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39 父亲(6)

第38节

    下午,朱朝阳去楼下买料酒,刚下楼,就瞧见普普正在旁边一栋单元楼下的石凳子上独自坐着。普普一见到他,刚准备跑上来,朱朝阳连忙手指伸在嘴前,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偷偷招了下手,独自快步朝弄堂方向走去,普普随后跟上。

    进入弄堂后,朱朝阳带着普普一路小跑起来,一连穿过几条小路和弄堂,最后来到一条热闹的大街上,这才扶住一棵绿化树喘气。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跑这么快?普普胸口起伏着,脸微微胀红。

    朱朝阳平复了一下心跳,抿抿嘴道:早上警察来找我了。

    警察来找你?普普这句声音有点大。

    朱朝阳连忙大声咳嗽一下制止她,领着她往前走,低声道:对,小婊子的事。

    普普跟在一旁,同样压低声音:警察知道是你把她推下去的了?

    朱朝阳茫然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想,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要不然一定直接把我抓走了。

    哦,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只是怀疑你?

    可以这么说。

    普普思索一下,停下脚步,正色道:朝阳哥哥,我和耗子绝对绝对没和第三个人说过这件事,那个男人也绝对不知道的。

    朱朝阳抿嘴干笑一下:我知道不是你们说的。

    普普皱眉问:可是除了我们俩外,没人看到那一幕,警察是怎么怀疑到你的?

    警察说少年宫一楼有个监控摄像头,拍到了小姨子进少年宫后,没多久我就进去了。也许是大婊子看过了监控,她怀疑是我害死了小婊子。他撇撇嘴,把早上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普普吁了口气:真危险,现在你是不是很害怕?

    朱朝阳苦笑一下,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不怕警察,反正我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我怕我爸万一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样。

    你爸知道了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定没有比那更糟糕的了吧。

    普普默默点了点头,叹息着:是啊,如果你爸爸知道你害死了他女儿,那他以后一定更不疼你了。

    朱朝阳鼻子哼了下,吸口气,重新抬起头:对了,你在楼下

    没等他说完,普普就打断他:你听。

    朱朝阳停下脚步,不解问:听什么?

    听这首歌。她指着街对面。

    朱朝阳抬眼望去,对面的人行道上坐着一个乞丐,身旁的大音响里正大声插放着筷子兄弟的那首《父亲》。

    普普道:知道这首歌吗?

    朱朝阳点点头:知道啊,音乐课我们老师教过这首歌。

    是吗?普普欣喜,仿傅遇到了知音,我们老师也教过这首歌,我最喜欢这首歌了。她不禁跟着慢慢哼唱起来,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可是你不在我身旁,托清风捎去安康。

    就哼了这几句,一向冷若冰霜的普普,眼中已然湿红起来,声音也开始哽咽。

    她转头瞧了他一眼,使劲吸了下鼻子,努力不让眼泪出来,用力地笑了笑: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我都有点那个。

    朱朝阳温和地朝她笑了下,也轻轻跟着哼唱: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了

    普普眼睛明亮地看着他:那么你是你爸爸的骄傲吗?

    朱朝阳愣了一下,脸上多了一层黯淡,但随即又笑出声:我肯定不是,不过他的骄傲,已经没了,也许以后就是我了。

    普普望着他,诚挚地点点头:对,以后你一定是他的骄傲的。

    谢谢你。朱朝阳笑了笑,又道,就看这次警察是不是会抓到我了。

    你自己觉得呢?作者:紫金陈

    朱朝阳苦恼地揺头:说不好,这件事虽然没有其他人着见,可是我对警察撒了个谎,我说那天我是一个人去少年宫的,幸亏那天进大厅时,我让你们俩先进去,我一个人跟后面,所以监控里我也是一个人,警察不知道还有你们两个。可是如果一旦某一天让警察知道了你们俩和我一起进去的,就会全曝光了。

    普普很肯定地回答:朝阳哥哥,你放心,我和耗子就算被送回北京,也不会出卖你的。

    朱朝阳摇摇头:没用的,我们小孩是骗不了他们警察的,如果他们知道你们俩跟我一块儿去的,迟早会查清楚。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警察知道我有你们这两个朋友,所以你和耗子一定要想个法子,好好妥当地安顿下来,这一步就全看能不能敲到那个男人的钱了。此外,最近你们不要来找我,我们得想个更安全的见面方式,不要被其他人发现。

    嗯什么办法呢?

