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6-19 麻烦

 第16节

    这顿晚饭在断断续续的谈话中,磨了好久才结束。

    三人各怀心事走出肯德基,此时天色尚早,街上很热闹,朱朝阳对在外面玩耍毫无兴致,只想早点回家。可他们刚走了几步,普普突然紧张地停下脚步,绷住脸道:你们先回去,我过一会儿再回来。

    丁浩连忙道:你口袋有钱吗?

    有十多块,我待会儿坐公交车回来。

    丁浩道:你记得路吗?

    普普转向朱朝阳:嗯朝阳哥哥,公交车怎么坐回去?

    朱朝阳疑惑地看着她:你要干吗去?

    丁浩打岔说:不用管她,让她一个人转一会儿吧,朝阳,要不我们也在外面再待会儿,喏,我们去对面的新华书店,看会儿书,等普普弄好了来找我们?

    可是普普一个人干吗去?他忧心忡忡,担忧普普该不会一个人去做什么可怕的事吧。

    她没事的啦,我们走吧,丁浩强拉过他,又对普普说,你好了就来找我们,我们待在书店里等你。

    普普点下头,很快离开了。

    等她走后,朱朝阳顿时情绪躁动了起来:普普到底干吗去了啊?

    嗯,这个嘛丁洁有些支吾。

    朱朝阳着急叫出声:快说啊!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但你不要跟她说是我说的。

    废话,我保证不告诉她。

    丁浩放心地点点头:你知道她为什么叫普普吗?

    普普不是她名字吗?

    丁浩歪嘴大笑:有谁名字会叫普普啊?

    那是为什么?

    嗯丁浩显得不好意思地开口,因为她小时候生过一场病,后来一直肠胃不好,她吃完东西过半个小时左右,就会开始放屁,噗噗地放屁,所以后来其他人就给她起了这个外号,普普。你瞧她昨天吃面条,吃很少对吧,因为吃多了,更要放屁。

    原来是这样!朱朝阳恍然大悟,难怪昨天晚上聊天,她离我们那么远,靠着阳台一个人坐着,后来好几次我闻到屁臭,我一直以为是你。

    丁浩哈哈笑着:没办法,她是我结拜妹妹,我这个做大哥的只能替她顶着,承认是我放的。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她,她是女生,脸皮不像我这么厚。

    你也知道你脸皮厚啊。知道普普独自离开并不关视频的事,朱朝阳也放心了。

    丁浩亲密地把手圈住矮他一大截的朱朝阳:一开始我知道她吃完饭就放屁,我笑死了,后来看她很不开心,又觉得她挺可怜的。

    朱朝阳点点头:是啊,这样肯定被其他同学说死,她真的蛮可怜的。可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还跟其他人一样叫她普普,这是侮辱性的绰号。朱朝阳在学校被一些男生叫成矮卵泡,他一直对绰号很反感。

    这个无所谓,她也习惯了,她告诉我的。

    哦,那好吧,我们去书店等她。

    第17节

    这家新华书店是区里最大的一家,是个书城,上下三层,规模很大。里面打着空调,在这个季节显得特别惬意。

    进了书城后,丁浩很快跑到少儿读物区看了起来,朱朝阳对这些文学故事毫无兴趣,他最感兴趣的就是参考书。他一到连着五座书架的初中辅导书前,就彻底心旷神怡,就像女人来到超市的感觉。书架前的大桌子上,平摊着各种模拟试卷,他真想把这些都买下来做一遍。把这些书的目录全部看上一圈,就过去了半个小时,他丝毫没感觉时间流淌,选了很久,最后拿到一本奥数竞赛的例题集,在旁边书架下挑个空处坐地上看起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普普手里拿着一本作文书,在他身旁坐下,嘴里咕噜着:我回来了。耗子看一个鬼故事入迷了,现在还不肯走呢。

    朱朝阳也不想走,在这里看书比回家看电视有意思多了,更重要的是,他实在不想听他们说勒索杀人犯的事,能拖一阵子是一阵子,便道:我们再多看一会吧,书店九点钟关门,到时公交车还有,我以前暑假一个人没事做,常来这里,一待就是一天。

    嗯,这样的生活挺好的。普普投来羡慕的眼光。

    就这样,三人都在书城看起书来。没多久,前面有个熟悉的声音传进朱朝阳的耳朵。

    晶晶,你们班主任说的那个书放在哪?要不去问营业员吧。

    爸爸,四大名著嘛,《西游记》,水水什么传,还有

    《水浒传》《红楼梦》《三囯演义》。哎呀,你们班主任让你们小学二年级就买什么四大名著,我都没看过啊。

    不是的,老师说现在我们看不懂,但以后肯定要看的,我要看看四大名著到底长什么样。

    哈哈,好,爸爸给你买,别说四大名著,四十大名著都给你买,你这么爱学习,将来成绩一定好得不得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朱朝阳瞬时抬起头,本能地对着前面的人脱口而出:爸爸不过他旋即闭了嘴。

