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5-28 勒索(3)

朱朝阳谨慎道:你买得起,你的车就值几十万了。

    张东升冷哼道:那不是我的车,别人的。你们不用跟我说了,我只能出到一人一万,多一分没有,你们爱找谁找谁。他把头别了过去,不去搭理他们。

    丁浩连忙道:一万就一万,成交了。普普,你看呢?

    你闭嘴!普普骂了丁浩一句,不想理这个不按他们商定计划执行的家伙,直接站起身,道,朝阳哥哥,我们走吧,我们去派出所,也许警察叔叔会给我们奖励的,说不定也有几万。

    她拉着朱朝阳就准备走,丁浩在一旁追着急道:別呀,一共三万也挺好的啊。

    普普和朱朝阳都不理他。

    眼见他们真的要走,张东升只好叫了句:等一下,你们先回来坐下。

    三人又坐回位子上,普普冷笑着说:你不是说多一分没有吗,我们是少一分不卖,还有什么事吗?

    张东升满脸怒容,但面对咄咄逼人的对手,他无可奈何道:我家这几天还在办丧事,我手里暂时也凑不出这么多钱,等过几天行吗?

    普普道:可以,但要快一些。

    好,等我家里忙完,把钱筹好,就给你们,你们没银行卡吧?到时我直接取现金给你们。你们住哪,我怎么联系你们?

    丁浩道:我们现在住在

    朱朝阳深怕杀人犯知道自家住址后,后患无穷,连忙制止住他,急道:不能告诉他!

    张东升道:那我怎么联系你们?家里电话有吗?

    朱朝阳关于家里的信息,半点都不敢让他知道,便道:你不用联系我们,我们会联系你,你电话多少,我们记下来,过几天打你电话。

    张东升微微迟疑片刻,取过一张便签,写下手机号码交给他们,又道:我家里明天出丧,你们后天可以打我电话。

    朱朝阳点头道:行。

    不过在这期间,关于相机和我们之间的事,你们一定要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你们家长。

    我们肯定不会说。

    好,那今天就这样,需要我送你们回家吗?

    朱朝阳揺头:不需要。普普,耗子,我们走。

    他们刚走出几步,丁浩又折返回来,对男人道:能不能先给我们一些零花钱?

    张东升看着他,问:你要多少?

    几百。

    张东升抿抿嘴,无奈地从钱包里掏出六百块钱递给他。他说了声谢谢,很开心地走了。瞧着三个小孩的背影,张东升躺在沙发里,嘴鼓着,手紧紧握成了拳。

    三个小鬼头敢来敲诈他?哼!

    第28节

    从咖啡馆出来后,朱朝阳带着两人一路狂奔,就近从一条巷子穿了进去,又拐了几个弯,来到一条他也不知道名字的马路上,这才停下来,大口喘着气。

    丁浩抱怨道:你跑什么呀?

    朱朝阳道:我怕那人跟踪,万一被他知道我们住哪,就惨了

    知道又会怎么样?

    朱朝阳冷哼一声,看着丁浩,问:你就不怕他杀了我们吗?

    杀我们?不至于吧。

    普普撇撇嘴,斜视着丁浩:耗子,你实在太笨了。

    我又怎么啦!

    我们说好一人十万的,那人说一人一万,你居然就屁颠屁颠答应了。

    丁浩羞愧地挠头:我这我这不是看他不肯掏这么多钱嘛,一人一万也不错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而且这是我们三人商量好的价钱!你这样,跑去打工也一定被人骗,本来一千块的活,人家给你一百块你也干了。

    丁浩不满道:这完全不是一类事好吧!我刚刚看他的样子,他说顶多出三万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又会同意三十万。

    朝阳哥哥刚才不是说了,他开的车就值几十万,这是要他命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付钱?

    朱朝阳也道:耗子,你刚才太急了,说实在的,三万块真不够你们接下去几年的花销的,你们至少要找个地方住,要吃饭穿衣服,还要想个办法上学,对吧?

    见两个人都说他,丁浩只好道,好吧好吧,算我错了,下回我都听你们的,我不拿主意了,这总成了吧。

    普普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朱朝阳道:好啦,都别生气了。我们得为接下来的事,认真筹划一个具体的方案。

    方案!丁浩握起拳,兴奋地说,听起来很刺激的样子,就像电视里那样?

    朱朝阳很认真地说:对,可是我们不是在拍电视。现在开始我们就不是小孩了,我们要像成年人一样做计划,要想出万无一失的方法,因为我们要和一个杀人犯做交易,这件事很危险,明白吗?

    丁浩道:我早就不是小孩了。

    普普鄙夷地望了他一眼,重复刚才的话题:你太笨了。

    丁浩只好低头闭上嘴。

    朱朝阳咳嗽一声,缓和气氛,看着他们俩,道:刚刚你们害怕吗?

    丁浩摇摇头:一开始看到那人有点紧张,后来也没什么好怕了。

    咖啡馆里他瞪我们的时候呢?

    那时有一点点紧张啦,不过他不可能打我们的,我肯定,所以我不怕他,哈哈。

    普普鄙夷地望他一眼,再次重复刚才的话题:那是因为你太笨了,笨蛋是不懂害怕的。

    哼!丁浩咬咬牙。

    朱朝阳转向普普:你呢,你害怕吗?

    原本他们俩都以为普普一定会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因为刚刚男人露出凶相时,只有普普毫不畏惧地跟他对视,他们俩都各自胆怯了。谁知普普此时此刻突然像变了个人,缓缓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来小女生的柔弱:我怕。

    丁浩奇怪道:可你刚才好像一点都不怕呀?

    普普皱了皱眉,表情恢复成了一如既往的冷漠:你越害怕,别人就越知道你好欺负。只有不怕,别人才不敢对你怎么样。

    朱朝阳不由赞叹道:普普,你真勇敢!

    普普目光瞧着远处,幽幽道:以前我爸爸刚被枪毙时,同学笑我打我,我都不敢还手。后来有一次我跟她们拼了,她们再也不敢惹我了。

    丁浩道:朝阳,那你刚才害怕吗?

    朱朝阳笑了笑:害怕也是有的,不过这件事肯定要去做的,害怕也只好克服了。

    普普看着他:朝阳哥哥,谢谢你。

    朱朝阳微微脸红:谢我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嘛。

    丁浩拍了下手,道:好吧,那么接下来我们的这个方案,是什么样子的呢?

    朱朝阳道:先回家再慢慢筹划,还有两天时间,我需要好好想出一个确保我们安全,又能拿到钱的办法。不过我们现在回家要小心,千万不要被那个人跟踪盯上了。

    三人沿着路往前走,找到一个公交站,看了看,没有直达车,只能先坐到主城区,然后再搭上回家的公交车。为避免被杀人犯跟踪,朱朝阳带他们在目标站的前一个站就下了车,然后拐进了胡同里,最后穿来穿去,回到自家楼下。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