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0-22 大案

第20节

    朱朝阳浑身都在颤抖,立在原地。

    丁浩和普普冲到窗户边,手按在窗玻璃上,朝下探视。

    朱晶晶仰面躺在地上,手脚蜷缩成一团抽动着,脑后溅出一大滩血。

    同一时间,地面传来了惊呼声,人们四面八方狂奔着朝朱晶晶围拢过来,几秒钟后,许多人抬起头向上打量着。

    普普一把将丁浩从窗户口拉了回来。

    丁浩牙齿打颤地望着朱朝阳:现在怎怎么办?

    朱朝阳默不作声,一动不动。

    普普看了他一眼,拉住他手臂,果断道:我们先逃走再说!

    来到厕所门口时,普普向外探视一眼,走廊里暂时没人,立即拉着两人奔到楼梯口,快步往下跑去。一口气跑到二楼,二楼原本就有许多人,此时人们纷纷挤着楼梯,要下去看热闹。茫然无神的朱朝阳突然停下了脚步,把两人拉到角落,抿了抿嘴,道:我闯下大祸了,你们先走,我不想拖累你们。

    丁浩急问:你怎么办?

    朱朝阳强笑了一下: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是我惹出来的,你们俩先走吧。

    丁浩去拉了拉普普,普普却站着没动,很严肃地问,你害怕吗?

    害怕?朱朝阳冷笑了一下,表倩中仿佛瞬间长大了好多岁,既然今天揍小婊子被她看到我了,她一定会告诉我爸的,原本我就是个死,现在出了口恶气,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就这样了。

    普普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我去自苜。

    丁浩摇着头叹口气,低声说了句:那样你妈妈就剩下一个人了。

    闻言,朱朝阳一愣,腮帮子抽动一下,瞬间眼睛就红了,低下头,默不作声。

    普普皱着眉,思索道:也不知道小婊子死了没有。如果没死她眼中流露出绝望,那那就真没办法了说完,她的眼睛又微微眯成一条缝,如果她就此摔死了那么也没有人看到我们

    丁浩立刻道:赶紧下去瞧瞧情况。

    普普摇摇头:不行,如果她没死,我们过去看,她看到我们,我们当场就被抓起来了。

    朱朝阳腮帮鼓了下:还是我去看吧,不管怎么说,事情是我干的,第一个抓的就是我。你们不一样,你们和她没任何关系,她不知道你们是谁,也没人知道你们是谁。如果我被抓了,你们还有逃跑的时间。嗯,就这么定了,我现在下去看情况,你们到那边窗户口看着,如果我被抓了,你们不要惊慌,偷偷跟着人群出去,谁都不认识你们,赶紧跑到其他城市去吧。

    三人权衡了一下,朱朝阳说的没错,如果朱晶晶没死,朱朝阳无论如何都跑不了,而丁浩和普普,即便警察到时要抓他们,也不是立刻马上的事,有时间逃到其他地方去。从最坏结果考虑,只能这么办了。普普和丁浩连忙跑到窗户口,费力挤过很多趴窗户往下看热闹的小孩,等待朱朝阳出现。

    楼下许多人口中喊着死了,救不活了之类的话,而朱晶晶的身体,虽然还在抽动,幅度已经变得很小了,少年宫的几个管理员围在朱晶晶身边,不让其他人靠近。那些陪孩子来玩的家长们,纷纷把孩子拉走,避开这血腥场景,只有外面路过的人和胆大的男孩子,继续蜂拥着往里冲。

    朱朝阳个子小,被人群远远挤在外面,根本挤不进去,也不知道朱晶晶是死是活,急得不知所措。等了好久,他听到人群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晶晶,你怎么了,晶晶!你醒一醒啊,妈妈在这里啊!晶晶!晶晶!啊

    朱朝阳眉头微微一皱,毫无疑问是晶晶妈来了,他可不想跟她碰面,便走到一处空地,抬头看向少年宫二楼,找出普普和丁浩的位置。他们俩也正望着他,普普嘴角露着笑容,朝他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朱朝阳指指少年宫后门的方向,独自先行走去,两人心领神会,也向后门走去。三人在少年宫的后门出口重新碰头,普普冷声道:小婊子已经死了。