    身旁的普普好奇地抬起头,看着他。

    朱永平看到儿子,忙朝他挤了个眼,随即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一刹那,朱朝阳咽了口唾沬,什么话也没说。

    朱永平拉住了继续往前走的女儿,把她扳过身,道:四大名著在楼上,晶晶,爸爸带你去楼上拿。

    好啊,对了,我还要买描摹字的字帖,明天书法课老师说要的,上回我忘记买了。

    好,等下一起买。

    两人转身就走,朱永平牵着女儿,径直朝楼梯走去,没有回头,直到走上楼梯转弯处,他才侧着头瞥了儿子一眼,发现儿子隔了老远依旧在眷恋地凝视着他,他咳嗽一声,悄然把头别过,拉着女儿继续上楼。

    朱朝阳仿佛陷身在了另一个世界,无法动弹,无法逃脱。

    那个是你爸爸?

    直到普普这句波澜不惊的问话,才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他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又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他不知道此刻普普看他会是哪种表情,是同情?是可怜?还是一如既往漠不关心的神态?

你的书皱了。普普说完这句,又把头转过去,看起了她的作文书。

    朱朝阳一愣,这才发觉,整张书页已经被他的右手握成了一团。

    第18节

    当天晚上回家,朱朝阳很少说话,普普也没有再提和杀人犯做交易的计划,唯独浑然不知的丁浩,总是问着视频的事该怎么办,两人对他皆敷衍了事。

    第二天起来,丁浩又开始想着去哪里玩,说趁这几天再好好玩玩,过几天离开了朱朝阳家,也许就没多少机会了。这样的话题总是让人伤感,朱朝阳怕普普和耗子再提勒索杀人犯的事,想着出去玩倒是能打发时间,说不定几天后他妈回家,两人离开后,自然不会提了,至于以后视频该怎么处理,到时再去想吧。

    他提议去少年宫,区少年宫和游乐场是建在一起的,里面很大,而且游乐场里的设施很便宜,像过山车,只要三块钱,不过以前他每次去,都需要排很久的队。

    丁浩听说少年宫有游乐场,自然一百个高兴。普普很少有娱乐生活,也想去玩,不过又要花朱朝阳的钱,她感觉很过意不去。朱朝阳倒是觉得玩一天下来,也就几十块钱,毕竟朋友一场,真能跟他说得上话的朋友,学校里半个都没有,似乎也就他们两个了,而且他们过几天就要走了,以后未必有这样的机会。再加上如果花几十块钱能封住他们的嘴,打消他们的念头,让他们不好意思再跟他提勒索杀人犯的事,自然最好。

    区少年宫是一座六层楼高的大房子,建在八十年代末,过了二十多年,虽经过几次外观修缮,依然显得有些陈旧。

    少年宫外面是儿童游乐场,当初里面种了很多树,经过这么多年,都已长成参天大树,尽管现在是七月,但游乐场在树荫下一点都不热。里面有电火车、旋转木马、碰碰舟、小型过山车这些设施。这里是针对儿童开放的,多年未涨价,价格实惠,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由于价格便宜,暑假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玩,任何游乐设施前都排着等候的长队。

    少年宫的大房子里,一楼是免费的科普展览馆,二楼是乒乓馆、图书馆,三楼以上都租给社会机构,办各种培训班。

    三人下了公交车,走进游乐场,看到满目都是人,瞬时心血来潮,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丁浩正兴冲冲地往里走,普普却突然站住,拉了下朱朝阳,示意他看路口的方向。朱朝阳顺着她指示望去,渐渐地,他咬起了嘴唇,因为视线中出现了朱晶晶和她妈妈。晶晶妈正拉着女儿,把书包递给她,口中嘱咐着什么,女儿似乎不耐烦,挥手让她走吧,随后,她离开女儿,钻进了路边停靠的一辆红色越野车里。

    这时,朱晶晶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了少年宫的大房子。直到朱晶晶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朱朝阳才抿抿嘴,招呼普普:走吧,我带你坐过山车。

    普普奇怪地看着他:你不想报仇了吗?

    朱朝阳低下头,叹息一声:报什么仇,我能怎么样?

