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0-44 失望

第40节

    第二天傍晚,朱朝阳正躺房间地上着书,突然,楼下传来剧烈的争吵声,继而是周春红愤怒的叫骂。

    朱朝阳一听到楼下传来周春红的叫骂,立马翻身坐起,套上件短袖飞奔下楼。

    他刚冲到楼下,就看到了不远处面目狰狞的王瑶,王瑶也同一时间发现了他。

    是你!啊!王瑶一眼就认出了他,指着他直冲过来。

    不,不是我,不是我。朱朝阳见她歇斯底里,一脸疯掉的样子,本能一阵恐惧,短时间内愣住了,不由露出胆怯心虚的表情,退后几步。

    朱朝阳的表情尽落入王瑶眼中,她更确信女儿是被他弄死的,揺着头哭吼着冲过去:小畜生,你把晶晶害死了,你这小畜生,我弄死你!

    朱朝阳眼见她疯癫状狂冲过来,拔腿就要往楼上逃。王瑶直接将手机重重地朝他掷去,啪一下正中他的脸颊,他痛得啊一声大叫。

    与此同时,周春红把一块刚买回来的猪肉甩到王瑶脸上,顺势巴掌没头没脑地往她头上拍,叫骂着:死婊子你敢动我儿子,我今天跟你拼了!

    周围人连忙去拉架,两个女人此时都死死抓着对方头发不肯放。可王瑶丧女心痛,成了疯子,力大无穷,猛一甩头,头发挣脱出来,随即双手朝周春红头上猛烈挥打。周春红体型矮胖,虽然力气肯定比王瑶大,但个子差着对方大半个头,尽管本能地还手,但还是吃了个子上的亏,打不到她,反而被她暴打了很多下。周围人拉都拉不住。

    朱朝阳眼见妈妈受辱,刚刚一时间的胆怯彻底拋空,啊大叫着冲上去,一把抓着王瑶头发就拼命扯,王瑶穿着高跟鞋朝他乱踹,他不顾疼痛,愤然回击着。

    终于,三人都被周围人死死拉住,朱朝阳脸上多了几条鲜红的指甲印,愤怒地睁着眼,眼角都要炸裂了。王瑶披头散发,脸上也多了几条划痕。而周春红最惨,额头上鼓起了一个血包,一撮头皮被拉掉,鲜血直流。

    朱朝阳看着他妈的样子,痛心疾首吼道:妈,你痛不痛?死婊子,死婊子,我跟你拼了!

    周围人死死拉着,嘴里劝着架,朱朝阳也像疯了一样,伸脚凭空乱踢着。

    王瑶冷笑着瞪着朱朝阳:你过来,啊,你过来,小畜生,我一定弄死你,我肯定要弄死你,你过来!你过来啊!你把我女儿害死了,警察不抓你是不是?我一定弄死你!你瞧我怎么弄死你!

    朱朝阳嘴里回敬着:小婊子死了是不是?死的好,怎么不早点死?怎么你这个婊子还活着?你天天被千万人弄,你就是靠做婊子赚钱的!

    三人哭天喊地地叫骂着,都要上去跟对方拼了,全靠周围人死命拉住,否则一定打得更激烈。这时,一辆大奔急速驶来停下,车里朱永平跑了出来,一把拉过王瑶就往外拖:走,回家去,別在外面疯,让人着笑话!

    王瑶用力甩脱他:看笑话?谁敢笑话?我女儿死了谁敢笑话?你儿子杀了我女儿,你知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不抓他,还说不是他干的?你给警察送钱了是不是,你想保你儿子是不是?

    警察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关朱朝阳的事!

    王瑶摇头,如狂魔般冷笑:不关这小畜生的事?我告诉你,就是这小畜生害死晶晶的!你有看到刚才这小畜生的表情吗?你说他跟踪晶晶进少年宫干什么?这小畜生还打我,他把我打成这样了,你去打他啊,你去打他啊!哇你去打他啊

    朱永平捋了下王瑶的头发,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疼惜的神色,回头着了眼儿子和周春红,什么话也没说,还是拉着王瑶要把她拖回去。

    朱朝阳大吼道:爸!是婊子先打我的,是婊子先打我打我妈的,我妈被婊子打出血了!