    朱朝阳想了想,道:这样吧,我每天下午一两点钟,去一趟新华书店,直待到五点,如果你们有事,就来书店里找我。

    普普点点头:这个办法好。

    朱朝阳道:此外,我最担心的是今天警察采集了我的指纹和血液。

    普普不解问:这个是干什么的?

    电视里犯罪了,警察都是要查指纹的,我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留下我的指纹。

    普普思索片刻,摇头道:没有,你当时只是把小婊子推下去了,最多只碰到她衣服,怎么会留下指纹呢?

    朱朝阳低头道:我也不知道衣服上会不会留下指纹。

    那血液是做什么的?

    我想大概是检测血液里的脱氧核糖核酸。

    什么是脱氧核糖核酸?

    就是DNA,我们生物课上教过的,人的各种身体组织里,包括皮肤,都带有他的遗传信息。可是,我想了好多遍,我没有被小婊子抓伤啊,警察为什么要采集我的DNA?

    普普眯着眼,想了一阵子,突然瞪大了眼睛。

    朱朝阳奇怪问:你怎么了?

    普普缓缓道:你是没有留下,可是可是耗子留了。耗子手被小婊子咬伤了,还咬出血了。

    朱朝阳也瞬时睜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那更不能让耗子被人发现了。嗯,无论如何,一定要给你们找个稳妥的地方长期安顿着,一直到十八周岁能够独立在社会上活动,绝不能落到警察手里。希望就全寄托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了,我们一定要敲诈成功,而且我们一定要装出有底气,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也有把柄在警察手里,不敢真的告发他。

    对,我和耗子说过的,我们不能表现出半点心虚,被他着穿。

    朱朝阳点点头,回到最初的话题:对了,你今天怎么会在我家楼下?

    普普瞬间眉头一皱,低声道:我怀疑那男人今天趁我和耗子不在时,把家里翻过了。

    朱朝阳眼角微微一缩:你怎么知道的?

    柜门压的那条毛线。

    毛线掉了?

    不,毛线没掉,但位置不一样,我明明记得毛线压住的地方上,有个油漆点,但后来我发现毛线在油漆点的上面一厘米了。

    你们出去过?

    是的。早上那男人过来,给了我们几百块零花钱,又给了几张肯德基的优惠券,说街斜对面有个肯德基,让我们中午去吃,他还有事,明天再来看我们,又用各种诡计问我们家里的情况,想试探我们,但都被我们挡住了。最后他只能说,有什么需要跟他提就行了,然后就走了。中午我和耗子出去一起吃了肯德基,回来后,我发现毛线的位置变了一厘米,里面东西我倒看不出是不是翻过,我问了耗子,他说他从没动过衣柜。我觉得这件事可疑,就过来找你商量。我知道阿姨今天在家,我不好上楼,所以就在楼下等着,看你是不是会出来,等了两个小时。

    朱朝阳脸有愧色:害你等这么久,真对不起。

    不怪你,你也不知道我在楼下嘛。我就在想,那个男人一定是来找相机的,不知道他最后是不是会真的愿意掏钱买回去,还是会继续用其他的阴谋诡计。

    朱朝阳紧紧皱着眉,思索了一阵,道:看起来那男人特别特别细心。你瞧,他明明翻过东西,可是东西都完好无损,看不出翻动的迹象,甚至你塞的那根毛线还被他发现了,他还把毛线原模原样塞回去,只不过差了一点点位置才被你看出来的。

    嗯你说接下去该怎么办?

