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0-32 与狼共舞

第30节

    床下震起一地灰,朱朝阳弯腰爬出床底,又把两个盖满灰尘的大箱子往底下塞回去,站起身拍拍手,回头道:现在相机藏在最里面,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们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如果那个男人问起,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好吗?

    普普皱着眉,很认真地点点头,随即用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太笨的丁浩。

    丁浩略显无奈叫道:我不会被他套出话的,放心吧。好啦好啦,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才能把钱拿到手。

    朱朝阳道:拿到钱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平安地拿到钱。

    平安地拿到钱?难道丁浩皱眉,难道那个人还会把我们杀了灭口不成?

    朱朝阳很严肃地点点头:很有可能,你看他今天的表情就知道了,要吃人的样子。

    他是看我们年纪小,想故意吓唬我们吧?

    朱朝阳撇撇嘴:我不知道。

    丁浩转向普普:你觉得呢?

    普普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朝阳说的有道理,万一他不打算给我们钱,只是想杀我们灭口呢?

    丁浩道:可是相机在我们手里。

    朱朝阳点了一下头:对!只要相机没落到他手里,他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你瞧他今天的样子,我说先回家把相机放好再回来,他的脸都绿了。后来普普跟他说话时,他明明很生气,还是忍住了。我想就是因为相机还在我们手里。

    可是最后交易成功的话,我们还是要把相机给他的吧。

    普普想了想,冷笑道:那也可以不把相机给他。

    不给他?丁浩惊讶地望着她:怎么不给他?

    只拿钱,不给相机。

    丁浩干张嘴,道: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只给我们钱,我们不把相机给他呢?

    普普眼角微微眯了下:我们要求他先给钱,等拿了钱后,我们不把相机给他,他也对我们束手无策,难道他会去派出所告我们骗他?这样还能继续威胁着他,相机在我们手里,他就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如果过几年钱花完了,还能接着跟他要。

    丁浩想了想,犹豫道:这个办法好倒是挺好,他就成我们永远的钱包了,而且他再生气,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可是我们这么做,不太合道义吧?

    道义?普普斜视他一眼,鄙夷道,不要学电视里的人说话!

    丁浩只能转向朱朝阳:你觉得呢?

    朱朝阳很果断地揺摇头:这办法不行。

    为什么?普普问。

    电视里放过很多这种事了,拿着别人的把柄威胁他、勒索钱财,第一次第二次别人都照办了,可是三番五次后,把人逼到了极限,他再也受不了,就把对方给杀了。你们想,如果你是那个男人,三个小孩拿着相机,几次三番威胁你,跟你要钱,你会允许这样的事一直发生下去吗?不会的,所以这么做,很可能真的把他逼急了,杀了我们。

    丁浩道:那怎么办?

    只能交易一次,一次过后,我们跟他不要再有任何来往,彻底不认识!

    普普道:可是你前面说的情况,我们把相机给他后,他会不会还想着杀我们灭口?虽然相机已经给他了,可我们毕竟知道他杀人的事实。

    朱朝阳点点头:很有可能。

    丁浩眉头皱起来:那该怎么办,给他也不行,不给他也不行,难道只能交给警察?

    朱朝阳同样摇了揺头,道:当然更不可能交给警察。

    丁浩急躁道: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呀!

    朱朝阳道:我们拿到钱后,就把相机给他,但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要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下把相机给他,在外面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决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住在哪里,这样一来,他找不到我们,时间久了,他见我们没把他杀人的事说出去,自然就会放弃灭口的想法了。

    两人想了片刻,都点点头,觉得朱朝阳的主意稳妥。

    朱朝阳继续道:但我们现在对到时具体怎么交易,会发生什么事芫全不知道。所以我想,为了确保安全,下一回实际交易时,我们把相机留家里,要先拿到钱,再到公开场合偷偷把相机给他。此外,我们去交易的时候,只去两个人,这样他知道我们其中一人留在外面,如果去的两个人出事了,另一人自然会报警,这样一来,他就不敢对去的两人怎么样了。

    普普点点头,很是赞同:留一个人在家,只去两个人,这个办法很好。

    丁浩笑出声:是啊,我就说朝阳最聪明了。嗯那我们哪两个去,哪个留家里呢?

    朱朝阳道:我和普普去,你留家里。

    为什么是我?你们两个个子小,他万一对你们使坏呢?我个子高大,防御力高,至少可以抵抗一下伤害。

    普普白了他一眼:如果他真想杀人灭口,你去也是一样,你个子高还是打不过他,别以为你是孤儿院里的打架王,你根本不是成年人的对手,他比你高一大截,而且他是成年人,力气也比我们大多了,说不定他还有武器。最重要一点耗子,你实在太笨了,我怕你被他骗,不能说的话说漏嘴。

    丁浩怪叫着:普普,如果你不是我妹妹,我一定揍死你!