    朱永平瞬时转过身,脸色铁青怒道:婊子是你叫的吗?你阿姨是婊子,那我是什么?

    朱朝阳瞬间愣在原地,望着他爸,一句话都没说。满脸鲜血直流的周春红,顿时尖叫哭吼起来:朱永平你还是人吗?婊子把你儿子打了,冤枉你儿子杀人,你还要护着婊子,还要骂你儿子,你还是不是人啊!

    周围邻居看到这场面,也不禁嘴里数落起来,朱永平也为刚才骂儿子的话感觉后悔,任凭周春红骂着,默不作声。

    这时,两辆警车驶来停下。刚刚纠纷开始时,旁边居民打了110,叶军在派出所接到这消息,听说是王瑶来朱朝阳家闹事,立马决定亲自过来调解。赶到现场后,劝慰了王瑶一番,谁知,王瑶丝毫不领情,又指着朱朝阳开始骂起来。

    周春红眼见儿子今天遭受莫大委屈,再也控制不住,用尽全力一把挣脱旁人,冲上去一脚踢上王瑶,正准备甩她耳光,突然,朱永平一把拽过她,一个巴掌拍在了她脸上。

    清脆的一声啪,极其响亮。

    一瞬间,朱朝阳彻底愣在了原地,感觉周围好安静,好静好静,完全听不到一丝声音。他嘴巴缓缓抽动了两下,发出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爸

    警察连忙再次把各人死死拉住固定,叶军一把揪过朱永平,拖到警车旁,指着他鼻子骂:你当着你儿子面打前妻,你还是不是人?啊,我问你,你还是不是人?有你这样做爹的吗?上去,到派出所去!

    朱永平紧闭着嘴,默然无语,任凭警察把他推上警车。

    随后,叶军回到现场,听着周围人打抱不平的各种话语,他对整件纠纷的经过已了然于胸。听到旁边人讲的公道话,说着朱永平刚刚还一味护着老婆,明明是她老婆先动手的,把他儿子打了,他还反过头去斥责儿子。

    叶军一脸阴郁地回头望了眼警车里的朱永平,又看了看目光呆滞、愣在原地的朱朝阳,深深叹了口气。他回过头厌恶地瞪了王瑶一眼,用不容抵抗的语气大声道:我们跟你说的很清楚。又把目光着向周围人,故意在周围邻居们面前替朱朝阳证明清白,朱朝阳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女儿死的那天,他刚好去少年宫看书而已,他放假经常要去少年宫看书,很多人都能作证,我女儿以前去少年宫看书也经常遇到朱朝阳,他根本跟你女儿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再这么胡搅蛮缠,我们只能把你关起来了。

    王瑶不屑冷笑道:关,把我关起来吧,没事。她指着朱朝阳,你小心点,我肯定叫一帮人弄死你!

    周围人听她这么一说,立马义愤填膺地大骂起来。

叶军一把抓过她头发,指着她鼻子骂道:你他妈说什么!你叫半个人试试看?你当我们警察是空气?你家朱永平什么人,就他妈一个小老板,你他妈橫个屁!老子警告你,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你今天这么恐吓一个小孩,老子把你往死里打你信不信!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要是改天朱朝阳少了半根头发,我直接把你抓来揍死!带走!

    叶军在当地被人称为铁军头,流氓团伙不知抓了多少个,他以前当过兵,脾气很暴,凡是被他抓进来的流氓,通通吃了不少苦头,出来后都私下叫嚷着要卸叶军的手,不过等他们真的见到叶军时,都跟老鼠一样低头走,根本不敢说半句嚣张的话顶他。不过叶军对老百姓一直态度很好,是镇上有名的好警察。

    此刻听他这么说,周围人都大声鼓掌叫好。

    随后,叶军又跟周春红说了几句,说她最好也去派出所,今晚调解好,免得儿子被吓到了,夜长梦多。总之不用担心,他叶军会做主。朱朝阳还是个小孩,今天是大人的事,他不要去派出所,好好在家待着,休息休息。周春红点点头,摸了下头发,走到儿子跟前,可是朱朝阳依旧一脸痴呆的模样,急得她连叫了好几声,才算回过神来,担忧地问起母亲伤势,周春红安慰他几句,叫他留家里自己弄点东西先吃,小孩子不要跟去派出所,朱朝阳满口答应。

