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39 父亲(4)

叶军坐进了椅子里,略显无奈道:当然不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你说的只是你的想象。

    证据是吧?晶晶刚进少年宫,才过一分多钟他就跟进来了。王瑶拖动视频往后拉,继续说,你着,晶晶出事后,才过不到五分钟,他又跑出少年宫。

    叶军解释道:你女儿出事后,整个少年宫很快都知道了,有很多人跑出去看。如果一个人听到外面发生这么大动静,他还无动于衷,继续待少年宫里,才会可疑,相反,我认为,你女儿出事后,你说的这个朱朝阳很快跑出少年宫,这很正常。

    王瑶反问道:那么前面呢?前面为什么晶晶刚进少年宫,才过一分钟,朱朝阳就跟在后面进来了?你们刚才看到了,他进少年宫时,站在大厅停留了一下,鬼头鬼脑东张西望,肯定是在找晶晶!晶晶刚来少年宫,他就跟进去,难道这也是巧合吗?

    叶军稍稍一顿,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是监控里看着朱朝阳个头很小,还是个小孩,而他们调查的凶手有强迫朱晶晶口交的行为,这似乎不会是一个十四岁小孩会做的事吧?

    正在这时,朱永平闯进了办公室,拉住王瑶就说:你怎么还是一个人跑过来了,快回家去。

    王瑶一把甩开他,大声叫嚷道:你就是不想承认你儿子是杀我们女儿的凶手,是不是,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朝阳怎么可能会是凶手,跟我回家去。他一面劝慰着,一面连声向警察道歉,警察同志,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婆心情不太好,抱歉抱歉。

    叶军办案多了,完全能理解受害人家属的心情,和派出所里的其他警察跟着一阵安慰。但王瑶显然认准了朱朝阳就是杀她女儿的凶手,坚持叫着:你们一定要抓朱朝阳,他就是凶手!不可能这么巧合,偏偏是他,在晶晶进少年宫才一分钟,就跟进来了。晶晶刚出事,他就跑出去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她丝毫不肯放弃,派出所警察只能让她和朱永平先介绍了朱朝阳的大致情况,包括姓名住址,朱永平前一段婚姻情况以及现在和朱朝阳一家的关系。记录好后,说他们会对朱朝阳进行相关调查,安慰了一阵,好不容易才送走王瑶。

    办公室总算安静下来,手下民警们吁了一口气,一人摇头道:这女人,自己女儿死了,怀疑到丈夫和前妻生的小孩,可对方明明只是个小孩。

    叶军微微皱眉:我觉得王瑶怀疑的也有几分道理,你们看,朱晶晶走进少年宫才过一分钟,朱朝阳就进去了,还站在原地张望,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可是他还是个小孩,你瞧他个子,看着大概才一米五,应该还没来得及发育吧。

    叶军道:十三四的男孩子,大都已经发育了,性能力是有的。

    可看他的样子还没发育完全,朱晶晶嘴里的阴毛是发育很完全的阴毛了。民警拿起登记的信息,才十三岁半,现在还是求是初中的初二学生,怎么都跟口交这种事联系不起来吧?

    求是初中叶军从他手里接过登记信息,又看了一遍。

    叶哥,你家叶驰敏不也在求是初中念初二?

    是。叶军点点头,道,这个朱朝阳应该就是我女儿同班同学的那位,每次年级统考,这朱朝阳一直是第一,我让小叶多向人家学习,她总是很不服气,这死丫头就是没出息。

    一直考年级第一?成绩这么好,更不可能跟杀人有关联了。早上王瑶说她知道凶手了,我还以为马上能破案了,谁知道就是这么回事。那5人不满地吐口气。

    叶军思索片刻,道:不过话说回来,朱朝阳和朱晶晶进少年宫的时间只差了一分多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找朱晶晶,这事还是要调查一下。就算他不是凶手,也要问清楚他去干吗,说不定他那头会有新线索。

    几名刑警想了想,也认同地点点头。

    第37节

    自从昨天普普和耗子搬去杀人犯家后,朱朝阳忐忑了一夜。

    杀人犯主动提出房子借给他们住,未必是出于好心。可是昨天这个选择也是出于无奈。

    普普和耗子两个小孩出去找房子租不切合实际,没人会把房子租给小孩的,说不定别人怀疑他们俩是离家出走的小孩而报警,一旦普普和耗子被警察带走,他们肯定会被送回孤儿院,更说不定他杀朱晶晶的真相也会抖露出来,那样就天塌了。而他们一直住自己家自然也不可能,妈妈一定会觉得奇怪的。

    一夜过去,他们三个没手机,无法联络,普普和耗子现在怎么样了也一无所知。

    此刻,周春红出去买菜了,朱朝阳正打算出门去找普普耗子了解情况,没等他动身,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朱朝阳地趴在门后通过猫眼朝外着了眼,瞬时吓得缩回头来,外面站了两个穿着短袖制服的警察!

    警察!难道是朱晶晶的事?

    朱朝阳惊惧不安,几天过去,他以为朱晶晶的事风平浪静了,却突然来了警察,是不是查到他了?

    他不敢开门,躲在门背后,心跳很快。

    如果他们问起,该怎么说?

    无论怎么样,必须咬定一句不知道。

    怎么没人在?地址是这儿没错啊。    另一人接口道:大概出去了吧,要不我们下午再来?

    大热天的空跑一趟,真麻烦。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正准备转身走,背后门却开了。

    朱朝阳强自平复心绪,隔着铁栅栏的防盗门,抬头望着他们俩:你们你们找谁?

    你是朱朝阳?其中一位三十多岁、体型壮硕、一脸严肃的警察朝他着去,顺便拿出证件,晃了晃,我们是派出所的。

    他连忙避开目光的对视,道:警察叔叔,你们有什么事吗?

    把门打开,我们有话问你。

    朱朝阳手放在门锁上,没有直接打开,又谨慎地问了句:你们有什么事吗?

    调查一些情况。警察似乎并不打算直接把命案两个字说出口,怕吓到小孩。

    朱朝阳迟疑着又看了看两人,最后只好打开了门,让他们俩进来。

    你们要喝点水吗?我给你们倒水。朱朝阳躲避着两人目光,背过身去倒水。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