    朱朝阳连忙笑着充当和事佬:好了,耗子,你就留家里玩游戏吧,唯一记住一点,如果有人敲门,你一定先看着是谁,不是我们的话,无论如何不能开门,知道吗?

    好吧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玩玩游戏吧。听到玩游戏,他的热情瞬间盖过了替他们阻挡危险。

    第31节

    早上出殡,中午吃酒,下午跟各路帮忙的人结账和收拾善后。

    这几天徐静已经对张东升表现出外人看得见的反感,张东升父母不愿再继续留在徐家看人脸色,提前订了火车票连夜返回老家。张东升送走父母后,回到家,家里只剩了徐静一人。他走过去,伸手刚要搭上徐静的肩膀,徐静警惕地从沙发中一跃而起,退到一旁:别碰我!

    张东升手停在半空,这个动作保持了一两秒,随后放下手,低头叹息了声,轻声道:对不起,没照顾好爸妈,真的对不起。

徐静冷冷地望着他,盯了很久,嘴里冒出几个字:接下去你还想怎样?

    张东升一脸茫然:什么怎样?

    你还想做什么!

    张东升皱眉摇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徐静走到远离张东升的一张沙发上,颓然坐下,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的空气:我们离婚吧。

    离婚?张东升缓缓地坐下,掏出香烟,点燃一根,深吸了一口,道,爸妈刚走,你就要离婚了吗?

    离婚吧,新房子给你,你如果嫌不够,你还想要多少钱,你说,我实在不愿意过下去了。

    张东升苦笑着摇摇头:徐静啊,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我和你结婚是为了钱吗?当初认识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家有钱,你也没嫌弃我是个穷学生,为什么到今天,会变成这样?

    徐静没有说话。

    张东升接连叹息着:也对,生活总是会慢慢改变一个人的。怪我没有本事,虽然是浙大数学系毕业却不能像其他同学那样出国留学、当公司高管,每天谈的都是大钱,都是事业运作。我呢,我每天只能跟学生谈中学那些幼稚的数学题。我又是个农村穷学生,爸妈什么钱都没有。你呢,在烟草公司工作,家里五套房。从一开始我们结婚就是个错误,现实的门第差距太大,是我太天真了。

    徐静双手掩面,轻声哭泣起来。

    不要哭了,看见你哭,我就伤心。他叹口气,好吧,只要让你开心,一切我都无所谓,你去年就想着离婚了,我一直求着爸妈劝你,想必更是让你反感,现在爸妈走了,这次事故也是我的错,我自觉对不起你。好吧,我同意离婚。房产我不要,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自己去学校旁边租个房子。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有一个条件,你能不帮我爸妈在他们老家县城买套房,不用大,够住就行,我希望他们能过得稍微好一些。

    徐静泣不成声,抬起通红的眼睛,望着张东升。

    张东升低头抽着烟,苦笑一下,兀自道:遇着你,我从来不后悔。

    我对不起。徐静哽咽地说出这三个字。

    不要说对不起,你永远是我的公主。

    我徐静犹豫了一下,道,那套新房子,还是分给你吧,你爸妈县城买房的钱,我也会出的。

    瞬时,张东升眼睛微眯了一下,低头掐灭香烟,冷笑着自语一句:原来你还是要离婚。他抿了下嘴,抬头道,爸妈刚走,现在离婚亲戚要说闲话的,等过几个月行吗?

    徐静想了一下,点点头,然后吞吐地道:我我想搬出去住。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最后几个月你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

    徐静低下头,没有回答。

    张东升苦笑一下,道:这就是所谓的分居?

    徐静还是没有回答。

    张东升叹口气,道:好吧,你想什么时候搬出去住?

    今今天开始。

    张东升愣了一下,沉默半晌,叹息一声,道:你不必搬了,这本就是你家,该搬出去的是我。这样吧,等下我收拾一下,我搬去你家新房子住几个月,等我们离婚后,我再搬出去另外找房子,这样你觉得可以吗?

    我对不起。

    张东升伸展下手臂,站起身,走过徐静身旁时,拍了拍她的肩,徐静神经质地跳起来,躲到一旁。

    张东升愣了下,迟疑道:你就这么怕我吗?