    真的?朱朝阳瞪大眼睛,也不知是喜是悲。

    普普道:肯定死了,我和耗子在上面看得很清楚,他们把小婊子扶起来时,后脑勺整块陷进去了,怎么弄她都不会动,救护车刚来,我看着医生抬起来时,她还是一动不动,医生看了下就走了。后来我们下楼时,看到警察来了,他们正往楼上跑,我听到他们嘴里说人死了,要调查怎么死的之类的话。

    丁浩苦恼道:是啊,警察这么快就到了。

    朱朝阳绝望地叹口气:死了,死了,这下我也死了,警察很快会抓到我了。

    普普不屑道:没必要害泊,谁见你推她下去的?就我们俩,我不会说的,耗子,你呢?

    我?丁浩瞬时挺直身体,道,做人怎么可能出卖兄弟!打死我都不会说的,我宁可说是我干的,也不会出卖兄弟的。

    普普斜眼微笑着:可你是大嘴巴。

    你我是有分寸的,放心吧,朝阳,好兄弟,讲义气!这年纪的孩子最有英雄情结,他大笑两声以示自己的豪情万丈,伸出手来在朱朝阳的小肩膀拍上一拍,心想如果此刻自己已经长出一把大胡须,摸上一摸,就更应景了。

    朱朝阳见到两个朋友都如此,稍稍放宽心,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反正已经这样了,听天由命吧。走,我们回家。

    刚说完这句,就听天上轰轰两声炸雷,紧接着豆大雨点扑面而来。少年宫里没带伞的人纷纷四散奔逃。他们三人也赶紧跑到公交车站,坐车回家。

    朱朝阳站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瓢泼大雨出神,感觉今天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他抬眼看向两个小伙伴,丁浩正兀自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别看他个子最高,性格最豁达,可他胆子其实很小,他现在一定很害怕,很矛盾吧?

    普普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她总是这个样子。她看到朱朝阳看她,也对他笑了一下,仿佛毫不在意。朱朝阳脸上艰难地露出一个苦笑,随后把头转过去,视线又投入了窗外的茫茫大雨中。

    第21节

    雨下得很大,冲淡了地上的血污,却荡成很大一片。

    救护车刚赶到现场,医护人员就判定死亡,脑壳破了个大洞,神仙都救不活,将人转交给随后到来的警方。

民警根据现场情况猜测,应该是四楼以上掉下来的,否则不会摔得这么厉害。落地点上方,刚好是每个楼层的厕所位置,他们立刻对四楼以上的厕所进行调查。民警第一反应是从女厕所里掉下来的,可是四、五、六楼的女厕所找个遍,也没发现对应的痕迹。

    结果,警察赫然在六楼男厕所的窗台上发现了可疑脚印和衣料纤维。

    小女孩,男厕所!

    民警顿感不妙,连忙叫来了派出所刑侦中队支援。队长叶军带人上了六楼男厕所后,连忙拓好窗台的脚印跟警车里的朱晶晶鞋子比对,结果完全吻合。所有警察都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脊背发凉,小女孩在男厕所坠楼,显然,这就不太可能是意外事故了。

    很快,派出所的陈法医穿着雨衣跑上六楼,顾不得脱下雨衣,一把将叶军拉到一旁,急声道:老叶,小女孩嘴巴里找出四根阴毛。

    什么!叶军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后,眉角渐渐收缩成一条线,拳头因愤怒握出了声响,在少年宫奸杀女童?

    对,就是这么恶劣!我刚通知了分局,分局的技术人员正赶过来对尸体做进一步检查,这次案件不得了,镇里可从没出现过这么恶劣的案子!

    他们镇治安一向过得去,一年下来立为刑事案的,不过百来起,其中大部分是盗窃抢劫故意伤人之类的,命案通常都在个位数,从来不曾发生过强奸女童案。可这次不光强奸,更是杀人,最关键的是,凶手还在少年宫这样的地方,大白天强奸杀害女童,令人发指!