    这时,丁浩见两人没跟上来,又折回来,叫道:怎么了?快走呀,里面还好多人排队呢。

    普普道:朝阳哥哥看到小婊子了。

    哦,看到就看到呗,别不开心了,走,咱们去玩,不用想着了。

    朱朝阳点点头。

    普普板着脸道:你不是说要替朝阳哥哥出气吗?怎么一说到玩你就全然忘记了?

    啊我是说过,丁浩挠挠头,有些尴尬,可是要怎么做?

    普普冰冷地吐出三个字:揍死她。

    丁浩张了张嘴:在这里?不会吧!这里这么多人,打一个小孩,不好吧?

    刚刚她妈妈走了,现在就剩小婊子一个人进了那栋房子,咱们跟过去,然后找机会把她拉到角落揍一顿,替朝阳哥哥出气。

    朱朝阳顿时感到一阵血脉喷张,可是考虑几秒钟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揍她,她肯定要告诉我爸的,那样那样就不得了了。

    普普自信地浮出一抹笑容:你不用出面,你只需要在远处看着,耗子去揍她一顿,他不认识耗子,当然不可能向你爸爸告状。

    为什么是我?耗子指着自己,张圆了嘴,我这么一个大男人,去揍一个几岁的小女孩,这样不好吧?

    不是小女孩,普普纠正他,是小婊子。

    好好,就算是小婊子,我一个大个子揍她,很不光彩呀。

    你不是说会替朝阳出气吗?

    是,可是

    普普打断他:我明白了,反正是你们男生的那种面子,你揍她,除了我们两个,又没其他人知道。你要不去,我也可以去,但你要在旁边帮我,如果她还手,你帮我打她。普普瘦小的手握成一个拳。

    这样子朝阳,你觉得呢?丁浩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觉得朱朝阳纠结地思考起来。

    他两岁父母就离了婚,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勾引走他爸爸,他原本有一个幸福富裕的家庭,现在呢?他在学校一直自卑,因为小孩子闹矛盾时,总爱拿对方父母的事情说事,每当此时,他只能忍气吞声。

    如果他有个健康的家庭,陆老师不会认为他没家教,所以学坏吧?他妈妈这十多年忍受了多少委屈,前些年企业倒闭失业,后来政府照顾本地失业居民,好不容易找到了景区管门票的工作,却大部分时候都不能在家,只能他一个人照顾自己。他跟妈妈上街买菜,妈妈为了几毛钱都要讨价还价,那女人一定不会为了几毛钱磨嘴皮子的。原本妈妈应该开越野车,他应该坐在车里。可是现在,他妈妈只有自行车,他也没有机会坐进汽车里。

    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她颠覆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现在,他该享受的生活,又都被她女儿代替了。当他脑海中冒出昨晚他爸牵着朱晶晶上楼那一幕时,他紧紧握住拳头,下定了决心:我们跟过去找找,等下你们先进去,不要让小婊子看到我跟你们是一伙的。

    朱朝阳又偷偷拉了下普普,认真地对她说:谢谢。

    普普脸上没多少表情,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我和你是一样的。

    随后,普普和丁浩在前,先进了少年宫。朱朝阳独自若无其事地悄悄跟在后面。

    第19节

朱朝阳来过少年宫很多次,对这里很熟,他说朱晶晶看样子大概是学兴趣班的,不会在一楼二楼。

    他跟在两人身后十来米外,一直偷偷地做手势指引他们往哪儿走。三人径直到了三楼,朱朝阳独自躲在男厕所等消息,普普昨晚亲眼见过,认得朱晶晶,所以由她带丁浩去找人。

    他们俩装成来上课的学生,在每间教室后面张望几眼,三楼没找到。随即三人到了四楼,如法炮制,四楼也没有。五楼也没有。最后,他们到了最顶上的六楼。

    相比下面几层的热闹,六楼就显得格外冷清了,整个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当朱朝阳以为六楼没有兴趣班开课,准备下去时,普普说:前面那个教室好像有声音,你等着,我过去再找找。

    普普过去偷偷打探了片刻,马上折返回来,指着最远处的那间教室:小婊子果然在里面。

    朱朝阳担忧地问:人多吗?

    不多,我全部看过了,六楼就设了这一个班,好像在教毛笔字,只有一个女老师和十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学生,他们在练字。

    朱朝阳点点头:学书法是没几个人参加的。不过有老师在,你们直接冲进教室打她总不行吧,怎么把她叫出来呢?

    普普道:我们等上一阵,待会儿她上厕所一定会出来的,希望到时她是一个人出来的,否则不太好办。

    好吧,那我们就在楼梯转角那儿等,看今天运气如何。

    丁浩有些紧张道:等下该怎么揍她?揍成什么样?出手多重呢?