    周春红也上了警车后,叶军对周围人说了几句,叫大家都散了,随后圈着朱朝阳肩膀,拉到一旁,低声安慰了很多话,叫他不要担心,王瑶不会真叫人来动他的,给了他自己的手机号,让他有事随时找他。

    警车离去后,朱朝阳缓缓转过身,仰天吸了口气,他现在的心情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他没有去想刚刚的纠纷,也没去想周春红的伤势,也没去管自己脸上的肿痛,他突然想到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他突然间想到了杀人。

    第一次杀朱晶晶,显然不是他最初的本意,不过这一回,他是真的想杀人了。他抿抿嘴,抬起脚步往家里走,刚走几步,余光瞥到角落里缩着个熟悉的身影,他抬头看,发现普普独自站在远处一个花坛旁,关切地朝他望去。

    他轻微点了下头,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普普嘴型做出动作:明天再说。

    朱朝阳点点头,在普普关切的目光中,继续往家走去。

    第41节

    第二天下午,朱朝阳如约来到新华书店,普普已经在一排少儿文学的书架下看书了,看得很认真,以至于站在她面前好一阵子还没发觉。

    你在看什么?朱朝阳弯下腰,朝书封上看去。

    普普把书封一亮,道:《鬼磨坊》,很好看的一个德囯的童话故事,主人公父母双亡,来到一个磨坊里,当了里面的学徒,师傅教了这些徒弟魔法,但是每一年,师傅会杀死其中一个徒弟去献祭,最后,主人公反抗求生,杀死了师傅。

    听起来挺不错的一个故事。

    你也拿本看看吧,真的很好看。

    好啊。朱朝阳哈哈笑了笑,也在书架上拿了一本《鬼磨坊》,坐到一旁翻起来。

    普普瞧了他几眼,关心地问:阿姨怎么样了?

    朱朝阳抿抿嘴,苦笑一下:我爸在派出所赔了我妈一千块医药费,就这么了结了。

    就这么了结了?婊子呢,有没有关起来?

    朱朝阳无奈摇摇头:打架这点小事哪会关起来啊。听我妈说,警察把婊子教育了一通,说考虑到她女儿刚死,体谅她心情,说下次再这样,就会把她拘留。反正婊子很嚣张,在派出所还要骂我妈,我爸一直维护婊子,婊子还要我爸保证以后不联系我,我爸居然答应了,哼哼,我妈都快被他们气死了。

    普普瞪大眼睛,道:你爸怎么会这样子?

    朱朝阳冷哼一声:他已经不是我爸了。

    普普叹息一声,朝他点点头,抿抿嘴。

    朱朝阳苦笑一下,问:对了,昨天傍晚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的?不是说在这里见面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昨天下午我到书店时,你已经走了,后来我想到你家楼下看看,你是不是还会出来,刚好看到了昨天的事。昨天下午那个男人找到我和耗子,跟我们说他要出差几个星期,让我们耐心等他,不要出去乱玩,更不要跟别人透露相机的事,说他出差回来后,大概就能筹到钱了,又给了我们一些钱,你说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要出差几个星期?朱朝阳微微眯上眼,思索着,他居然会放着相机这么重大的事不管,反而去出差几个星期,那么除非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会是什么呢?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家住哪吧?

    普普很肯定地说:我们守口如瓶,他绝对不知道。

    那有什么事会比相机对他来说更重要呢?朱朝阳挠了挠头,始终想不明白,过了一阵,只能道,也许他真的是因为单位出差。反正相机在我这儿,他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家在哪,那么他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你们两人安心住下去,一定是安全的,不要怕。

    普普点点头:听你这么说,我和耗子就放心了。对了,我还发觉他很奸诈。

    怎么奸诈?

