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1-15 烦恼(4)

另两人没给他提供任何建议。

    朱朝阳想了想,把话筒朝丁浩递去:耗子,你能说会道,你来讲。

    丁浩向后退了一步,道:我说不好,要不,普普,你来说。

    普普无动于衷地摇摇头。

    朱朝阳道:那我那我直接照实说,会不会警察不相信我们小孩子的报警?

    丁浩道:不相信的话,我们就直接到派出所里报案吧。

    嗯,也好,那我打了啊,那我真打了啊。

    朱朝阳鼓足勇气,按下了110,话筒响了几下,马上传来一个女声:喂。

    嗯我是朱朝阳刚吞吐地说了半句,突然,一只手伸到面前,直接把电话按断了。

    普普看着他,摇了揺头,道:先不要报警,再想想。

    想什么?朱朝阳不解看着她,着急道,这这是人命大事啊!

    普普面无表情地道:报警的话,你准备把相机交给警察吗?

    当然了。

    那么我和耗子呢?

    你们?你们怎么了?

    警察一定会去询问视频里出现过的人,我和耗子都会被警察叫去,他们查我们身份,就会知道我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然后我们就会被送回去,回到孤儿院,我们就生不如死了。

    丁浩愣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慌张道:对,朝阳,等一下,再想想,再想想。我们说过,无论如何都不回去了,不能不能直接报警啊。

    那那该怎么办?

    这时,电话再次响了,朱朝阳想去接,但望着丁浩和普普,又不敢伸手接,犹豫不决。铃声继续响着,声音在房间里徘徊,每一秒都过得很慢。朱朝阳摩挲着手指,不知所措。

    这时,普普一把抓过话筒,对里面的接线员柔声说了句:阿姨,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拨错了。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训诫,说小孩子暑假不要乱玩电话,110报警电话不是闹着玩的之类的。普普连声道歉。

    挂下电话,普普朝两人看了眼,道:我们再思考一下吧,我肚子饿了,能不能先去吃饭?

    第15节

    三人坐在餐厅的角落,围着一个全家桶,朱朝阳从里面掏出一根玉米棒,咬了两口,索然无味,愁眉苦脸地看着两人:不报警的话,就没人知道他是杀人犯了,他就逍遥法外了。

    普普道:可是我跟耗子都被拍进去了,警察一旦知道我们俩的身份,一定会通知孤儿院,把我们送回北京。

    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杀人犯什么事也没有吧?

    普普眉毛挑了挑:也许他杀的是坏人呢。

    那两个老头老太,不像坏人啊。

    坏人你又看不出。

    谈话一比一战平,朱朝阳只能转向丁浩:你说呢?

    丁浩很为难地塞下一块肉,咕哝着:你说得对,杀人犯不能逍遥法外,普普说得也对,报警会把我们送回去。嗯要不然这样,等过个几年再报警吧?那时我们满十八周岁了,不用担心被送回孤儿院,杀人犯也能被抓住。

    这是个办法。朱朝阳皱着眉头,旋即又摇头,可是,这样一个视频放着几年,我我有点怕。

    普普不以为然道:怕什么?除了我们三个,没人知道这件事。到时警察问你为什么当年不报警,你就说当年看视频没注意到后面,刚重新看时,意外发现的。

    嗯可是这样一段视频放好几年,夜长梦多啊。朱朝阳忐忑地说着。

    三人沉默了一阵,各自吃着东西。

    普普吃完一个小面包后,突然很郑重地看着他们俩,道:我有个新的处理办法。

    朱朝阳急忙问:什么?

    普普犹豫了一下,缓缓道:我们可以把这段视频利用一下。

    怎么利用?朱朝阳不解。

    普普眼角微微眯起来,沉声说:我们把视频还给那个男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向他拿一笔钱。

    啊!你是说把视频卖还给他?朱朝阳张大了嘴。

    普普点点头,表情很成人化的模样:那个人开宝马车,一定很有钱。现在我和耗子生活没有着落,急需一笔钱。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视频卖给那个人,跟他要一笔够我们用几年的生活费,我们总得需要一些钱过下去,耗子你说是吧?

    是可是这样

    朝阳哥哥,要到的钱我们三个人平分,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只要我们自己不说,没有人会知道。当然了,拿到钱后,你要存到银行去,不要被阿姨发现你有这么大一笔钱,那样就说不清楚了。

    听到她的主意,朱朝阳吓得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恢复说话能力:我们这么做是敲诈勒索啊,而且是敲诈勒索一个杀人犯,我们这是犯罪呀!

    耗子,你觉得呢?

    丁浩抓了抓头发,纠结地道:如果真能顺利跟他要到钱倒是挺好的一个主意,我就担心跟杀人犯做交易会不会有危险?

    普普抿抿嘴:这个视频能要了那人的命,那人肯定是愿意付钱买下视频的,不过我这样想,太自私了,她看向了朱朝阳,我们俩确实很需要钱,可是朝阳哥哥并不急需钱,甚至甚至拿到钱,他还要想办法存起来,一直要存到他长大,不让人知道才行。

    朱朝阳沉默无言,他半点都不想跟杀人犯做一场可怕的交易,如果杀人犯把他们三个也杀了呢?即便杀人犯没这么做,可是他们这种行为,一方面是知情不报,另一方面是敲诈勒索,甚至某种层面上,也成为杀人犯的帮凶了。

    他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好学生,在学校只有挨揍的份,从没主动打过架,可以说是清清白白的好学生,突然之间要和犯罪分子的标签挂钩,而且是和杀人犯挂钩了,这即便放到校内外的小流氓身上,他们也不至于啊,他实在没法接受。

    他非常后悔昨天留下丁浩和普普,这是个大错误。他们是杀人犯的小孩,从孤儿院逃出来的,跟他完全不是同路人。他们没有家,也不用在乎其他人对他们的看法。他们俩在别人眼里比社会上的小混混还糟糕,他们几个月流浪中,坑蒙拐骗的事都做过了,再多一件犯罪自然无所谓了。

    可是他从来都是个好学生啊!昨天到现在,因两人的到来,他花了一百块钱,这对一个零花钱很有限、每月各种开销只花几百的初中生来说,算是个不小的数字了,他觉得再和他们一起混下去,后果难以设想。

    最好的办法,是找个什么机会,偷偷告诉警察,说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把他们送回去。可是这样一来,耗子和普普一定会记恨自己了,那时再也不会把自己当朋友,会揍他,甚至采取更激烈的报复手段。即便他们当场被送走了,难保以后不会再逃出来。就算没逃出来,到了十八岁后,他们离开孤儿院了,说不定会记仇来报复自己。要知道,丁浩就说过等他长大,要去找孤儿院的死胖子麻烦。而且他总说打架的事,看得出他这人很记仇。

    对此,他也害伯。

    一时间,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两个人的到来,给他带来了无穷烦恼。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