    没没有,我我精神不太好。

    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你。他叹口气,去房间里收拾衣物和日用品,心里想着,徐静必须要早点解决了,她显然是怀疑自己杀了她爸妈。

    第32节

    按照约定时间,今天该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了。

    显然不能用自家的电话,朱朝阳家楼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卖部就有公用电话,可是他没去,因为小卖部老板认识他,他担心杀人犯万一查电话查到小卖部,老板告诉了杀人犯他家的大致住址,那就危险了。

    所以他和普普坐公交车来到汽车站边的一家小店,那里有电话,而且店主不认识他们。拨通了电话后,就传来了杀人犯的声音:喂?

    是我们。朱朝阳道。

    你们好啊。杀人犯这一次和前天像换了个人,对他们的语气里透着欢快,似乎很高兴听到他们的声音。

    朱朝阳心中微微警觉,谨慎道:今天在哪里见面?

    如果你们方便的话,来我家里谈吧。

    朱朝阳警惕问:为什么去你家里,外面不可以吗?

    杀人犯低声道:小朋友,你们应该知道,这么大一袋钱很显眼,我们不能让别人注意到对吧?今天以后,我们彼此不认识了,从没发生过这件事,对吧?

    朱朝阳手捂住话筒,低声在普普耳边说了杀人犯的话,普普思考一下,道:朝阳哥你觉得呢?

    朱朝阳轻声道:我们东西没带,不怕他耍诈,而且耗子在家呢。

    嗯,那就答应他。

    朱朝阳重新拿起话筒,道:喂,叔叔,还在吗?

    在的,你们三个小伙伴商量怎么样了?

    就按你说的办。

    好的,那么把东西带上,你们过来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行吗?

    那当然。

    好的,你们打个车吧,我在盛世豪庭5幢1单元301室,地址记下了吗?

    朱朝阳记忆力极好,默念了一遍就牢记在心。

    挂下电话,朱朝阳和普普走出车站,在公交车站跟旁人打听了下盛世豪庭的位置,问清了路线,随后坐上公交车。

    很快,盛世豪庭小区外出现了背着书包的朱朝阳和普普,带个书包自然是为了装钱的。两人打量了一圈小区,虽然不懂楼盘,但看着建筑外观也知道这里一定是有钱人住的。

    进了小区,很快寻到了5幢1单元,楼下有个门禁,朱朝阳和普普从没进过高档小区,硏究了一会儿门禁,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谨慎地按下了301的按钮。铃声响过一阵后,传来杀人犯的声音:门开了,请进。

两人拉开门,小心地走进去,普普轻轻拉住朱朝阳的衣角,朱朝阳低声安慰:没关系,不用怕,按商量好的来。

    嗯。普普点点头,脸上又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他们刚走上三楼,门就开了,张东升脸上带着笑意,友善地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随即,他脸上微微泛出异样,怎么就你们两个人来,还有那位耗子小朋友呢?

    朱朝阳道:他在外面,我们来也是一样。

    普普平静地道:如果我们两个没回去,他会报警。

    张东升愣了一下,干张下嘴,随即又换上笑脸:快进来吧。

    当张东升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朱朝阳和普普都本能地愣了一下,感觉那个杀人犯正在身后用一种寒冷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他们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在张东升马上走到了他们前面,招呼他们:不用脱鞋,随便坐吧。

    朱朝阳这才缓下心神,打量起这套房子,房子里的装修和他家的简陋形成了巨大反差。光洁的瓷砖铺在门口进来的开放式餐厅上,再过去是铺满木地板的大客厅,他对房子的面积没概念,只知道光餐厅和客厅,就比他家还大了,所有电器家具都是崭新的,发出亮光,唯独似乎少了些什么。

    他想了一下,马上知道了,这房子里太整洁了,所有家具桌子上,几乎没放着任何杂物,门口的鞋柜上,也只有一双鞋子。

    这房子是你住的?

    对啊。

    可是为什么房子像是没人住过?

    张东升愣了一下,道:我昨天刚搬进来的。

    朱朝阳心中泛起一丝警惕,不过没表现出来。

    张东升继续招呼他们:坐吧,别客气了,坐下慢慢说。

    朱朝阳和普普就近在长方形的玻璃大餐桌前坐下。这是一张双层桌,上面一层是钢化玻璃,下面一层是不锈钢,可以放些杂物。桌子上摆了几个空杯子,还有一瓶开过的大瓶装的果汁,另一边,桌上铺着的几本《数理天地》引起了朱朝阳的注意。

    普普看着果汁,道:我口渴。

    张东升拍了下头,道:我真不会招呼客人,大热天的你们来,肯定渴了,我给你们拿可乐。

    普普指着果汁:不用了,这个就行。

    跟这杀人犯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她正伸手主动去拿果汁,张东升却一把抓过了果汁,道:这瓶开过几天了,坏掉了,我给你们拿可乐。

    朱朝阳想起增高秘诀里不能喝碳酸饮料,便道:我不喝碳酸饮料。

    张东升为难地皱下眉,道:那你喝白开水行吗?