    叶军满脸怒气,他想起他女儿正读初中,也经常会来少年宫玩,这本是孩子们的乐园,却出了这样恶劣的事,显然,案子要是破不了,一定会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负面反响,以后家长们都不敢让小孩来少年宫了,他咬牙道: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们也一定要把这头禽兽抓出来,老子非扒了他皮不可!

    这时,刑警拿来了法医工具箱,陈法医脱下雨披,叶军及另几名刑警和他一起,熟练地戴好头套、手套、脚套,走进男厕所进行勘察。

    这是公共厕所,每天进出人流量很大,地上脚印很混乱,而且少年宫是老房子,厕所是水泥地,对保存脚印很不利。他们查了一圈,寻到一些模糊的脚印,有些是先前进入过的民警和工作人员的,寻不出有效的足迹线索。

    随后,几间便池隔间的门被一一打开,几人仔细搜寻了一番,未发现任何线索,也没找到任何朱晶晶的脚印和其他疑物,证明朱晶晶从未进入过便池间。其中一个隔间的大便槽里还有坨没冲的大便,不过没人会觉得这坨普普通通的大便和命案有关。

    再三检查一圈,都没找到线索,最后,他们的希望只能全部放在了窗台。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之前的民警为了保护窗台的线索不被雨水冲刷,在窗外架起一把雨伞,朱晶晶在窗台上的脚印基本保留完好。

    很快,陈法医在窗框内外注意到了几处位置很不同寻常的指纹,连忙拓了下来,又在窗玻璃上找到了多个不同人的指纹,也一一拓了下来。窗台下方是水泥墙,不是瓷砖,所以几乎难以保留指纹。他们又在厕所里细致勘查了好几遍,可是能找到的只有这点线索,法医的现场勘查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到了晚上,各项基础调查工作差不多完成,刑侦队在所里开了个小会。

    先是陈法医做了案情描述。朱晶晶从六楼男厕所坠亡,口中发现阴毛,头发杂乱,眼睛红肿哭过,并有被人殴打的痕迹,显然,这不可能是意外事故。而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奸杀女童案。厕所的窗玻璃、窗框上,都找到了多处朱晶晶的指纹。窗户折角处找到几处朱晶晶衣服摩擦后留下的纤维。对于她坠楼的过程,有两种可能。一是她是被人抱到窗台后,被推下去的。第二种是她被猥亵时,因害怕自己爬到窗台上,跳下去的。窗玻璃上找到了很多其他人的指纹,细数下来,较新的指纹至少属于十多个人,凶手是否在这其中,无法判断。不过从常理上来说,凶手在她坠楼后,应该会趴到窗户口看一下,所以窗玻璃上的指纹,很可能有凶手留下的。而朱晶晶头部有多处被殴打的痕迹,口中含了阴毛,下体倒没有被侵犯。这表明,凶手并没有直接强奸她,而是选择了强迫朱晶晶为其口交。

    所有警察听到这,都义愤填膺,强迫一个九岁女童口交,这根本就是畜生行为。

    叶军忍着怒气,问:朱晶晶嘴里找到凶手精液了吗?

    陈法医摇头道:没有,分局的技术人员采集了朱晶晶口腔物质,但没找出精液。

    是凶手还没来得及射精?

    就算没射精,2222勃起后也会分泌出少量精液。刑技处的人说,可能是朱晶晶吐掉了,或者吞下去了,他们准备进一步采集口腔内液体,进行鉴定。现在最让我纳闷的一点是,凶手怎么会胆子这么大,直接在少年宫厕所里奸杀女童?

    一名警察道:肯定是个心理变态!

