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39 父亲(5)

 不用了,谢谢你。胖警察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身上,依旧是习惯性的严肃语气说,你妈妈不在家吗?

    出去买菜了,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

    哦,那也没关系,我们有些情况要跟你核实一下。如果审问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在场,不过他们本意只是来了解情况,并没真的怀疑是朱朝阳干的,便接着道,7月4号,也就是上个星期四早上,你去过少年宫,还记得吗?

    少年宫朱朝阳身体瞬间愣在原地,倒水的手停在半空,他背对着他们,警察看不到他的表情。

    还记得的吧?

    朱朝阳偷偷深吸一口气,果然,警察果然是来调查少年宫的事的,对此他多少有些准备。

    当天事情发生后,他考虑了很多。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警察永远不会来找他。退一步,如果来找他,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否认到底,决不能承认是他杀了朱晶晶。因为他一旦承认,他爸就会知道这一切,那简直和死没什么两样。再退一步,即便他矢口否认,最后警察还是查出了他杀害朱晶晶,到时还有个未成年人保护法在,他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所以,就算他当着警察面撒谎失败了,情况也不会更糟糕。

    他并不怕警察,因为他未满十四周岁。他只怕别人知道真相,他怕他爸知道真相。

    朱朝阳抿抿嘴,回应道:我记起来了,那天我是去了少年宫。

    你是一个人去的吗?

    我是一个人。朱朝阳回过身,捧着两杯水,小心地把水递给警察。

    谢谢,警察接过水杯,没有喝,放到一旁桌上,那么,你一个人去少年宫做什么?

    我是去看书。

    哦,一直在看书吗?

    是的。朱朝阳回望着他们,表情从一开始的紧张,渐渐变得镇定。

    脖警察继续问他:你经常去少年宫吗?

    一般暑假我要么去新华书店,要么去少年宫看书。

    胖警察眼睛看到小房间的墙上贴了很多奖状,此前他们也知道,朱朝阳学习很用功,成绩很好。他点点头,又问:那天你什么时候离开少年宫的?

    大概吃中饭以前。

    你离开前,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什么事他微微停顿了一下,道,你们说的是朱晶晶摔死了?

    你知道摔死的是朱晶晶?你见到她摔死的?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我后来回家听我妈电话里说的,才知道早上摔死的是朱晶晶。

    那天你进少年宫时,是不是遇到朱晶晶了?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啊,我不认识她。

    脖警察眉头微微一皱:你不认识朱晶晶?

    我只见过她一两次。

    这么多年你只见过她一两次?

    朱朝阳眼睑低垂着,轻声道:我爸没让我和她见面,她不知道我爸离过婚,也不知道我爸还有我这个小孩。

    是吗?胖警察眼神复杂地望着他,心也不由地随着他的语调收缩,不过脸上依旧保持着职业性的严肃,我们看到少年宫的监控里,那天你进去时,就跟在朱晶晶后面,还东张西望着,你那时在干吗?

    朱朝阳心中一惊,以他这个年纪的认知,压根没去想监控这些侦查手段,此刻对胖警察似乎咄咄逼人的问话,他也只能铁了心否认到底,露出一脸无辜状:我都不认识她,没有跟着她啊,我就是进去看书,后来听别人说外面摔死人了,我就跑出去看了,那里围了好多人,我也没看到,就回家了,到晚上我妈电话打来,说朱晶晶摔死了,我才知道早上摔死的是她啊。

    两位警察相互对视一眼,找不出什么漏涧。

    脖警察又打量着朱朝阳的两条手臂,因为据陈法医的说法,朱晶晶嘴巴里留下的一片皮肤组织,不是生殖器的,化学成分上更接近手上的皮肤,而现在朱朝阳双手完好,没有任何伤口,对他的怀疑更淡了。便继续问了一些有关当天的情况,朱朝阳从头到尾只说就在少年宫里看书,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末了,警察要求采集他的指纹和血液。

    朱朝阳不解问:这是做什么?

    警察没有告诉他,只说这是调查步骤需要,朱朝阳只能配合。

    调查结束,警察刚准备离开他家,周春红买菜归来,见到警察,问了一番情况,得知警察是来调查朱朝阳的,顿时大叫起来:你们怀疑朱晶晶的死跟我们朝阳有关系?

    胖警察平静地摇摇头:没有,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调查需要。

    周春红琢磨一句:调查怎么会调查到我儿子头上?随即,她又大叫起来,是不是朱永平叫你们来调查朝阳的?朱永平这个畜生啊!自己女儿摔死了,还要怀疑到亲生儿子头上,你们说啊,有这样的爹吗!有这种做爹的吗!她不禁哭喊出来。

    两名警察不好承认,承认了那是透露案情,也不好否认,因为确实是因为王瑶说了疑点,他们才来做例行调查的。只好随口安慰几句,说他们工作需要等等,敷衍了一阵后快速离去。

    朱朝阳默默着了一阵子,随后步入自己小房间,关上了门。警察离去后,周春红望着儿子关上的房门,心想大概是自己刚刚骂朱永平是畜生,无论怎么样,朱永平都是儿子的亲爸,不知儿子此刻心中是怎么想的,她心下又是一阵懊悔,拭了拭眼泪,走进厨房烧菜。

    而朱朝阳此刻待在房间里,并不是因为妈妈刚才的一番话而难受,他心里思考着一个问题。刚刚警察问他那天是不是一个人去少年宫的,他说是,警察并没表现出怀疑。后来警察提到了少年宫的监控,既然警察着过了监控,难道监控里没看到普普和耗子?否则警察应该知道他们是三个人一起去的啊?

    他努力将上周四的一切从头到尾回忆出来,想了好久,他才明白过来。那天他们在外面看到朱晶晶后,准备进去揍她。朱朝阳怕被朱晶晶认出,让普普和耗子先进去,自己在后面跟着。所以警察看到监控里他是一个人的。而警察说他在东张西望,那是他跟在后面找人群里的普普和耗子。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绝对不能让警察知道他还有普普、耗子这两个朋友。原本他打算今天去找普普和耗子,看样子也不能去了,他们俩可千万别主动来找自己,这样一旦被警察盯上,就穿帮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