    好的。

    张东升拿走了那瓶开过的果汁,过了会儿,拿回一瓶没开过的可乐,给普普倒上,又给朱朝阳倒上白开水。

    朱朝阳仔细地看着这个细节,默不作声。

    随后,张东升坐到桌子的另一边,道:你们今天过来家里大人知道吗?

    朱朝阳道:你放心,这么大的事,我们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只有耗子知道。

    呵呵,你们比一般孩子懂事,告诉了你们地址,这么快就找到了,真聪明。他刻意说了些不着边际的客套话,随后不经意地随口提一句,那个相机今天带了吗?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

    没有?张东升脸上再次透出了惊讶。

    普普道:你先把钱给我们,我们再把相机给你。

    朱朝阳补充道:对,先给钱再给相机,我们拿到钱,一定会把这个麻烦的东西给你的。

    张东升苦笑着点点头:好吧。

    朱朝阳道:那么,今天你钱准备好了?

    张东升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我现在没有钱给你们。

    朱朝阳质疑道:你开宝马车,又住这大房子,怎么会没钱?

    这些都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都是我老婆的。

    普普道:你老婆的自然是你的,男人是一家之主。

    张东升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微微低着头,咳嗽一声,道:我是上门女婿,钱和财产都不归我管。

    朱朝阳不懂,问了句:什么是上门女婿?

    普普撇嘴不屑地解释:这个我知道,就是生了孩子不能跟男人的姓,要跟女人的姓。

    还有这样子的啊?

    听到这两句对话,瞬时,张东升眼中一抹寒光闪过,但稍纵即逝,他笑了笑,道:对,就是这个样子,我老婆家很有钱,有房子,有车子,不过这些都不是我管的,所以我现在手里拿不出这么多钱。

    普普冷然看着他,质问:既然你没钱,那你电话里为什么又叫我们把相机拿上?你是想把相机骗走吗?

    张东升愣了一下,连忙道:当然不是,我想相机放你们那里不安全,相机先给我,我先给你们一万,剩下的过些时间再给你们。

    普普面无表倩地道:相机放我们手里很安全,我们不会让其他人知道。除非,你不想做交易了。

    普普依旧如上回那般的咄咄逼人,不过这次张东升倒没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是和善地笑着道:好吧,真拿你们几个没办法。你们放心吧,钱过些时候我一定想办法弄好给你们。

    普普问他:要多久?

    嗯张东升笑了笑,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你们觉得怎么样?

    普普追问:为什么过一个月你就有钱了?

    张东升摊开手:我是成年人,总是有办法筹到钱的,对吧,小朋友?

    普普冷哼一声:不要叫我小朋友!

    张东升丝毫没脾气:好的,同学。

    普普见朱朝阳一直没说话,便问:你觉得怎么样?今天谈不成,我们回家吧?

    朱朝阳目光盯着桌上几本乱叠着的《数理天地》杂志,上面标着高中版,便问:你孩子读高中了?

    张东升笑了起来:你看我的样子,有这么老吗?我还没有小孩。

    那你为什么看《数理天地》,还是最新的?哦,我知道了,你是老师,对吧?

    张东升眼睛微微收缩一下,被他猜中身份,只好承认:对。

    你是数学老师还是物理老师?

    张东升不情愿地吐露自己的职业:数学。

    我最喜欢数学了。

    张东升不在意地瞥他一眼,心想三个小鬼一定都是问题少年,学习成绩注定一塌糊涂,还喜欢数学?大概其他科目都不及格,唯独数学靠偷看作弊偶尔混个及格,这才说最喜欢数学吧。这三个白痴!

    普普突然道:你是老师,怎么还会杀人?