    他知道耗子喜欢玩游戏,带了台旧电脑给耗子玩,耗子高兴死了,现在管他叫叔叔叫得很亲。

    朱朝阳担忧道:我就怕耗子被他一点点的好处就给收买了,被他套出话。

    我也是反复跟耗子说了,耗子说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让我们放心,他多余的话不会说的。

    朱朝阳点点头:反正你要看牢耗子,叫他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

    第42节

    自从那个男人出差后,整个生活显得很平静。

    警察再没找过朱朝阳,婊子倒是没真的找人来对付他们,不过朱永平也没有再给儿子打过半个电话。朱朝阳平日里的话语也更少了,周春红看在眼里,常常偷偷抹泪,不过朱朝阳一看到她这样,就会反过来安慰她。

    每天中午吃完饭,朱朝阳都会按照惯例来到新华书店看书,每天都会遇到普普,两个人看看书、聊聊天,听说耗子每天对着电脑,倒也不以为意。他总是看参考书,普普总是看文学故事,他觉得暑假一直这么过下去倒也不错。对于未来,对于他杀了朱晶晶,对于他爸是否还会惦记他这个儿子,对于普普和耗子的着落,对于相机的处理,对于开学后的烦恼,他暂时都拋之脑后不管了。

在这个初二的暑假,既是他烦恼最多的一个暑假,也是他感觉最安逸的一个暑假。普普这位朋友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快乐和温暖,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挺好。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朱朝阳独自在家,边吃着面条,边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放着宁市新闻频道。这个频道每天采编宁市范围内大大小小的各种事件,大到事故、命案,小到吵架纠纷。

    此时,画面中正播放着今天的一起交通事故。

    今早8点高峰时间,新华路一辆红色宝马车突然失控,撞上路边绿化带,造成多车事故。本台记者赶到现场后,交警已封锁现场,据了解,事故车上的女性驾驶员当场死亡,据事后交警部门的调查结果,宝马车上的这位年轻女性在行驶过程中,突发性猝死,导致车辆失控画面中,红色宝马车架在绿化带上,看起来受损并不严重,不过按新闻里的说法,不是车祸导致死亡的,而是猝死导致了车祸。

    画面一转,变到了医院场景。

    据悉,女驾驶员父母半个多月前在外旅游时,发生意外去世。亲人说女驾驶员悲伤过度,半个多月来一直精神不济,常靠酒精和安眠药才能入睡,多日的精神虚脱也许是导致猝死的原因。死者丈夫近日一直在外地出差,早上接到噩耗赶回来后已经痛不欲生,希望他能坚强挺下去

    后面是记者和主持人一长串的鼓励话,朱朝阳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听下去了,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屏幕。因为画面里,那个被几人搀扶,脸上挂满眼泪,痛不欲生的男人,正是他们的交易目标。

    他又杀了他老婆?朱朝阳感到一阵寒栗。难怪,他说出差了,他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原来更重要的事,是继续杀人!尽管电视里的记者说死者是因为精神不济加上近期酒精和安眠药的影响导致的猝死,不过朱朝阳丝毫不信,他知道,这一定是那个男人干的。

    他还在杀人!可记者又说他在外地出差,他是怎么杀了他老婆的?而且他老婆是好端端开车过程中猝死的。必须了解清楚,否则,如果那男人也用这一招对付他们呢?

    第43节

    第二天中午,朱朝阳刚吃了饭就赶到新华书店,等待普普的到来。结果今天普普没来,换成了丁浩。丁浩一见到他,就亲热地圈住脖子:嘿,朝阳,咱们好几个星期没见了吧。

    朱朝阳冷笑一声:你不是一天到晚对着电脑吗?

    丁浩嬉皮笑脸地撇撇嘴,搭着他肩膀,一同坐到地上:我是个有分寸的人,什么时候该玩儿,什么时候该干正经事,一清二楚,肯定是普普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了。

    朱朝阳无奈道:好吧,其实你不出门,在家玩游戏也好。

    为什么?丁洁奇怪问。

    朱朝阳心里想着自然是警察在朱晶晶身上发现的证据是丁浩的,当然不能让警察知道丁浩这个人,不过这件事他和普普为了不让丁浩害伯,都没告诉他,此时连忙换了个话题:今天怎么你过来了,普普呢?

    嗯她嘛丁浩嘻嘻笑了笑,突然压低声音道,你猜今天为什么是我过来?你肯定猜不到的。嗯,是这样。他咳嗽一声,用很郑重的语气说,普普今天委托我来办一件事。

    朱朝阳不解问:什么事?

