朱朝阳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说服普普帮他杀他爸,更想不到,这俩小鬼不光在哪杀人想好了,更是连怎么杀人都想好了。似乎是设计了好久,今天吃定自己了,不给自己任何理由拒绝。张东升顿时感觉到一种冰冷的寒栗。

    他咬牙道:他们出事前这阵子,一直在折腾你,你说如果他们俩死了,警察能不怀疑你吗?

    朱朝阳摇摇头:不会怀疑我的,因为下个星期三我在读书,我们学校要补课。

    什么?你自己不去,只叫我去?

    朱朝阳点点头:对,如果我去,就像你说的,警察会怀疑我。可警察根本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完全不知道你。

    可警察会知道你有这两位朋友。

    我和他们俩的关系,谁都不知道!

    警察肯定会来调查你,到时你会吐出来。

    怎么应付我都想好了,决不会吐出来!

    你一个孩子,警察很容易发现你回答的漏洞。

    不光只有你一个人会在警察面前演戏,我也会!我那天在上课,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警察凭什么怀疑我!

    张东升咬着牙齿说不出话了。

    朱朝阳道:叔叔,如果你帮我做成这件事,我们有你的秘密,你也有我的秘密,那样我们之间就可以完全信赖,我们也不会再拿着相机威肪你了。

    张东升冷哼一声,道:这件事我和普普两个也做不了。

    为什么?

    普普力气太小,到时如果有突发意外呢?我应付不过来,还有杀了人后要处理尸体,普普哪来力气抬?除非你们还能说服丁浩也一起去,他个子大,能抬得动人。

    张东升早就看出来了,三个人中,朱朝阳和普普最歹毒,反而是丁浩这个个子最高大的稍微善良点,上一回他就强烈反对朱朝阳杀他爸,现在要他去帮忙杀朱朝阳爸爸,他肯定不会答应,也不敢答应。只要他说不去,那么张东升也有理由拒绝杀人,说是因为丁浩不愿去,他和普普两人办不成。

    普普点头道:好,就如你说的,耗子,还有我,都跟着你一起去。

    嗯?耗子也同意一起去杀人?

    普普很肯定地答复他:他一定会去的。

朱朝阳道:叔叔,你不用再想找其他借口了,三天后,成功了,我会把相机还你,如果你不肯做,那么我一定会把相机交给警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威胁你。

    张东升的香烟已经燃尽了,可他似乎毫无察觉,他手指捏着烟头,停驻半空,眉毛皱起,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一刻钟没说话。

    朱朝阳和普普也是同样沉默地望着他。

    他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现在就动手把两个小鬼直接弄死,再去找丁浩,并拿回相机?

    但他考虑再三,放弃了,朱朝阳这小鬼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一开始就直接说了今天弄死他们也没用,他没有任何把握杀了他们后能再杀死丁浩并拿到相机。

    朱朝阳这小鬼说他现在的处境已经无法更糟糕了。而自己杀了徐静一家后,现在彻底换了一种生活。如果不按这小鬼的话做,那么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生活马上会烟消云散,而自己被抓到肯定是死刑。

    相反,如果真帮朱朝阳杀了两个人,那么肯定能彻底取得小鬼们的信任了。彼此都有把柄,也不怕他们再拿相机威胁自己。彻底了却这些事是迟早的。

    当然,这么做也有风险,如果他爸及其老婆一同被害的案子曝光,尽管那天朱朝阳在上课,没有犯罪时间,但警察也会去向这位利益相关人询问调查的,张东升对这么个小鬼在警察面前能否演戏过关,没有半点信心。他演砸了的话,必然会把所有事吐出来。

    所以,如果真要去做,必须不能让他爸及其老婆被害的命案曝光,也就是说,毁尸灭迹,旁人看来只是失踪了,不是被害。对于失踪案,警察向来不重视,自然不会去调查朱朝阳了。

    而且,听朱朝阳说,他爸及其老婆是去大河公墓上坟,那样下手似乎挺轻松的。杀了人后,往山上的空墓穴里一埋,被人发现命案也是几个月甚至几年后的事了,到时三个小鬼肯定也被他处理干净了,这起案子更不可能怀疑到他。

    权衡再三,张东升最后点点头,暂且同意下来。

    离开那个男人家后,朱朝阳愁眉不展道:现在还有个问题。

    普普问:什么?

    那男人要耗子也一起去,该怎么说服耗子。

    他会同意的。

    朱朝阳摇摇头:他不会同意的,他胆子其实很小。

    普普目光平直地看看前方:这一次,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关系着我们三个人的未来。

    第63节

    什么!丁浩瞪大眼睛,我也要一起去杀人?

    笨蛋!普普一把拉过他,低声斥道,你在公园里这么大声说出来,是不是想让全人类都听见啊!

    丁浩惶恐地扫视一圈四周,他们在儿童公园的一个偏僻角落,没有人朝他们看。他转回身,摇了揺头:我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

    普普怒道:这个计划你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我是勉强同意了,但只是说让张叔叔去杀人,我可没答应我也要去。

    你就是决定不会帮忙了?

    丁浩倔强道:对,这件事打死我也不干。

    好,很好!普普盯着他,你这个自私鬼,好吧,你不去就不去,我也跟你这个自私鬼绝交!

    丁浩瞪眼瞧着她,一脸的委屈和愤怒:我以前在孤儿院怎么帮你的?我帮你打架打了几回?王雷骂你放屁精,是不是我把他牙齿打掉下来的,我还被关了整整两天禁闭,这些你都忘了吗?还说我是自私鬼

    哼,你不是自私鬼,就是胆小鬼。

    丁浩脸胀得通红:这不是打架,这这是这是杀人。

    朱朝阳连忙制止住两人的争吵,低头叹息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是我的主意,害得你们吵架,都是我不好。

    普普和丁浩谁都没说话。

    朱朝阳诚恳地看看他,又道:耗子,这次是我求你,你能不能帮我?

