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1-15 烦恼(3)

张东升解释道:徐静工作忙,平时主要我照顾比较多些。

    警察旋即对张东升加了不少印象分,女婿比女儿照顾得还周到,这年头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张东升继续道:我经常提醒爸,让他吃降压药,爸却总说没感觉难受,药能不吃就不吃,吃药总是不好的。哎,要是最近一直吃着降压药,我想我想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这种事啊!

    警察连连点头,心中对张东升的印象愈加好了。

    很快,这场意外的经过登记完成了。警察的事故调查报告上记录老人家爬山后突然坐下休息,这种剧烈运动后直接休息,极其容易诱发高血压,随即向后晕倒,此时本能地抓了一把老伴,两人一起跌下山去。

    随后民警纷纷安慰两人,劝他们别太伤心,回家处理善后工作,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也挽回不了,注意自己的身体之类的。在这件事上,景区几乎没什么责任,毕竟景区在出事地旁还立着安全牌,不过出于人道角度考虑,景区可以给个五千块慰问金,具体情况,派出所还要跟景区管理方沟通。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比女儿照顾还周到的女婿,却是杀人凶手。

    不过这一切都在张东升的计划内,对于这次谋杀,他筹划了将近一年。他深知,以这种方式结朿岳父岳母的生命,不会有任何风险,再厉害的警察来了也没用,因为,没有办法能证明这是一起谋杀,是他把岳父岳母推下去的。何况,他今天的演技很到位,博得了所有人的同情。也许除了徐静,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徐静也快了。

    第14节

    你们说人的脑浆是什么颜色?我看到有的书上写着是黄色,有的说是白色。回到朱朝阳家后,丁浩依旧眉飞色舞地讲着今天的事。

    朱朝阳和普普都对此感到厌烦,说他实在太八卦了。今天的意外是三个人一起看到的,丁浩掌握的信息与他们俩并无差别,可他还当成一个特大新闻,不断向他们渲染。如果这事是丁浩一个人碰见的,恐伯他非得把新闻反复播报几十遍,一直到大半夜才肯罢休了。

    他们给丁浩新取了两个外号,一个是大嘴巴,一个是包打听,说以后但凡有秘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知道了,整条街都会知道了。

    尽管今天游玩遇到重大事故,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三个少年的心情。他们拍到了照片,刚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拿出电脑,连着数码相机看起来。

    照片拍得很令他们满意,看着各自或是故作成熟,或是故意搞怪的情景,都相互取乐,咯咯直笑,连一向冷冰冰的普普今天也笑得格外开心。看完照片,他们又打开了最后拍的那段视频,视频开始时,丁浩正在学新闻主持人播报,朱朝阳大笑着说:你在北京待了几年,普通话讲得很标准啊。

    那当然了,我长大想当记者。

    朱朝阳挖苦道:嗯,你这个大嘴巴,果然很适合干新闻。

    普普道:记者要读书好的,你肯定不行,朝阳哥哥行。

    丁浩一愣,笑容从脸上消失:是啊,我成绩差,而且以后也没有书读了。

    瞬间,快乐的氛围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刷子,刷得一干二净。

    朱朝阳马上转移话题,道:我妈妈说,今天让我请你们吃肯德基。

    是吗,太好了!丁浩马上又大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大声,弥补刚刚的话影响了大家情绪,我和普普都没吃过,不过我们在肯德基住过好几个晚上了,他们二十四小时营业,不会赶人。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朱朝阳说着,正准备把视频关掉,却没注意到普普表情的异样。

    等等普普眉角微微蹙起,身体一动不动,极其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

    怎么了?朱朝阳不解地问。

    普普依旧盯着电脑:能把这段视频往前拉一下吗?

    当然可以,他操作了一下,拉到哪里?这里?

    对,就是这里开始。普普异常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

    两人都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普普咽了下口水,完全面无表情,直到视频放完停住,隔了半晌,她才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他杀人了。

    嗯?两人还是不明白。

    普普从朱朝阳手里接过鼠标,再度拉到了刚刚的位置,然后点下暂停,冷声道:凉亭前面两个人不是掉下去的,是被开宝马车的男人推下去的。

    什么!听明白她的话,两人都张大了嘴。

    普普按下插放键,画面再次动了起来。朱朝阳和丁浩这回看得很清楚,他们身后不远处,那个男人抓住了坐城墙上两个老人的脚,瞬间做出一个幅度很大的向上掀翻的动作,坐着的两人本能地伸手向空中抓去,但男人避开了他们的手,而是用一个更猛烈的向外推的动作,一把将两人掀翻了出去。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一两秒。

    可是直到视频再一次放完了,朱朝阳和丁浩依然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对着静止不动的画面。

    他杀人了。普普冰冷的脸上再次冒出这句话。

    朱朝阳仿佛刚从噩梦中惊醒,心脏剧烈跳动着: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一直喜欢说八卦的丁浩,此刻也变得木讷了,干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朱朝阳感到很紧张,也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他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大的事,更从来没见过别人杀人。新闻里听到杀人和亲眼见到眼皮底下的杀人,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刚刚视频里看到那个男人在大约一两秒的时间里,一把将两个人掀翻推下山的镜头,彻底把他吓呆了。

    他握着拳头,结巴道:怎么现在该怎么办?刚才看样子,景区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是杀人,都以为是不小心掉下去的,只有我们知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们报警吧。

    丁浩忙慌乱地点头:好好,我们赶紧报警,这是大事,天大的事!

    朱朝阳连忙打开他妈妈的房间,跑到电话机前,颤抖着拿起话筒,道:我们我们直接打110吗?该该怎么说?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向警察组织语言,描述清楚整件事。他又想到三个小孩报警说有人杀人了,警察会相信吗?会认真对待吗?还是当成小孩的恶作剧,把他们斥责一顿?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