    这句话一问,顿时房子里一片安静,张东升闭着嘴,什么也没说,朱朝阳也觉得普普这样直接问杀人犯,不合适。张东升脸上泛起一片默然,手指交叉着打量着两人。普普摆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无视他的目光,轻松地喝起了可乐。朱朝阳连忙咳嗽一声,说点不着边的话转移话题:我最喜欢《数理天地》了,以后我数学上有不懂的地方,能请教你吧?说着,他就拿过那几本《数理天地》,咦,下面还有《数学月报》。他透过钢化玻璃看到双层桌的下层还放着一叠《数学月报》,伸手把报纸抽了出来。

    张东升刚试图阻止,已经被他拿走了,只好故意咳嗽一声,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了,中学数学题中,沒有我解不开的。

    哦,这是高中的竞赛题,不过好像有些也是初中的知识啊。朱朝阳翻看着杂志,却没注意到普普表情中的异样。

    普普拿起可乐,一边大口喝,一边用手偷偷戳了下朱朝阳。朱朝阳抬眼,发现普普的目光正偷偷地看着桌子。朱朝阳顺着望过去,突然发现,桌子的下层,赫然摆着一把造型修长、模样别致的匕首,刚刚那把匕首上盖着一叠《数学月报》,把匕首完全遮盖住了,而且匕首把手的一端,正靠近男人的位置。

    张东升显然注意到了他们的表情,只是装作兀自不觉的样子。朱朝阳极其迅速地一把从下面把匕首拿了出来,拉着普普站起来,慌张退到门旁,拉开匕首套,里面刀刃非常锋利,他惊恐地盯着男人,道:你桌下为什么藏刀!

    张东升连忙起身,一脸无辜的样子做解释:你们肯定误会了,这是水果刀,我家这套新房子去年刚装修好,我老婆的大伯从德国旅游回来送的,给房子镇宅,我们随手放在这儿。

    普普冷然道:那你为什么今天非约我们来你这新家,你是想着这里是新家,旁边也没人住,更没人知道,方便把我们杀了吧?

    怎么可能!张东升急忙辩解,你们想想,虽然你们是孩子,可你们毕竟三个人,我只有一个人,怎么保证肯定能杀得了你们?万一你们逃出去,我不是马上就被抓了?我花钱向你们买相机,以后就没有瓜葛了,我干吗要去冒险杀你们呢?为了省三十万冒险杀三个人,太不值得了,这笔账我算得清。

    那为什么你突然昨天搬进这里住?

    张东升叹口气,坐下来,苦着脸道:我老婆要跟我离婚,闹分居,昨天跟我吵了一架,坚决不肯和我住了。这房子是去年装修好的,一直空到现在。本准备今年住进来的,但后来家里闹了离婚,一直没搬来。否则,我怎么会一个人住到这空落落、什么都没有的新房子来?他咬了咬牙,眼中微微泛红。

    普普将信将疑地望着他。朱朝阳没把匕首放回去,而是地放进了自己的书包,只想快点离开,便道:既然你现在没有钱,那我们过段时间再联系你,今天我们先走了,下回你可别耍诈。

    张东升不甘心,但也只好无奈点点头,站起身道:一个月内我一定会把钱准备好,到时你们联系我。记住,这件事,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知道了。

    朱朝阳正想开门,普普拉住他,轻声道:朝阳哥哥,今天你妈妈要回家了,我和耗子住哪?

    这个朱朝阳一下子为难了,耗子和普普一直住在家里可不行啊。

    普普转身道:你之前说的一万块,可以先给我们吗?

    这你们很缺钱吗?

    不需要你管。

    我怕你们乱花,万一被别人注意到

    普普道:我们不会乱花。

    那你们准备用这钱做什么?

    普普觉得告诉他也没什么大碍:租房子。

    张东升微微一皱眉,随即试探问:你们没地方住吗?

    不需要你管。

    你们租房子,是和大人住,还是就你们自己住?

    你放心,我们不会跟大人住,也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有钱。

    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住家里?你们你们离家出走了?

    普普摇摇头:没有。

    那是你们没有家?

    普普冷漠道:不需要你管。

    张东升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道:你们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要有个家才好啊。

    普普哼了下,默不作声。

    张东升微笑一下,道:你们是学生,就像是我的学生,我不能忍受你们这么小的年纪在外漂泊无依。我家里还有套小的房子空着,我去收拾一下,下午就腾给你们住,你们觉得怎么样?另外我再给你们一些生活费,至少能让你们暂时安定下来。

    普普向朱朝阳投去询问的眼神,朱朝阳也不置可否,思索了片刻,问:你真的有空房子?

    对,一间小的单身公寓,刚好那一套是空的,另外几套租出去了,家里租房子的事都是我在处理。

    朱朝阳低声对普普说了句:我觉得可以。

    张东升立刻笑着说:好吧,我带你们俩先去房子那儿收拾一下,你们今天就能搬进来住。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