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5-28 勒索

第25节

    朱晶晶出事后第二天,依旧下雨,三个孩子留在家里,丁浩彻底迷上了游戏,朱朝阳和普普分别看着书。

    经过一夜冷却后,恐惧渐渐淡化,三人都没再提及昨天的事。晚饭依旧是最简单的面条,吃完,丁浩又想回电脑前打游戏,这一回,普普阻止了他,认真地说:耗子,过几天朝阳妈妈回来后,我们就要走了,我们应该讨论一下下一步去哪了。

    丁浩皱着眉,往沙发上一躺,叹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工作的,到时再想办法让你去读书。

    找工作不是靠嘴说的。

    那要怎么样?丁浩不满地瞪着眼。

    如果找不到呢?普普问得很直接。

    找不到?丁浩尴尬地笑笑,怎么会找不到呢?打工还是很容易的,对吧,朝阳。

    朱朝阳揺摇头:我没打过工,我不知道。

    普普道:我下午看到课本上写着,使用未满十六周岁的童工,是要判刑的。你还要过两年多才满十六周岁,现在没人敢要你。

    那我别人也看不出我不到十六周岁啊,我个子还是挺高的,对吧?

    你什么证件都没有,谁敢用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丁浩恼怒地抬头看着天花板,烦躁地说道:那你说我们怎么办?总不能直住朝阳家,等到我年满十六周岁吧?

    朱朝阳吓了一跳,他其实很希望他们赶紧走,怎么可能一直住他家?同时,他也希望他们能有个安稳的去处,至少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孤儿院,万一将来某天他们回孤儿院交代出他杀了朱晶晶呢?

    最好的情况是,普普和耗子都有个平稳的生活环境,离他也不远,这样以后经常会在一起玩,他们肯定不会出卖他了。

    普普抿着嘴犹豫了片刻,目光投向了朱朝阳:朝阳哥哥,我想把相机卖给那个男人,换一笔钱,你看可以吗?

    朱朝阳一惊,又是那个话题!那样做显然很危险,可是现在再次拒绝普普,如果他们走投无路,混不下去时,会不会把他杀朱晶晶的事说出来?毕竟才相处几天,虽然聊天颇为投机,但远远谈不上充分信赖的程度。况且他今天去楼下买面条,看到路边有人围着看社区告示栏,他也张望了眼,发现昨天少年宫朱晶晶的案子,警方给出了三万悬赏知情人,三万,这是笔超级巨款!如果被他们俩看到这张悬赏单,会怎么样?他不敢想象。

    而如果那个杀人犯真愿意拿出一笔钱,买下相机,那么普普和耗子接下去几年的生活就有依靠了,他们也一定感谢自己,不会出卖他。而且勒索杀人犯是三个人的共同犯罪,彼此的秘密都会保护着。

    权衡一下,朱朝阳坦诚道:你们现在真的急需一大笔钱,嗯我想,相机卖给杀人犯,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可是现在有个问题,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杀人犯?

    丁浩想了下,连忙高兴地说出他的主意:去派出所问,派出所肯定登记了那个人的信息。

    普普冷哼一声打断:去派出所?你想被送回孤儿院吗?

    可以让朝阳去问啊。

    朝阳怎么问?他告诉警察,有段关于那个男人的犯罪视频,要卖给那个人,问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被她这么一说,丁浩也顿时没了主意。三人苦思冥想一阵,始终想不到既不去派出所,又能联系到男人的办法。

    第26节

    夜后,雨过天晴,三个小孩对未来的安排依旧一片茫然。

    胡乱吃了早饭,普普去上厕所,可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出来。

    丁浩等得不耐烦,冲里面喊着:普普,你好了没,我要尿尿。

    等等一下。朝阳哥哥,你能过来一下吗?

    朱朝阳来到厕所门口,问:怎么了?

    普普断断续续地说:你妈妈你妈妈那儿有没有卫生巾?我我有月经了。

    朱朝阳和丁浩虽然不清楚女人为什么会有月经,但都知道,女生发育后,一个月会来一次月经。这是女生的秘密,两个男子汉都故作镇定,没去笑话她。

    朱朝阳跑进妈妈的房间,看到昨天关门时,门缝上夹的那条线依然完好,说明普普和耗子始终没碰过房门。几天下来,他进出妈妈房间几次,每次关门都拿起毛线夹住,提防他们,可是他们从没偷开过门,朱朝阳心中一阵惭愧。找了好一阵,朱朝阳总算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一包卫生巾,到厕所门口,开启一点门缝,递进去给她。

    普普出来后,难为情地向他解释,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来月经了,这是她第一次来月经,所以没有准备。

    朱朝阳和丁浩都不想涉及女生的私密话题,只说她长大了而已。

    收拾好后,普普道:耗子,你还有多少钱?

    两百多。

    嗯,给我一些,我下去买卫生巾。买包跟阿姨的一样的,把新的放回去,别让阿姨发现。

    朱朝阳道:这也没什么吧,我妈知道你是女生,来月经了很正常,不用难为情。

    可是第一次来月经的普普觉得月经是件很羞愧的事,执意不想让阿姨知道。朱朝阳和丁浩两人闲着没事,就说一起下楼,待会儿一起去外面逛逛。楼下就有便利店,普普进去后,找不到阿姨使用的卫生巾,三人继续往前一路走一路看。穿过五条街后,遇见有家规模大些的超市,朱朝阳和丁浩在一旁等着,他们可不想一起去买卫生巾。

    普普独自进去后,还不到一分钟,就急匆匆跑了出来,一把拉过两人,低声道: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在里面!

    什么!两人都瞪大了眼。

    我看见他在买纸巾和毛巾,等下他就会出来的。

    朱朝阳道:你没看错吗?

    普普很肯定地点头:那天我看他上了宝马车,看了好一会儿,我对他样貌记得很牢,绝对就是他。

    正说话间,他们看到一个男人从超市里走了出来。由于视频里男人的样貌很模糊,当天在三名山碰见那人时,朱朝阳并未留意长相,现在也拿捏不准:是他吗?

    男人手里提着几袋东西,出了门后,朝着一辆宝马车走去。看到和那天同一颜色的宝马车,朱朝阳和丁浩这才逐渐确信普普没看错人。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