    陈法医分析道:不管是不是心理变态,公共厕所里猥亵女童,他也应该要把人拉进便池隔间里,可我们每间隔间都细致检查过了,未找到对应痕迹,表明朱晶晶从没进过隔间。也就是说,凶手是直接在厕所内猥亵朱晶晶的。虽说少年宫六楼人很少,可凶手公然直接在厕所大开间里这么搞,任何进来小便的人都会立马发现,凶手胆子也太大了吧。

    众人对这个疑点莫衷一是,只能归咎于凶手胆大包天,心理变态。

    陈法医又说:此外,朱晶晶的牙齿上发现了皮肤组织和微量血液,这百分百是凶手留的,朱晶晶咬了凶手一口,还咬出血了。这部分皮肤组织看着不像生殖器上的,可能是手上的,大概凶手被她咬后,恼羞成怒,推她坠楼。分局的技术人员正在抓紧提取DNA。

    这是非常重要的指向性线索,不过中国没有DNA库,光凭DNA是无法找出凶手的。但只要有可疑对象,拿这份DNA去比对,一旦吻合,就能彻底定罪了。

    物证环节讨论完,负责现场调查的警察也汇总各自的线索。

    早上九点多,朱晶晶妈妈王瑶送女儿到少年宫上书法班,随后她离开去了商场,准备晚点再来接她。朱晶晶书法班在六楼最里面的一间教室,离厕所最远,整个六楼当天早上只有她们一个书法班。上课的全是小学生,一共十来个,年纪都差不多。据女老师回忆,当时她让孩子们描摹字帖,她在旁边指导。朱晶晶跟她说去上厕所,随后很快就发生了这件事。而据有的小孩回忆,事发前曾听到厕所那个方向有人哭,不能确定是不是朱晶晶,不过少年宫本就嘈杂,她们在练字,谁也没出去看。

甶于少年宫是老房子,整个少年宫里,只有一楼大厅装了个监控,其他地方一概没有。而少年宫虽然人多,可朱晶晶坠楼的这个过程却并没被人目击,她坠楼后,许多人抬头往上看,没有注意到有人站在那个位置。也许凶手那个时候正站在六楼窗户口,可是六楼窗户口距地面太高,如果凶手不是把头趴出窗外,底下的人即便抬头,也看不到窗户后的人。

    大家讨论了一阵,所有人都面露难色,已有的这些线索对于破案而言,并不足够。一楼大厅监控是破案的关键,因为凶手既然进出了少年宫,一定会经过这个监控,可现在正放暑假,少年宫里人满为患,一早上少年宫里出入的小孩、成人数都数不过来,要调查完全,实在太难了。

    这案子影响极其重大,分局和市局明天都会派人来协查指导,必须要尽早

    抓出这个人渣。

    叶军想了一阵,综合大家的意见,一方面,派人联系早上来过少年宫的学生、家长、老师了解情况,看着是否有线索。明天就向上级申请发布悬赏通告,寻找知情人;另一方面,审查少年宫一楼大厅唯一的那个监控,注意可疑的成年男性和大龄男学生。

    早上开始的这场大雨,一直落到晚上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天气预报说,这场暴雨要一直下到明天。

    屋外雨点砸着玻璃,发出忽急忽缓的阵阵嘈杂,屋子里,朱朝阳茫然坐着看电视。丁浩原本在事情发生后一直沉默寡言,可他后来在那台不能上网的电脑里意外发现有几款单机游戏,于是他很快彻底投入游戏世界中了,兴致高昂,热情空前,似乎完全忘了早上的事,被朱晶晶咬伤的手在握着鼠标时也不再痛了。普普安静地翻看着朱朝阳书架上的几本故事书。

    三个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就这样到了晚上,普普抬头望了眼墙上的电子钟,已经八点,看这两位没提吃饭的事,微微摇了揺头,道:耗子,朝阳哥哥,我去做点面条吧。

    随便,辛苦你啦。丁浩头也不回,依然专注地对着电脑里的单机游戏。

    哦。朱朝阳同样心不在焉地回一句。

    普普站在原地,冷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朝阳哥哥,你也不用多想了,如果警察知道你干的,早晚会来找你,如果他们不知道,你更用不着烦恼。所以,不管你怎么想,都不会改变结果,不如开心一点,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就算是最坏的结果,就算是最后警察找到你了,你还是个孩子,孩子犯罪总不会被枪毙的。

    在她看来,枪毙是唯一可怕的。

    孩子犯罪总不会被枪毙的。朱朝阳痴痴地重复了一句,出了会儿神,随即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奔到书架前,从一大叠的教科书中,抽出了那本《社会政治》,匆匆翻到记忆中的那一页,几经确认,他转身看着普普,激动地一把抓住她,我没到十四周岁,我没到十四周岁!

