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1-15 烦恼(2)

我还没见过人从这么高摔下去是什么样的。

    朱朝阳鄙夷地望了他一眼:肯定摔得一团糟,很恶心的。

    就是,一定到处都是血。普普同样不感兴趣。

    丁浩好奇心特别重:下去瞧一下吧,到时你们站远点,我过去看看好了。

    两人被他说得厌烦,朱朝阳只好道:好吧,我去看下我妈是不是要帮忙什么的,出了这么大事,她们景区肯定要忙死了。

    三个人走下山,刚到检票口,周春红正和几个景区同事围着议论死人的事。

    妈,掉下来的人找到了吗?

    你们下来了啊,你们早点回去,我们等下还要打扫,做很多事呢。

    人找到了吗?

    周春红啧啧嘴:刚找到的,保安正在抬出来呢。

    阿姨,人怎么样了?丁洁问道。

    旁边一个男同事怪笑着吓唬三个孩子:两个人都摔得七零八碎,哎呀,刚刚进去的两个保安都跑出来吐了。

    正说话间,几个保安和已经赶来的景区警察从山下林子里走出来,手里一齐提着两筒用塑料布包起来的东西,塑料布上沾着血,这些人脸色都很难看,显然是强忍着胃里的翻滚,赶紧把尸体先弄出来。

    跟在后面的,是朱朝阳三人刚刚在山上见过的男人,他脸上都是眼泪,哭得很伤心,一路快步跟在保安和警察身后,嘴里啜泣着朝着塑料布喊:爸!妈!爸!妈!所有看到的人都被他的情绪感染,感同身受,纷纷叹息着死者命不好。

    三个小孩驻足原地看着,少年人没经历过多少生离死别,并没有过多思考生命短促之类的感想,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好奇。再待了些时间,三人跟周春红告别,准备回家。走过景区管理站外面时,又遇到了那个男人和一些警察、保安、管理人员站一块,他们正商量着处理办法,是直接把死者送去火化还是带回家办丧事,男人打了几个电话后,哭着说先送殡仪馆吧。谈妥后,众人把两卷塑料布放上了景区的皮卡车,警车跟在后面,男人则走向了他停在一旁的车子。

    是宝马车,这人好有钱。朱朝阳啧啧嘴。

    其实张东升开的是囯产宝马,并不贵,不过朱朝阳分不清国产的、进口的,反正看到宝马的标志,就觉得是有钱人。普普停在原地,朝宝马车打量了会儿,直到宝马车驶离,消失在他们视线外。

    三个孩子本以为这不过是他们游玩中的一次插曲,此刻他们并不知道,今天的事,将彻底改变三个人接下来的命运。

    第13节

    徐静两眼通红地走进调解室,一个错步,差点跌倒。跟在她身后的张东升连忙抓住扶稳,徐静却在下一秒,手腕一扭,把手从张东升手里诤脱出来,似乎一点都不想碰到他。

    张东升微微一愣,眉角皱起,看了她一眼,随即连忙低声哽咽起来:对不起是我,是我没看好爸妈,真的对不起。他通红的双眼中,滚出了两行热泪。

    徐静冷哼一声,毫不领情地把脸扭过去,咬住嘴唇抬头朝上,泪水翻滚着。

    看到这情景,办公室里的警察赶紧招呼两人坐好,给他们倒了水,拿来湿毛巾擦脸。

    谢谢你们。张东升接过毛巾,感激地朝警察点点头,擦拭眼睛。

    一名负责这次接警的中年警察叹息声,道: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很难过。二老已经送殡仪馆了吧?我们按照工作要求,要对景区内的这次事故做个登记,等今天的工作弄完后,明后天或者你们哪天有空的时候,我们再把景区的人叫过来,一起协商处理善后工作,你们觉得怎么样?

    张东升看向女人,轻声询问意见:徐静,你觉得呢?

    徐静依旧沉浸在伤心中,没有任何回应。

    警察只能转向张东升:张先生,今天事故是怎么发生的?

    张东升抽泣着说:本来是好好的,我是老师,刚放了暑假,爸妈早就说想出去玩了,前几天我网上找了下,觉得三名山环境好,离家又近,早上去玩,下午就能回家了,就跟爸妈说了。爸妈也都说想去三名山玩,徐静昨天还让我照顾好爸妈,爸有三高,爬山怕吃不消,爸自己却说没事,锻炼一下也好,谁知道谁知道都怪我啊!

    他痛苦地把头埋进了两手中间。

    三高?警察注意到了这条信息,眉头一皱,忙问,老人家的高血压厉害吗?

    张东升重新抬起头,回答道:只有爸有高血压,妈身体一直还不错的,而且爸的血压在他们这个年纪也不算高,平时很少吃药。

    嗯,另名警察在记录本上快速记下,接着问,然后他们在山上是怎么掉下去的?

    我们到了中间平台后,准备休息,妈让我给他们俩拍几张照片,本来想拍外面风景的,结果被城墙挡住了,爸就拉着妈坐到了墙上,说这样拍比较好。那时我刚低着头弄开相机,就那么几秒钟的工夫,我就听到爸妈哎呀叫了声,抬头就见两个人朝外仰天栽下去了。我都怪我我他难受得说不出话。

    妻子徐静哭着道:你怎么会让爸妈爬到城墙上去!他们他们这个年纪,怎么会爬墙上去?是你,一定是你

    张东升立马打断她:是,是!怪我都怪我,我根本没想到会这样掉下去。那个城墙看起来很宽,根本不可能掉下去的啊。我怎么都想不通爸妈是怎么掉下去的。他把目光投向了警察。

    警察替他解围道:是这样的,徐女士,三名山上有古城墙,城墙还是挺宽的,也很矮,平时挺多人坐在上面拍照,从来没出过事。那城墙看起来挺安全的,没人想到坐上面会掉下去,这点也不能怪你老公啊,毕竟他也不想的。

    徐静抽动着道:那我爸妈怎么会掉下去的?

    张东升哭着道:我也不知道,就那么几秒钟的事,我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警察给出了可能的解释:我们已经到山上看过了,城墙很宽,照理说,坐上面不会掉下去的。我想可能是你爸爬山后,高血压犯了,坐在城墙上后,时晕眩,向后倒,本能地抓了把你妈,两个人就这样一齐掉下去了。刚刚我们在你爸口袋里也找到了高血压的药。你爸最近有吃降压药吗?

    我我不知道,这要问张东升。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