    朱朝阳想了一下,道:打伤她是不行的,把她弄哭就行了。

    普普哼了声:弄哭就行?太便宜她了吧。

    朱朝阳道:那还能怎样?

    普普冷声道:我有个好办法,既不会把她打伤,又能让她今天哭个半死,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朱朝阳兴奋问:什么办法?

    把她头弄到厕所的大便里。

    丁浩脸上做出个夸张的表情:这都被你想出来,天才啊。

    朱朝阳眼睛放光,想了想,激动得差点拍起手来:这个办法实在太好了!

    普普冷笑道:现在唯一还有一个麻烦。

    朱朝阳着急问:什么?作者:紫金陈

    普普缓缓道:不知道厕所里有没有大便?

    朱朝阳扑哧笑出声:这还不简单,我马上去厕所里拉一坨。他欢快地奔向厕所。

    他刚跑进厕所没一会儿,丁浩和普普远远看见教室里走出一个小女孩。普普眼睛很亮,指着她告诉丁浩:小婊子出来了。

    她朝我们走过来了,看样子是上厕所吧?

    对,而且是一个人,我们截住她,等下把她拖进男厕所。

    由于教室在走廊的最里头,而厕所靠近楼梯转角的位置,隔得最远,朱晶晶走到厕所门口时,刚好碰到守在楼梯口的丁浩和普普。

    还没等朱晶晶走进女厕所,普普一把拉住她的辫子,叫道:你站住。

    朱晶晶哎哟叫了声,回头看到两个比她高得多的人,生气又害怕地问:你们做什么?

    普普冷笑着:看你不顺眼。说着,她又抓过她的辫子,用力拉了一下。

    哎哟,你们干什么呀!朱晶晶叫道。

    打你,怎么了?普普又拉了下她辫子。

    你们!你们是谁啊!干什么呀!救命啊救命啊!

    眼见她要叫起来,丁浩怕被人发现,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嘴,朱晶晶本能地用力一口咬上去,痛得丁浩一声大叫,竟直接咬出血来,慌忙松开手。朱晶晶忙转身想逃回教室,普普眼疾手快,一伸手又把她头发拉住了。

    朱晶晶顿时痛得眼泪流出来,转头呸胚朝他们俩吐起了口水。丁浩的手被她咬出血,指甲盖大的一块皮破了,露出白红相间的肉,顿时气急败坏地朝她头上脸上狠拍了几下,她哽咽着断断续续哭起来,只是教室隔得远了,加上少年宫本就嘈杂,到处有小孩子的哭笑打闹声,所以没有惊动老师。

    正在这时,朱朝阳刚好从厕所里走出来。

    耗子、普普,怎么了?她

    本来他听到外面有响动,因少年宫嘈杂,他没听清,以为两人和其他人起了纠纷,压根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朱晶晶拦住了。他出来后视线恰怡被丁浩和普普挡住,没看到朱晶晶。下一秒才突然发现普普和丁浩已经截住了她。他刚想退回厕所躲起来,不让她看到他,朱晶晶已经和他四目相对了。

    呀!你,是你,你们是一伙的!是你叫他们来打我的,对不?朱晶晶虽然只有九岁,但九岁的孩子智力已经趋近成熟了,看到这三人的关系,马上明白过来。

    没我没有。朱朝阳支吾着,迅速把头转过去。

    朱晶晶停下了哭,怒气冲冲地指着他:妈妈说你是爸爸跟一个胖女人的私生子,妈妈让爸爸以后不要见你,所以你才叫人打我的,对不对!

    一刹那,感觉周围一片安静。下一秒,朱朝阳整个人的血液直冲大脑,脸胀得通红,两步跨过去,指着她额头喝道:你才是婊子生的私生女!我是爸爸的儿子!

    朱晶晶是个倔小孩,从小娇生惯荞,哪里被人打过,刚刚被他们这样暴揍一顿,非常生气,此刻面对朱朝阳的状态,年纪小还不懂得什么叫害怕,继续愤怒地顶撞着:我妈妈说你是私生子,说你妈妈长得矮墩墩的,所以你也很矮,以后肯定没我高,爸爸向妈妈保证过,以后不见你这个私生子了,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看你还能怎么样!