    嗯普普她喜欢你。说完这句,他就摆出一副深藏笑意的表情看着朱朝阳。

    咳咳你说你说普普让你来告诉我,她喜欢我?

    丁浩点点头,又连忙摇摇头:是,也不是。其实她不是要我直接告诉你,她喜欢你,而是让我来试探一下你的心意,看你对她有没有感觉。

    朱朝阳无奈道:你这个叫试探吗?你已经直接告诉我了。

    啊,是吗?丁浩脸上透着尴尬,大概我试探得明显了一点点吧,哦,不过有一点是重要的,你可别告诉普普,我直接跟你说了她喜欢你。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其实就是普普她让我来试探你,看你对她有没有意思。她没有直接说她喜欢你,不过我看她样子就知道了,她肯定喜欢你,所以让我来试探。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没有?

    朱朝阳沉默了一会儿:你没有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呀,你就直接说一句,你想不想做普普的男朋友?丁浩问得真直接。

    做她男朋友?朱朝阳瞬间感觉脑子还没转过来,原本他今天是来找普普谈那个男人继续杀人的事,结果却冒出了普普喜欢他这件事。

    如果说他对普普没好感,那自然是假的。普普长得很甜美,像瓷娃娃一样,非常可爱。朱朝阳虽然才刚开始发育,不过喜欢女生这种事,不用等发育就会有了。在学校里,他也心里喜欢过其他女生,可是他个子矮,一向自卑,从来没跟任何人表露过。女生总是喜欢高高帅帅的男生,不会喜欢他的。

    快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普普?

    我朱朝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反问,那你喜欢普普吗?

    我?丁浩做了个不屑的表情,她是我结拜妹妹,我怎么会喜欢她?搞笑。

    可你们毕竟在一起这么久,又经历过这么多事。

    丁浩哈哈摇着头:我完全把她当妹妹啦,而且呢咳咳,他低下声,仿佛在说一个天大的秘密,嗯其实我有喜欢的人。

    啊?谁?

    丁浩把短袖卷起来,露出左上臂的内侧,上面有个不太明显的刺青:看到字了吗?

    朱朝阳瞧着他黑乎乎手臂上的刺青,道:人王?

    是全啦。丁浩失望地撇撇嘴。

    全,这是什么意思?朱朝阳不解。

    丁浩悄悄道:我老家有个女孩,从小就认识的,她叫李全全,我去孤儿院后,她还经常给我写信的。所以我用钢笔蘸了蓝墨水在手臂上刻上全,这次从孤儿院逃出来,我也想着跑回老家看她,看她现在长啥样了,又怕被人发现,哎,现在她写信给我也收不到了,只能过几年了。这事我只告诉了你,你要替我保密,普普也不要说,我怕她笑我。

    朱朝阳点点头,又问: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吗?

    丁浩茫然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信里也没说过,我也不敢提,算起来从去年开始就没收过她的信了,也许也许她有喜欢的人了吧。他目光随即黯淡下去,不过转瞬又笑起来,好了啦,不说这个了,说吧,你到底喜不喜欢普普?

 朱朝阳低头害羞地问:普普她为什么会喜欢我?

    她喜欢聪明的人,她说你最聪明了,好啦好啦,废话不多说,你只要回答我,你喜不喜欢她,我回去好交差。

    我这怎么说啊。朱朝阳脸胀得通红。

    丁浩哈哈大笑:普普真挺好的啦,懂事,人也长得漂亮,长大肯定会是美女。你瞧她对所有人都冷冰冰的,对我也是呼来喝去,只有对你,她才会好好说话,看来你正是她的克星。别看我最近都待家里没出来,不过我猜都能猜到,她跟你说话,一定是温柔的,对不对?

    这个也许是吧。

    那就好了,现在很简单啦,你就直截了当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她。跟我不用遮遮掩掩的,咱们是兄弟,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支持你自己的意见的。

    我朱朝阳低头吞吐着,如果那样也是好的,不过我想也许是她不是真的喜欢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丁浩捂着嘴大笑,拍拍他肩膀:好啦,我明白你的意思啦,改日喝你们喜酒啦,就这样啦,我回去啦。

    他站起来就要走,大概是急看回去玩游戏,朱朝阳连忙叫住他:对了,那个男人回来了没?

