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39 父亲(3)

你们这几天玩得好吗?

    挺好的,我们逛了好多地方。

    哦,那你爸这几天有打电话给你吗?

    朱朝阳低下头:没打过。

    周春红低声叹口气,道:你有时间的话,去看下你爷爷奶奶,听说你爷爷中风更厉害了,估计今年就要去了,他们对你还是好的。省得朱永平说你不看你爷爷奶奶,更有借口不给你钱了。

    哦,那我明天去一趟吧。我就怕就怕去的时候又遇到婊子,上次去时,奶奶说婊子等下要过来,让我先回来了。

    周春红气恼地哼一声:你怎么说都是朱家的孙子,朱家就你这一个孙子,一个男丁,你爷爷要是走了,还得要你拍棺材板的。你去朱家是天经地义。婊子生的是女的,怎么也轮不到她说东说西,再说了,她女儿现在都死了,真是老天开眼!

    朱朝阳悄悄把头侧过去:爸这几天都在弄小婊子的事吧?

    肯定的!周春红越想越气,别人说你爸这几天,每天在厂里陪着婊子哭他们的死小孩,朱永平法宝可真够足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掉一滴眼泪的,现在小婊子死了,居然哭得跟天塌了一样,活该!他对你要有对小婊子十分之一的好,你日子就好多了。

    朱朝阳低声道:那那爸爸以后总该给我们多一些钱吧。

    看他良心了!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换成别人,疼都来不及了,哪会像他那样不闻不问。婊子就是他克星,着见婊子什么魂都丟了,以后会不会多给你钱,估计他还是要看婊子脸色!

    朱朝阳抿抿嘴,试探道:妈,你知道小婊子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从少年宫掉下来的吗,那天你不也在少年宫吗?

    嗯是,我那时不知道是她,听你说才知道的。她是怎么掉下来的?

    说是被人强周春红刚想说强奸两个字,想到儿子还小,这话不好听,就改口道,好像说成年男人弄了她,然后把她推下楼,摔死了,派出所在调查,我今天回来看到楼下小店门口还贴着悬赏通告。

    成年男人?朱朝阳一愣,他最担心警察查出他把朱晶晶推下去的线索,怎么莫名其妙变成了成年男人?便急忙问,有人看到那个成年男人吗?

    周春红摇摇头:没人看到,所以才抓不到。

    那怎么知道是成年男人?

    周春红犹豫一下,含糊其辞道:我听别人在传的说法,小婊子嘴巴里有几根毛,警察分析出来是成年男人的。

    朱朝阳稍稍一想,马上明白过来了,朱晶晶嘴里有几根耗子的阴毛,难怪警察会这么想。他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毛是耗子的,那么朱晶晶的死就不会怀疑到他头上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心下又一阵不安,绝对不能让警察知道耗子,否则一旦查出朱晶晶嘴里的毛是耗子的,把耗子抓了,马上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才是凶手了。无论如何,必须让耗子和普普有个长期稳定的生活环境。

    周春红又道:朝阳,以后你不要去少年宫了。

    为什么?

    现在好多家长都不敢让孩子去少年宫,那边有变态。

    可我是男的,没关系吧。

    周春红想了想,道:那你也不要一个人跑到冷僻角落,现在社会这么复杂,各种人都有,知道吗?

    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不会有事的。朱朝阳冲着周春红笑了笑,让她放心。

    第36节

    第二天一早,叶军刚到派出所没多久,手下一名刑警就告诉他:叶哥,朱晶晶她妈王瑶过来说,她知道谁是凶手了,她一定要亲口跟你说。

    叶军眼睛一眯,立即道:快带她进来!

    没一会儿,两眼布满血丝的王瑶走进办公室,直直盯着叶军,沉声严肃道:叶警官,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绝对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叶军当即正色回应:你放心,这个凶手我们必抓不怠!你知道谁是凶手了?是谁?

    王瑶冷声道:我丈夫跟前妻生的儿子,朱朝阳!

    朱朝阳?叶军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很熟悉,想了一下,他女儿的个同班同学也叫这名,那学生一直都是年级第一,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个人。他们大致了解过朱永平的家庭情况,他离过婚,不过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前一段婚姻情况和案子无关,所以他们并不太清楚。

    王瑶借他的电脑,重新打开监控视频,拉到了她记下的时间点。

    画面中正是少年宫的一楼大厅入口处,有不少小孩跑来跑去,从中穿插经过。

    一开始,走进来一个小女孩,正是朱晶晶,后面又走过了几波小学生模样的孩子,大约过了一分多钟,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男的个子相对高些,女的挺小个的,这两人走出画面后不久,一个穿着普通土黄色短袖T恤的小孩,独自走进了画面中,他个子不高,站在画面中停顿了一两秒,张头张脑看了一下,随后又往前走,消失在画面外。

    王瑶指着这个瘦小的男孩子,道:他就是朱朝阳,我丈夫跟前妻生的小孩,他就是杀害我女儿的凶手!

    叶军和手下警员有些茫然地互相看了眼,随后抬起头:他几岁了?

    十四岁。

    嗯然后你为什么说他是杀你女儿的凶手?

    王瑶严肃地说:所有人看下来,我只认识他。

    叶军抬起身,干咳一声,道:这个除了这点呢?

    他心里一定很恨我和晶晶,为了报复,他杀了晶晶。

    对于王瑶说的这种情况,不用说透也能想个大概。男人二婚,前妻的孩子和现任妻子之间有矛盾,憎恨现任妻子及小孩,这是太普遍的情况了,哪个小孩不恨其他女人抢了他爸爸?

    叶军原本对王瑶说她知道凶手了,抱了极大期许,现在听她这么说,似乎纯属主观臆断,因为画面中的朱朝阳明显是个小孩子,跟他们定位的凶手天差地别,他难免失望之色溢于言表,皱了皱眉,道:除了你说他恨你们这点外,还有其他的吗?

    难道这还不够吗?王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是质疑警察在徇私枉法,包庇坏人。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