    我想你们还是不动声色为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静观其变。相机不在你们手上,而且你们和我分开住,他百分百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最后他没办法,只能掏钱买他的平安。

    嗯,你真厉害,我就照你说的做。

    嗯,一言为定。我得赶紧回家了,我妈叫我下来买酒,你也赶紧回去吧。

    第39节

    老叶,朱朝阳指纹和血液DNA我们都采集了,刚从法医那儿拿到结果,DNA不对,窗玻璃上的指纹也没找到朱朝阳的。本来就不可能嘛。胖警察把两份法医开具的证明扔到桌子上,撇撇嘴道,这小孩个子很矮,你家小叶都比他高,我瞧着他嘴上毛都没长出,顶多才刚开始发育,完全不可能是凶手。

    叶军瞥了眼证明,弹了弹烟灰:你们问他话时,他表现怎么样?

    有点紧张,小孩嘛,见我们两个警察去调查命案,当然是这样的。不过这孩子挺懂礼貌的,我们去时,还主动给我们倒水。家里墙上到处都贴了奖状,不愧是学校里考第一的。

    是吗?叶军低头思索下,那么他当时跑进少年宫时,刚好跟在朱晶晶身后,纯属巧合了?

    胖警察确信道:我瞧着完全是王瑶这女人疑心病太重。说来你肯定不信,朱朝阳家很小,我打量了下顶多五六十平米,很老的房子,里面也脏兮兮的,稍微上点档次的家具电器都没有,连空调也没装,今年夏天多热啊,这天气就靠电风扇过活,他爸朱永平怎么着也是身价千万的老板,说出来你敢信?

    叶军冷哼一声:朱永平跟他老婆分别开两辆豪车,每辆车都换套房了,儿子家居然这样,太过分了吧?

    脖警察点头道:我们后来又去了他厂子,跟厂里我一认识的人打听过,说王瑶管着朱永平的账,而且不准他给前妻小孩钱,以前朱永平偷偷摸摸给钱被她查出来,闹了很多次。朱朝阳他妈在景区检票,撑死一千多块一个月,早上听说我们是去调查朱朝阳,一直揪着我们不放,骂朱永平不是人,怀疑到自己儿子头上。

    叶军低着头想了会儿,琢磨道:照这么说起来,嗯我们抛开指纹和DNA不合,同是朱永平的小孩,朱朝阳和朱晶晶过着截然相反的生活,朱朝阳倒是有杀害朱晶晶的动机,照理说,他应该挺恨朱永平现在的老婆和女儿的,嗯会不会他找那种流氓男学生去做这件事呢?

    胖警察摇摇头:不可能,听说他在学校很安分,一心只读书,从不和乱七八糟的人来往,况且他几乎不认识朱晶晶。

    他不认识朱晶晶?叶军很惊讶,毕竟朱晶晶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胖警察点头道:我早上也找过朱永平,他说女儿死了,他老婆接受不了,才会乱怀疑到他儿子的。他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偷偷私下见儿子,朱朝阳和朱晶晶上星期才第一次碰过一面,确实不认识朱晶晶。我跟他厂里人听到的说法是,上星期他老婆带女儿出去玩了,于是朱永平把儿子叫到厂里来玩,结果他老婆带着女儿提前回去,意外碰了面,据说那回朱永平说他儿子是另一个人的侄子,不承认是他儿子。

    这是为什么?

    朱永平夫妻一直瞒着女儿,没让她知道朱永平离过婚,还有个前妻的小孩,其他人也不知道朱永平脑子怎么想的,反正一直以来很宠女儿,对儿子关心很少,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爹?

    叶军叹口气:这样的爹,朱永平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脑子进了水,离婚后和前妻一家老死不相往来的大有人在,还有的甚至连以前的小孩都不认。朱永平偷偷给小孩钱,比起那些人来,还不算最缺心眼的。哎,社会上就是有这些蠢货,苦的还是小孩。朱朝阳也怪可怜的。

    可不是,现在朱晶晶死了,怀疑到他头上,你说他对他爸怎么想?家庭离了婚的小孩,在外学坏的太多了,瞧我们派出所抓的那些小流氓,很多都是父母离婚,没人管教的。像朱朝阳这么争气,学习全校第一的找都找不出来。早上看着他和他妈那表情,哎,我都后悔去这一趟。

    叶军轻轻点头,他起初对朱朝阳的稍许怀疑也彻底烟消云散了,转而成了深深的同情。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