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3-39 父亲(2)

第34节

    你觉得刚才那个男人真的要杀我们吗?公交车上,普普和朱朝阳并排坐着,压低声音悄悄问。

    对,朱朝阳点点头,用着只有他们俩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如果我们三个是一起去的,还带上了照相机,他一定会杀了我们,拿走相机。

    他抢走相机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杀我们?

    有些秘密是永远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否则永远睡不上一个安稳觉。毕竟我们亲眼见到了他杀人。

    可是他只是一个人,未必杀得了我们三个人吧?

    他有刀。朱朝阳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放书包里的那把匕苜,道:他故意把刀放桌子下面,刀把就在他手旁,还用报纸遮住,真阴险。

    他想了想,又说:不过也有可能他没打算直接用刀杀我们,刀是他的防备选择。

    普普不解问:什么意思?

    我想他一开始可能是想下毒。你瞧,我们刚进去,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瓶开过的果汁,你想喝,他却把果汁拿走了,说果汁开过几天,坏了,给你换可乐。可是他亲口说昨天才住进这房子的,房子是新房,一看就是之前没住过的,怎么会冒出来一瓶开了好几天的果汁?如果是昨天开的,饮料又不会坏,当然可以接着喝的。我猜是因为我们刚进去的时候,他看到我们只有两个人,你又直截了当告诉他,如果我们没回去,耗子会报警,而且相机也没带,所以他放弃了杀我们的打算。刚刚他带我们看房子时,不是好几次问了,我们看房子拖了时间,耗子会不会担心之类的话,他其实是担心,我们有没有跟耗子约定了回去的时间,如果超过时间不回去,耗子会不会直接报警。

    普普思索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三个人带着相机一起来,他就会给我们喝饮料,毒死我们,如果没毒死,再用刀杀了我们?

    毒药喝下去不会三个人同一时间一起死,如果一个人开始肚子痛了,还没中毒的想逃跑,他就会用刀杀人了。

    普普脸上微微变色,看着前方,嘴里慢吞吞地说:刚刚好危险。

    朱朝阳点点头:他一开始电话里说钱准备好了,叫我们过去交易,实际上呢,他压根没把钱备好。他就是想把我们三个都骗过去,拿相机跟他交易。到了他家,发现这房子根本没人住过,他也承认是新房,昨天刚搬进来的。哪有这么巧合,他偏偏昨天刚刚搬进新房?他就是想在这儿杀了人,然后偷偷神不知鬼不觉地收拾干净。他住的这小区很新,似乎没几户人家住进来,他真在里面杀人,外面人听不到动静。还有一点,前几天他第一次见到我们,知道我们手里的相机,他很生气,还好几次露出凶光,吓唬我们。今天呢,你几次顶撞他,他也嘻嘻哈哈,什么生气的样子都没有。这大概就是笑里藏刀,大反派都是这样,明明心里恨你,表面上装出对你很好的样子。

    普普听完他的分析,由衷佩服地看着他:朝阳哥哥你真聪明,他这些阴谋都被你发现了。

    朱朝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没有啦,就是他小看了我们嘛,我们比他想象的聪明一点。

    那还要再跟他交易吗?

    要的,只要我们还是和今天一样,人、相机都分开,他就不会对我们下手,到时拿了钱,再不和他私下见面,他也没办法对我们怎么样了。

    普普点点头,随后又皱眉道:可是我和耗子住进他提供的房子里,会不会有危险?

    朱朝阳很肯定地说:不会,只要不让他知道我家在哪里,就没事。他不知道我在哪,又不知道相机在哪,自然不敢对你们使坏。所以最重要一点,如果他来找你们,千万不能让他套出话,关于我们三个的情况,半点都不能让他知道。

    普普微笑点头: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说,回去叮嘱好耗子,只要他不被套出话就行,我就怕他太笨了。

    朱朝阳哈哈一笑,又道:不过今天那男人本来想杀我们的事,不能让耗子知道,否则他不敢住到他的房子里去了,而且说不定他被那人一吓唬,就说漏嘴了。

    嗯,我明白,我们就跟耗子说那男人钱还没准备好,暂时先给了一些生活费。

    朱朝阳点头:他给你们生活费,可以先买几件衣服,然后买点好吃的,你们也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

    普普感激地看着他:不如给你也买件衣服吧,我和耗子都在你家住了好几天了。

    朱朝阳摇摇头:不用,我妈看到我买了新衣服,不知道我钱哪里来的呢,说不清楚。

    嗯,这倒也是。

    还有,我刚刚在你们要住的房子里找到一根线,我把线夹在了衣柜的门上。你们以后开过衣柜,记得把线重新夹上,如果发现线掉了,那么说明男人偷偷进来了,翻过东西,我们也好多个心眼。

    就像在你妈妈房间门上夹条毛线吗?

    朱朝阳一个激灵,看向普普,她眼里倒没有责怪的眼神。

    他低下头,吞吐道:对不起我一开始

    普普打断他:我知道的,两个陌生人来你家,换谁都会防备的。耗子这个笨蛋不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他的。

    唔朱朝阳含混地说,谢谢你。

    两人照旧在离家的前一个公交站下了车,往小路上绕了好多弯路,跑回家。朱朝阳故意没用钥匙开门,而是敲门,丁浩果然严格遵守两人的嘱咐,很警惕地在门里问了谁,听到他们声音,这才欢快地开了门,急匆匆把两人迎进来。

    两人按照商量好的内容,跟他说了今天的事,丁浩对钱没拿到略略有些失望,后来知道有了个房子住,还拿了男人一千块生活费,顿时心花怒放,跟普普一起收拾了原本就不多的行李,与朱朝阳道别,去往新家。唯一遗憾的是电脑不能搬走,丁浩颇为苦恼。

    第35节

    晚上,周春红回到家,烧了几个小菜,和朱朝阳两人围着小餐桌吃饭,头顶的铁质吊扇呼啦地转动着。朱朝阳从头到尾很少说话,吃完饭就说:妈,我去房间看书了。

    等下,周春红叫住他,你今天怎么不高兴,都没说几句话?

    嗯没有呀,好好的啊。

    周春红不解地着了儿子一眼,问道:你的两个小朋友回去了吗?

    今天刚走的。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