    没呢,他说要出差几个星期,回来后会第一时间来找我们的

    嗯哦,好吧,那你先回去吧。朱朝阳把男人又杀了人的事压了下去,因为他觉得跟丁浩这傻瓜商量没用,还是等普普明天过来再说吧。

    今天听了丁浩这么说,他心中也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需要反刍消化一下。女生会喜欢自己,怎么会这样?

    第44节

    丁浩走后,朱朝阳又在书店待了会儿,今天普普不在旁边,还真有点不习惯,他感觉挺无聊的,只好提前回家。

    下了公交车,又走了一段路,快到家时,突然背后有人喊他名字:朱朝阳。

    他本能地转过身,陡然眼帘中飞来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脸盆,他本能去闪避,脸盆虽然只砸到他肩膀,可是随即发现,他从头到脚,都已经被粪尿淋个精光。

    他在原地莫名愣了几秒,等反应过来时,两个年轻的成年男子飞快地冲上路边一辆面包车,面包车一脚油门就立刻开走了。他急忙捡起花坛里的一块石头追去,但面包车很快就把他甩到了后面,他整个人伫立原地,一动不动。

    旁边过路人纷纷围拢过来,嘴里都在说着哎哟,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可怜,谁弄的呀,一些好心人拿出纸巾,递给他擦拭。

    他两眼噙满泪珠,小心地接过好心人的纸巾,不让手碰到旁人,檫了几下脸,低头匆匆往家走,走出几步,他忍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像只落水狗使劲抖了抖身上的大便,朝家里飞奔。

    刚到楼下,就发现楼道里围着一些附近的邻居,一位大妈刚见着他,就急切说:哎呀,朝阳啊,你怎么回事,身上怎么弄的?你快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吧,你家出事了。

    朱朝阳一惊,来不及细问,就跑上楼去,从下面的楼道开始,墙上一路用红漆画着叉。到了自家门前,门两侧分别是红漆画看几个歪曲的大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下面聚集的邻居也跟着上来:朝阳啊,你快让你妈回来看看吧,你妈是不是欠了外面人的钱了?你身上是怎么弄的,怎么都是大便啊?这些人里,既有关心他们家的,也有担忧以后自己生活会不会因他们家而受到牵连的。

    春红是本分人,不会欠外面钱的,肯定是朱永平老婆叫人弄的。一位大叔分析着。

    对,一定是这样。

    朱朝阳瞬时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找不到方向。

    这时,一位阿姨跑了上来,急声说:我刚给春红打了电话,春红说她也被人泼了大便,泼她大便的几个畜生跑掉了。

    我妈也被人泼大便了?朱朝阳转身大叫,两眼都喷出火来。

    他啊一声怪叫,急忙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冲到电话机前,顾不得手脏,拿起话筒就拔了叶军留给他的电话。

    十分钟后,叶军带人冲上楼,一见这情景,还没听周围邻居把事情经过描述完,直接一拳打在墙上,怒喝一声:小李,你现在就带人到朱永平厂里抓王瑶!

    随后转向朱朝阳道:你别怕,今天叔叔给你做主,你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带你去你爸厂里抓人,今天这笔账,一定要算个清楚!

    朱朝阳感激地狠狠点头,立刻跑进卫生间里冲澡,换了衣服,上了叶军的警车。

    很快,到了朱永平的工厂,空地上,几个警察正在和朱永平等一些人争执着。叶军冲上前,看了一圈四周,冷声质问:王瑶人呢?

    叶哥,朱永平说王瑶不在,也联系不到她。一名警察说道。

    叶军把眼瞪向朱永平,怒喝道:朱永平,今天王瑶我们一定要带走,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朱永平拿着几条烟递过来,叶军一把甩开:别他妈来这套!

    朱永平勉强笑着打着太极:叶警官,今天这事我真不知道,您看在我老婆她不懂法,脑子钻了牛角尖

    什么叫不懂法!我上回在派出所是不是警告过她!是不是跟她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了!他拉过低着头的朱朝阳,你瞧你儿子,被人用大便从头浇到尾,还有周春红,也被人浇了大便,他家房子大白天的被人泼了油漆!这什么行为?黑社会行为!我跟你说,你是个男人就考虑下你儿子感受!你儿子被王瑶这么整了,你还在维护王瑶,你对得起自己良心吗?