    普普不解道:那又怎么样?

    朱朝阳连声道:未满十四周岁是无刑事能力的,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丁浩从游戏中回过神,转头问:什么意思?

    就是即便警察发现是我干的,也没事,到明年一月份我才满十四周岁,现在未满十四周岁,犯罪了没事!

    丁浩不相信地摇摇头,自己算了一下,道:我还有四个月才十四周岁,普普更要过两年,照你这么说,我们去街上杀人都没关系呀。

    反正不会坐牢,听说会进少教所。

    丁浩不解问:进少教所跟坐牢有什么区別?

    不太清楚,反正不会坐牢。进少教所的话,好像也是接受义务教育,到十八周岁就能出来了。

    那就是和我们在孤儿院里是一样的咯?

    这我就不知道了,朱朝阳表情透着一股久违的轻松,不管怎么样,总之不会承担刑事责任。

    普普笑了笑:看吧,最坏结果无非是到少教所待几年,你大可以放轻松点。

    朱朝阳点点头,随即又皱起眉:不过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虽然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也完蛋了。

    丁浩奇怪问:为什么?

    如果我爸知道是我把小婊子推下去的,我就死定了,我进少教所,我妈个人,一定会很难过的,说不定还会被婊子她们欺负。

    没事,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的。丁浩胡乱安慰几句,又投入了游戏事业中。

    普普也安慰几句,去给大家煮面条。

    面做好后,丁浩依旧离不开电脑,边打游戏边吃,普普和朱朝阳一起看着电视吃面,气氛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正在此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三个人瞬间停住了。已经八点四十了,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朱朝阳咬着牙站起身,一步步缓缓朝妈妈房间走去,普普跟在身旁,丁浩也把游戏暂停了,转过身,紧张地看着他们俩。

    电话铃一阵阵急促地响着。朱朝阳注视着话机,拳头松紧了几回,鼓足勇气接起来:喂?

    朝阳,我跟你说,传来了妈妈周春红急切的声音,又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你爸跟婊子生的那个小孩,今天摔死了,你知道吗?

    摔摔死了?朱朝阳不知如何回应。

    我听单位付阿姨说的,她兄弟是在朱永平工厂上班的,说那个小孩今天从少年宫楼上掉下来,摔死了。婊子这下哭死了,朱永平也伤心死了,平时他对你不闻不问,现在女儿死了,哭得跟死了爹一样的。周春红说完顿觉不妥,因为朱永平父母还是很喜欢孙子的,这话相当于咒儿子的爷爷了,连忙改口,呸呸,你爷爷还是好的,就朱永平良心被煤灰迷了,这样也好,现在他就你一个儿子,总归会对你好一点的。

    哦。朱朝阳应了声。

    周春红听儿子反应怪怪的,想了想,道:怎么了?你那两个小朋友在家吧?

    在的。

    是不是你们闹矛盾了?

    没有,我们很好的。

    那怎么了?她想了想,道,你们今天去哪儿玩了没有?

    朱朝阳想了下,不想欺骗妈妈,便老实地回答:早上去少年宫玩了,下午在家玩游戏。

    你们也去少年宫玩了?你们看到她小孩出事了?

    看到了,有个小孩摔下来,我不知道是她,后来我们就走了。

    哦,那你是不是吓到了?周春红对儿子的异样找到了答案。

    嗯有一点。

    没关系没关系,不要怕,你们三个人晚上住一起呢,男子汉,胆子大一点。

    嗯,我们一起打游戏。

    好好,你们三个一起我也放心了,我这几天都回不来,你自己多照顾点。

    会的,妈,放心吧。

    挂完电话,朱朝阳长吁了一口气。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