    丁浩对朱朝阳倒是发不出睥气,只是揺了揺头:这个我真帮不了,我没做过。

    你害怕就直接说,胆小鬼!普普叫道。

    哼。丁浩把头别过去,不理她。

    好了,月普,别说他了。朱朝阳劝道,耗子,这次事情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当初推下了小婊子,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事。但事到如今已经别无他法了,如果不除掉他们,早晚会查出我们三个,到时我要进少管所,你们要被送回孤儿院,你想想,这是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丁浩紧闭着嘴,默不作声。

    普普冷声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要回你回吧。那个死胖子的恶心我受够了!

    耗子,你怕不怕回孤儿院?我是你兄弟,月普是你结拜妹妹,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否再好好想想?

    普普道:你不满十四周岁,就算杀人了也没关系,大不了进少管所,那儿总比孤儿院好吧?

    朱朝阳道:那男人不是说要你帮他一起杀人,他说比如后面抬尸体什么的,需要你这样一个帮手。

    丁浩握着拳头,低着头,一动不动。

    普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会答应?我都一起去了,你是男的怎么比我女的还胆小?

    丁浩吃惊地抬起头:你也去?

    普普理所当然道:对,小孩最容易伪装,别人对我不会有警惕心。

    你去做什么?

    你到时看着就行了,反正我比你要做的事难得多。

    朱朝阳道:耗子,你想想,这件事不去做,我们三个都会完蛋。去做的话,如果失败了,暴露了,最倒霉的是那男人,我们是小孩,不会枪毙,最多就是进少管所,比你们的孤儿院总要好。如果做成了,那我就有钱了,我会照顾你们,等我们长大了,一起办公司,等你到时找了老婆,我们四个人一起打麻将。

    丁浩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白了他一眼:照你这么说,月普好像已经是你老婆的样子了。

    普普朝他猛地踹出一脚,他连忙躲开。

    朱朝阳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反正我说好了,具体的那个杀他似乎不敢直接把杀人两个字说出口,那个杀我不干,我绝对不干!我就负责最后帮帮忙,抬一下。

    朱朝阳激动地抱住他:好,那就说定了,只要过了这一关,那我们三个以后就完全大吉大利了!

    普普瞅着丁浩,撇嘴笑了笑:算你还有点良心。

    第64节

    下午,普普和丁浩回到楼下,就见旁边停着那个男人的红色宝马车。

    与此同时,车门开了,张东升走下车,看了他们一眼,平静道:我等你们很久了,走吧,上楼说。

    进了门,张东升这一回并没说一些家常话,而是直截了当地切入主题:朝阳的事完全不可行,弑父是天理难容的,想都不能想,更别提去做。我知道你们俩肯定也反对他的,他这是一时冲动,少年人热血冲头的一时冲动,你们要好好劝他,一定要把他劝回来。

    普普道:叔叔,这件事我们俩也是赞成的。

    张东升望着他们:你们俩怎么会赞成他弑父的?你们是不是他朋友?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做只会害了他?

    丁浩道:张叔,其实他也不光是为了

    普普连忙重掐他的背,制止住他,瞪了他一眼,冷声道:闭嘴!

    张东升稍稍一思索,试探地问:其实这件事还另有隐情,他还有另外的目的,对吗?

    丁浩自觉语失,低下头,默不作声。

    普普停顿片刻,道:没错,他还有一个原因,为了钱。

    为了钱?

    没错,你觉得朝阳家是有钱人吗?

    嗯看他衣服,好像不是特别有钱吧。

    普普道:他爸妈是离婚的,他跟了他妈妈,他妈妈很穷,没有钱。可是他爸爸超级有钱,比你还有钱得多了。

    张东升苦笑下:我根本不算有钱,当初就因为我老婆的这辆车,你们以为我是有钱人,想要三十万吧?如果我真有那么多钱,早拿给你们了。

    普普道:他爸的小孩上个月摔死了,现在他爸和他爸的老婆果也死了,那么朝阳就是继承人了。

    张东升愣了下,他根本没想到现在的小孩会有这么深的想法。到了他这个年纪,他才想到谋财害命,继承遗产,区区十几岁的小孩就会这么想了?

    普普补充一句:这是向你学习。

    张东升咬了下牙齿。

    普普继续道:除非你能拿出上千万的钱给他,否则他既有仇恨,要自保,又有钱的原因,你怎么可能劝说得动他?

    可是这么做真的不对。

    你也这么做了。

    我可没有弑父,我老婆一家和我,本质上没有血缘关系。

    他爸已经不是他爸了,相比你的情况,他和他爸的关系比你能想象的更糟糕。

    张东升烦恼地闭上了眼睛。

    普普道:如果你帮了这个忙,事成后,钱可以不要你的,我们直接把相机还给你。可是,如果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你今天说服了我们俩也没用,朝阳他不听我们的,他有自己的主意。他会做出任何事的。如果他自己贸然行动被警察抓了,再供出你的事,你也不愿意吧?

    张东升沉默了好久,随后把目光投向了丁浩:耗子,对付两个人我办不到,我需要你一起做,你敢吗?

    丁浩低看头,嗯了声。

    张东升苦笑着自语道:一旦去做了,你就会和我一样,再也不是清白的了。

    丁浩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普普立刻道:耗子,我也一起去的。

    丁浩点点头,望向张东升,道:张叔,放心吧,我决定了。

    直到此时此刻,张东升觉得这件事再无挽回可能了,他苦涩地看着他们俩,只好道:好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