    朱永平一脸难堪,但还是强撑着笑脸劝说着。旁边一些朋友是他刚刚打电话叫来的附近工厂老板,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有关系的人,本想叫来一起帮着跟警察说情,此刻他们了解了事情前因后果,竟然是王瑶找人泼了他儿子大便,还光天化日下泼油漆,也纷纷摇起头来,劝朱永平把王瑶交出来,总得给自己儿子一个交代吧。

    朱永平被那么多人数落着,重重叹了口气,坐到旁边的椅子里手蒙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大概看到丈夫这副模样,本来躲在工厂办公室里的王瑶冲了出来,大声嚷着:你们找我干什么?

    朱永平一见她出来,立刻跑过去把她往回推:你出来干吗,你回去,你回去!我会处理的。

    叶军朗声叫道:好得很!你有种出来最好,抓走!

    警察正要上来抓她,王瑶一把甩开,捋了下头发,理直气壮道:喂,警察同志,凭什么抓我?

    叶军狠声道:你泼人大便,泼人家门红漆,这种事干下来了,还问抓你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了?我一天都在厂里啊。

    叶军指着她鼻子:我跟你说,你在警察面前装傻充愣,睁眼说瞎话没用的。

    好呀,可是警察是要讲证据的吧?你们不抓这小畜生,说沒证据。那现在抓我就有证据了?我女儿死了,你们这么久都没本事抓到人,现在抓我很容易啊?

    好,很好。叶军咬着牙,本来只当治安案件处理了,你要这么说,很好,你指使几个小流氓干事,以为我们抓不到小流氓?等我们抓到那几个小流氓,这案子性质就升级了,你要不怕,就等看!我们走!

    叶军带了人就收队,朱永平愣了一下,连忙跑上前拉住他们,连声求着:警察同志,我老婆不懂事,不会说话,万万原谅,万万原谅。回头狠狠对王瑶骂道:你做了就做了,还不承认,你找死啊!快过来道歉,我跟你一起去派出所。快过来啊!

    王瑶看着丈夫的模样,不甘心地低头走过来,瞧见了叶军身后的朱朝阳,又忍不住冷声骂了句:小畜生!

    朱朝阳刚见她出来,就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想起妈妈和自己都被泼了大便,此刻还被她骂,再也控制不住,大吼道:死婊子,臭婊子,我跟你拼了!

    他刚要冲上去,朱永平一把拉任他,叫道:大人的事,你不要管。

    爸,你还要护着她吗?朱朝阳后退两步,摇了摇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朱永平。朱永平脸有愧色,想了一下,把儿子拉到一旁,低声道:朝阳,这件事是你阿姨做得不对,你阿姨对你一直有成见,所以妹妹出事后,她一直胡思乱想。我跟你保证,以后不会有这些事发生了,你跟你妈说一下,这件事你们不要追究了,我这边也好跟警察去说不要抓你阿姨。

    朱朝阳吃惊地看着朱永平,颤声道:我全身都泼满了大便。

    朱永平抿抿嘴:爸爸过几天给你们一万块钱,你们找人把家里外面的油漆都刷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朱朝阳眼泪在眼眶里翻滚。

    就这么算了,啊。朱永平歉意地拍拍他肩膀,他知道,儿子还是很乖的,从不会违逆他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朱朝阳退后一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朱永平,点了点头,走到叶军旁边,悄声说了一些话。

    叶军皱起了眉,过了会儿,他摇头叹口气,来到朱永平面前,道:泼大便的事,当事人不追究,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光天化日公共场所泼油漆,这事情算不了,当事人不追究也没用,王瑶我们还是要带回去。

    朱永平连声道:行,没问题,叶警官,我陪她一起去。

    叶军撇撇嘴,冷声道:你还是先开车送你儿子回家,安慰安慰吧。

    这个朱永平犹豫地看了王瑶一眼。

    周围人都忍不住开始劝说着:朱永平你脑子混了是吧,先送你儿子回家啊。

    朱永平只好道:好吧,朝阳,爸爸送你回家去。

    他想伸手拉儿子,朱朝阳躲开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他平淡地说完这句话,转身飞快跑走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