    普普突然伸手一个巴掌狠狠打到朱晶晶脸上。朱晶晶哇一声,彻底大哭出来。朱朝阳一把抓过她的辫子,直接拖进男厕所,普普和丁浩也跟着进去。

    到厕所后,朱朝阳并未把朱晶晶拖到便池,而是直接揪到了窗户口,抱起她往窗户上拱。尽管朱晶晶奋力挣扎,但年纪差太多,个头也差太多,还是被他拱上了窗户口。

    朱晶晶两脚紧紧勾在窗框内,双手牢牢死抓着窗框,嘴里却依旧倔强地叫骂道:你神经病啊,放开我,放开我啊。

    丁浩眼见情势不对,连忙上来拉住朱朝阳,道:快放下来,你想干吗啊,这要出事的。

    朱朝阳只是一时怒极,想吓唬她,并没打算真把她推下去,在丁浩的拉扯中,恢复了理智,收了力道,抓牢朱晶晶,不让她真掉下去,冷声道:你再敢说一句我是私生子,我马上把你推下去。

    可朱晶晶还是不管不顾地叫着:你就是私生子,你就是私生子!救命啊,救命啊!见她在窗口喊着救命,朱朝阳连忙把她扳过身朝内,不让楼下的人发现,手指拧她的嘴唇,喝道:你还要嘴硬是不是?

    朱晶晶奋力揺头,然后张嘴对着朱朝阳手指用力咬去,朱朝阳迅速缩回手指,差点就被她咬到。普普冷声道:她就是条狗,只会咬人,把耗子手都咬出血了。

    丁浩伸出手展示他血淋淋的伤口,咒骂着:这条小狗,我这么大一块皮被她咬掉了!

    朱朝阳狠声道:小婊子,你再敢咬人试试。

    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朱晶晶摇着头,依旧哭骂着。

    朱朝阳一巴掌打到她头上,再次把她打得哇哇哭,可她嘴里始终不肯屈服。朱朝阳喘着粗气,心头火冒三丈,却又不敢真把她推下去,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普普冷哼一声:这小狗还嘴硬,我有办法收拾她!耗子,你过来。

    丁浩走到边上,普普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丁浩面露难色:这不好吧?

    普普一脸坚决地说:就是要这样!

    朱朝阳正好奇普普想出了什么主意,就见丁浩手伸进了裤裆里,抓了几把,夹出了几根阴毛。丁浩一把抓住朱晶晶的嘴:张嘴!叫你咬我,还把我咬出血了!他在面颊两侧用力一捏,就迫使朱晶晶嘴巴张开了,随后把那几根阴毛塞到她喉咙里。

    朱朝阳心头一阵惊愕,他刚发育,下体毛还是软的,而丁浩拔出来的毛又黑又硬。他诧异地望着普普,他做梦都想不到普普会想出这么狠毒的主意。

    这一招果然有效,朱晶晶立马咳嗽干呕,嘴巴被丁浩抓着,吐不出来,她瞬间放弃了所有倔强的抵抗,流着口水,浑身颤抖着哭求:我错了,大哥哥,姐姐,求求你们了,放我下来,我再也不骂你了,哇,我错了,我再也不骂你了。

    丁浩看着手上的血齿印,道:你还敢咬我吗,小狗?

    不敢了,我不敢了。

    普普一副胜利者的表情冷笑着:现在知道错了?你要说对不起。

    朱晶晶干哭道:对不起,对不起啊,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

    普普哼了声,随后道:朝阳哥哥,看她样子,以后不敢惹你了,放她下来吧。

    丁浩也劝道:收拾服帖了,差不多了,哎,可怜了我的手哦。

    朱朝阳刚刚虽然怒极,但还是知道分寸的,见她嚣张的气焰荡然无存了,心中怒火也解了大半,瞪着她道:真知道错了吗?知错的话我放你回去。

    朱晶晶顺从地点点头:哥哥,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

    听到她叫了声哥哥,朱朝阳不由心软了,不管怎么说,朱晶晶和自己之间还是有间接血缘关系的,不过他还是恐吓一句:你记住,你是私生女,我不是!以后你再乱说半句,我还要打你!说着,他又示威性地打了一下她。

    其实这一下打得并不重,可朱晶晶已被吓坏了,见他巴掌又要拍到自己脸上,马上缩起脖子重新大哭起来:救命啊,我都道歉了,你还要打我,哇我要告诉爸爸妈妈去。

    你朱朝阳愣了一下,瞬间被她一句话惊醒,仿佛当头一盆水泼下来,浑身一个激灵,世界都在这一刻停止,下一秒,他一声大吼,去死吧!

    他愤然用尽全力,一把将朱晶晶推翻出去,丁浩伸手去拉时,已经来不及了,紧接着,楼下传来一声剧烈的砰!就像西瓜从高处落到了地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